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吃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二人回到别苑,众人都起来了。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

  秦铮懒洋洋地靠着门框晒着从东方升起的太阳,阳光洒在他身上,锦缎清华,卓然艳逸。

  谢芳华看着他,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李沐清教给她且后来被他拿走的那只蚂蚱,一时间有些心虚,但又觉得这心虚感来得太莫名,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之事,不过是用一只现学现卖的蚂蚱换了个消息而已。想到此,将心底的那丝莫名心虚压下,对他看来的目光直直地瞪了一眼。

  秦铮看着谢芳华,一直主意着她神色变化,忽然青黑的眸光细细地眯了起来,眼底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声音如阳光一般地懒散,“大早上就不见了你,去哪儿了?”

  “和外公去南山林散步了。”谢芳华面色如常地道。

  “是吗?”秦铮声音轻轻飘过,看了崔荆一眼,对她道,“据我所知,外公是在你之后出去的。”

  谢芳华顿时不满,拉下脸,“秦铮,你什么意思?监视我?”

  秦铮看着她沉下脸,忽然笑了,“我哪里敢监视你?若不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儿看到我一副心虚的样子,爷眼睛不瞎,否则哪里会问你?”

  谢芳华被呛的咳嗽了一声,恼道,“我心虚什么?我又没做亏心事儿。”

  “你最好是没做!”秦铮哼了一声,扭头回了屋。

  谢芳华看他将帘幕甩得噼里啪啦一阵响,明显地是不相信她,她忍不住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昨日跟哥哥说的话她要好好地考虑一下才是。不能就这么被他拿捏在手里,否则以后所有的男人,她岂不是要避退八丈远?

  崔荆看着二人打打闹闹,捋着胡子呵呵地笑了。

  谢芳华心头正有气,听到这笑呵呵的声音忍不住伸手揪住了崔荆的胡子,没好气地道,“外公,您再看好戏,如此为老不尊,我就给您把这些胡子都拽掉它。”

  崔荆“哎呦”了一声,拍掉她的手,“臭丫头,还道你是个乖巧的,原来如此蛮横。我不笑了,不笑就是了。”

  谢芳华哼了一声,放开了手。

  “泼丫头!”崔荆捋着救回来的胡子笑骂了一句。

  谢墨含此时从屋中迎出来,将崔荆迎了进去,见谢芳华一脸抑郁,走近他,低声问,“李沐清走了?”

  谢芳华点点头。

  “昨日他找到外公探讨卦象命理,我坐在一旁,也未曾见他说什么。我便猜测他是奔着你来的。”谢墨含压低声音问,“他与你说了什么?”

  谢芳华向里屋看了一眼,背过身子,看向京城方向,低声道,“皇上给了他一道密旨,让他暗中秘密出京沿途是迎接四皇子秦钰回京。”

  谢墨含一怔,也看向京城方向,恍然道,“皇上可真是好计谋,如此在意秦钰。给崔意芝了明旨,给李沐清了暗旨。看来皇上是一定要保护秦钰平安回到京城了。”

  谢芳华冷笑一声,“无论是明去的人,还是暗去的人。身边多少人保着他。我却是不能叫他安全回京。”

  谢墨含面色一变,“你要出手?”

  谢芳华收起冷意,清清淡淡一笑,“我的人被秦钰扣押了,带回京城。我自然是要赶在他踏入京城之前将人救出来。交锋必不可少。”

  谢墨含皱眉,“你的人怎么被他扣押了?”

  “是我开始眼拙,不知秦钰厉害,自作了主张,派了人前去与他交涉。他趁机扣押了人。”谢芳华见谢墨含脸色不好,话音一转,“不过我的人不是纸糊面捏的,就算他动刑也不会从他口中撬出什么来。”

  “扣押在秦钰手中的人不好救。”谢墨含觉得事情比较棘手,“若是不能救出来,怕是只能弃了。”

  “不行!”谢芳华坚定地摇头,“我的人是千挑万选,百炼千锤择出来的。不是迫不得已,他无过错的前提下,我不能放弃。不好救也要救。”

  谢墨含抿唇,“那你一定要准备妥当。虽然圣旨刚下达,但这不过是明面上的。很多人都知道,皇上一定暗中早有密旨去了漠北。距离秦钰回京怕是没几日了。”

  “我知道。”谢芳华点头。

  谢墨含思索一下,“若不然我派人去?”

