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吻痕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冷雨绵绵,凉风嗖嗖,呼叫暖床……月票暖床……嗯……嗯……

  ------题外话------

  李沐清回过神,伸手接了风灵雀,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手中的鸟肉,沉默半响,收起眸中的情绪,对秦铮微笑,“烤了半生不熟的鸟肉,我不吃。要送,也该给一只烤熟的。”

  秦铮眸光缩了缩,伸手拿起一根木签子插在了一只风灵雀上,然后从火上拿起风灵雀对着李沐清扔去,“虽然爷不欢迎你,但到底是被你赶上了,念在你我从小玩耍的份上,爷就分你一个。拿着爱哪去哪去,别打扰爷,否则爷可会不客气。”

  李沐清没说话,似乎是没听见秦铮的话。

  秦铮看着李沐清,长衫玉立,右相府清贵门楣让他这位公子自小就风姿清流。加之右相是老狐狸,李沐清自然也继承了右相府的根系。谈笑间向来鲜少有变颜色的时候,如今看他这模样,是惊惶住了。他顺着他的视线转头一扫,便看到了那显眼的艳色绫罗,顿时笑了,“你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爷的好事儿,爷凭什么要欢迎你?”

  “秦铮兄这是什么表情?不欢迎我?”李沐清缓步走来,看着秦铮微寒的脸色和凌厉的目光,眼神微微一扫,便看到了温泉水边的石头上挂着的女子衣物,那衣衫极其华丽,锦缎绫罗,可不是寻常女子能穿戴的。这样的织锦绫罗,就他所知,是淮南进贡的玉之锦,当初一共有三匹布。皇宫留了一匹布,剩下两匹布皇上特赐给了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他一怔,眸光闪过某种似是惊异又似是惶然的情绪,脚步顿时顿在了那里。

  尤其是如今她整个人泡在水里,极其尴尬,有些恼恨李沐清不早不晚,待她刚下水就来到。她竟然睡着没发觉,将眼睛眯起一条缝,看向秦铮,他的脸有几分清寒,显然也是刚在人出声的时候才发觉,她静静地躺在水中,一动不动,无声无息。

  可是今日李沐清怎么会上来?

  秦铮不是说这偌大的一片山崖谢氏盐仓一半他一半吗?独独这碧天崖在两家之间,无人做买。既然是谢氏盐仓谢云继的地盘和他的地盘的话,那么,除了谢家和秦铮的人外,该无人能有空隙悄无声息地上来才是。

  李沐清?他怎么会来了这里?

  谢芳华也在被这熟悉的脚步和声音惊醒,一时间躺在温泉水中的身子僵了僵。

  秦铮眯了眯眼睛,慢慢地抬起头,看向来人,那一瞬间,青黑的眸光闪过一丝极其锐利的凌厉,目光直直地射在走来之人的身上。

  这声音极其的熟悉。

  大约过了一盏茶,西侧山凹处突然有脚步声缓缓走来,紧接着伴随着一个声音清越而至,“秦铮兄好手艺,这香味可以香飘万里了。看来今日我又来的是时候。”

  香味浓郁,沁人肺腑。

  不多时,香味便飘散了出来,碧天崖上的冷气也阻隔不住幽幽散开的香味。

  思及此,秦铮回过神来,开始拿出火石,将山雀夹在火炉上烤。

  他虽然没学医术,但也不是对医之一术全然不懂。饿久了伤脾胃,这一点也是知晓的。

  但是饿了大半日了,空着肚子睡,是不是会对身体不好?

  若是不经打扰的话,她不知能睡多久。

  所以才如此刚一入水便睡着了。

  今日她是不止被逼急了,还被累坏了吧?

