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交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回到来福楼,秦铮已经昏迷不醒。

  轻歌将秦铮放在了床榻上,回身看着谢芳华,单膝跪地请罪道,“主子,是轻歌无能,累了您和二公子。请主子责罚!”

  谢芳华看了轻歌一眼,摆摆手,“罚什么罚?你起来吧!我知道你不是秦钰的对手,才亲自来了。秦钰其人能让秦铮如此防着,能让哥哥说他高深不好惹,今日一见,果然不是个简单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以身试毒,想要用同心咒控制我。”

  轻歌慢慢地站起身,知道主子说不责罚他也就是不责罚,暗暗想着若是言宸哥哥在,主子也不必险些受了四皇子的算计,不过幸好有铮二公子在,但是如今铮二公子中了咒毒昏迷不醒,他看着谢芳华,见她脸色极其难看,退在一旁,不再言语。

  谢芳华靠近床榻,伸手给秦铮把脉。

  她对医毒都有研究,普天之下,可以说,没有她不识得的医术毒药毒物,但是对于咒,她却是从来不曾了解过。手下秦铮的脉象除了功力连一成都不到外,就是过于体虚,承受不住心口巨大的冲力而昏迷,再探不出其他。她撤回手,眉目阴暗地看着秦铮。

  他手腕上那一处被他自己划破的口子鲜血已经凝固,但血迹依然触目惊心。

  曾经,她杀了多少人,踩着多少白骨,看惯多少鲜血,几乎是踩着血河从无名山爬出来的。自认为对鲜血已经麻木,可是如今看着秦铮手腕这处可以称之为极小的伤口和血迹,偏偏心都要被拧起来,疼痛一波一波地揪扯着她。

  不得不说,幸好秦铮及时赶到,否则,若是她自己中了同心咒的话,她恨不得杀了自己。

  “主子……同心咒无解吗?”轻歌在一旁看着谢芳华,见她脸色越来越难看,轻声问。

  谢芳华摇摇头,“不知道!”

  “四皇子怎么会有同心咒的咒引?”轻歌不解地道。

  谢芳华心神一醒,是啊,秦钰怎么有同心咒的咒引?据她所知,关于咒术,只有魅族人才会。她忽然想起法佛寺那一场大火,后来失踪的无忘大师尸首,以及普云大师说无忘大师有个双胞兄弟之说。她眯了眯眼睛,难道法佛寺那一场大火是秦钰背后为之?那时候他人还在塌回京城的路上,便伸手到了京城导了这样一出戏吗?难道魅族有人在秦钰的身边以供秦钰驱使?

  “难道魅族有人在四皇子身边?魅族不是被魅族了吗?”轻歌见谢芳华不语,低声道。

  谢芳华抿唇,沉声道,“魅族即便被灭族,也不一定没有人存活。”

  “主子,您看是否可以这样。”轻歌想了一下,建议道,“属下传信天机阁上下,查找关于魅族存活的人和痕迹。有懂魅族之术的人在身边的话,也许就能了解铮二公子这同心咒如何破解。”

  “也好!”谢芳华点点头。

  “主子您也别难受,铮二公子代替您中了咒毒,总比您中了咒毒好。反正那四皇子身上也有咒毒。铮二公子不会有事儿的。”轻歌见谢芳华脸上阴云不散,宽慰她。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轻轻吐了一口气,对他摆摆手。

  轻歌悄悄退了下去。

  谢芳华看着秦铮苍白无血色的脸,心情无论如何还是不能好转。她站起身,走到桌前,提笔开了一张药方,对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喊声落,那小童立即来到了门口,推开门看了一眼,小心地对里面道,“您有吩咐?”

  “按照这张药方,去抓三日的药来。”谢芳华将药方递给小童。

  那小童连忙接了,拿着药方匆匆跑了下去。

  谢芳华站在窗前,隔着窗子看着外面,外面月光明亮,比月光更明亮的则是街上的花灯。来福楼临街,这个房间更是风景极好。能将沿街的一切看得清楚。小贩们吆喝叫卖,公子小姐们猜灯谜赏花灯。百姓们穿梭往来,寻常人却比尊贵身份的人更能轻易地得到幸福和快乐。

  不知道在她带着秦钰离开,秦铮和轻歌追随她回来。花灯神台上打在一处的王倾媚和玉启言如何了?

  她刚想到此,门外忽然一阵风地进来一个人,那个人进来,便将门紧紧地从里面拴上了。

  谢芳华回转身,只见正是王倾媚,她衣衫因打斗被刺破了好几处,青丝凌乱,面上挂着薄薄香汗,拴好门后,她才靠着门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副样子,显然是逃跑回来的。

  “小姑姑!”谢芳华礼貌地喊了一声。

  “咦?你竟然在这里?”王倾媚听谢芳华开口,此时才抬头看来,顿时睁大眼睛,立即问,“臭小子呢?”

