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笙歌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轻歌回到房间,询问谢芳华为何放了初迟。乐-文-

  谢芳华将遇见秦钰之事与他简略地说了一遍。

  轻歌撇撇嘴,“主子,这您也信他?四皇子狡诈若狐,心机颇深。他的一面之词不能尽信。就算他有心放了武卫将军一马又如何?那也是这么久以来,武卫将军对他多加照顾,他该报的恩义。”

  谢芳华淡淡道,“关于舅舅之事是其一,其二是初迟不是秦钰的人。只不过似乎是和秦钰有某些牵扯的关系,为秦钰做事情,初迟的手下拿住了秦倾等五人,虽然威胁不了我,但是若真是时间久了,招来了京中的监察御史来平阳城,那便闹大了。我暂且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因此坏了事情。”

  轻歌闻言住了嘴。

  “如今秦铮住去平阳县守府了,倒是方便了我做些事情。”谢芳华对轻歌道,“秦钰既然提前暗地里回京,躲避过了多少人的视线,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平阳城。那么,他想要趁机除去半途拦截对他下手的柳妃和沈妃等人,必定有个假的秦钰在后面躲躲藏藏时隐时现地走着。同时,皇上为了考验崔意芝,令他去迎接秦钰,如今崔意芝已经到了郾城。那么,如今秦钰在这里。崔意芝迎接的人自然是假秦钰。”

  轻歌嗤了一声,“秦家皇室的人都是好算计!”

  谢芳华不置可否,“我花了大力气救了清河崔氏的三公子,为的是拿下清河,必要的时候能够为我所用。清河二老爷太过窝囊,扶不起来,听言自小跟在秦铮身边,被他保护得太好了,不堪大用。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端太小,更不能用。放眼清河崔氏,我能够用的人,只能是崔意芝。况且他聪明有心思,所以,崔意芝自然不能死在路上。”

  轻歌眨眨眼睛,“主子您的血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崔意芝自然不能死。”

  “所以,你带着人走一趟郾城吧!暗中相助崔意芝。”谢芳华敲了敲桌面,“另外我想,假的秦钰应该是和舅舅在一起,你去了,也能够保护舅舅。他既然从漠北回来了,就不能在路上出事儿。外公只他这么一个儿子,父子就要相聚了。”顿了顿,她低声道,“外公养了我娘多年,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舅舅护了我和哥哥多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份恩情,天高海深。除了忠勇侯府和谢氏,我也要护着舅舅和博陵崔氏。”

  轻歌讶异,“主子,您是说您娘不是博陵崔氏的女儿?”

  月娘也呆了一下,同样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将自小她娘是寄养的事情说了,却没说关于魅族之事。

  轻歌唏嘘一声,“那夫人出身何处?”

  谢芳华摇摇头。

  轻歌见谢芳华不欲多说,也知道有些事情不便多问。主子想说,自然就说了。天机阁如今有大半的人是当初无名山动乱时趁机逃脱下山的。他就是其中一个人。能过上如今悠闲的日子,他曾经做梦都没想过。从那日起,自然是发誓一辈子追随她。所以,关于她的事情。她说,他就听。不说,他自然也知道有不说的理由。天机阁的所有人都一样。

  “那个初迟既然不是四皇子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月娘移开话题。她虽然不是从无名山出来的人,但是当初若没有天机阁所救,她这一条命早就入了皇权了。所以,如今的她,也和天机阁的所有人一样,上下一心,追随主子。哪怕她也是个女子。但甘愿让他们追随。

  “这个要好好地查查!关于查初迟,就交给你吧!”谢芳华对月娘道。

  月娘点点头。

  “言宸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轻歌叹了口气,“这京城各势力已经都有了动向,恐怕越来越乱了。没有言宸哥哥在,我还真是有些没底。”

  “他去了北齐皇都,归期不定。前两日我收到他一封书信,最快的归期恐怕也要二十日了。”谢芳华看了轻歌一眼,“不要凡事都指着言宸。将来你是要科考入朝的。若是这些事情都胆触,那么还怎么以堪大用?”

  轻歌嘻嘻一笑,“好吧!未来我可是主子您在京城的最大支柱,的确不能胆触。”话落,他站起身,“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带着人启程了!”

  “外面下着雨呢!”谢芳华道,“雨停了再走吧!”

  “柳妃和沈妃的人可是不管雨下不下的,只要是看到假的四皇子,定然会出手的。我早去一刻,也能使得崔意芝省些心。”轻歌看向外面,“况且这么大的雨也不算什么,想当初,咱们冒着瓢泼大雨在天女峰怪潭里九死一生。比起那时候来,如今算是小儿科了。舒服日子过了好几年,可也不能忘了当初不知多少次都是差一点儿就命丧黄泉。”

  谢芳华闻言心下升起感慨,点点头,嘱咐道,“那你小心一些,多带些人。我在这里,暗中还有忠勇侯府的隐卫,用不到许多人。”