  秦铮退干净鸟毛回头,便见谢芳华睡了,在温泉池中,呼吸均匀,眉目舒展,绝好娇美的脸庞如世间最纯净的芙蓉,他呼吸一窒。

  看着看着,谢芳华闭上眼睛睡着了。

  谢芳华躺在水中看着他优美的手骨指节分明,白皙修长,应该是执书览卷,提笔泼墨的手,可是用来拔鸟毛真是利索至极,半点儿也不含糊。她撇撇嘴,隽秀出众的贵裔公子,却爱吃野味,亲手劳心劳力,放眼天下,也是少有了。

  秦铮听她应声,这才转过身看她,只见泉水里,浓浓雾气中,她只露出一个脑袋,一脸的懒懒惬意。那脸如红霞,眸如晴日,他撇开头,克制住心神荡漾,开始给风灵雀褪毛。

  谢芳华看了一眼水池内浓浓的雾气,就算秦铮长着透视眼,也不见得看得清。他没说谎话,这温驰里有一股隐隐药香。她细闻之下,的确是难得难求的良药好药,细微地“嗯”了一声,有几分慵懒解乏之意。

  “好了吧?”秦铮有些低哑地问。

  谢芳华刚下了水,温暖的水流顿时将她淹没,她寻了一块可以仰躺的玉石上躺了下来。

  她动作太快,不过眨眼之间,秦铮听到水响,对着远方的云层零星飘下的雪花翻了翻眼皮。想着这个女人可真是……

  谢芳华脸上红潮半响不退,挣扎许久,还是以咬牙,甩了外衣,又利落地解了里衣,却也不敢全脱得一丝不挂,于是剩了一个肚兜,跳下了水里。

  “我这就转过身子给我们烤东西吃,你将衣服搭在旁边的岩石上。你放心,这碧天崖险峻,山林分了两份,一份归谢氏盐仓所有,一份归我名下所属。这碧天崖虽然不归谢氏盐仓,也不归我,但是正因为夹在中间,所以,除了我们,更无人能上来。更何况,这里也不是寻常人等能随意山来的。”秦铮背转过身子,前去收拾炉灶,拾掇干柴。

  “你……”谢芳华看着他温柔和煦如春风拂面隐含浓浓笑意的如画眉目,一时间伸手指着他,心头有怒火却想发也难以发出来,一时间憋得脸更红了。

  秦铮收了镜子,看着她的脸,因那火气窜上来,她此时又怒又羞,艳若桃花。可是她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么让人想揉在怀里再欺负一番,他勉强克制住心底也要跟着上窜的火气,对他越发温声软语,“乖,你快下去泡,这药泉极好,泡一个时辰,你身上的痕迹便会冲淡了消散了。到时候任谁也是看不到的。”

  谢芳华看着面前的小镜子,秦铮即便不扒拉开她衣领,也能清晰地看到她脖颈的红红紫紫痕迹,她面色顿时一变。早就知道秦铮那会儿欺负她时没客气,一定会落下痕迹,但也没想到竟然这般地不堪入目,令她心口的火腾腾地窜到了脸上。

  秦铮见谢芳华怎么也拉不下面子下去泡泉水的模样,从怀中拿出早先那一面小镜子,放在谢芳华面前,伸手挑开她脖颈的衣领,露出她纤细雪白的脖颈和锁骨,他柔声里带着一丝浅浅温温如冰雪落下便化了桃花的笑意,“你看看,你满身的痕迹,稍后还怎么跟着我回去见人?你这么要脸面,到时候别人一个目光你就羞得要钻地缝了。”

  谢芳华闻言无言以对,她会烤鸟,但只会寻常烤法。

  “这种风灵雀可不是寻常的烤法,你确定你会烤?”秦铮扬眉。

  谢芳华抿唇,“既然如此,那我烤风灵雀,你下去泡吧!”

  秦铮揉揉眉心,“我就这么让你信不过?再说你下去之后,这里的水就会淹没到你肩头,我就算想看也难以看清楚你。”话落,他又道,“你知道我今日为何非要拉着你来这里吗?”见她不语地看着他,他伸手指着这一处温泉池道,“这一处池水边上当年被师傅种了无数好药。这一处水里早已经经年累月变成了药泉,对疗伤和对体寒弱症是有无限好处的。正适合你温泡一番。”

  谢芳华不相信他,站着不动,“不去!”

