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同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月朗星稀,荒废无人的小院甚是安静。。しw0。

  谢芳华的声音不低不高,但却如穿透云层的利剑一般,直直地穿透到了秦钰的耳膜里。

  他既然易容成七星的容貌以自身引七星幕后的人出来,那么明知是他的筹谋,她也势必要出来。毕竟她不能没有原则地随意废弃天机阁的任何一个精心培养出来的人。若是弃了七星,寒了人心,那么她这个主子也不必做了。哪怕是暴露了她某些方面的势力,也要两害取其轻。

  言宸不在,弦歌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她出马。

  反正忠勇侯府和皇室目前的相安无事也不过是只隔了一层膜而已。

  如今秦钰回京了,如何捅破这层膜,也由不得谁。

  至于她在秦钰面前暴露了身份,倒也没什么关系。

  秦钰看着谢芳华凌厉的目光,忽然悠悠缓缓地笑了,轻风拂过,他的笑容拢上了一层雾色轻纱,夜晚淡淡的凉气在他耳畔侵袭,使得他容颜在月光下更加璞玉天成,他不惧她的凌厉寒意,自若地笑道,“果然我猜测得不错,忠勇侯府的小姐不是寻常闺阁的小姐。”

  谢芳华忽然抽出腰间的一柄匕首,匕首出销,寒气逼人,她随意地抖了一下手腕,对秦钰道,“我刚刚说的话四皇子好像没听到?”

  “听到了!”秦钰看着她手中的匕首点头。

  “那么七星在哪里?”谢芳华看着他。

  “七星自然是被我藏在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秦钰微笑,“若是你杀了我的话,那么他自然也就只能死了。”

  “以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换堂堂皇后嫡子的四皇子,也算是赚了。”谢芳华匕首逼近了一步,距离秦钰的心口窝只一寸的距离。

  “我刚刚说的话你好像不当回事儿,那我只能再重复一遍了。”秦钰看着谢芳华,笑意加深,“若是花之首与花灯神定了血盟,那么,可不是你情我愿或者你不情我不愿能简单解决的事情。定了血盟的花之首,有人抢了,那么终此一生,就是他的人了。若是破盟,那么两个人都得死。”顿了顿,他补充道,“若是你杀了我,那么你也只能跟着我一起死了。”

  谢芳华扬眉,“四皇子莫不是眼睛不好使,脑子也不大灵光?你面前站着的人可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血盟之说糊弄不了我。”

  秦钰叹了口气,忽然闭上了眼睛,“那么你可以试试!你现在就杀了我,看看会不会你已经与我心连心,我死,你也会死。验证一下也就知道了。”

  谢芳华眯起眼睛,眼底涌上深深的暗沉,她稳稳地抓着匕首道,“你当我真不敢杀你?”

  秦钰闭着眼睛,笑意却在嘴角处流连,似有似无,“连无名山都敢毁的人,更何况区区在下一条性命?我知道你敢!”

  谢芳华心神一凛,看着秦钰,他竟然知道无名山是她毁的?这件事情知道的人除了言宸只有她。就连对于天机阁的人来说也是秘密。她一瞬间真正地升起了杀意,声音却是平静至极,“四皇子可真是看得起小女子,给我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照你这样说,我不杀你都过意不去了。”

  “到底是不是我给你扣的帽子,你最清楚不过。”秦钰话音一转,失笑道,“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若没你毁了无名山,我也许会折损在无名山回不来了。算起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谢芳华沉静地盯着他,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一如总是摸不透秦铮的想法,果然是深不可测之人。她忽然将手中的匕首贴到了他胸前的衣襟上,因匕首太过锋利,他轻薄的衣衫瞬间被划了一道口子,因他被背靠着手捆绑着,衣衫被勒得有些紧,匕首划开衣衫后,胸前顿时露了一片肤色。她一怔,匕首却是稳稳拿着,没撤回。