  “好喽!”轻歌轻松地应了一声,出了房门。

  轻歌刚离开不久,前方便有人来寻月娘。月娘打发春花、秋月出去询问是何事儿。不多时,二人回来,禀告说,“被那些人抓走的八皇子等五人安全给送回来了。那些人好像说是让八皇子等人感谢主子。所以,八皇子等人正在寻主子要感谢。”

  月娘看向谢芳华。

  “如今秦倾等五人在哪里?又回胭脂楼了?”谢芳华问。

  “是!”二人应声。

  谢芳华想着大约是那黑衣人看她痛快地答应放了初迟,而秦钰又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在平阳城,所以,对秦倾等人的说辞便是她出手救了他们。既然秦钰将这五个人的人情送给她,她为何不要他们承情?她摆摆手,“你们去告诉他们,谢就不必了,我也是看在秦铮的面子上救的他们。秦铮如今去了平阳县守府,让他们也去平阳县守府吧!如今他们五人之事,惊动了官府。平阳县守府若是上报京里,怕是要惊动京城立即来人彻查。本就是一件私怨的小事儿,倒没必要弄得轰天震地。”

  春花、秋月点点头,出了房门去传话。

  月娘看着谢芳华,忽然道,“我看四皇子也是不错!”

  不错?谢芳华挑眉,看了月娘一眼,“什么叫做不错?”

  月娘笑看着她,颇有些意味地道,“主子,天机阁上下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世间若是与你能般配的人,一定是言宸公子莫属了。可是,如今你订婚了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你们待在一处,铮二公子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但是你们中间却有着难得的和睦。而今日,我见你与四皇子待在一处,却也觉得,细雨霏霏,风景如画。并不比和铮二公子待在一处差呢。”

  “胡说什么呢!”谢芳华瞪了月娘一眼,警告道,“我看你真是太清闲了。既然如此,现在就去查初迟。”

  “这个不着急吧?”月娘看着她。

  “你不是太闲了吗?”谢芳华凉凉地看着月娘,“竟然有这么多闲心来探究我的私事,不是太闲了是什么?既然这么闲,限你明日,就将初迟给我查清楚!”顿了顿,她看向外面,“否则,你在外面也悠闲得太久了,不如就回天机阁吧!反正有人也是望穿春雨地等着你呢!”

  月娘伸手指着谢芳华,半响方才喘了一口气道,“唯女子和小人和难养也这句话说得可真是对极了。”话落,她立即站起身,袅袅地出了房间。

  屋中只剩下了谢芳华一人。

  谢芳华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天色昏沉,雨帘细密。她想着如今秦铮在平阳县守府不知道做什么。大约是吃完了红烧鳜鱼,平阳县守为了给这位公子爷逗闷子,点了小曲,歌舞助兴乐呵呢!

  或者试探着献上一个舞姬……反正,定然是侍候得舒舒服服的!

  她正想着,春花、秋月走了回来,对谢芳华道,“主子,八皇子等人非要见您。”

  谢芳华蹙眉,“他们还要见我做什么?”

  “今日不是下雨吗?据说八皇子折腾这一通,他被毒蝎子咬伤的伤口恶化了,脸色红得脸色,似乎发了高热。别的大夫信不过。请您去看看。”二人道。

  谢芳华了然,秦倾的余毒没清楚干净,今日便摊上了这样的事情,折腾一番,他连惊带吓再加上下雨,伤口恶化体弱发热也不意外。她想着左右自己今日也是无事儿,过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可。若是秦倾小命丢了,她就白费力气救他了。于是站起身,“我这就过去!”

  春花闻言立即将伞递给她。

  谢芳华打着伞,出了小楼。

  夜晚的胭脂楼热闹了起来,管弦声声,丝竹蔓缦。即便今日下雨,而且雨下得还不小,但是丝毫不影响胭脂楼的营生。

  谢芳华从后门楼梯上了三楼,烟雨阁的门口等了两个人,一个是程铭、一个是宋方。

  二人见她来到,齐齐一喜,上前想说什么,看着她清淡的脸色,又住了口。对于这忠勇侯小姐,他们在她面前,总是有一种生怯的感觉。这是在其她京城小姐面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对于其她人,哪怕是曾经追堵秦铮的卢雪妍,他们也是看好戏地说说笑笑。

  谢芳华停住脚步,对二人挑了挑眉,淡淡开口打招呼,“程公子、宋公子!”

  “芳华小姐!”二人连忙一礼,“多谢你相救!”

  谢芳华不置可否,的确若是她不放了初迟,他们五人不会这么快被那些人放回来。

  “秦倾看起来很不好,还要劳你再施手相救。”程铭小心地请求,“一般寻常大夫怕是救不来。若是用错药,可就麻烦了。”

  谢芳华点点头,“他在哪里?”

  “你跟我来!”程铭见谢芳华答应,顿时一喜。连忙带路。

  谢芳华将伞递给春花,跟着程铭身后,来到了一处房门口。程铭推开门进屋,指了指床上躺着的人,对她道,“他昏昏沉沉的,如今好像已经发热了。”

  王芜和郑译正坐在床前,见谢芳华到来,连忙站起身。

  谢芳华看秦倾躺在床上,袖子被挽起,早先被毒蝎子咬伤被她挖骨祛毒包扎的地方已经溃烂。他脸色不正常的潮红,整个人似乎昏昏沉沉的,的确是已经发了热。

  她伸手给他把脉。

  清凉的指尖刚碰到秦倾手腕上,秦倾忽然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芳华姐姐?”

