第五十章风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作者有话:时光打磨,很多老人都不常出现了,很多新面孔注流,幸福的同时,分外伤感,很多以前常冒泡的id一旦出现,总会莫名的牵起些感动。亲爱的们以后多冒泡啊,我在这里,一直在;芳华已经在改变了嘛;攒票太不易,谢谢亲爱的们!

  lanwinine,秀才:抽奖什么都没抽到,刚攒看书攒到的到的月票和评价票大不容易了,还没捂热就投给情大了~!

  qquser7001683,解元:秦铮真绝,这一句小叔子就把芳华和秦钰的关系定位了,我喜欢秦铮的张扬、霸道、聪慧、呵呵!现在就是希望芳华能快点和秦铮来电,别总是冰山美人,哪怕现在不懂爱,但对秦铮不排斥当做自己人也行啊,期待……

  今日上墙:我的老公,lv4,秀才:好久没来了,好多的新人。

  ------题外话------

  不多时,英亲王妃收拾了一番,由谢墨含陪着,也出了院子四处去转了。

  崔荆和谢云继不再耽搁,出了房门。

  “那好吧!”英亲王妃见谢墨含说得有理,没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谢墨含聪颖,见崔荆如此推拒,便知晓他怕是有话要对谢云继单独说,便笑着道,“王妃好不容易出府一趟,是该四处转转。丫头们不让人放心。还是我陪着您吧!我这副身子不争气,碧天崖太高,去了恐怕也是给外公和云继添负担。”

  “我不用谢世子陪着,这院子里不是有好几个丫头吗?她们陪我就行了。”英亲王妃连忙摇头。

  “如今那俩娃子去玩了,我需要云继小子带路。咱们几个人里,再带上你,那么别院只剩下紫菁丫头了。你就别去了,陪着她四处转转吧!”崔荆摆摆手。

  “我也陪着外公一起去吧!”谢墨含站起身。

  “好,云继这就带外公去。”谢云继放下筷子。

  崔荆点点头,“含儿的内毒我给他诊了一番,参透之下,觉得有几位药也许可以一试。碧天崖是高风险境,应该奇珍异兽较多,毒药奇药应该多产于这类地方。我去瞅瞅。”

  “外公想去碧天崖?”谢云继微讶。

  崔荆看了谢云继一眼,呵呵一笑,对他道,“云继小子,听说你这里有奇门暗道,通向碧天崖。带我走一遭。”

  “到底是女儿家,是需要哄的。”谢云继意味不明地道。

  谢墨含揉揉眉心,不得不承认,“秦铮兄虽然脾性怪,凡事儿喜欢剑走偏锋,但偏偏有时候正对妹妹的脾气。”

  正屋内,英亲王妃见那俩孩子牵着手去了山林,自然是欢喜不已,笑意都染上了眉梢,得意地道,“依我看,这南秦京城怕是再没有哪一对孩子如他们俩般配了。不吵不闹热乎不起来。吵吵闹闹感情更能近乎起来。”

  二人一起回了内院。

  侍墨向正屋看了一眼,正看到英亲王妃的笑脸,忍不住笑着点点头。

  “小姐太冷情也没什么不好。你看铮二公子多在意小姐,恨不得将她日日栓在身边。”侍画捂着嘴笑,“你瞧瞧屋子里,从窗子外就能看到王妃的脸笑得跟花一样。极其喜欢呢。”

  “小姐就是太冷情了!”侍画叹了口气。

  “喜欢还看不出来,只是不排斥了。”侍墨低声道。

  侍画悄声对侍墨道,“依你看,小姐是不是已经喜欢上铮二公子了?”

  二人不多时便进了山林,被树木挡住,走得远了。

  秦铮倒也不推辞,不觉得花篮只有女人拿着才合适,他一个男人拿着不太好看。一手拎着,一手拉着谢芳华向山林走去。

  谢芳华转手交给了秦铮。

  不多时,拿来一个花篮,递给谢芳华。

  二人对看一眼,点点头,转身去了。

  “你们去帮我拿一个花篮来,这一片山林都是云继哥哥的,外面有阵法,外人轻易不能进来。不用你们跟着了。我们就去山林转转,看看有没有蘑菇。不会有什么事儿。”谢芳华吩咐二人。

  二人看向谢芳华。

  “不用!”秦铮摆手,他才不想要两个跟屁虫。

  侍画、侍墨此时追了出来,“小姐,你们要上山吗?奴婢二人跟着你们侍候?”

