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云澜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约十天后,还要出远门,存稿君好不容易被我关小黑屋了,十天后大约还要放它出来。乐-文-嗯,能不能放它出来,这取决于我这期间能不能存下稿子了。而且,这次得外出十天。比较长啊比较长。我一直走在不停存稿的路上,好忧伤。亲爱的们,月票冷床吧。我需要你们冷床……唔……冷床~

  我看到蓝子逸、云不离都出来了。哎,惹起了我关于妾本惊华久远的情丝啊。你们要负责~

  ------题外话------

  谢芳华点点头,也不松开挽着谢云澜的胳膊,拉着他一起痛快地上了车。

  “好!”谢云澜颔首,“那我们上车吧!总不能走着去。”

  “秦铮在平阳县守府,我才不要见他。去红林酒肆。”谢芳华立即道。

  谢云澜点点头,向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对她道,“平阳城有两处地方的红烧鳜鱼最是出名。一则是平阳县守府,有个厨子,善于做红烧鳜鱼。二是郊外五里处的红林酒肆,它的招牌菜便是红烧鳜鱼。”

  “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去吃鱼吧!如今午时了,我都饿了。”谢芳华道。

  “反正你也不是明日就回京,可以慢慢赏别的。若是你今日都玩了。明日再玩什么?”谢云澜适时地道。

  谢芳华顿时为难。

  谢云澜看着她转眼就变脸,笑着无奈地摇头,“不过念于你今日身体不适。只能玩一样。红烧鳜鱼、琴湖茗茶、蓝桥花鼓。你选其一。”

  谢芳华眼角余光扫见那小童的表情,心念电转,在心里品味了一番这种表情代表的背后意味。不过她丝毫不表露出来,顿时笑面如花,又重新地挽住谢云澜,“云澜哥哥,你真好。那我们去玩吧!”

  他话音刚落,车前那小童震惊地看着谢云澜,似乎怀疑自己眼花了,不认识他一般。

  谢云澜一噎,看着她发小脾性,有些讶然的有趣,片刻后,温和地拉过她,笑道,“好了,我不说你了。你既然出了京城,的确是不该再拘着性子。你想如何,我依你就是了。”

  谢芳华顿时甩开他的胳膊,“我刚刚夸了你,你就和我哥哥一样讨厌了。唠唠叨叨。我在京城,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我出了京城了,难道还非要拘着性子?守着礼数?岂不是无趣死了?”

  谢云澜默了一下,笑了笑,“福婶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既然晓得了,你就不要一再地说了。女儿家,还是要顾忌一些才是。”

  “福婶告诉我不可以当着外人说。但你是谢氏的人,又不是外人。”谢芳华嘟起嘴。

  谢云澜任由她拽着他的胳膊晃动了两下,咳嗽了两声,对她低声道,“芳华妹妹,女子的葵水,是隐秘之事。不能随意从口中说出来的。”

  “我久病初愈,更何况又来了葵水,气色差些也是正常嘛。”谢芳华拽着她衣袖摇晃他的胳膊,讨好地道,“好不好?你带我去玩吧!我真的闷了两日了。”

  “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谢云澜道。

  谢芳华“唔”了一声,“我在胭脂楼闷了两日了,如今天色还早得很,你可不可以带我先去玩,然后再回府啊。”

  谢云澜要上车的动作顿住,偏头看着她,笑道,“不错,是这三样。”

  谢芳华伸手拉住谢云澜,对他悄声道,“云澜哥哥,我听说平阳城最有名的吃食是红烧鳜鱼,最有名的喝水是琴湖茗茶,最有趣的玩乐是蓝桥杂耍的花鼓。”

  小童立即来到车前,先一步挑开车帘,请二人上车。

  不多时,谢云澜、谢芳华二人一起出了胭脂楼。

  月娘看着谢芳华挽着谢云澜的胳膊,小鸟一般地欢快地和他说着话,她心底唏嘘,直翻白眼。想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人不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而是她家的主子。

  春花、秋月收拾了谢芳华的贴身衣物以及葵水来时需要的布包等物事儿,跟着二人下楼。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催促他下楼,谢云澜笑着点头。二人向楼下走去。

  “是!”那二人垂下头应声。

  谢芳华嘟了嘟嘴,对春花、秋月道,“你们两个快收拾一下,随我去云澜哥哥府上。”

  谢云澜微笑,“世子也是为了你好。”

  谢芳华立即上前一步,又重新挽着谢云澜,对他抬起脸笑得明媚地道,“多谢云澜哥哥。你比我家那个破世子哥哥好,他从来不让我做这个做那个。每日都管着我。这么多年,我不能出府。都闷死了。”