  秦铮走到她面前,手指轻巧地一勾,她的外衣顿时散了,见她刚要挥手打他,他柔声道,“我知道你累了,下去泡泡,你放心,我背着身子,一定不看你。”

  谢芳华脸腾地红了,一双美眸羞恼地瞪着他,牙齿磨得咯嘣响,“秦铮!”

  秦铮扫了她一眼,细挑眉梢,低声戏谑地道,“你如今还害羞什么?怕什么?我们已经如此亲密过了。你还怕我看?”

  谢芳华陪着秦铮折腾一番,的确难受得很,但是如今他待在这里,又没有多余衣物让她换洗,她是怎么也拉不下脸下去的。摇摇头,“不下去。”

  “下去吧!”秦铮把炉灶放在池边上,对她道。

  来到近前,只见果然是一处温泉的水池,靠近了,热气才铺面而来,分外的滋润。

  谢芳华没想到在这碧天崖山顶竟然还坐落着一处温泉,有些意外,跟着秦铮走了过去。

  “聪明!”秦铮打了个响指,有些得意地道,“这是好地方吧!你今日陪我折腾了半响,定然难受得紧,我就在这里给你烤肉,你去水里泡着筋骨吧!”说着,他向那一处泉水的池边走去。

  “温泉?”谢芳华一怔,看着凹谷内。

  不多时,秦铮带她来到了一处山峰背风处的凹谷,刚接近边缘,便有腾腾的烟水之气扑面而来,融合了寒冷之意,这烟水之气却分外的温润。

  谢芳华点点头。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你可以好好地歇歇,我来给你烤鸟吃。”秦铮示意她继续跟她走。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跋山涉水跑来,只为吃几只鸟,她还没病得不轻。

  “风灵雀这种鸟就如这山涧下水里的鱼一样,繁衍强,我一个人怎么能吃没?”秦铮似乎了然她心中所想,笑着眨眨眼睛,“若不然以后常带你来,咱们两个一起吃光它。”

  谢芳华点点头,想着他这个时常怕是隔三差五,难得被他这么吃,这里的风灵雀没被他吃光。

  秦铮停住脚步,拔出剑,在一颗古松下挖了起来,这回到没用谢芳华,他手臂虽然绵软,但是不多时,还是勉强挖出来了一个炉灶。然后,他将炉灶提在手里,弯身用地上的冰雪洗净,见谢芳华对他挑眉,他轻笑,“以前我时常来这里打鸟吃,便索性在这里埋了个炉灶。”

  不多时,二人来到古木青松处。

  秦铮漫步向前走去。

  谢芳华瞪了秦铮一眼,想着谢云继才不是个眼瞎的,四下看了一眼,站在山顶端,除了不远处的一片古松四下无人,看来二人是真的下山了。便作罢。

  “谢云继眼瞎的话,外公的眼睛可是好得很。”秦铮道。

  “他们看到我们了?”谢芳华觉得早先上那一座山崖时,只恍惚看到二人身影一闪,便没了影。那么短暂,难道他们也看到了?

  “我说人走了,你却不信。”秦铮对她耸耸肩,微笑道,“依我看,是他们识趣,知道我们两个要来这里,所以,避开了我们。”

  谢芳华又打了两个,半响后还是无人应声。

  口哨响过半响,没有人应和出声。

  秦铮停住脚步歪着头看着她。

  谢芳华虽然自小受诗书礼仪闺阁规训教导,不会如山野村妇一般扯着嗓子喊人。但她有别的办法,于是拇指和中指放在唇边,打了两个极其悠长清脆的口哨。

  “不信的话你喊两声,看看有没有人应你。”秦铮道。

  “有这么快吗?”谢芳华觉得他们二人过来这里的动作还是很快的,也许他们还在这里也说不定。

  “应该是下了碧天崖了。”秦铮一边走一边道。

  谢芳华四下望了一眼,前方几百仗远的山顶凸谷处有一片古木青松。既然有古松,那么也就是有干柴的了。遂跟在了他身后。同时问,“没看到外公和云继哥哥,不知他们去了哪里?”