  谢芳华指了指床榻。

  王倾媚立即看向床榻,见秦铮直挺挺地躺在床榻上昏睡着,顿时一惊,紧张地问,“他怎么了?”

  “秦钰用同心咒算计我,他截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谢芳华实话实说。

  “同心咒?”王倾媚顿时眼睛睁得更大。

  谢芳华见她甚是惊奇,点点头。

  王倾媚连忙直起身,几步走到了床榻前,伸手给秦铮把脉。

  过了一会儿,她奇怪地道,“她身体除了武功所剩不到一成,极度虚弱导致昏迷外,没有任何异常啊!”

  “我是亲眼看着他中的同心咒。”谢芳华道,“不会错!”

  “这可就新奇了!”王倾媚皱眉,“原来这天下还真是有咒这种东西存在,竟然探脉都探不出它的根系。”话落,她对谢芳华道,“你刚刚说秦钰?是那个火烧宫闱被皇上贬黜去了漠北,又立了军功,被皇上从漠北召回来的皇后嫡子四皇子秦钰?”

  “就是他!”谢芳华点头,普天之下,也只一个秦钰而已。

  王倾媚唏嘘,“他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谢芳华不答话,她也觉得秦钰回来的太快了。当然,若不是这么快,如此出其不意的话,也不至于让他避过了路上重重的截杀,踏上了这平阳城的地界。

  “来,你与我说说经过,如何遇到的秦钰。”王倾媚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那个花之首呢?”

  “他就是秦钰!”谢芳华话落,见王倾媚顿时露出一副受打击的模样,然后将经过简单地与她说了一遍。

  “好个秦钰!”王倾媚听罢后,到没有向着秦铮同仇敌忾地气恼大骂,而是赞扬地道,“怪不得他和这臭小子闹了多年,彼此不相上下呢。”话落,她看着谢芳华,忽然乐了,“一直听说这俩人会有一个情劫,看来真是你了。”

  谢芳华没有笑的心情,抿唇不说话。

  王倾媚还要说什么,门外忽然来了一个人,伸手推门,用很大的力,“媚儿,开门!”

  王倾媚住了口,看着紧闭的门,不说话。

  谢芳华想着能如此追来,且跟王倾媚如此说话的人,大约就是那玉启言了。

  “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否则我就劈开这门了啊!”玉启言大声道。

  王倾媚哼了一声,“有本事你就劈开啊!就怕你不敢!你要知道,如今这臭小子可是在这屋子里呢!你不怕他收拾你,你就尽管给我劈。”

  玉启言敲门的手顿住,似乎挣扎了片刻,才软了口气,“小侄子来了我自然是知道的。你说你跟我闹什么脾气?你坏了我十年夺花的好事儿我都没怪你一句。我今日坏了你一场,你至于这么不依不饶吗?”

  王倾媚冷冷地哼了一声,“老娘我看不上你了。别说你坏了一场,就是坏了半场,也是不行。你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玉启言一噎,好半响无语,在门口待了片刻,才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舍得赶我走吗?咱们俩互相看了这么多年,早已经对眼了。你再看别人也不会如我顺眼。别生气了。大不了我今晚上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地侍候你。”

  王倾媚脸一红,“玉启言,你的脸皮不要这么厚!我用不着你温柔地侍候!滚!”

  “媳妇儿!”玉启言温柔至极地喊了一声。

  王倾媚身子一颤,顿时伸手拍了拍两只胳膊,一脸受不了地盯着紧闭的门,“我说话你没听到吗?让你滚还不快滚!”

  “媳妇儿!”玉启言又更温柔地喊了一声。

  王倾媚哆嗦了一下,再度拍了拍胳膊。

  “媳妇儿!你舍得我吗?”玉启言再接再厉。

  王倾媚伸手撸开袖子,使劲地搓了搓,大怒道,“不准喊了!”

  谢芳华见王倾媚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看着她恼怒的脸,忍不住笑了。这样的夫妻也是极其有意思的。

  “你若是一直生气,不给我开门,我就一直站在这里喊。”玉启言执着地道。

  王倾媚脸色寒了寒,似乎拿他没辙。

  “去给他开门!”秦铮的声音忽然响起。

  谢芳华猛地收了笑意,转回头,便见秦铮已经醒来了。

  “你醒了?”王倾媚也立即转过头,看着秦铮。

  “你这么大声,我不被吵醒才怪。”秦铮对她摆摆手,嫌弃地道,“你别在我眼前碍眼了,赶紧出去。”

  “臭小子!我坐在这里关心你,你竟然要赶我出去?”王倾媚拔高了音,不满地看着他。

  “若不是你,我至于躺在这里?”秦铮哼了一声,“不想让我跟你算账的话,限你立即消失在我面前。”

  “我就不出去!你如今都是病秧子了,躺在床上动不了,还厉害个什么劲?”王倾媚坐着不动。

  秦铮慢慢地伸手入怀,拿出一块玉牌,在王倾媚的面前晃了晃。

  王倾媚见到玉牌,顿时磨牙,“秦铮,我是你小姑姑!”

