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识趣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努力码字的女人最可爱了,评论区很多小伙伴们暖床最可爱了,晴天朗日的阳光最可爱了,月票最最可爱了……

  ------题外话------

  夕阳余晖打在二人的身上,勾勒出长长的影子,碧天崖零星的飘雪中,风景如画。

  二人沿着秦铮说的方向,向山下走去。

  谢芳华点点头,自然是听他的。

  秦铮将火炉掩埋好,伸手一指,“从那里。那里能路过山涧的溪水边,我说给你摸鱼来烤着吃。如今既然天色晚了,就算了,抓两条鱼顺便带回去炖了吧!”

  谢芳华见他打理妥当,问他,“从哪里下山?”

  秦铮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咕哝了一句什么,三两下便穿戴好了衣服。

  谢芳华一噎,瞪了他一眼,拉下脸,“给你一口茶的时间,若是你再不穿戴妥当,那么我就自己下山了。别到时候你这副俏模样无能力反抗喂了山里的妖精。”

  秦铮本来想再折磨一会儿谢芳华,没想到她却不受他折磨,反其道而行之,就如那一日在英亲王府,他沐浴让她给他送衣服,本来笃定她不敢进来,谁知她却真光明正大地进去了。到让他一时手足无措。他想着她果然是天底下最特别的那一个他一眼看中等得岁月都快化了才来的她身边的女人。他脸皮太厚,一时间对于谢芳华的调笑没有丝毫尴尬,反而缓缓勾起唇角,反问她,“当真是美人出浴?可还养你的眼?”

  “好一个美人出浴!”谢芳华勾了勾唇角,摸着下巴笑了。

  秦铮衣服只穿戴了一半,正处于半隐半现时,尤其是他在水中泡的太久,肌肤成清透的红粉色,极近诱惑。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磨了磨牙,忽然转过身看着他。

  过了半响,秦铮依然没穿戴好衣服。

  谢芳华脸上早些那些红晕早退了个一干二净,一脸黑色,听着他在身后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穿衣服,强忍了才没回头一掌打死他的冲动。

  秦铮立即接住,嘴角的弧度一再地扩大。不用想,他也知道她的脸一定黑如锅底。

  谢芳华若是不接,这内衣就打到她身上了,她若是避开,那么内衣就被扔到雪里。她脸黑了一下,到底是抓住了他扔来的内衣一个边角,刚沾到手后,便立即催动功力,秦铮的内衣自然也是丝绸的,极其丝薄,转眼便被烘干了。她一言不发地扔回去给了秦铮。

  秦铮伸手脱了内衣,扔给谢芳华,“你帮我用内力烘干。”

  谢芳华看着西方的天空,背着身子不理他,“自己想办法。”

  秦铮勾了勾嘴角,慢悠悠地出了水面,抖干净了水,瞅着自己的内衣水哒哒地道,“我功力如今恢复一成,顶多三成功力,烘不干内衣,怎么办?”

  谢芳华立即背过身子,脸红了些,对他催促,“既然不想在这里过夜,就赶快穿衣服下山。磨蹭什么?”

  他突然出了水面,上半身肌肤暴露出来,天色太不是太晚,自然看得清楚。

  秦铮立即坐起身,“惹不起你!”

  谢芳华回头瞅着他,见他泡在水里,没有要动的打算,对他笑吟吟地道,“你若是真想在这里过夜的话,那么,我就帮你再下点那软筋散,让你再过过软绵绵的瘾?”

  提到那个厉害的软筋散,秦铮脸色变化了片刻,对她道,“真不知道你怎么研制出来那么厉害的玩意儿!杀人不用刀的。”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揭他伤疤,“一个房间?你还没吃够我那特制软筋散的苦?”