  “你看,我说什么你都不信。”秦铮站起身,向前带路,“走,找个地方烤鸟吃去。”

  谢芳华忍不住鄙夷地叱了他一声。天下谁人都有资格说自己是乖孩子,就秦铮没资格说。

  秦铮摇摇头,“没有!我听师父的话,是个乖孩子。”

  “你不是自诩聪明吗?他没教你就真没学?”谢芳华挑眉。

  秦铮扫了那六只鸟一眼,对谢芳华细细地扬起眉梢,眸光清艳,“这金针是治病救人用的吧?你却用来杀鸟。”话落,补充道,“当初师父不教给我医术,只道我没良知,依我看啊。你的良知与我一样,也是无几。”

  这风灵雀比一般的鸟体积大,即便他们俩再饿,六只也是够了。

  谢芳华走过去,捡了飞鸟,一共是六只。每一只被她金针射中脖子的咽喉而死,无声无息。她拔掉金针,放入了盒子里,拿着鸟走回来询问秦铮。

  这一动静惊动了其它的飞鸟,顿时惊得一哄而散,慌张地飞离了这一片地方。

  谢芳华从怀中掏出一盒金针,一手捏了几根,对着头顶上的飞鸟扔了出去。她出手极快,金针带着一道金光,转眼间,有几只飞鸟噼里啪啦地掉在了地上。

  显然他体力透支,怕是那一二的力气也只剩微毫了。

  “那你快点儿多打几只下来!肚子饱了就能抵御寒冷了。”秦铮催促了她一句,找了一块岩石,挥袖扫除了上面的冰雪,如大爷一般地懒洋洋地坐在了上面。

  谢芳华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那种鸟浑身羽毛是白色的,一直围绕着碧天崖的冰雪之地来回飞翔,显然是这里有着专养它们的实物。她点点头,“自然会打猎!”

  “是,我活该!你都说了我几次了。”秦铮叹了口气,伸手指着不远处,“你看那边飞着的那种鸟了吗?烤了肉最是好吃。我没力气,你会打猎吧?”

  谢芳华挖了他一眼,“你胡闹导致恶果,活该!”

  秦铮见他看来,读懂了她目光里的蹙意,云淡风轻地道,“没事儿,这点儿冷寒我还受得住。”

  她想着他如今身上受着重伤,只剩余两分内力,自然是抵抗不住这里的严寒。

  谢芳华因内力护体,到也没觉得多冷,感觉身后秦铮打了寒颤,细微地吸了一口凉气,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面色有些清白,挂着一层霜冷之色,整个人更如浸透了碧天崖的冰雪,虽然十分地俊逸冰透,但颇有些抵不住之感。

  如今京城才是初春,碧天崖山峰奇高,这里冰雪覆盖并不奇怪。

  碧天崖高耸入云,几乎与天相接,崖上满是积雪,厚重的一层。银白一片,积雪有旧有新,且这一方上空还飘着细微地雪花。温度骤然比别处冷寒不止一个时节,如过寒冬。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了碧天崖上。

  秦铮已经没两分力气,又知道自己早先的事情实在是对谢芳华烙印太深,得了她的忌讳,心下也觉得足够了之际自然老老实实地随着她身后走过铁索桥。

  这一次,谢芳华走在前面,牢牢地抓住秦铮,不让他再胡作非为地搞出跳崖什么的麻烦。

  于是,二人牵着手走过单绳的铁索桥翻越对面的山涧。

  谢芳华点点头,本来她是不怎么想随着秦铮去打那种风灵雀的鸟来吃的,如今见到那二人在那上面,她也想过去看看。

  谢芳华不太明白他们二人怎么去了那上面,脑中有一丝灵光闪过,她还没来得及抓住,秦铮便抓着她的手开始催促她走过去。

  外公和谢云继竟然在碧天崖上。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六章吻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