  秦铮白了她一眼,“你是我娘也不行!我现在不乐意见到你。”

  “你个混小子!算你厉害!”王倾媚站起身,撂下一句恼恨的话,扭着身子去了门口,不甘心地撤掉门栓。

  玉启言站在门外,见她出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对里屋躺在软榻上的秦铮笑得温柔又邪魅,“多谢小侄子了!我这就带她走,不让她烦你了。”

  秦铮摆摆手,似乎懒得看他们。

  玉启言立即拽着王倾媚离开了房门口,走时还不忘给二人关上了门。

  谢芳华见二人离开,屋中静了下来,她回转头,看着秦铮。

  秦铮也正看着她。

  谢芳华的眸光沉静,如一汪深潭,里面最深处的情绪如被埋在深海高山下。秦铮目光青黑,如万年冰下的水,凉凉的,暖暖的,看着谢芳华的时候,滚滚波纹流动。

  二人对看了片刻,谢芳华移开视线,对他道,“你既然是紫云道长的徒弟,紫云道长集天下之大才,冠绝古今。可是交给了你咒?你可会解你身上的咒?”

  秦铮摇摇头,“咒乃魅族秘术,从不外传。就算他会,我即便是他的徒弟,他也不会交给我。”

  谢芳华抿了抿唇,“那你怎么知道当时秦钰心口冲出来的金黄线是咒?”

  秦铮微笑,“他虽然不交给我破解之法,但是到可以交给我识咒之法。”

  “那他既然教了你识咒之法,可说同心咒有破解之法?”谢芳华轻声问。

  “不曾说!”秦铮摇头,“魅族之术,他能透露一二,也是对我这个徒弟极好了。怎么会都说与我知道?若是都说与我的话,以我的聪明,便能悟透了。”

  谢芳华叹了口气,“我和小姑姑刚刚都给你把了脉。从医术的角度上看,你的脉象我们都看不出是中了咒。若不是我亲眼所见,也是不能相信的。”

  秦铮点点头,冷嗤了一声,“秦钰竟然下咒。看来身边是网罗了魅族之人了。他可真是本事。”话落,他忽然得意地道,“可惜他千算万算,这咒却到了我的身上,呕死他算了!”

  谢芳华见他虽然被中了咒,但语气里竟然还得意不已,她无语片刻,忍不住打击他,“同是男子,中了同心咒,后果如何,还未可知。你得意什么?”

  “就算我不得好,他也没得好。”秦铮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轻轻揉着,“谢芳华,你可是看到我的心了。你要捧好了,不准摔碎了知道吗?我若是中了这个咒,能让你看到我的心,也是赚了。”

  谢芳华颦眉,瞪了他一眼,“你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还是白的,我不是早就看过了吗?跳碧天崖没摔死,你还折腾什么?就不能安生一些?非要折腾我?”

  秦铮失笑,猛地用力揉了她的手,将她揉得咝了一声,他才憋着气训道,“我警告你不准去抢人,你偏偏不听。我既然今日带你来了这平阳城,就是已经得到消息秦钰回来了。就在平阳城。我想静观其变,施以后招。可是一切都被你破坏了。若我不及时赶去,同心咒被你中了,那还了得?到时候我才是真的不安生。”

  谢芳华虽然想到秦铮知道秦钰回来了,所以今日才带着她来到平阳城,但是想到秦铮只有三成功力,又能奈秦钰如何?又想到毕竟七星在秦钰的手里,她不想让秦铮接触了解她的天机阁,免得纠缠太深于情非得已时互相伤害,毕竟以后的路太长,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们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了。才决定出手对上秦钰。她揉揉眉心,有些理亏,“你这样一说,倒是我不对了,毕竟最后害得你中了咒。”

  “说白了,还是你不信任我。”秦铮脸色有些黯然。

  谢芳华轻轻吸了一口气,沉默片刻,第一次对秦铮坦言,“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我们身份使然。你是英亲王府嫡子,依靠皇权王室而生。我是忠勇侯府小姐,谢氏与皇室向来鼎立。如今皇室想要打破这种平衡,除去谢氏,一家独大,使皇权达至巅峰。未来的路太长,我们注定波折太多。你即便看不惯皇上,不喜秦钰,但你也是姓秦。一旦皇权和谢氏二取一时,那么你会如何抉择?如今小心一些,谨慎一些,免得摊开得剔透,如白纸一般,再涂抹上颜色,也就污浊了,伤了我,也伤了你。”

  秦铮一怔,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逼迫她,她一直后退,退不过时,便横下心与他怒了想挣脱开他的情网。但是她却从来不曾坦然自己的想法。如今这是与她坦然了?他薄唇抿起,“皇权和谢氏二取一?你的意思是忠勇侯府要这皇权了?”