  “皇上布了这张大网,时刻都盯着忠勇侯府,不会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惕。哥哥不要轻举妄动。”谢芳华到,“我能处理。”

  谢墨含无奈地点点头,向里屋看了一眼,低声道,“你刚出院子不久后,秦铮便醒了,他是看到了南山你和李沐清一起说话的。所以心中必然有些气。但是当时没怒冲冲地跑出去,也算是忍了脾性,信任你。稍后回屋,你别再不给他好脸色了。”

  谢芳华翻了个白眼,“我的好哥哥,是他不给我好脸色,不是我不给他好脸色好吗?”瞧瞧刚刚她回来时秦铮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那一副死德性,就跟她欠了他一般。着实可恨。

  谢墨含失笑,“他也是在意你。若是往常,早发怒了。如今已然不错了。”

  谢芳华用鼻孔哼了一声,抬步走到门口,打开帘子,进了屋。

  谢墨含见她心中忿忿,笑着摇摇头,跟在她身后进了屋。

  屋中,英亲王妃、崔荆、谢云继、秦铮四人已经就坐喝茶。侍画、侍墨等在摆放碗筷。

  谢芳华给英亲王妃道了个安,便走进里屋去梳洗。

  只听外间英亲王妃问谢云继,“李家的小子怎么没吃早膳就离开了?”

  谢云继看了秦铮一眼,笑道,“据说他手中的一处产业出了些状况,今早接到飞鸽传书,便急急走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夸奖道,“右相府门楣清贵,右相甚是自负,不沾染铜臭之物。李小子倒是和他父亲大相径庭。不但文治武功不错,还于经商有道。是个人才。将来前途怕是不可限量。”

  “娘,您的眼睛只需要盯着您儿子我就好了。我文治武功也不错,经商手到擒来。怎么不曾见您夸我?若是英亲王府这些年靠着我爹那一点儿俸禄,您哪里能够穿金戴银?每年来往的年礼就够开销一笔,偌大的府邸养多少人白吃干饭?若不是我,都早喝西北风去了。”

  英亲王府顿时被气笑了,“咱们王府好歹是堂堂亲王府,被你说得有多寒酸。当年先皇封王,给了你爹不薄的田产。太后又特别厚爱,赏赐不知凡几。就算清河崔氏不如忠勇侯府富可敌国,但是娘亲的嫁妆可也是抬了整条街。哪里能喝西北风?”

  “不善经营早晚坐吃山空!”秦铮嗤了一声,“况且这些年那些产业到底薄厚,您心中清楚,我爹将南秦江山视为己任。国库亏空时,他拿自家添补。哪里有天灾,户部调不出银两来,他英亲王府从自家调。入不敷出,说的就是他。”

  英亲王妃顿时哑口无言。

  “做王爷做到他这个份上。我都替他觉得愚不可及。”秦铮撇撇嘴。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说得也对。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抛除皇上登基前的那些恩怨不提,这么多年皇上信任你爹,英亲王府才会在天下所有人的眼里固若金汤。”话落,又道,“这么多年,皇上的确是一个好皇上,百姓们确实也安居乐业了。你爹就算拿出去不少,也是他身为秦氏子孙该做的。当初郾城发大水,岭南受干旱,茜城闹鼠疫,可谓是水深火热,国库怎禁得住这般折腾?皇上的后宫都缩减了一半的开支,我们王府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我爹做了这些,给皇叔博了英明。怎么不见皇叔对外说王爷的功劳?”秦铮哼了一声。

  “皇上本来是要昭告天下的,但你爹扶持皇上,只为南秦江山,不爱那虚名,拦下了他。”英亲王妃好笑,“若不然这么多年,你当皇上只是看在太后和我宠你的份上才由得你胡闹?有一部分原因还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

  秦铮刚要反驳,见谢芳华从里屋走了出来,话语顿时收起,撇开头,不看她。吩咐道,“快上饭菜吧!饿了一晚上。”