  秦铮“唔”了一声,“在这里睡觉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你在我身边,回到别院你不跟我一个房间。”

  “既然醒了就起吧?你还真想在这里过夜?”谢芳华不回头,若是早先她刚练完功秦铮故意掩饰了气息没让她察觉出来他醒了的话,那么如今他气息微乱,她还是察觉出来了。

  只不过,她的柔软藏得太深,让他几乎看不见,摸不到。

  虽然她的确是冷心冷肠,但是在那冰封压着的最心底处,还是有着柔软的。否则,她也不会在运功三十六周天后,见他还睡着,天色也将晚了,而没喊醒他,让他继续睡。

  若是早先他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冷心冷肠,那么今日便打破了他以往的这种想法。

  秦铮待她移开视线时,悄悄地睁开了眼睛,见她侧着身子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石头上捏手指,那模样像是小孩子,不由笑意蔓延至嘴角。

  她收了功,轻轻吐了一口气,转回头,见秦铮还睡着,看了一眼天色,已经申时。日色挂在西方天边一角。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喊秦铮,就那样坐在石头上等着。

  一个时辰后,谢芳华果然觉得神清气爽,功力短时间内增复了一到二成。

  她发现这药泉刚泡完,有些阻塞的气脉因药物的作用细微流动,甚是舒畅,这时练功,该是事半功倍。

  谢芳华呼吸滞了滞,移开视线,不想打扰他,坐在了山石上练功。

  她穿戴妥当回头,见秦铮依然静静地躺在温泉水里睡着,清俊的脸上菱角分明,温泉水的热气蒸透了他早先上来时因抵抗严寒挡不住的霜白肌理。少年的模样褪去嚣张轻狂不羁,容颜如画一般,有一种清风朗月的静好。

  谢芳华又待了半响,直到身上那些比较深一些的印痕也消退得差不多,看了一眼秦铮纯熟地睡着,她抿了抿唇,还是从水中悄无声息地走出来,快速地运气蒸干了丝薄的肚兜,利落地将衣物套在了身上。

  这药泉真是一处极好的药泉。

  谢芳华泡得很是解乏,看了一眼天色,已偏响午歪,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只见果然如秦铮所说,她身上那些痕迹消去了,变成了淡淡的粉印,与她肌肤的粉色合在一处后,却是淡得辨认不清了。

  一个时辰悄然而过,这里再无旁人来。

  李沐清说要找外公讨教些事情,不知道要讨教什么。

  谢芳华见他睡着,想着寻常人如他这般折腾的话,早就去了一条命了。也亏得他还好模好样地烤了鸟肉支撑这大半日才疲乏得睡去。她刚刚小憩了片刻,虽然也还有些困意,但经受李沐清突然出现在这里一事儿,到底是不敢也随着他一道睡,便静静地躺在水中,想着事情。

  秦铮大约是累及了,吃饱之后,不出片刻便睡着了。

  不多时,谢芳华吃了两只风灵雀,秦铮吃了三只风灵雀,五只风灵雀被二人消灭殆尽之后。齐齐安静地泡在水中。

  秦铮一噎,面皮不自然了一下,用鼻孔轻轻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我认识他的时候,可还不怎么记得你。这等闲醋铮二公子不吃也罢。”谢芳华好笑道。

  秦铮扁扁嘴,不满地道,“我送你物事儿你推三阻四,藏着掖着,别人送你就好好戴着。还一带就是五年。”

  谢芳华失笑,“曾经流落在北齐,也不能证明这个东西不能从北齐流落出来。更不能说明他就是北齐人了。”

  秦铮面色一暗,语气顿时有些阴阳怪气,“天丝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的,据传说,天下也就一个而已。曾经流落在了北齐。”话落,他眯起眼睛,“他是北齐人?”