  谢云澜点点头,笑着道谢。

  月娘见了银子,顿时眉开眼笑,连忙伸手接过,摆摆手,“两个婢女而已。云澜公子客气了。您这就将人带走吧!什么时候用完了,什么时候还回来就行了。”

  那书童立即极其有眼力价地递给月娘一大包银子。

  谢云澜揉揉额头,语气有些抵制的温和,“我那里没有女子,你这样过去,的确不方便。”话落,他看向一旁的月娘,对她道,“劳烦这位妈妈,你将侍候她的那两名婢女借我用些时日如何?”话落,他转头看了身后跟来的书童一眼。

  谢芳华扬起脸无辜地看着他。

  谢云澜回过神,看着她,脸上的神色片刻间变幻了几番,最终,叹了口气,失笑道,“你可真是……”

  谢芳华慢慢地松开他的手,有些无措地道,“云澜哥哥,我……我没有带婢女来平阳城,在这里,那个妈妈特意安排了两名婢女给我用。嗯……毕竟这里是女人待的地方,方便一些。”

  谢云澜顿时一呆,没想到谢芳华竟然将这件事情就这样说出来了,他一时无言。

  谢芳华脸有些微微地红,见他看来,脸更红了,咬了咬唇,还是极其纯真不懂世间愁滋味地悄声道,“我来葵水了。住去你那里,会不会不妥当。”

  “嗯?怎么了?”谢云澜偏头看着她。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又停住脚步,低下头,“不行,我还是不去了。”

  谢云澜身子又是细微地一僵,但是没拨开她,还是任她挽住了胳膊。

  “真好!那我们快走吧!”谢芳华顿时笑颜如花,伸手挽住了谢云澜的胳膊。

  谢云澜微微偏头,看着谢芳华如小女儿一般地娇憨可掬。他微笑地点头,“嗯,我在这里待了三年。是极其熟悉。你随我过府。想去哪里玩,我陪着你。”

  “嗯,我随你走。”谢芳华连连点头,对他亲昵如亲哥哥一般地说道,“这么多年,我一直被困居在忠勇侯府的闺阁里养病。外面的大千世界,花红颜色,从来就没见过。如今我终于病好了。也出了京城,来到了这里。不受爷爷和哥哥看着了。我却想不开,为了秦铮不讲理的冤枉我,而在这里自怨自艾,实在是大错特错。我要跟你走。你带我玩好不好?听说你在平阳城待了三年呢。你对这里,应该极其熟悉才是。”

  谢云澜突然被谢芳华靠近,身子细微地一僵,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对她笑道,“是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如今你可以随我走了吧!”

  谢芳华眼睛蓦然一亮,上前一步,挑开帘幕,伸手抓住谢云澜的一截衣袖,有些恍然大悟地看着他,“云澜哥哥,你的意思是,我又没做错,凭什么在这里自哀自怨是不是?我才不要住在脂粉之地,污浊我自己的名声,也污浊忠勇侯府和谢氏的名声。我应该立即出这里,去住好的地方,吃喝玩乐才是,让他自己去气吧!谁叫他不讲道理,随意冤枉我,对我发脾气了。”

  “我的意思是,你待在这里,于名声有损。虽然不止丢忠勇侯府的声誉,但是万一有一日你们的圣旨赐婚作废,他不再是你的未婚夫,那么,损的便不是他的颜面和英亲王府的颜面了。”谢云澜看着谢芳华,“我们谢氏的人,骨子里的确是高傲的没错。所以,既然你没爱慕秦钰,而他冤枉于你,你又何必为了他的错误而委屈你自己?大不了,你离开这里之后,短时间内,任他如何找你,你都不理会他也就是了。与其被动受他掣肘,不如你主动掣肘于他。”

  她心底是微微讶异的,没想到谢云澜竟然不避讳地与她说这些话。这样的话,哪怕他哥哥说,秦铮说,谢云继说,甚至任何一个与她亲近的人来说,都恰当,也不会让她觉得意外。但是独独谢云澜站在这里说,却是让她意外的。毕竟,谢氏米粮暗中归顺了皇权。毕竟,她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和谢云澜不熟,今日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谢芳华一愣,转回头,认真地看着谢云澜,不解地道,“云澜哥哥,你说的话,我怎么有些不懂?”

  谢云澜见她主意似乎十分坚决,思索了片刻,对她道,“俗话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是下下之策。无论是夫妻之道,还是朋友之道,还是生意之道,还是权政之道。都需一个谋字,一个计字。有些时候,过于被动等候,反而处于下风。应该主动出手才是。”

  “不要!”谢芳华固执地摇头。

  谢云澜摇摇头,“不要赌气,你们如今才只是圣旨赐婚,订立了婚约,并没有大婚,待在这里时间长了。他向来性情张扬,行事乖僻,早就不怕人说了,没什么损失,但是于你,闺誉定然是有折损的。你还是与我过府吧!”