  谢芳华失笑,面上染上淡淡苍凉,“谢氏承袭几百上千年,每一代都有才可摘王冠的人物。可是多少年下来。皇朝换了几代,谢氏却从来没有去摘那王冠。你当是为何?”顿了顿,她道,“倒不是说谢氏有多忠心,毕竟谢氏旁支根系太多,异心者不是没有。与其说谢氏忠心,不如说忠勇侯府忠心,忠勇侯府是谢氏的顶梁柱没错,制约了皇权的同时,却也制约着谢氏子孙。秦氏皇室和宗室的人只看得到谢氏荣华高于皇室,却看不到谢氏艰难地制约着子孙。更甚至,南秦江山的一半士农工商都是由谢氏持衡,南秦富国强兵到如今的地步,你能说忠勇侯府没功?”

  秦铮静静听着,沉默不语。

  “我不是为谢氏找对抗皇室的理由,只是忠勇侯府不该使得皇室容不下非要除去。”谢芳华声音平静至极,“几百上千年来,谢氏是一日一日在壮大,使得皇室觉得受到了威胁。皇室想要根除谢氏,这也无可厚非。若我不是谢氏子孙,那么,谢氏如何,于我无干。但我偏偏就是谢氏子孙,偏偏还生在忠勇侯府,偏偏是忠勇侯府的女儿,那么,皇室想要倾覆谢氏,在我有生之年,便不可能。”顿了顿,她沉暗地道,“除非我死了。”

  “胡说什么!”秦铮抓着她的手猛地一紧。

  谢芳华回转头,对他一笑,“秦铮,你虽然喜欢我,但你毕竟姓秦,我即便会喜欢上你,但也是姓谢。这两个姓氏便如两道沟壑,横在我们中间。你如何能叫我相信你,将所有都对你倾巢到出毫无保留?”

  秦铮点点头,看着她的笑脸,眉目幽沉,“我懂了!”

  谢芳华看着他,她说得如此明白,秦铮聪明绝顶,又怎么会不懂?不懂他就不是秦铮了。

  秦铮忽然闭上眼睛,僵硬的身子动了动,慢悠悠地道,“我摒除了身份,执意等你八年。师父说,人生百年,不要贪得太多,能抓在手里一样便是不错了。我一直信奉此言。即便到现在你对我说完这一番剖心之话后,我依然信奉着。”顿了顿,他声音轻慢,却认真地道,“就算南秦和忠勇侯府二取一如何?你又怎知届时我不是向着秦氏而是向着忠勇侯府?”

  谢芳华心思一动,冷静地看着他。

  “无论是南秦江山,还是忠勇侯府,更甚至我父王背负了一生视为己任的英亲王府。熙熙攘攘,天下之大。无非是一些盈盈利利而已。”秦铮漫不经心地道,“这些东西,我从来不看在眼里。但你若是看在眼里,放在心上,那么我就与你一起放在心上。”

  谢芳华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湖处有什么东西投落,颤了颤。她撇开头道,“忠勇侯府不是非要贪恋荣华富贵,是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只能艰难地这般支撑着。忠勇侯府多少代人守护的家族,不能就这样倾覆。我爷爷和哥哥以及谢氏全族人的性命,更不能这样丢弃。”

  秦铮阖着眼睛道,“你怎知若是什么都不做,忠勇侯府一定会倾覆?也许……”

  “没有也许!”谢芳华腾地站起身,打断他的话,转回头,直直地看着秦铮的脸,一字一句地道,“秦铮,我告诉你,若是我什么也不做,忠勇侯府一定会倾覆。谢氏会血流成河,白骨堆积成山,南秦再无人姓谢,再无人敢姓谢。”

  秦铮一惊,对上的是谢芳华悲凉的眼睛,那里面的神色让他心悸,他腾地坐起身,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能感觉到她身子在细微轻颤,他柔声道,“你急什么?你说没有也许,就没有也许,你想如何,就如何。我虽然姓秦,但是皇叔怕是恨不得没有我这个秦氏的子孙。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娶你过门。你想护忠勇侯府,我便帮你护住。”

  ------题外话------

  520和521都过去了,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爱你们。今天礼拜五了,马上一个礼拜又要过去了。去年会期间的存稿到目前为止还等于零,好伤感。今天开始,我要闭关了。唔,亲爱的们,给我加油啊。看看我在这期间能多爬出几个格子。若是一个也爬不出来,那么只怪你们身子太凉,我的床一直不热……唔……嗯……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七章交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