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密网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的最后这一句话如一记重锤,敲在了谢芳华的心坎上。:3w.し直到二人回到谢云继的山林别院,那话依然在她耳边嗡嗡地响着,荡着回音。

  直到回到别院,打开门扉之前,秦铮再没说话。

  “小姐,铮二公子,您二人回来了?”侍画、侍墨显然是在门口等了许久,如今见二人回来,立即迎上前。

  谢芳华拉回思绪,定了定神,看着二人应了一声,将手中一直插在竹签子上的鱼递给她们,问道,“还没用晚膳吧?将这两条鱼拿去厨房炖了吧!”

  侍画立即接过鱼,连忙道,“晚膳已经做好了,王妃和世子说等您二人回来一起用膳。炖鱼很快的,小姐和二公子您二人休息一下,就可以开饭了。”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侍墨拿着鱼去了厨房。

  “二公子,按照您的吩咐,衣物都从京城拿来了。您进屋就可以换了。”林七闻声走来,禀告秦铮。

  秦铮“嗯”了一声,一边往画堂走去,一边随意地问,“京中今日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京中今日热闹得很。早朝皇上下旨召四皇子回京,命在京中如今闲来无事的清河崔氏二老爷的二公子崔意芝带着皇上的轻骑卫去迎接。皇上给崔二公子点了一千人马。说若是顺利将四皇子迎接回京,那么论功犒赏免三考三校,让崔二公子直接进兵部做侍郎。”林七道。

  谢芳华听得清楚,脚步猛地一顿。

  秦铮脚步慢了一下,扭头瞅了谢芳华一眼,细挑眉梢,“皇上说让他做兵部侍郎?”

  林七点点头,“早先二公子您吩咐回府取衣物之后,属下怕别人做不好,便自己回了京中一趟,在府中遇到了下朝的王爷。王爷说皇上下朝后,立即召见了崔意芝进宫面圣,当时王爷、左右相都在一旁。皇上是这样说的。王爷便让奴才给您传一句话来。”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林七从小就被卖入英亲王府,因八面玲珑,行事激灵,懂得看人眼色,所以得大总管喜顺的喜欢认了干儿子栽培,自然得了几分识人的本领。那次崔意芝刚踏入英亲王府的门,他就晓得这崔二公子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皇上亲自会面,他肯定是要入朝为官的。他往厨房瞅了一眼,听言那小身影正在杀鱼,想着同是崔氏嫡系一脉,这听言是看不出半分长公子的派头,比那崔二公子可真是差远了。暗暗替他叹了口气,荣华富贵嫡出身份不要,偏偏喜欢做小厮打杂。

  谢芳华一直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清河崔氏这一块肥肉,但是却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却布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出手迅速果断。先是提拔了母族吕氏的吕奕封为安平将军,然后又派崔意芝去迎四皇子秦钰,将吕氏和崔氏借由崔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和她的儿子崔意芝给串连了起来。以此拢住吕氏、崔氏。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清河崔氏一直以来秉持文人傲骨和清流门楣,族中子弟以文为主,喜欢钻研治世之道,大多书卷风流。但若是江山飘摇,天下倾动时,那么文人不管大用。武将才更能够发挥锋芒。清河崔氏这么多年来难得出一个文武兼备的子孙,自然甚是爱护。再加之若是能从武将,有谋有兵,也算是族中一道屏障。自然甚是欢喜。怎能不买皇上的账?尤其还是许以兵部侍郎。

  兵部尚书正三品,下设有侍郎二人,从正四品官职。兵部掌武选、甲械、车马、地图等。国之首要,一就是兵部,二就是户部。一般能熬到兵部侍郎其位的人,怎么也要入朝十年。一步步熬上去。可是崔意芝年纪轻轻,免除三考三校,入朝就是兵部侍郎,简直是一步青云。

  可见,皇上对吕奕和崔意芝身上是下了一记重注。

  谢芳华忽然想起了燕亭,当初皇上也是打算破格提拔燕亭,免除考校的,不知要给他按在什么职位上。只是可惜,那步棋皇上还没走,燕亭便离家出走了。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林七点点头,瞧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继续道,“谢氏族长早朝后递了宫牌,求面见皇上。”

  “哦?”秦铮挑眉,“皇叔可见了?”

  林七摇摇头,“皇上没见谢氏族长。但是派近身的吴权大总管传了一句话,说若是关于谢氏长房一事,事情还未查明,暂不论断。若是他有别的事情可以进宫面圣,若只为这件事情,那便回府吧!”