  谢芳华坐了下来,没说话。

  侍画、侍墨连忙应声,去端饭菜了。

  英亲王妃弯着嘴角道,“昨日你回来就累倦得睡熟了,连饭也顾不得吃,我本来让翠荷将你喊醒,但是华丫头给拦了。说你半夜醒了再吃。可谁知道你一觉就睡到了天亮。她可比我要宠你。臭小子,以后也礼让华丫头些,人要知足。你别不知足。”

  显然她是知道秦铮又给谢芳华甩脸子,因为李沐清的事儿不快了。

  “宠我?她点了我睡穴!我半夜醒来,浑身僵硬,想喝口水都动弹不得。还吃什么饭?后来折腾半响,只能又睡下了。”秦铮虽然如此说着,脸色到底是好了些。

  谢芳华想着昨日因被哥哥一番话弄得他一时心烦意乱,忘了给他解睡穴便睡下了。是有些理亏,索性不言语。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我冤枉你了不成?”秦铮瞅着她,有些凉凉的道。

  谢芳华翻了翻眼皮,“你没冤枉我,昨日是我忘了给你解穴道了。既然饿了一夜,还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还不赶紧用饭?”

  秦铮见他承认错了,不再言语。

  英亲王妃见二人有所缓和,待侍画、侍墨将饭菜摆好,笑着招呼众人用膳。

  饭后,英亲王妃说要去山林里采摘梨花和杏花,回来给大家做杏花糕和梨花糕吃。

  谢芳华想了想,说陪英亲王妃去。

  英亲王妃摆摆手,“你就不用去了,我可不想我们头脚刚出门,臭小子后脚就撵去。跟个尾巴似的。若是让他跟着去山林里采摘花,那花树恐怕就该遭殃了。”

  “你别去!”谢芳华回头对秦铮道。

  “那你也别去!反正你在哪里我在哪里。你看着办。”秦铮大爷似地道。

  谢芳华无奈,瞪了他一眼,只能看着英亲王妃由翠荷、翠莲陪着出了房门。山林虽然安静,但也保不准有虫子,她想了想,还是将侍画、侍墨给打发了跟着去。

  英亲王妃见她派了两个有武功的丫头跟着她,到也没推辞,笑着带着人出了院门。

  “昨日我采了几位好药,今日开始研究看看是否能祛除你的病根。”崔荆对谢墨含道。

  谢墨含点点头,“有劳外公了!”

  “云继小子的后山林有一处药圃,昨日我转了一下看制药之物一应俱全。咱们就去哪里吧!你的病根只喝药不管用,怕是要我动用些特殊法子。”崔荆话落,又对谢云继道,“铮小子受了伤,内功剩了两三分,无法用他,而华丫头是女儿家,不太方便。云继小子,你跟着我去帮忙吧!”

  谢云继点点头,“外公有吩咐,云继自然当仁不让。”

  崔荆站起身,招呼二人,三人一起出了房门,去了后山林的药圃。

  屋中不多时只剩下秦铮和谢芳华了。

  二人大眼瞪小眼。

  “你想去哪里?”过了半响,秦铮才慢悠悠地问。

  “哪里也不去!”谢芳华可不想再跟着他出去了。昨日那些罪她受够了。

  “那我们便在院中晒太阳吧!正巧我也没歇过来,哪里也不想动。”秦铮话落,不等谢芳华同意,便吩咐听言、林七将屋中的躺椅搬到院中。

  那二人听秦铮有吩咐,自然极其利索地办了,不消片刻,院中的房檐下放了两张并排的躺椅。

  秦铮拉谢芳华起身,谢芳华坐着不动弹,他用力拽着,到底是将她拖了起来。到了院中,他将她拽着往躺椅上躺。谢芳华蹙眉,他也不言语,挣扎不过,被他拽着躺了下来。

  阳光明媚,打在身上暖意融融。

  秦铮将她拽着躺下之后便闭目养神不理她。

  谢芳华对于他不闹腾正求之不得。心中琢磨着如何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联系轻歌溜出京城。一定要在秦钰没踏进京城地界的时候将七星救出来。

  过了许久,秦铮忽然偏头对她问,“在想什么?”

  谢芳华应激性地立即回道,“没想什么!”