  谢芳华晃晃手腕,目光染上一丝温暖,“言宸五年前送我的。”

  秦铮伸手接住,看着她又缠回手腕的绢花,赞道,“这个可真是好东西。”

  谢芳华想着他可真是物尽其用,这是她缠在手上的防身利器,轻易不拿出来,寻常时候,很多人看起来都当做是手腕的绢花,她轻轻甩手,银丝脱手飞出,一下子勾住了那三只烤熟了的风灵雀,卷回来,递给秦铮。

  不多时,二人吃完一只风灵雀,秦铮指指谢芳华手腕上缠着的丝带,“用你这个将那三只勾过来。”

  谢芳华不再说话。

  秦铮动了动嘴角,用力咬了一口鸟肉,到底没再发出不快之语,算是作罢了。

  谢芳华见他脸色分外难看,不想再招惹他,指指他手中的风灵雀,软了口气道,“人家退避三舍了,也没将你如何,若是真要动手,你武功只剩余一二,今日指不定谁吃亏呢!你不是饿了吗?生这等闲气做什么?快吃吧!”

  秦铮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磨牙道,“谢芳华,你是不是非要跟我作对?”

  “算了,到底是没过来!”谢芳华听到他咬牙切齿,想着李沐清也算是帮了她几次。虽然今日撞上了,但他没过来,到也没什么。

  “若不是我没力气,怎么会便宜了李沐清?”秦铮有些恼恨,“他等着!”

  谢芳华一时无言。

  秦铮不理她,几步便来到了她身边,紧挨着她在水下那块大石头上仰躺下,漫不经心地道,“挨着你怎么了?你放心,今日该做的都做了。我如今不会再做什么了。况且也没力气做什么,你怕什么?”

  谢芳华见他说着话向她走来,立即道,“就算你要泡,这里这么大地方,你别过来。”

  秦铮到底是碍于两人还没正式拜堂大婚,没过分地折磨谢芳华的神经和眼睛,还好剩下了蔽体的内衣,自然地跳下了水,看了她一眼道,“嗯,我也泡泡,对伤势有益。”

  谢芳华这才察觉到他的意图,顿时面色有些僵了,“你也要下水?”

  秦铮哼了一声,拿着风灵雀走过来,直直地看着谢芳华,谢芳华被他看得脸有些红了,刚要让他走开,他忽然伸手解了外衣,甩在了一旁的石头上,然后,在谢芳华微怔的目光中,他又将里衣解了,也挂在石头上。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摇摇头,“没有笑什么。”

  秦铮忽然转头,看着谢芳华,“你笑什么?”

  谢芳华看着秦铮的气色模样,忍不住嘴角蔓开,笑了笑。

  秦铮某些时候对于某些事情小气得很。

  他虽然识趣地下了山,但到底是让秦铮心里不痛快了。毕竟是分食了他一只风灵雀。

  她想着,依着秦铮的脾气,凡事才不会忍。若今日他不是武功只剩下一二分,那么李沐清哪怕是恰巧遇到,也不会轻易让他下山。

  谢芳华见他走回火炉边,也拿起一只风灵雀慢慢地吃起来。再没说话,鲜有地沉默。

  秦铮见她接过,转身走开。

  谢芳华的确是饿了,在秦铮面前,也确实用不到顾忌那么多了,从水里伸出手臂,接过了风灵雀。

  “时间这么短,你身上的痕迹还没那么快就能消除。”秦铮笑了笑,“吃吧!这回真的该是无人来了。免得饿晕在水里。”

  “就在这里吃?”谢芳华问。

  秦铮来到温泉池边,水汽蒙蒙,让他到底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脸,似乎早先李沐清来的事情没有发生,他将风灵雀递给她,“饿狠了吧?快吃吧!”

  谢芳华听到靠近的声音,扭头又看向他。

  秦铮一直看着谢芳华,眸光时而锁紧时而放开,片刻后,他收回视线,盯着火炉上少了一只的风灵雀看了片刻,伸手拿过一只风灵雀,向温泉池边走来。

  否则她不知道他若是走过来的话,她是该钻进水底下躲着,还是该立即拿过衣服披上。无论如何都不是个好场景。

  不得不说,她心底到底是松了一口气。

  右相府清贵门楣的李公子,这一回,做何想法她不知,但是知道,他选择了最正确的方式痛快地避开了。压根就没提一句关于她的名字。

  刚刚她能感受到李沐清惊异惶然的目光,他今日大体真是偶然碰到,所以,才如此震惊。大约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秦铮就在身边时,她这个千金闺阁小姐却当真宽衣解带在水中泡温泉吧?

