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红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得到桦伯的答复,看着卷纸上初迟的画像沉默半响。@樂@文@小@说|

  这个月牙形的印记,她娘留下来的那条坠链便是这个形状,无忘大师那个玉佩也是这个形状,紫云大师头上的发簪也是这个形状。这个形状似乎是一种代表。

  它似乎代表了魅族。

  难道初迟也是魅族人?

  既然他是魅族的人,为何他跟秦钰牵连在了一起?

  看样子他和秦钰是有着某种的协议合作。应该是有求于秦钰。到底是什么事情求秦钰呢?

  月娘查了一晚上也没查出多少关于初迟有用的消息,看来得慢慢地解析他了。

  “主子,那个叫初迟的人可有隐情?”桦伯看着谢芳华神色变化,试探地问。

  谢芳华点点头,神色有些端凝,将卷纸递给桦伯,对他道,“将这幅画像传去北齐给言宸,看看他能不能查到初迟这个人。”

  桦伯接过卷纸,点点头。

  谢芳华转身离开了小楼。

  回到烟雨阁,谢芳华简单地用过早膳,因为来了葵水,她觉得浑身疲软,便倚在窗前的软榻上懒洋洋地晒着雨后的春光。

  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正当她睡得熟时,听到楼下有说话声,隐约地提到了她的名字。她蹙了蹙眉,睁开了眼睛,偏头看向窗外。

  只见有一个中年文士打扮的人正在和月娘说话。

  月娘背着身子,而那中年文士一脸的诚恳。

  不多时,月娘扭头上了楼,那中年文士等在楼下。

  须臾,月娘来到了她的房间,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喊了一声,“主子!”

  谢芳华“嗯”了一声,“进来!”

  月娘推开了门,见谢芳华显然刚刚睡醒,有些懒意,她走近她,凝重地道,“主子,谢氏米粮来了一个在平阳城的管事,听说您来了平阳城,铮二公子将您扔在了胭脂楼。说您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怎么能住在这里?她请您过府去住。”

  “推了!”谢芳华道。

  月娘叹了口气,“我是已经委婉地推了,但是那人分外执着。说谢氏米粮与忠勇侯府是一家。如今谢氏米粮的公子谢云澜也来了平阳城。听说您在,特意派了管事请您过府。”

  “谢云澜?”谢芳华挑眉。

  “是的,他说他们家公子。谢氏米粮当家家主虽然有很多子嗣,但是当得上公子的,也就是谢云澜一人而已。他是谢氏米粮定下的接班人。”月娘道。

  谢芳华想着除夕当日,忠勇侯府摆宴,谢氏子息里几乎所有的公子小姐都去了忠勇侯府。但是却是没有谢氏米粮的这位公子,至少她没看见。

  不过自从谢云继给了她一份关于已经和皇室牵扯甚深的名单后,其中谢氏米粮首当其冲。忠勇侯府的家宴虽然谢氏米粮的当家人去了,但是谢云澜没去,倒也不奇怪。只是除夕当日,他去了哪里?

  对于谢云澜来说,她几乎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这个人完全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她想了一下,对月娘道,“你去将那个人请来我这里,稍后去给我查查谢云澜这个人。”

  “是!”月娘点点头,出了房门。

  谢芳华偏头看向窗外,只见月娘下楼后,对那个中年文士说了两句话,那中年文士连忙点头,神态有些谦恭地随着她上了楼。

  谢芳华收回视线,懒洋洋地又半躺回了躺椅上。

  不多时,月娘带着那中年文士来到门口,对谢芳华禀告了一句,谢芳华却也不叫那人进来,只对着门口端庄地柔声道,“你是谢氏米粮在平阳城的管事儿?”