  “然后他回府了?”秦铮问。

  林七摇摇头,“他没回府,去了忠勇侯府见老侯爷。”

  秦铮忽然笑了,“谢氏族长一脉果然不傻。”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若谢氏族长一脉是傻子的话,也不会一直掌管着谢氏族权了。虽然谢氏族长一脉无人入朝为官,但却有着随时能面圣的特权。不在朝,却可以言朝。先去探寻了皇上口风,再去忠勇侯府,摆明了此事听皇上和忠勇侯的决断。若是那两方准了话,他再斟酌行事。

  “还有吗?”秦铮不置可否,又问。

  “昨日永康侯夫人查出有孕外,今日午时,大长公主府也查出了有孕。”林七见谢芳华和秦铮齐齐一怔,他一股脑地说出来,“不是大长公主有孕了,是大长公主的儿媳妇儿,也就是仁郡王妃。”

  秦铮瞪了林七一眼。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郡王,两女都被封了郡主,一个是金燕郡主,一个是怀燕郡主。那仁郡王妃她在英亲王府见过,是大长公主带着她儿媳妇儿去找英亲王妃串门时,那会儿她是听音。依稀记得这仁郡王妃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也就是程铭的姐姐。

  京中姻亲关系错综复杂,她回京虽然有这些时日,但是一直被秦铮缠得紧,事情纷至杳来,她到没那么多闲暇时间去理清这各中关系。看来接下来几天若是无事儿的话,该找英亲王妃多唠唠这里面的事儿。没有谁再比英亲王妃更懂的了。

  “仁郡王和王妃大婚已经两年,大长公主日盼夜盼,总算盼来了喜讯。当即就欢喜得跟什么是的。仁郡王妃身边的嬷嬷却说年前时,永康侯夫人提议仁郡王妃去观音庙拜拜。观音庙里的妙音师姑对于求子甚是有办法。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回来之后这才没多少时日就真怀上了,这有一半的功劳。大长公主一听,连忙派人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去了永康侯府重谢。”林七道。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不管是真观音,还是假观音,总之孙太医把脉,怀的真是喜脉。”林七道。

  “永康侯府送了大长公主府好大的一个人情!”秦铮摆摆手,“说完了?再没了?”

  “没了!”林七摇摇头,京城那些满天飞的关于忠勇侯府小姐的传言自然是不必说了,再加之各府都有新鲜的事儿,已经热闹成一锅粥了。

  “滚吧!”秦铮摆摆手。

  林七果真立即滚了下去。

  谢芳华忽然记起秦怜说过金燕郡主喜欢秦钰,大长公主多年来不曾阻止,看来也是看重秦钰的。尤其是皇后娘娘早就未雨绸缪,拉了英亲王妃的女儿,将英亲王妃拉到了她的阵营,况且,她又回做人,和大姑子姐以及妯娌嫂子都相处得和睦。大长公主府只要是不做犯上作乱之事,那么定然会永葆荣华亲贵。永康侯府若想不倒,除了有皇上的扶持外,还要拉拢朝臣。如今卖给大长公主府么大的一个人情,而且卖得还很是时候。那么永康侯府就算有些小错。也无大碍了。

  永康侯府的勋贵虽然不比忠勇侯府的世代富贵,但能立于不败之地,果然是不可小视的。

  如今算起来,望族吕氏、清河崔氏、大长公主府、永康侯府、左相、右相、翰林院这些都是依附于皇权盘根错节的。英亲王府虽然和忠勇侯府定了婚约,但这婚约除了秦铮和她这一根纤细的纽带外,英亲王府实打实的是宗室,英亲王将南秦的江山视为自己肩上的重担,对皇权固若金汤。放眼京城,忠勇侯府当真是孑然一身盈盈**了。

  事到目前,忠勇侯府的前路当真是举步维艰!

  怪不得前世忠勇侯府顷刻间便瓦解,谢氏举族倾覆。南秦皇室布的这一局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细密,不可谓不果决。高墙众人推,墙不倒才怪。

  如今置身其外,冷眼旁观地看着南秦京城这一团热闹,热闹下的错综关系竟然如细密的天罗地网。网住了整个谢氏。使得谢氏除了同族便再无可依傍的了。可这同族却不是一根拧死的绳子,反而是分成了多股。且有的绳子已经从根部腐烂,吃里扒外。那么,内外夹攻。谢氏消亡成了必然。

  秦铮回过头,便见谢芳华脸色如这黄昏的天色,昏昏暗暗。他没说话,向屋中走去。来到门口,挑开门帘,一脚踏入门里,一脚在门外,见她没跟上,依然站在院中,不满地道,“还傻站着干什么?难道别人怀孕你高兴得傻了?”