  避免了她的尴尬,同时,也避免了碰触秦铮与他发怒的那根弦。

  所以,他干干脆脆地走了!

  以李沐清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在温泉水里躺着的人是她。

  过了片刻,谢芳华收回视线,微微偏开了头。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各有情绪。

  大约是察觉到了他许久凝固的视线,谢芳华从半空中收回视线转过头,向秦铮看来。

  她的脸上大约是被蒸蒸水汽浸泡,分外清透红润,如芙蓉颜色。

  秦铮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天空,便看到空中细微地飘雪,刚接触温泉池上方十丈远处,便化为了水珠。他看了片刻,收回视线,复又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已经睁开了眼睛,脸上的神色无波无谰,看着天空,不知道想些什么。

  秦铮目送李沐清身影消失,慢慢地收回视线,看向温泉池中。

  李沐清不再停留,转身顺着来时的方向下山。脚步不快不慢,青衫随风轻扬,不多时,便走没了身影。

  “慢走!”秦铮颔首。

  “原来是下山了。应该走的不是一个方向,所以我没遇上。”李沐清扬了扬手中的鸟肉,对秦铮道,“既然秦铮兄你无大碍,也不欢迎我,那我就不打扰了,下山去找崔老前辈。”

  “外公和云继兄刚刚不久前下山了。”秦铮道。

  “我今日本来是想找崔老前辈讨教些事情,听王妃说崔老前辈来了这碧天崖,所以便循迹来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秦铮兄烤风灵雀。虽然没找到崔老前辈,这也算是我有口福。”李沐清笑道。

  秦铮“嗯”了一声。

  李沐清微笑,“这样说秦铮兄真是无大碍?”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秦铮得意地弯了眉梢,轻轻浅浅地吐口,“更何况伤势虽重,但死不了不是吗?就不劳你关心了。”

  “就我听闻你这气息,可不像是无大碍。”李沐清眸光动了动。

  秦铮眸光轻轻一扬,清俊的眉目打了个回旋,荡出一抹潋滟的笑意,语调兀地沾染了一丝温柔,“给美人当了一回英雄,是又加了些伤,不过也无大碍。”

  李沐清伸手接了,微微一笑,“秦铮兄伸手无力,气息不稳,昨日还不是如此伤势严重,今日这又是加重了伤势?”

  秦铮甩手扔给他。

  李沐清微笑,“该是能了。”

  秦铮举起那只早先被他和李沐清扔了一个来回的鸟肉,让李沐清看,“这回熟的程度如何?你可否能下咽?”

  过了片刻,鸟肉发出滋滋啦啦的响声,香味更是浓郁。

  碧天崖山体静静,山风流动无声,温泉池内雾气蒙蒙,静如无人。

  李沐清并没有再往前走,安静地站在那里,静静等着,目光温和清淡,看不出里面情绪。

  秦铮收回视线不看他,慢条斯理地烤着鸟肉。

  “好!”李沐清微笑。

  秦铮接过李沐清扔回来的鸟肉,他手腕的力道绵软,被鸟肉砸得一抖,但还是稳稳地接住了鸟肉,慢慢弄地放在了火炉上,声音平静无波,“那你就再等等,我把它烤熟。”

  李沐清将手中的风灵雀复又扔回给了秦铮,语调平和地笑道,“秦铮兄,半生不熟的鸟肉真是不能入口。念在你我从小玩耍的份上,你就算分我一个,是不是也该烤熟了再给我?”

  秦铮扬眉,闻言眸光青黑地看着李沐清。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七章识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