  谢芳华手一顿,抬眼看了秦倾一眼,他似乎想要睁开眼睛,却是怎么也睁不开。她没言语,只听他喊了一声之后,似乎确定了是她,又道,“多谢你救我们……”

  谢芳华想着还没烧糊涂,声音清淡地道,“我手下从来不救无用之人,我救人也不会不图回报。谢就不必了。记着就好。”

  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齐齐一怔。

  秦倾却“嗯”了一声。

  谢芳华给他把了片刻脉,便知晓了他的症状,他身体本就余毒未清,太过虚弱,若是不退热的话,任热毒发作起来,那一条小命还真就保不住了。她放下手,走到桌前,桌案上只摆了执笔,砚台里却是没有墨。

  她还没动手磨墨,程铭看到了,立即快步走到桌前,动手给他磨墨。

  谢芳华到没言语,静静地等着。

  宋方等人看着程铭,心下惊讶。他们这些高门府邸的公子们,何曾亲自动手磨墨?不过如今和往日不同,面前的这个女子和别人不同。就算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来磨墨,他们也会的。毕竟,谢芳华本人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大过了她本身忠勇侯府的小姐身份。

  片刻,程铭磨好墨,谢芳华提笔写药方。

  她的字迹不同于一般闺阁女子的娟秀,而是有一种力透纸背的苍劲,却又不显得锋芒。

  这样的字迹拿出去,没有人会觉得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程铭看得呆呆的。

  不多时,谢芳华写完一张药方,递给程铭,对他道,“立即着人去抓药,给他煎熬服下,半夜的时候,再服一次。明日一早,再服役次。”

  程铭连忙点头。

  谢芳华放下执笔,走到门口,又道,“程公子等人还是派人去平阳县守府说一声吧!免得平阳县守忧急。”

  “好!”程铭痛快地答应。

  谢芳华出了房门,回了自己的烟雨阁。

  房间静了下来,程铭看着药方,唏嘘了一声。宋方等人见程铭模样奇异,也凑过来。当看到药方的字迹,都齐齐惊异了片刻。

  南秦举国上下崇文尚武。他们自小学习诗书礼仪,也学习骑马射箭。这里面的人,即便武功都不算好,但是也算是文武双修。

  可是,比起谢芳华的字迹来,他们自愧弗如。这样的字迹,让他们由心地觉得真的可以自成一家了!

  几人对看一眼,眼中都闪着相同的神色。

  程铭喊来一人,将药方递给那人,吩咐了一句,那人拿着药方去抓药了。然后他想了一下,对宋方道,“就让王兄和郑兄留在这里照看秦倾,你我二人亲自去一趟平阳县守府吧!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回京城去,我们丢面子事小,麻烦是大。”

  宋方看向郑译和王芜,二人想着的确是这样的道理,点头同意。

  于是,程铭和宋方拿了伞,二人顶着雨下了楼,向平阳县守府走去。

  胭脂楼所在的地方是正中主街,距离平阳县守府不远。不多时,程铭和宋方便来到了平阳县守府。二人对门房说出了身份,门房大喜,连忙飞奔进府去禀告。

  平阳县守此时正坐在画堂里唉声叹息一筹莫展,画堂里无人,只他自己。

  今日,他将盛怒中的铮二公子请来了自己的府邸。好酒好菜好歌好舞地招待了一番。孙子似地伺候着,本来以为他这般忙前忙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二公子总能给他个好脸,总也要说一句费心了之类的。可是谁知道,席间这位公子爷连个笑模样也没有,直到他将百般花样给他眼前耍完了,临近入夜,他累得筋疲力尽时,他才冷哼了一句,“我果然没冤枉你,看看你日日都在做什么?笙歌曼舞,荒废政事,怪不得平阳城这样乱!”

  他闻言一颗心砰地跌进了谷底,直叫冤枉,“下官不是看您心情不好,想让您开心嘛!”

  那公子爷则是一脚踢翻了椅子,瞪了他一眼,“谁心情不好了?你哪只眼睛见爷心情不好了?爷心情好得很!”话落,他补充了一句,“你最好别在爷身上打歪主意!就算谢芳华再不好,他也是爷定下的媳妇儿!”

  之后,这位公子爷再不让他多话,一甩袖子,去睡了。

  只留他一个人在这觉得真是请了一尊活佛回来!怎么做都是错!

  ------题外话------

  我是第三天的存稿君,据天气预报说,长沙那个地方似乎是连雨天,不造天气预报准不准,某个女人临走时带了运动的长袖长裤速干衣。她说,最好的状态是,别人都淋着,她裹着,看一大票美丽冻人,估计很带感。我强烈地鄙视她这种猥琐的想法。谢谢昨天亲爱的们看我可爱送的月票,我今天更可爱,要不要再送点儿?某个女人出门在外,我也是空枕难眠那,数月票可以排遣寂寞~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三章笙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