  谢芳华瞪了秦铮一眼,向屋中走来,这叫什么话?别人怀孕她高兴得傻什么?

  秦铮眸光蓄上一层笑意,见她来到门口,低声温柔地道,“别羡慕别人,我们也能的。”

  “滚!”谢芳华挥手给了他一巴掌。

  秦铮到底是功力仅剩微薄,谢芳华这一掌虽然只几分力道,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是抵抗不过。于是,那一脚被打进了门里,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谢芳华随他身后,慢慢地踱步进了屋。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混小子,你带着华丫头跑哪里去疯玩了?这么晚了才回来?”英亲王妃嗔了秦铮一眼。

  秦铮不答话,站住脚,目光却落在李沐清的身上,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我找到了崔老前辈,一时探讨得入神,天色晚了。回京不甚安全,云继兄便把我留下了。”李沐清话落,看向谢芳华,目光温和,含笑打招呼,“芳华小姐有礼了。”

  秦铮哼了一声,一把拽住谢芳华,“走,进屋换衣服去!”

  谢芳华刚对李沐清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还没说话,便被秦铮拉扯着拽进了里屋。

  “这死孩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进了里屋,果然见地上摆着一口大箱子。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秦铮翻了翻,从箱子里翻出一件素净的烟罗锦递给谢芳华,说道,“去换了!”

  谢芳华拿着衣物,走到了屏风后。

  秦铮又在箱子里捣腾了片刻,拿出一件同样素净的月白织锦,也去了屏风后。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必定能传出去。尤其外面画堂那几人都是耳力极好的。

  谢芳华一噎,背过身子,快速地将衣服披好,动作利落地系裙带。

  秦铮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脱掉外衣,自然地开始穿戴。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雅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刚出了屏风,便被秦铮一把拽住,拉着她往炕上走去。

  “你干嘛?”谢芳华低叱他。

  “走了这么远的路赶回来,你难道不累?反正鱼刚下锅炖上,你与我休息片刻。”秦铮说话间,拉着她强拖硬拽地躺在了坑上。

  谢芳华觉得他手劲极大,怕是把如今仅有的劲儿都用膳了。若是她强行挣脱,势必要伤着他。知道他不待见李沐清,这是又犯了脾气了。只能挖了他一眼,跟着他躺在了炕上。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自然是知道他极累了。连番受重伤,内力不济时,哪怕有功夫,比普通的山野樵夫走山路还要困难几分。就算在碧天崖的温泉池里休息那么一两个时辰,也是不抵用的。他一声不吭地从碧天崖走到这院子,早就该累了。也难为他支撑着着走回来。

  不多时,秦铮就睡着了。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这两孩子进屋之后竟然不出来了。”英亲王妃在画堂一转话音,说了一句。

  “大约是累了,应该在榻上躺着呢。”谢墨含道。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翠荷应声,连忙进了里屋。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英亲王妃见她出来,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忽然奇道,“华丫头,你们今日是去哪里玩了?我看你这气色红润怎么比昨日又好了几分?”

  谢芳华还没开口,李沐清忽然笑道,“今日在碧天崖的温泉池旁,我遇到了秦铮兄。”

  ------题外话------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探花:容景云锦给我的感觉是太遥远,只可远观。而铮二,比他们真实。

  13861827962,举人:养文好久了,这两天一次性啃完,味道真的不错^o^,看着京门的这群少年少女,脑子不时就想到纨绔里的那一群,一样的恣意潇洒,一样的儿女情长,现在暂时把浅月和容景放书架上吧,跟着阿情一起看京门的风花雪月和荡气回肠……

  吴嫦娥,秀才:每个月都想抽月票,可是抽来抽去都是评价票,我这手气也太不好了,这不有了月票就给情送来了。

  作者有话:秦铮是我写文至今,五年多时光打磨想驾驭的贴近背景和现实最真实的男主,复杂而灼华。越到后面还有更让大家喜欢的,等着吧……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辛苦攒得的最珍贵的月票。么么……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九章密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