  “你不觉得你回答得太快了吗?事有反常必为妖!”秦铮哼了一声。

  谢芳华嗤笑,“那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我若是猜对了,你让我亲一口。”秦铮提出条件。

  谢芳华脸一红,羞愤地挖了秦铮一眼,“滚!”

  秦铮身子偏过去,懒洋洋地道,“既然没奖励,那我为什么要猜?”

  谢芳华一噎,懒得理他。

  过了片刻,秦铮抓住她的手,在手中用力地揉着,似乎要将什么东西揉掉一般。

  谢芳华被他揉得手疼,忍不住往回撤手,他却攥着不松开,她嗔恼道,“你干什么?再揉下去,我的手废了。”

  “废了更好,省得你用这双手去学那些不堪入眼的小玩意儿。”秦铮语气有些奇怪。

  谢芳华听音品意,想着感情他是知道李沐清教她学编草蚂蚱了。不过想想也是,他虽然没出这院门,但是不代表没有耳目。毕竟当时她和李沐清没刻意避着。向来是他的隐卫已经禀告给他了。她一时气不过,“什么东西在爷您的眼里是大玩意儿?”

  秦铮“嗯?”了一声,猛地转过头来,危险地眯起眼睛。

  谢芳华知道他要恼,本来心里怕是有些拈酸吃醋,如今要恼羞成怒了。不过她也不想今日又没清静日子。遂顺着他的话道,“我从小到大没见过,看着新鲜。一时手痒。既然是一个小破玩意儿,你也不至于生恼。我以后再不编就是了。”

  秦铮见她识时务,且软了话,哼了一声,算是作罢放过了她。

  谢芳华抬眼看着上空的太阳,火红的光洒下,就如这身边这个人,靠近了灼人得厉害。不过他显然也是在尽量地板着脾性包容她,也算是没那么不可救药。

  二人就这样躺着,不小心躺到了响午。

  英亲王妃由翠荷等人陪着回到院中,便见那二人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看起来惬意悠闲自在,她忍不住笑了,对身边的婢女们道,“你们快看看,他们两个大约昨日累狠了,今日倒是会享受。”

  翠荷等人连连应是,眉眼含笑。

  谢芳华也躺得腻了,知道人回来,便睁开眼睛,坐起身,见英亲王妃笑得意味欢喜,不太好意思地红了一下脸,见翠荷等人提着的篮子都装满了花瓣,说道,“采了好多,这得做多少杏花糕和梨花糕啊?”

  “做不了那么多。我想着不如趁这些日子闲着,就酿些酒来储着。”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露出讶异,“您会酿酒?”

  “我只会酿果子酒,这还是跟太后学来的。自从当今皇上大婚后,中宫的中馈一应琐事都交给了皇后,太后那时候便闲了下来,她本来喜好喝果子酒,为了打发闲暇时间,干脆自己学了酿酒。后来我隔三差五去宫中陪她,再加之这个臭小子也喜欢喝。于是,我也学会了。”英亲王妃笑着道。

  谢芳华回头看了秦铮一眼,原来他爱喝果子酒吗?

  “这也算是太后传下来的,回头我传给你。”英亲王妃拉住谢芳华的手,“走,我教给你方法,到时候啊,臭小子想喝的话,每年他要喝的酒就交给你酿了。”

  谢芳华本来不想学酿果子酒,但偏偏英亲王妃强拉着她去学,她也只能去了。

  秦铮说谢芳华去哪里他去哪里,于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上,他娘教,谢芳华学,他吩咐人搬了椅子在一旁看着。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一日就在英亲王妃采花,秦铮晒太阳,谢芳华学酿酒中度过。

  第二日,上元节。

  一大早喜顺便来到了山林外,恭敬地对里面喊,“王妃,老奴奉王爷之命来请您和二公子回府。”

  英亲王妃吩咐翠荷,“出去将喜顺领进来,问问出了什么事儿,王爷为何要我们回府?这才出府待了几日?”