  那人驻足在门口,恭敬地回道,“回芳华小姐,在下是谢氏米粮在平阳城的管事儿赵柯。奉我家公子之命,来请您过府去住。”

  一句话,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姓名,以及任务。

  谢芳华隔着门口的珠帘,认真地将赵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只见他大约四十多岁,留着八字胡须,脸皮面相看起来斯文敦厚,从来到门口,便没有任何失礼地闯入内室或者是隔着帘幕偷看她一眼的行为。

  一个平阳城的管事便有如此的沉稳内敛,行为拿捏有度,怪不得谢氏米粮能被皇帝看重。

  皇帝从来不会对没有价值的人伸手,比如谢氏长房。他一早就选中了谢氏米粮。

  “我在这里住的挺好。”谢芳华语气有着轻轻的忧郁。

  “这里是胭脂楼,芳华小姐大约不晓得胭脂楼做的是什么营生,所以才住在这里。您若是知道了,一定不会住在这里的。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怎么能够住在这里?”赵柯品味谢芳华语气中的轻轻忧郁,猜想着是否她因为被铮二公子撇下在这胭脂楼而心情不好。

  “胭脂楼做什么营生?为什么我知道了,一定不会住在这里?这里不是客栈吗?”谢芳华纳闷地颦眉轻问,这语气似乎真的不晓得这里是做什么营生的。

  赵柯依旧没抬头看谢芳华,恭敬地解释道,“这里是红粉之地。”

  “脂粉之地?”谢芳华不解,“何为红粉之地?”

  赵柯终于抬头看向室内,隔着珠帘翠幕,那女子身姿纤细,体态柔美,容貌隐隐约约倾国倾城之色。他暗叹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忠勇侯府藏在深闺的千金小姐。这份风华,当得她的名字,也当得她的身份。京中诸多小姐,连皇宫里的公主都算上,怕是无人能比。李如碧和金燕郡主怕是也不能。他垂下头,低声解释道,“是花街巷陌的烟花之地。”

  谢芳华闻言腾地站起了身,惊道,“你说什么?”

  赵柯后退了一步,点点头,肯定地道,“在下没有说错,就是这种地方!”

  谢芳华惊诧莫名地看着赵柯,似乎被惊住了,好半响无声,过了足足有半盏茶时间,她才不敢置信地道,“秦铮……他竟然让我住在这种地方?”

  赵柯听她提起秦铮,不知道如何接话,只能不语。

  谢芳华忽然上前一步,拿起桌上的杯子用力地摔在了地上,杯子应声而碎,她气怒交加,“他为何不说这里是烟柳之地?竟然让我住在这里……他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赵柯依旧沉默。

  谢芳华恼怒地来到门口,一把挑起珠帘,看着赵柯,似乎气得口不择言,“你……你说,他为何不告诉我这里是那种地方?”

  赵柯连忙又后退了两步,垂首谨慎地道,“回芳华小姐,大约铮二公子也是不晓得这里是做花街柳陌营生的烟花之地吧!”

  “他是秦铮,他怎么会不知道?”谢芳华明显不信地瞪着赵柯。

  赵柯也觉得以着英亲王府铮二公子的身份,自小随着京中一帮子贵裔公子玩耍。就算他不近女色,但是他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怎么能不知道这里是烟柳之地?他咳嗽了一声,低声道,“可能……传言铮二公子不近女色,可能真不知。”

  谢芳华闻言一怔,片刻后,情绪镇定下来,挥手慢慢地放下了挑开的帘幕,猛地转过头,似乎对于自己刚才的失礼有些觉得不妥当,低低压着唇瓣咳嗽了一声,对赵柯道,“我自小养在深闺,今次第才谁秦铮出了京城来到了平阳城。没想到竟然住在了这里。实在是……”后面的话她不说了。

  赵柯知道她也觉得自己的身份住在这里不妥当了,传扬出去,有损忠勇侯府小姐的名声。他连忙道,“不知者无罪。芳华小姐赶紧离开就好了。”

  “不行!”谢芳华断然道,“我不离开。”

  赵柯本以为谢芳华知道这里是烟柳之地,而且刚那般惊诧,完全不是装的,定然会离开。没想到她竟然不离开。他顿时问,“为何?”

  谢芳华撇开脸,委屈地道,“是秦铮带我来的这里。他不带我走,我哪里也不去。”

  赵柯顿时一愣。

  “你走吧!告诉云澜哥哥,我不去,我就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去。”谢芳华对赵柯摆摆手,抬步走回躺椅上。

  “芳华小姐,这是烟柳之地,您竟然知道,您不能因为跟铮二公子置气,而留在这里。这对您的闺誉有损啊。”赵柯本来觉得请动她是十拿九稳之事,没想到她竟然不走,一时觉得意外不已。

  “来都已经来了,闺誉已经折损了,还怕再多待几日?”谢芳华闭上眼睛,郁郁地道,“你不要说了,秦铮不来带我走,我哪里也不会去的。”话落,对外喊了一声,“来人,送客!”

