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放任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作者有话:唔,我就喜欢这般的情话,百媚千红中,只取我一瓢……嘤嘤嘤……;京门风月自然不止是风月情事啦,我会给大家一个波澜壮阔的情天幻海,碧意云图的……么么么么

  浅浅的景,会元:……京门风月,不只有风月情事,还应有一段段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乾坤事。就我个人而言,更喜欢厚积薄发,波谲云诡……

  今日上墙:笨蛋去流浪,榜眼:八年别离终见卿,相识相知难为情;曾经沧海千帆过,滚滚红尘唯一人。不可置否,芳华就是秦铮红尘世界中唯一放不下的执念。茫茫红尘中,谁遇见谁都是一种来之不易的缘分,唯一的区别就是谁与谁缘深,谁与谁缘浅。就像世间有作者百媚千红,唯独阿情是我情之所钟。

  ------题外话------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笑了,“瞧瞧这话说的,你比我还宠他。这往后还不更把他给惯得每样了?怎么得了?”

  “他累了,让他睡吧!若是半夜饿醒了,再让林七给他做饭吃。”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走进来,见谢芳华坐在桌前喝茶,面色如常,问道,“臭小子还没醒?”

  谢墨含来到门槛,正巧翠荷打开帘幕,见她出来,帘幕侧身立在一旁让路。他与英亲王妃道请了个晚礼,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谢芳华点点头。

  谢墨含闻言松了一口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结果也未必会坏。既然你决定,就不要再多想了。”话落,见英亲王妃来到门口,又道,“今日想必你也累了,早点儿休息吧!”

  过了许久,谢芳华听到英亲王妃散步回来,才闭了闭眼睛,低声道,“秦铮实在是……我怕一旦放任,未来如何,我会掌控不住。”

  谢墨含不错眼睛地看着谢芳华,等着她沉晦如海的神色表出一个态度。

  谢芳华自然是懂的,哥哥何其聪明,已经看出她被秦铮逼急了。心已经松动。依着她的性子,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掐灭,一种是放任。哥哥怕她掐灭,在她未及决定之前,便不惜斩断她第一条路。要她找回心。

  “所以,妹妹,我说这么多,你可是懂了?我和爷爷一样想法。”谢墨含轻声道,“你将七情六欲之心丢在了无名山,你可知我和爷爷心中有多难受?如今,秦铮既然不惜得罪皇上,也要求你一人。你的心若是已经松动,那么就不要再紧绷着了。我不是要你顺他的意。而是顺你自己的意。”

  谢芳华心下触动,忽然笑了,眼眶发酸,“老头子可真是疼我。”

  “后来得到了你从无名山传回的消息,爷爷几乎痛哭流涕,那个你口中的老头子啊。”谢墨含长叹一声,“我从来没见他哭过。当时他就又说。华丫头只要能活着,她要做什么,以后就让她肆意地做什么。举谢氏全族,也只要你平安。”

  谢芳华沉默,爷爷最早的确是这个想法,而前一世也确实如他所说,皇室倾全力,铺天大网罩住来了忠勇侯府,谢氏举族倾覆,化为了尘埃。

  “爷爷说,世间没有长久长存的家族。忠勇侯府历经几百上千年,就算倒了,也是运数已尽。他一直以来本打算就此让忠勇侯府陨落,也算是全了忠勇侯府对天下的一个义字。但是……”谢墨含看着谢芳华,“你一个柔弱的女儿家都为了家族做到去无名山活地狱的如斯地步。若是你埋骨无名山,他又如何忍心袖手等着忠勇侯府消亡?”

  一时间太多惊异,使得她心绪许久都起伏不定。

  而她一直以来的想法是护住忠勇侯府,不是要消灭秦氏,更不是同时也因此牵连销毁忠勇侯府。她要的是永葆忠勇侯府立世,如以往岁月流逝的每一代一样立在这尘世。

  皇室多年筹谋,谢氏一脉根系庞大,若是照爷爷所想,那岂不是同归于尽?