  秦钰忽然睁开了眼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眸光闪过一抹异色,转眼即逝,须臾,他抬眼,看着谢芳华,笑道,“既然你抢了我,我人就是你的了,我的身子从没被女子看过,从小到大,贴身侍候的人不是宫女,而是小太监。”

  谢芳华脸色一寒,“若你死了,是我的人到也没关系。死到临头,大言不惭的人我还没见过。四皇子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人生百年,白驹过隙。早死晚死,都是要死。若是能死在你刀下,且又有你陪着我一起死的话。那还真是极好的。”秦钰目光蒙上了一层盈盈的笑意,“若你当真不相信我的话,尽管将刀刃往里面推。有你陪着,黄泉路上,总归是不寂寞。”

  “四皇子看来真是将生死置之度外!”谢芳华嘲弄地看着他,“费尽心机前往漠北夺武卫将军的兵权,又费尽心机于边境立功夺军威,如今又费尽心机翻山越岭悄无声息地赶回京城,以四皇子之能,若是不贪幕皇权的至尊宝座我到不信了。可是如今这样不惧死是为何来?要知道,黄泉路上没老少,更没有皇子王孙,一碗孟婆汤下肚,奈何桥上再投胎转世,可不见得再是皇子,更不见得有皇权高位可做!四皇子可要想好了,当真是要我痛快地杀了你?”

  秦钰轻笑,睫毛随着夜风细微地颤了颤,“不是我想要你痛快地杀了我,而是你想不想杀我。受制于人生死攸关之时,性命不过是鱼板上的肉,哪里还能想到皇权高位身份贵裔?”

  “你倒是看得开!”谢芳华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七星在哪里?你如实说来。”

  “我若是如实说的话,你可是会放了我?”秦钰低声问。

  “那就要看他是否一根毫毛也没少了。”谢芳华冷清地道。

  秦钰叹了口气,“当初他到我面前,我哪里知道他是你的人?挟制住之后,自然是严刑拷打,身上别说一根毫毛,就是一片好的肌肤也没有了。若是早知道是你的人,我也许会好吃好喝地供着他。”顿了顿,“既然你不放我,那么我不说也罢。你还是杀了我吧!”

  “你倒是诚实!”谢芳华冷笑一声,匕首瞬间向前推了一寸。

  因匕首太过锋利,秦钰胸前瞬间被刺破。

  秦钰身子缩了一下,闭着眼睛,睫毛颤了颤,但到底没睁开眼睛,也没说话。

  须臾,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将雪亮的匕首染红。

  “若是再向里面推三寸的话,四皇子,就该到你的心脏了。”谢芳华冷静地看着秦钰,不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我的手里可是染过不少人的鲜血,在这把匕首下,死的人白骨能堆积成山。即便你是当朝四皇子,我也未必真不敢推进这三寸的距离,你也知道,无名山我都给毁了,真不怕再毁一个你。”

  “我知道你敢,尽管往里面推!”秦钰本来红润的脸色溢出些许青白,声音也低哑了些,但嘴角还是笑着,“既然到现在你都不相信我说我死你死的话,那么我先走一步,黄泉路上等着你了。”

  谢芳华到从来没见过在她匕首捅到他心窝还能谈笑自若不色变惊惧的人,即便是在无名山由白骨铺成的隐卫之路上,那些人死前,一双眸子也是不甘和惊惧的。她看着秦钰,这样的一个人才是可怕,若是有朝一日他登上九五之尊,那么也许比当今皇上更有雷霆手腕,那么忠勇侯府也许真能在他的手下毫不犹豫地被除去。她本来还留了些任念之心,瞬间荡然无存。她心下一狠,杀机毕现,匕首再不犹豫地向里面一送。