  春花、秋月一直守着门口,闻言连忙上前关上了房门,对赵柯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柯本来还欲再劝说,见谢芳华态度明显刚硬,他没想到一个柔弱温软的女子竟然如此刚硬。他只能作罢,“那在下先告辞了,回去禀告我家公子。”

  谢芳华“嗯”了一声。

  赵柯转身下了楼。

  谢芳华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只见他不多时便出了胭脂楼。她眯着眼睛看了半响外面,才缓缓地收回视线。

  大约过了两盏茶,月娘进了烟雨阁,递给了谢芳华一叠纸。对他道,“这里记载着谢氏米粮公子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您可以慢慢看。”

  谢芳华看着那一叠纸大约有几十张,伸手接过来,点了点头。

  月娘坐在一旁,不打扰她。

  谢芳华有着一目十行的本事,半个时辰后,便将一叠纸全部给看完了。

  谢氏米粮当今当家人一共有十几个儿子,谢云澜是谢氏米粮当今当家人的第三个儿子。自小便天资聪颖,敏而好学,十岁时便被谢氏米粮一族选为谢氏米粮未来继承人。至今九年,如今他十九岁,依然稳坐这个位置。

  他十岁之前,以聪颖好学出名。十岁之后,以沉稳内敛被赞扬。

  这么多年,为人甚是低调。月娘拿来的拉拉杂杂几十页,却也只是记载了他寻常的琐事。虽然由这些寻常琐事里面能观出几分他的行事风格,但她想,应该也是他希望让人看到的这个样子。

  自从三年前,他常年落脚居住在平阳城,便再未回京都。

  至于这三年内,他在平阳城做了什么,只说是他身体不太好,平阳城气候温和,他待在平阳城养身体,顺带打理谢氏米粮的产业。

  谢氏米粮能被皇帝选择,谢云澜能被谢氏米粮选中,那么,自然不会是表面这般简单。

  谢芳华将信纸扔在桌上,对月娘道,“这些消息不行,再去查,我要更深的消息。”

  月娘看着她,犹豫了一下,“主子,谢氏米粮与皇室的牵扯很深,我这些消息,只是胭脂楼这些年偶尔收集的以及从外面买来的。若是再深查的话,想要更深的消息,我们只能动用天机阁的暗探。但是,那样的话,天机阁便会被皇室和谢氏米粮察觉了。一旦察觉,定然会有防备。也许于我们以后行事不利?你确定要为一个谢云澜而动用天机阁的暗探吗?”

  “我已经让天机阁去查了初迟。”谢芳华犹豫地眯了眯眼睛,话音微转,“但是初迟毕竟和谢云澜不同。初迟的身份神秘,而就算动用天机阁查他,被秦钰和他发现。倒也无所谓。可是这个谢云澜……”她顿了顿,“被秦钰知道的东西,他不一定会禀告给皇上。但是谢氏米粮的谢云澜,的确动用天机阁不妥。”话落,看着月娘,“你有何好办法?”

  “谢氏米粮这些年因为靠拢皇帝,行事越发小心谨慎,尤其是谢云澜从来了平阳城,便甚少露面。只凭我一个胭脂楼,不好有办法。”月娘道。

  谢芳华伸手抚住额头,想了片刻,忽然灵光一闪,对她道,“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一直是谢氏的两大经脉。他们该是互相防备互相了解才是。”

  月娘点点头,“是这样!谢氏米粮暗中靠拢了皇室,谢氏盐仓一直拢靠着忠勇侯府。”

  “若是问谢云继的话,他应该能拿出谢云澜的某些有价值的消息吧!”谢芳华道。

  月娘点头,“谢云继是谢氏盐仓的接班人,应该能拿得出!”

  谢芳华闻言从额头撤回手,“那好,就找谢云继!”

  ------题外话------

  从长沙爬回来,大约是因为搞基鬼混得太多了,我的喉咙肿了,嗓子哑了,浑身上下胳膊腿都是疼的,各种累啊累,今天先更这些吧。原谅我,么么哒。唔,存稿君被我关小黑屋去了,你们是不是早就不待见她数月票了啊。这回我回来了,数月票的事儿就接手回来了哦。来,来,来,摊手……求爱……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六章红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