  谢芳华一惊,有些不敢置信。这句话说得可谓是一点儿也不隐晦,忠勇侯府世代没有染指皇权的想法,世世代代,都有子嗣位极人臣,是真正的治世辅助臣卿之家。爷爷更是一生戎马,耗尽了祖母心血,嫁了唯一的女儿去北齐,爹爹和娘亲虽是应了魅族诅咒之说,但着着实实因为皇帝派他出去才遭了罹难。要问忠心为国,她从来不会怀疑爷爷之心。可是他这一句话明明就是……他竟然那时有了要秦氏皇室消亡的想法了吗?

  谢墨含轻声道,“他说,若你不能从无名山回来,忠勇侯府连一个女儿家的荣华都给不了。那么,还鼎立于世做什么?南秦江山若是不能容于一个忠勇侯府的女儿,那么……消亡也罢。”

  “说了什么?”谢芳华看着他。

  谢墨含见此,心下了然,拍拍谢芳华的肩膀,“妹妹,爷爷在八年前,就是你离开府中那一日,曾经说过一句话。”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若是往日,她会干脆地反驳哥哥,忠勇侯府是她一直坚持抗在肩上的重担,忠勇侯府一日不稳,她不想别的情丝。尤其是哥哥也一直未订婚娶妻。但是今日,到底是被秦铮给逼到极限了。反驳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比起秦钰,爷爷看重秦铮。我也看重秦铮。你回来之后,这么长时间,他为你做了这许多。无论是困你在身边,还是逼迫你。心思向来摆得明白。寻常女子连他一个眼神都经不住,你这么长时间,若说不被为他心有所松动,也是不可能。”谢墨含缓缓道,“虽然如今局势一日比一日乱,忠勇侯府在雨中飘摇,但我们背后做的那些努力也不是白费的。保住忠勇侯府和谢氏虽然是首要。但你的终身大事也是极重要的。”

  这一张大网比她想象的密,也比她想象的难破。

  这么长时间她除了让谢云继先整顿谢氏外,便没做什么大动作,一是怕打草惊蛇,二也是想看看皇帝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什么,想将他的布置显露出来。他在明,她在暗,才好以静制动应对他。如今总算是显露出来这一张大网了。

  谢芳华自然是知道秦钰不是善类,但关于情劫,她倒是不太以为然。紫云大师能给她逆天改命,又何妨一个情劫?她所关心的不是情劫,而是如何依依化解了皇帝这一张大网。

  “妹妹,秦钰回来,怕是不好善与。你要做好准备。”谢墨含将话题又转了回来。

  谢芳华虽然不甚待见普云,但当初她夺回绝大师的《心经》时,那老和尚二话不说便给了她,倒也是卖了个人情。且一直未曾拆穿她,她不得不领。便也不再贬低他,点点头。

  “普云大师倒也不是沽名钓誉,的确是比寻常僧人有许多本事。”谢墨含见谢芳华一副对普云大师不待见的模样,笑了笑,“虽是高僧,能摆脱世俗愚见,但也是有执念的。普云大师的执念便是承师之恩,守护法佛寺千载基业。若他早能摆脱这执念的话,那么早便离开法佛寺游历去了。不该是如今还困顿在法佛寺。”

  “那老和尚不过是沽名钓誉。”谢芳华轻轻哼了一声,想起普云大师为了法佛寺千载基业,寺中僧人,昨日大火,急得团团转,哪里像是一个高僧?将云端上给拉下来了。如今法佛寺牵扯刺杀案,且寺里包藏机关秘术。这案子一日不查明,法佛寺一日洗脱不了罪责。

  “爷爷虽然不信佛,但是却是信普云大师的卦象的。”谢墨含道。

  谢芳华失笑,“这未免荒谬,哥哥难道真信这个?爷爷也信?老头子不是不信佛吗?”

  “就是你!”谢墨含揉揉眉心。

  谢芳华一怔,“哥哥是说?”