  谢芳华撇开头,“反正我都蒙在鼓里住了两日了,也不在乎在多住些天。”

  谢云澜看着她,“难道你就一直住在这里?”

  “我不去,我的人不去,你也不要去,你的人也不要去。”谢芳华转回头,气恼地阻止道,“我是他厚着脸皮求娶的,他冤枉了我,哪能我再拉下身段去求他问他?云澜哥哥,我们谢家人是有骨气的,我才不要求着他。”

  谢云澜微微露出讶异之色,似是没料到这柔软娇弱的女子骨子里却如此刚硬。但她出身在忠勇侯府,谢氏一脉几百上千年传承,理当有这份骄傲,也不足为奇。他点点头,随和地道,“你说得有理。这样吧!我现在就亲自去一趟平阳县守府见见铮二公子。看看他是何想法。”

  谢芳华摇头,仰起脸,骨子里迸发出骄傲,“我才不要!我就住在这里等着他。是他灵雀台逼婚,非要爷爷和皇上答应下旨赐婚。如今我不止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还是他的未婚妻。我就算住在这胭脂楼,在这红粉之地待着,丢的也不仅仅是忠勇侯府的脸,还有他英亲王府的脸面。还有他秦铮的脸面。”

  “那就是他冤枉了你,你也不必气恼,先随我过府,稍后我派人去将他也请到谢府。你当面与他说清楚也就罢了。这里面定然有什么误会。”谢云澜道。

  “我自然是不爱慕的。我都不曾见过四皇子。怎么会爱慕他?”谢芳华气道。

  谢云澜看着她,见她侧着身子,眼圈微红,委屈之色溢于言表,他笑着问,“那你可是爱慕四皇子?”

  谢芳华咬着唇瓣不答话,半响,才有些委屈地道,“他不知道抽什么疯,好好的,非说我爱慕四皇子秦钰。一气之下,扔下我就走了。”

  “铮二公子据说去了平阳县守府小住。”谢云澜道。

  谢芳华闻言顿时放下手中的珠帘,扭过身子,赌气地道,“云澜哥哥难道没听早先你家派来的人回去提到吗?秦铮将我从京中带出来这里看花灯会。可是却莫名其妙地将我一个人扔在了这里。他不来接我,谁来接我也不走。”

  谢云澜摇摇头,“我就不进去了!你收拾一下,这便随我离开这里吧!”

  谢芳华想象的谢云澜应该是如早先来的那个文士一样,内敛、沉稳、应该是颇有些深沉之态。可是如今谢云澜全然不是这样。她伸手挑开门帘,请他进入。

  谢云澜自然也看到了谢芳华,隔着珠帘,那个女子面容绝美,眼神有着对他毫不掩饰的艳色。柔婉,端庄,艳华,贵气。十分之符合忠勇侯府小姐的身份。但是她气色似乎不太好,浑身有一种虚弱的气息。他对她微微一笑,和煦地道,“芳华妹妹,我真的是……”顿了顿,他莞尔一笑,“你喊我云澜哥哥极好。”

  谢芳华眼中毫无掩饰地露出惊艳之色,不确定地看着谢云澜,“你……你真是云澜哥哥?”

  而谢云澜,则是真真正正的容貌之美,美过女子之美。

  秦铮和秦钰都是冠绝京都的美男子,但是他们的容貌,一个贵在清俊张扬,瑰姿艳逸;一个贵在温润雅致,天人之姿。他们的美,骨子里的贵气更多。

  若是形容一个男子用的是秀美这样的字眼,那他便是有一种比女子还白的面容和美貌了。

  十分之秀美年轻。

  门打开,隔着珠帘,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男子。

  谢芳华在屋中品味了片刻,慢慢地掀开身上盖着的薄被,抱着暖水袋起身,来到门口,轻轻地打开了门。

  他的语气轻中带柔,温中带淡。听着不疏离,但也不十分近乎,恰到好处。

  谢云澜上前一步,笑着对门里道,“芳华妹妹,我是谢云澜。”

  月娘不再说话,让开门口,看着谢云澜。

  “云澜哥哥来了?”谢芳华闻言立即收了气意,轻声问。

  “这次是云澜公子亲自来的。”月娘回头看了一眼谢云澜。

  “我不都说我不走了吗?谢氏米粮怎么又来人了?告诉他们,我不走。”谢芳华有些生气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来到三楼的烟雨阁,月娘轻轻扣了扣门,对里面喊了一声,“芳华小姐,谢氏米粮的人又来接你了,你还是快走吧!”