  翠荷点点头,连忙走了出去。

  不多时,她领着喜顺大管家进了别苑。

  来到门口,喜顺恭敬地对里面道,“王府,您忘了?今日是上元节啊!王爷是想您和二公子回府过。”

  “原来是这事儿!我没忘!”英亲王妃摆摆手,“不过是个上元节而已,以前太后活着的时候,进宫去赏宫灯,陪她老人家过节。太后去了之后,上元节不同于宫宴,宫里和王府也就各过各的了。回王府去,也无非是在王府内赏灯而已。多少年来每一年都是那样过。也没什么意思。我就不回去了。”

  “王妃,您不回去的话,王爷可怎么办?”喜顺闻言有些急。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什么王爷怎么办?府中又不止我一个女人?刘侧妃不是在吗?另外还有其她人。刘侧妃如今主持中馈,好能亏待了王爷不成?”

  “不是啊。”喜顺叹了口气,“奴才来的时候,王爷再三嘱咐奴婢,一定要奴才接了您回去。王爷是想和您一起过。”

  英亲王妃撇撇嘴,“我们老夫老妻的了,一个上元节而已,多少年都是那般没意思的过来了。今年又有什么新鲜的?你回去吧!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再小住几日悠闲悠闲再回去。”

  喜顺没想到王妃出来就不回去了,站着不动,劝道,“王妃,王爷说奴才若是请不回您……”

  “你请不回去我他又能将你如何?喜顺,你跟在你家王爷跟前多少年了?你犯过最大错处的时候,王爷也没将你如何。回去吧!别再我这碍眼,让我敢你。”英亲王妃摆摆手,不想再听他磨叽,对翠荷吩咐,“将他送出去。”

  翠荷连忙对喜顺道,“大管家,您还是回去吧!王妃不想回去,你总不能生拉硬拽吧!”

  喜顺无奈,还做着最后的挣扎,隔着帘幕看向倚在榻上懒洋洋的秦铮,“那二公子……”

  秦铮连看他一眼似乎也懒得搭理。

  “王妃都不回去,二公子能走吗?”翠荷低声道,“二公子今日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您还是快走吧!别惹他发怒。”

  喜顺一惊,既然王妃和二公子都强硬地不回去,那他一个奴才也没办法请得动不是?于是不再停留,向外走去。

  翠荷将他送出了山林外。

  到了山林外后,喜顺悄声向翠荷打探,“王妃为何不回去?这山林的院子当真住得这般舒服?王妃这几日都做了什么?”

  翠荷知道他虽然请不回去王妃和二公子,但向王爷禀告的时候也得交代一番二人这几日的生活。于是低声道,“王妃在王府中憋闷了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这山野林间虽然没有王府华贵,但空气清晰,没有喧嚣,王妃每日逛逛林子,赏赏杏花和梨花,心情极好呢。尤其是昨日摘了杏花和梨花,配合了果子,酿成了果子酒。埋了好几坛在树下。别提多高兴了。照我说啊。王妃才出来这两日脸上的笑容比以往一年的笑容都多呢。”

  喜顺不大理解这种快乐,唏嘘一声,“那王妃不想着她院中那些花草了?”

  “春兰姨不是在府中吗?她在王妃身边多年,照料花草岂是难事儿?”翠荷道。

  “那二公子呢?二公子都做了什么?”喜顺悄声问,“二公子今日为何又不开心了?”

  “你知道,二公子脾性阴晴不定。一日带着芳华小姐去碧天崖泡了温泉水,半日搬了椅子拉着芳华小姐躺在房檐下晒太阳,又半日观看王妃教给芳华小姐酿果子酒。本来前两日都是很高兴的。今日一早上起来芳华小姐不见了,他在跟芳华小姐生气呢。”

  “芳华小姐去哪里了?回忠勇侯府了?”喜顺立即问。

  “没有,芳华小姐只不过起得早,陪着崔老去山林遛弯了。他恼怒芳华小姐不喊醒他跟着一起去。正气着呢。”翠荷捂着嘴笑道。

  “我当是什么事儿!原来这么小的事儿。”喜顺顿时觉得铮二公子跟个孩子似的。

  “在二公子的心里,芳华小姐身上任意一件事儿都不是小事儿。他就受不住睁开眼睛看不到芳华小姐。”翠荷道。

  喜顺忽然道,“那府中的听音怎么办?听音姑娘可一直乖乖巧巧地在落梅居等着二公子回去呢!二公子难道将听音姑娘给忘了?”