  “又要利落,还要好看,女人真是麻烦!”秦铮只能站起身。

  谢芳华回过神,连忙躲开两步,制止她,“你有多败家?别扯!我稍后主意些就是了。扯坏了难看死了。”

  秦铮忽然又蹲下身,伸手去扯谢芳华裙摆。

  越是这个时候,她才越要冷不能动,暗中查看各方动静和动态才是上策。

  谢芳华自然是不怎么想回去的,她也是喜欢清静的地方,更何况京城如今乌烟瘴气,越是热闹和闹腾的时候,盯着的眼睛越多。而且虽然如今是正宫皇后和两宫宠妃斗。谢氏长房被御林军围困,永康侯府有喜。吕氏一族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张扬扬。就连清河崔氏因为一个吕姓的主母也跟着有动静。这多种时候,忠勇侯府更惹人注目。毕竟谁也不会忘了正因为她去法佛寺祈福才引起这诸多事端。她不回京关于她的传言就已经满天飞了,若是回京的话那么多少双眼睛会盯着她,恨不得将她出一个多少个窟窿来就可想而知了。

  “十天半个月吧!”秦铮道,“这里清静,如今京城乌烟瘴气,难道你想回去?”

  谢芳华想着一箱子怎么也要几十套了。春装丝薄,她不由道,“你想在这里住多久?”

  林七只能应声,连忙去了。

  “自然穿得了。”秦铮拉着谢芳华就走,催促林七,“还不快去,办事儿利索些!”

  林七嘴角抽了抽,“公子,穿得了吗?”

  “几套怎么能够?拿一箱子来。”秦铮吩咐,“另外带几套轻便的。”

  “王妃昨日就已经吩咐人去拿衣物了。公子放心。今日下午估计就能到了。”林七连忙道,“不过应该不多,我是亲耳听到王妃吩咐翠荷姐姐的。说带几套吧!”

  “你捎信回京,让人送些衣物来。要多。”秦铮道。

  “公子!”林七闻言,立即跑了来。

  “太过富贵了也不是好事儿。出门一套利索的衣裙也没有。”秦铮看着谢芳华一身华贵衣裙,皱了皱眉,没发现谢芳华语气和眼神的变化,径自道,“先将这裙摆扯下一截吧!否则上山的话,都是草木,撕开你就叫天不应了。”顿了顿,又道,“不止你的衣物都烧了,娘的我的都烧了。要是多住些天的话,的确要吩咐人给送些衣物来。”他思索了一下,对小厨房的方向喊,“林七!”

  “从府中带出来的衣服都被大火烧了。只昨日侍画、侍墨随身待在身边给我备带的一套留下了。这是新换的,哪里还有?”谢芳华看着秦铮在他面前蹲下身,心里细微地触动了一下,语气不由得轻了些,“再说我的衣服都是这种,哪里有轻便利索的。”

  秦铮在她面前蹲下身来,伸手掰断了那根冒出来的篱笆,将她裙摆轻轻地解了下来。之后站起身,对她道,“你要不要换一件衣服?”

  谢芳华用眼神询问。

  秦铮也看到有一根栅栏的篱笆露出来,缠住了她裙摆,走回一步,松开她的手,靠近她,谢芳华刚要后退,他道,“你站着别动。”

  谢芳华指指裙摆。

  “怎么了?”秦铮回头看着她。

  谢芳华还没答话,裙摆便刮到了门扉下的栅栏上,她脚步一顿,立马拽住秦铮,不敢再往前走。再走一步准撕开。

  “你也不用有压力,只要你不惹爷,不说退婚,不说不嫁,不说喜欢别人,不说红杏出墙什么的话。爷才懒得和你翻脸,只会对你好。”秦铮说着话来到门扉处,伸手推开了门,拉着谢芳华走出去。