  “京中人都知晓当年普云大师给秦铮和秦钰批命,说二人一同应运一个情劫。但是不知晓当年普云大师将批命的那一副卦签悄悄送去了忠勇侯府给了爷爷。”谢墨含道。

  谢芳华握着被子的豆蔻指甲不自觉一缩。

  谢墨含抿了抿唇,向外看了一眼,虽然天黑了,但今夜月光甚好,因为快到十五了。他也跟着长叹了一声,“因为秦钰要回来了。”

  谢芳华轻轻一晒,叹了口气,“他是口中从不虚言。他是在逼我。”

  沉默片刻,谢墨含才慢慢道,“秦铮口中,从不虚言。”

  爷爷不会不晓得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不能结亲。若是一旦结亲,皇上势必阻隔。若英亲王府的二公子不是秦铮这般有韧劲,就算他有英亲王府公子这层身份,爷爷怕是也不会准许的。

  谢芳华不再说话,静静地瞅着谢墨含。哥哥自小就识得秦铮,自然是比她更了解他。当年,秦铮既然认出了她,跟着她前往皇室隐卫的队伍,才中了别人的迫害。后来拜紫云为师,之后夺了忠勇侯府田地所属的碧天崖,从英亲王妃口中说他自此后便时常走动去忠勇侯府。那么,也就是说,他那时就对她安了心思,借此和忠勇侯府牵扯打交道,背后怕是不知做了多少爷爷的功课。也难怪爷爷痛快地就应下了他的亲事儿,认了他做孙女婿。

  谢墨含一时无言。

  “哥哥,你说,他说的话是否是真的?”谢芳华抬起头,看着谢墨含。

  谢墨含闻言面色微微一变。

  谢芳华笑了笑,伸手倒了一杯清茶递给谢墨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端在手中。她晃了晃杯中的清茶,在罩灯下,清茶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她幽幽地道,“他说沉浮一世,我是他要求的那一个,若是不能相好,那么,只能拉着我去碧落九泉了。”

  谢墨含一怔,“此话怎讲?”

  谢芳华深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出来,低声道,“哥哥,我不喜欢他怕是也不行的。”

  言犹在耳。

  “谢芳华,我说这么多,你可明白了?你是我一直要等的,要换的,要夺的,要守的唯一。若是你这一生不能相好与我,那么,沉浮一世,我只能拉着你去碧落九泉了。”

  谢芳华想起今日秦铮回来别院之前最后对她说的那句话。

  谢墨含点点头,看着谢芳华,仔细打量她片刻,见她眉眼不如往日冷寂,似乎是舒展开了,而且英亲王妃今日多次提到秦铮时,她不再是一副排斥不屑不待见的模样。看来今日秦铮收获怕是甚丰。至于到了什么地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言问,“妹妹,你可是喜欢上秦铮了?”

  “被我点了睡穴。”谢芳华道。

  谢墨含见屋中无人了,才目光向里屋看了一眼,对谢芳华问,“秦铮兄当真睡着了?”

  屋中只剩下了谢墨含和谢芳华。

  饭后,天色也彻底黑了下来。崔荆回了房,谢云继带着李沐清去安排住处。英亲王妃说山野味比府中常年吃的那些饭菜有味道多了,她一时吃多了,便让翠荷扶着她出去院中遛弯消食。

  席间几人偶尔谈论几句,再无别话,一顿饭吃得有些安静。

  谢芳华心思一动,想着英亲王妃何其聪明,李沐清一句话,她便叽里呱啦地说了这么一大堆,到底是解除了她乍闻李沐清那一句话说出来尴尬的心情,也绕开了秦铮和她共泡温泉之事。难道她也晓得了李沐清对她……

  李沐清忽然看了谢芳华一眼,嘴角挂了一丝笑意,颇具意味。

  几人都笑了笑,互相谦让一番,拿起筷子。

  “看我,只顾着说话了。这菜上来都凉了。大家快吃吧!”英亲王妃似乎回过神来,连忙招呼几人。

  谢芳华笑笑。

  英亲王妃顿时乐了,“当年太后也只上去一次,下来后也说太高了,累得慌。这些年便宜臭小子自己了。隔三差五便上去泡泡。才身体好得很,不染病不闹灾的。”