  “忘没忘我就不知道,我不侍候在二公子身边,自然是不晓得他提没提。不过二公子对芳华小姐可是捧在手心里看重的。听音姑娘哪怕再得二公子的心,毕竟也是婢女。”翠荷道。

  “当初听音姑娘初到英亲王府时,也是被二公子捧在手心里的。不过咱们二公子的心思也确实难猜。”喜顺叹了口气,“从王妃走后,咱们王府死气沉沉。各处都是静静的,渗人得慌。落梅居更是没片点儿动静。听音姑娘也是个稳得住的主。这若是一般受主子宠惯了,突然又被主子冷落的女子断然是受不住,肯定会闹腾的。”

  “咱们王府为何这么静?刘侧妃什么也没做?”翠荷不解。

  喜顺摇摇头,“没做,王妃走的那一日,刘侧妃面上还露出几分欢喜,召集府中的所有人训话了一番,有好好整顿掌家的架势。但不过一日。也就是法佛寺失火后,刘侧妃便再不理事了。整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南苑的依梦姑娘也没什么动静。连风丝到咱们王府,现在都吹不起一片叶子来。静得很。”

  “这可真是奇了!”翠荷唏嘘了一声。

  “可不是奇了嘛!王妃不在,二公子不在,大公子又外出办差了。刘侧妃、听音姑娘、依梦姑娘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府中的下人们也懒洋洋的,这些日子朝中的事情多,王爷也是成日不在府中。春兰在屋子里养伤。整个王府内走动还能喘气的活物算起来就我一个了。”喜顺愁苦着脸地道,“王爷这些日子都宿在正院,王妃不在也没去书房自己住,更没去后院。难得今日一早上朝前让我来请王妃和二公子回府。我欢欢喜喜地来,如今只能垂头丧脸的回去了。这个上元节府中怕是还不及往年,过得更没滋味了。”

  翠荷见喜顺垮着脸的模样,不知怎地就觉得好笑,这么多年在王府内威风凛凛走路生风的大总管,从来没想到他还有今日这副样子。她咳嗽了一声,“您也别苦着脸,我稍后回去劝劝王妃,让她早日回去。”

  “我一直就知道,若是王妃不在府中,咱们府内没有女主人,反而偌大的王府一点儿也不像个家啊。”喜顺拍拍翠荷肩膀,又拜托了翠荷几句,意思是一定要早日让王妃回府之类的。

  翠荷连连点头应是,心里却觉得解恨,这么多年在王妃跟前侍候,王妃的苦她是看得清楚的。就该让王府在王妃不在府中的时候变得不像个家才好。王爷才会更重视王妃。

  喜顺不再逗留,骑着马离开了。

  翠荷回到了别苑内,将从喜顺口中套来的关于王府内如今的消息一字不落地禀告给了英亲王妃。

  “刘侧妃知道没了儿子自己什么也不是,还不算是太愚。可惜秦浩比她这个当娘的胆子大有野心。”英亲王妃听罢后说了一句,看一旁的秦铮眼皮都没抬,嗔了他一眼,“臭小子,你闹什么脾气?今日是上元节,你不准备和华丫头一起出去看花灯?”

  ------题外话------

  今日上墙:扎心乎扰,秀才:我辣么可爱,阿情你竟然不让俺上墙露露脸,太可恶了,呜呜呜,我那脆弱的小心脏啊,受不鸟!

  百变小欣10,秀才:钰要回来了,各路英雄相继登场了,精彩序幕开来,为了京门我这个懒人也是拼了,看了情的多文,第一次这么勤快的发语。

  若恋,解元:一张月票一张评价票献上,阿情收下我的票膝盖!~\(≧▽≦)/~

  xiao颖,秀才:先投三张月票给秦四,还有两张留着等他出现了再说~啊哈哈哈

  作者有话:乖,不哭啊,安慰一下你脆弱的小心脏~;藏了好几个月的美人蕉,应该是不负所望的~;票有膝盖么,啊哈,谢谢亲爱的;小钰简直是……你说你们都咋爱上他的,我觉得吧,绝对是托了秦铮的福。520将他拽出来,时间紧迫,我的压力大啊……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二章吃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