  “都不相信!”谢芳华郁郁地道。

  “你这是什么表情?”秦铮将她表情抓了个正着,“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他能跟她不吵架?鬼才信!说翻脸就翻脸,比翻书还快。哪句话一个说不对就得罪了这尊瘟神。她一点儿也不期待婚后他能改得对她和美了。

  “真是不知羞!行了,你都说了多少次了,爷耳朵根子都要起茧子了。”秦铮打住她的话,捏了她的手里,有些微挑逗意味,“我们大婚前要多多抓住机会培养感情,婚后才能不吵架,和和美美。”

  谢芳华脸一红,羞愤了一句,“秦铮,你可真是……”

  “有何不可?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他们若是识趣,不该打扰我们俩个风花雪月才是。”秦铮理所当然地道。

  谢芳华被她说得动心,回头瞅了一眼,见屋中几人顺着窗子看过来,她立即转回头,“可是王妃、爷爷、哥哥、外公和云继哥哥他们呢?我们俩就将他们扔在这里自己去玩?”

  “你若是不怕雨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秦铮见她原来想的是这个,难得见她眉目间消散了些冷清和沉郁之色,说道,“拿一个篮子,有蘑菇就采些,没有就打山雀赏花。后山涧有湖水和溪水,肯定有雨,累了中午我就带你去湖里摸鱼吃。如何?”

  “我没说怕水露,我是想着,这一场春雨已经将地面下透了,雨后会不会起野山菇。”谢芳华看着远方的山林道,“南秦京城虽然不是江南,但也不是塞北。春来得不早不晚。山林的树木都开花了,不知道这一场春雨能不能起蘑菇。”

  “你怕水露?”秦铮瞅着她,见她一身摇曳长裙,有些犹豫,“若不然不去了?”

  “昨日下了一日夜的雨,山上都是水露。”谢芳华道。

  秦铮“嗯”了一声。

  谢芳华闻言不再抗拒,看着外面的山林道,“你要带我上山?”

  “就知道吃!”秦铮见她真没事儿,拉着她往院外走,“如今是早晨,山雀都出来觅食了,我带你去打几只山雀烤了吃,祭奠你的五脏庙总行了吧?不比屋中那些饭菜好吃?”

  谢芳华一百拽住他,“这点儿红算什么?顶多一个时辰就消散了。真用不着抹药。你与我要谈什么?不谈了?若是不谈的话,可以回屋。我还饿着呢。”

  “走,回屋给你抹药。”秦铮拉着她要往屋里走。

  “用不着!”谢芳华被她揉着手,有些不自然。

  秦铮双手放在一起,给她揉了揉手腕,口气不再那么冲了,试探地道,“红得的确有些厉害,到底是女人的手,娇嫩得很。要不然给你抹点儿药?”

  谢芳华偏开头,“懒得理你。”

  秦铮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自责,似乎也觉得自己的力气太大了。不过他是秦铮,即便自责口中也不会说出来,嘴硬地道,“谁叫你惹我了?下次你不准惹我了。”

  谢芳华心里好气,不禁拔高音,“你刚刚那是小劲吗?若我不是有些内力,骨头都能被你攥碎了?”

  秦铮见她软了口气,还算有些良心,微微松了松紧攥着她的手,低头看了一眼,只见短短时间,她手腕就被他攥出了一道红痕,他皱了皱眉,“你是白面捏的吗?怎么用力一小下,手腕就红成这样了?”

  谢芳华想着昨日是将他的软筋散和伤给忘了没理会,主要也是源于昨日外公给她说出的那些东西实在太过震惊和不可思议。她有些理亏,软了口气,“外公昨日在法佛寺说你吃了那颗药后回头再给你开一副方子的嘛,有他在,哪里还用我管。反正这么多人看着,你又不会有事儿。”

  “这得感谢外公给我的那一颗好药。”秦铮咬牙道,“你个没良心的死女人,昨日来到这里后,明知道我受伤还扔下我不管不问。你可真是好!枉爷对你心心念念。”

  “我怎么就不知道疼了?”谢芳华没好气地道,“中了软筋散的人三日里都提不起多大的劲。你中了软筋散还被打了一掌,怎么恢复得这么快?”