  秦钰忽然睁开了眼睛。

  千钧一发至极,忽然从秦钰身后打过来一道寒光,那寒光来到近前分成两道,一道是打向谢芳华攥着匕首的手腕上,一道是打向她眉心。

  谢芳华虽然起了杀意想杀秦钰,但到底不会真想搭上她自己的性命,她只能撤回手,猛地偏身,躲开了这一击暗杀。

  嗤嗤两声刺破墙院的风响,那两道寒光闪闪的暗器打在了谢芳华身后和身侧的墙壁上。

  谢芳华还没站稳身子,秦钰身后突然现身一名黑衣人,一股大力劈断了帮着秦钰的那颗大树。大树顷刻间碎成了万段,他瞬间将秦钰从绑着的大树上解救了下来。

  碎木屑纷飞中,谢芳华眼前一花,天之锦对着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打去,准确无误地打向他命门。

  那人丝毫不惧她打来的天之锦,不但不躲,反而迎头拿出一个金锁鞭,迎上谢芳华的天之锦。

  “砰”地一声脆响,天之锦和金锁鞭中间冒出数个金星,两人的手同时颤了颤,身子齐齐地后退了一步。

  就在各退一步的空隙,忽然秦钰的心口一道金红色的线顺着那人手里拿着的铁索鞭爬到了天之锦上,又顺着天之锦到了谢芳华的手腕处,瞬间刺破了谢芳华的手腕,谢芳华只觉“咝”地一痛,心神一凛,只见那丝金线竟然进入她手腕的血脉,她面色一变。

  就在这时,谢芳华身后突然出来一个人,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谢芳华刚要打开那人,感觉到他熟悉的气息,正是秦铮,她挥出的手撤回,催动功力想要排斥打出那道金线。但那金线太凌厉,且刺穿她肌肤后,顺着血脉向里游进,根本排斥不出去,她心底突然冒起了一丝寒气。

  秦铮在她身边站稳,看了一眼她的手腕,忽然用指甲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将自己的手腕刺破处贴在了谢芳华的手腕处,猛地催动功力。

  谢芳华突然感觉一阵剧痛,手腕如断了一般地撕扯,她睁大眼睛,便见那条已经没入她血脉的金红线忽然停止了游动如被一股大力吸引一般向外退,她抿了抿唇,须臾之间,那条金红线从她手腕处吸了出来,转眼间沿着秦铮割破的口子,进了他的手腕。

  谢芳华直觉这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面色一瞬间惨白,喊了一声,“秦铮!”想要催动功力从他手腕夺过来,可是秦铮却打开了她的手。

  谢芳华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红线消失在他的手腕处,再无痕迹,他捂着心口,身子晃了晃。她立即伸手扶住了他。

  这一刻,万籁俱寂,似乎连风都停止了。

  “你刚刚做什么?谁让你自作主张了?”谢芳华声音有些许轻颤,不仔细听不出来。

  秦铮闭了闭眼睛,过了片刻,睁开眼睛,偏头看向谢芳华,见她紧紧抿着唇,一双眸子恼怒地盯着他,今日月光明亮,但夜晚雾气浓郁,荒废的院落如蒙了一层雾色的纱,虽然如此,但他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她眼底那一抹惊悸、心骇还有恐慌,被埋得极深。他心口传来的剧痛忽然就不疼了,捂住心口的手慢慢地放开,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低声道,“我若不如此,难道真让你与他中了同心咒,同生同死吗?”

  谢芳华心底突然涌上一抹寒凉,森寒之气转瞬便笼罩了她周身,原来刚刚从秦钰心口出来的是同心咒毒。秦钰可真是够下血本,竟然以身试毒。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秦铮道。

  谢芳华心中的怒气慢慢地消了,拿开秦铮的手,看向秦钰。

  只见黑衣人扶着秦钰,就站在距离二人三丈远的地方。四人中间横了一棵被劈得断肢残骸的大树。秦钰脸上惊异莫名,似乎也没料到秦铮竟然突然出现截断了谢芳华的咒毒,吸进了他的身体里。

  谢芳华忽然冷笑一声,“四皇子好手段,逼我杀你,原来是想对我下这同心咒!”话落,她对手身后一摆手,对他沉沉冷冷地道,“若是我现在挖了你的心,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将留在你身体里的另一半咒毒拿出来祭这上元节的月亮!”