  “太高了,累得慌!”谢芳华摇摇头。

  “后来他时常跑去忠勇侯府。你一直卧床不起,连府门都不能出,自然是没办法爬那么高的山去泡药泉。如今你能出府走动了,他到底是带着你跑去了碧天崖顶泡了泡,也算是了了八年前求老侯爷的一桩许愿。”英亲王妃微笑,“这个臭小子有一股子的执着劲,不知道是随了谁。你这气色今日比昨日好,我看那水还真是抵用。也别枉费了那许多好药,这些日子住在这里,每日都得闲的话,你就让他每日都带着你去泡泡。那药泉治病救人也许没那么大的功效,但若是说驻容养颜还是不错的。”

  谢芳华露出讶异,没想到碧天崖那一片地原来是忠勇侯府的吗?是秦铮生生夺过去的?她上一世只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养在深闺,自然是不需要知晓忠勇侯府有多少薄产田地。而这一世,醒来后她一直筹谋出府,前往无名山学艺,后来混入皇室隐卫,一去八年,对于哪里属于忠勇侯府的田地,倒也没怎么问过。

  “当初这一片山林连绵百里,一半是谢氏盐仓的,一半是忠勇侯府的。而碧天崖属于忠勇侯府的地脉。还是他亲自去找了老侯爷。从老侯爷手里生生将那一块地给夺过来的呢!他说京城附近方圆百里,也就只有碧天崖有这一处热泉。若是被他能变成药泉给太后享用,若是对太后身体有益,也许也能治了你的病。”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看着英亲王妃的笑脸,心思微动,想着那么高的碧天崖,太后去泡热泉能上去吗?上去的话,能泡几次?怕是太后是为了帮着秦铮遮掩当初他拜紫云为师一事,而秦铮说当初紫云是受着重伤,十分孱弱的,也就剩余一年寿命而已。那碧天崖的药泉,劳心费力,其实是秦铮为了想挽救紫云一命吧?

  英亲王妃继续道,“太后疼宠臭小子,以前一日不见都想得紧,礼佛自然要带上他,去了法佛寺后,臭小子顽皮,自然是耐不住礼佛无趣,便四处跑着玩,便跑去了碧天崖顶,发现了一处热泉。说若是用好药喂那热泉,也许对太后身体好。便跑回京搬好药。将王府的药都搬尽了不算,又跑去皇宫搬。”她说着,笑了起来,“那时候可真是堂堂英亲王府和皇宫最后所剩的药材还不及一个寻常府邸的库房好药多呢。”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没说话。

  “可不是当真?”英亲王妃点点头,追忆道,“太后那时候已经年岁大了,身子骨不好,因生了王爷之后得知他天生脚跛,一直心有郁郁,所以,多年下来就烙下了病根。八年前,因为臭小子被人所害丢失两日,太后忧急如焚,待找到他之后,那口气一松,便大病了一场。病好后,身子骨更是不如前了。那时,太后说她最近半年时常梦到先皇,想必是先皇想念她了。她在宫中想着富贵荣华,而先皇在九泉之下必定孤单寂寞。怕是她活不久了。她一生困顿在皇宫,踏出宫门的时候少之又少。所以,最后的心愿是想出宫外去法佛寺为先皇吃一年的斋。皇上和王爷都孝顺,自然是不能拦阻。于是太后就去了法佛寺小住。”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碧天崖高耸入云,太后当真去泡了药泉?”

  “他说是给太后洗身子骨的。如何能不由得?不由得可是不孝。王爷自然无话可说。皇上也不会置寰。”英亲王妃笑道。

  “王府的好药和皇宫御药房的好药可不容易搬尽。当初您和王爷以及皇上就由着他?”谢芳华想着英亲王府的库房好药无数,皇宫御药房的库藏好药怕是堆成山。她给搬空那是怎样一种匪夷所思?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我自然是知道的。当初他为了弄那温泉池做成药泉,不仅把王府内的好药都搬光了,将皇宫御药房库房的好药也几乎给搬尽了。”

  “您也知道碧天崖顶有温泉池?”谢芳华收回视线,看向英亲王妃,隐了去揣测李沐清的心思。

  “咦?”英亲王妃奇道,“他竟然带你去了碧天崖顶的温泉池?”

  李沐清目光温润平和,淡淡笑着,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儿,并没有任何想法。

  谢芳华闻言看向李沐清,她没想到他竟然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章放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