  “你还知道疼?”秦铮冷眼瞅着他。

  谢芳华想着这个昨天还没什么力气,连下个床都下不来,失火了还要等着人救的家伙今天竟然有这么大的劲了。生龙活虎,照他这手劲算起来,他的功力最少恢复七成了。出了门口,她不满地道,“你把我手腕攥疼了。”

  “她不饿!”秦铮死死地扣住谢芳华的手,把她连拖带拽地拽出了门。

  “臭小子,要谈心时间有的是,你也得等华丫头吃完早饭啊!”英亲王妃想着这可真是一对冤家,幸好她没有心悸的毛病,若是有的话,非得被他们把心吓出来。

  “我看你饱得狠,根本就不用吃!”秦铮将她手中的筷子劈手夺过来扔了,不管她同不同意,拽着她就往门外走。

  “我还没吃完早饭呢!”谢芳华一百个不想去,谁知道出去后他又要做什么。

  “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心!”秦铮板着脸道。

  “去哪里?”谢芳华要挣脱他。

  秦铮看着她浅笑盈盈的脸,心中的恼火腾腾地往上窜,但听到她说那句“如今天下谁人不知道我谢芳华是你秦铮定下的人?”时,怒火又堪堪给绷住了。他一时间憋得有些内伤,瞪着谢芳华看了半响,放下筷子,伸手一把拉起她,“你跟我走!”

  谢芳华见成功地激起了他的恼火,心里霎时舒坦了,本来还想再逗弄他一下,见连英亲王妃听到她要退婚的话都紧张了,只好作罢,对他浅笑软语道,“我开玩笑而已,你急什么?如今天下谁人不知道我谢芳华是你秦铮定下的人?你当着皇上的面都敢抢娶,我爷爷都不能拿你奈何,只能应了亲事儿,我有几个胆子敢退婚?我若是有那个胆子,也不至于被赐婚了。”

  “你敢!”秦铮顿时拔高音,脸上的得意霎时没了,死死地看着谢芳华,发狠地道,“你胆敢退婚,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信不信爷当着皇叔的面扒了你的皮?”

  谢芳华深吸了一口气,偏头对谢墨含问,“哥哥,你说我若是去宫里求皇上,咱们忠勇侯府阖府上奏请皇上收回圣旨退婚。皇上会同意吗?”

  “我若是不这样厚脸皮不懂羞臊,怎么娶媳妇儿?”秦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谢芳华打开他的手,有气又笑,“世上怎么有你这样厚脸皮不知道羞臊的人?”

  “死丫头!我脑子里就算装的都是积水,那水里躺着的人也是你。”秦铮伸手捏了谢芳华脸一下,微微用力,将她白皙的脸捏出来了一片红。

  崔荆和谢墨含一起笑着摇摇头。

  英亲王妃闻言也忍不住笑起来。

  谢云继闻言“噗嗤”一声笑了。

  “你满脑子都是水,还用得着喝吗?越喝积水越多。”谢芳华忿了他一口。

  “为什么我就不用喝水?我早上起来没喝水。”秦铮一杯子水喝尽,放在桌案上。

  谢芳华凉凉地道,“我看你根本就不用喝水。”

  “给我喝?”秦铮见她一直端着水看着他,伸手从她手中接过水,仰头就喝。

  谢芳华端着水杯,真想一杯水都对着他的脑子泼过去,让他清醒清醒。整日脑子里不知道都想着什么?处处想将她捆在腰带上。就跟想娶媳妇儿想疯了似的。天下怕是再难找出第二个这样的来,她都替他臊得慌。

  秦铮哼了一声,“没过门却是圣旨赐婚了,你是我未婚妻,顶多再加两个字,让他喊未来堂嫂。”

  谢芳华撇开头,接过谢墨含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好半响才喘过气,对他提醒道,“容我提醒你,铮二公子,你我大婚还要三年,我还没过门。”没过门让人家秦钰喊哪门子的皇嫂啊!可真有他的!

  “我说错了?我比他大半个月,他该叫我堂兄,不该喊你一声堂嫂?”秦铮扬起眉梢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闻言险些一口饭喷出来,忍不住扭头瞪着秦铮。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章风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