  弦歌带着人跟着秦铮来的,被刚才那一幕给惊得够呛,见谢芳华摆手,他回过神来,带着人涌上前要围住秦钰和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打了个响指,身后也有十多名黑衣人忽然现身,守在了秦钰和黑衣人身后。

  两方势均力敌。

  秦钰惊异片刻,忽然敛了神色,不理会心口冒着的血,对谢芳华一笑,白玉面颜微光潋滟“同心咒,顾名思义,同生同死。虽然向来适用于男女夫妻,还未曾有两个男子同中此咒的先例,但想来也不会偏颇太大。忠勇侯府小姐冷血无情,夺了我又杀之弃之,不知道你狠不狠得下心再杀我一次,也许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也就跟着我一起死了。”

  谢芳华冷冷地抿起嘴角。

  “秦铮,好久不见!”秦钰转过头,对秦铮也是一笑,“你我从小相识,兄弟血脉,黄泉路上一起走,也不错。”

  秦铮冷哼一声,“你做梦!”

  秦钰“唔”了一声,“既然你不想我做梦,那么今日是不是就此罢手?”话落,他看向谢芳华,幽幽深邃地一笑,“来日方长!”

  “七星在哪里?”谢芳华想着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她今日没杀了秦钰,只让他受了点儿伤。而秦铮却中了咒毒,这样放他离开,未免太便宜他了。

  “怪不得我严刑拷打,各种方法用尽,那个人死咬着丝毫不吐口任何消息呢!有你这样不惜为属下力保不弃的主子,到也当得有人甘愿被你一个小女子驱使。”秦钰收起笑意,淡淡道,“若是我安全踏进京城的城墙内,那么七星当会送到你面前。反正我已经知晓他的主子是你,再留一个无用之人也没什么用处。”

  “我如何能信你?”谢芳华冷声道。

  “钰虽然没别的优点,但是一言九鼎。秦铮知晓,我从来不做无信之人。”秦钰道。

  秦铮闭口不言。

  谢芳华偏头看了一眼秦铮,见他脸色越来越白,似乎强忍着什么,忽然想起他只有三成功力,怕是抵不住刚刚进入他身体的咒毒。七星虽然是要夺回来,但是秦铮为她如此,她也不能让他再如此咬牙挺着难受。想到此,她冷峭地道,“我是女子,依然会秉持言而有信一言九鼎。四皇子堂堂男儿,既然如此说,想必也不会真做无信之人。姑且信你。你走吧!”

  话落,她一摆手,轻歌带着人退到了她的身边。

  “自然!”秦钰一笑,对黑衣人摆了摆手。

  黑衣人再不耽搁,带着秦钰立即离开了这座荒废无人的院落。跟随而来的护卫也尾随着离去。只秦钰落脚的地方,一片血迹。

  谢芳华那匕首当时虽然刺的不深,但也不浅。秦钰心口的伤也需要立即医治。

  秦钰离开后,秦铮身子忽然一软,向地上倒去。

  谢芳华一惊,伸手托住他,对轻歌吩咐,“立即回胭脂楼!”话落,又摇头,“不,回来福楼!”

  轻歌点点头,上前一步,从谢芳华手里接过秦铮,凝重地道,“主子您刚才接了那黑衣人的一击也受伤了。属下来吧!”

  谢芳华抿唇退后了一步。

  轻歌带着秦铮,一行人不出片刻也离开了这座荒无人住的院落。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520深情的表白,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等礼物,我收到了满满的爱,暖床啊暖不过来,只能用我的手猛戮键盘,继续戮出激情!关于秦铮的,秦钰的,芳华的……爱你们,飞吻,深吻,深深的吻……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六章同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