  谢云澜笑着点点头,随月娘一起上了楼。

  她十分之痛快,一副恨不得谢芳华立即离开她胭脂楼的模样。

  “您说的是和铮二公子一起来的那位小姐?”月娘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她一个女儿家,早先来的时候,我就不想收他。但是她觉得我这里气派,非要住在我这里。我也不敢得罪铮二公子,只能让她住下了。如今铮二公子走了,她还在这儿。您来了正好。我这就带您上楼。”

  谢云澜看了月娘一眼,笑道,“吾堂妹落脚在此,同是谢家人,她既然到了平阳城,也就是到了我的地方,怎么能落宿在外处?故我亲自来接她。”

  他进了胭脂楼后,月娘得到消息,迎了出来。脸上有着胭脂楼老鸨的笑颜如花,“这不是云澜公子吗?今日是什么风将您这位稀客给吹来咱们胭脂楼了?”

  小童纷纷抖落身上的娟帕荷包,跟在了他身后。

  谢云澜也不恼怒,凤眸扫了一眼楼上众女子,淡淡一笑,抬步进了胭脂楼。

  他身边的书童立即熟练地护在谢云澜身前,将他护住,显然这样的事情常做。

  他下了马车负手立在胭脂楼前,抬眼向胭脂楼看来时,倚栏而望的女子再也忍不住心神激荡,纷纷将荷包手帕对着他身上砸了下来。

  虽然他如此,但是看起来并不女气,端得是任谁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堂堂男儿。

  有一个词叫做“傅粉何郎”,她觉得,形容他最是贴切不过。面色白皙,犹如美玉。仿似傅了一层粉。

  几乎是一眼,谢芳华便立刻猜出他应该就是谢氏米粮的公子谢云澜。有一种人,哪怕一见,便能让你猜透他的身份。

  难怪使得胭脂楼倚栏而望的姑娘们齐齐低呼娇叫。

  这无疑是一个美男子。

  他乍然从车上出来,使得金碧辉煌的胭脂楼一瞬间似乎都不及他的容色。

  谢芳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坐起身子,倚在窗边,向窗外看去。只见那辆马车上正下来一个人。只见那人容貌俊美,仪华出众,敷面洁白,无与伦比。一身黑衣从车上走下来,长身玉立,抬手行止间,丰仪万千。

  倚在胭脂楼栏杆上的红粉女子们在看到那人后,顿时齐齐地发出了低呼声。

  半个时辰后,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在了胭脂楼门口。车夫将车停稳,车前的小童挑开车帘,车内一个人慢慢地探出头,缓步下了车。

  秋月见她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便从床上拿了一床薄被,给她搭在了身上。见她又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才退了下去。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没照顾好,也不怪你。”谢芳华笑着接过暖水袋,放在了小腹处。

  月娘下去不久后,秋月捧了一个暖水袋走了进来,一边递给谢芳华,一边请罪道,“属下没注意主子您的气色竟然如此之差,实在罪过。如今的天气乍暖还寒,您快暖暖身子吧!”

  那个人啊……

  想必平阳县守会拿他当一尊大佛供着,不会违背他丝毫意愿的。

  不晓得他如今又在平阳县守府做什么?

  谢芳华知道这么多年在无名山,她女儿家的身体还是得了体寒的病根。想起上一次来葵水,秦铮特意给她拿了一个暖水袋,当时她是尴尬大于感动于他的细心的,如今想起来,倒是觉得他看起来霸道张扬,细微之处,还是可以见到处处温暖。

  月娘站起身,“我去吩咐人给你拿一个暖水袋来,你的气色太差了。”

  谢芳华不置可否,谢云澜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没见到,还不好评判,但是若是他不识相的话,那么真的别怪她不客气。

  月娘看着谢芳华,忽然感慨一句,“请佛不容易,送佛也难啊!但愿那谢云澜是个识相的人。”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他打什么主意?”谢芳华不以为意,“不过总要知已知彼,才能对症下药。我自然不会轻易去的,但是去了的话,也不会轻易走的。”

  月娘顿时紧张道,“谢氏米粮依附皇室,如今可算是龙潭虎穴。就算他亲自来请。你也不该去他的地盘。谁知道谢氏米粮在打什么主意?”

  谢芳华将食指放在唇瓣,静静思索片刻,忽然笑了,“若是谢云澜亲自来请我,我就去。”

  “的确是这个道理!”月娘点点头,低声道,“我看谢氏米粮既然会派人来请你,如今你不去,它们既然出了这个头,未必就此会任由你在这里。定然还会再来请。”

  谢芳华摇摇头,“虽然说是一个谢氏米粮,不足为惧。但是与它牵扯的可不止是一个皇室。这么多年,天下米粮,把握着百姓民生的饥饱命脉。我就算对它动手,也要慎重。否则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信鸽离开后,月娘见她气色不好,便劝慰道,“一个谢氏米粮而已,你还不用放在心上!”

  谢芳华和月娘商量妥当之后,当即招来信鸽,传信回京城给谢云继。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七章云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