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心疼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谢芳华在院中怔愣半响,扭头问风梨,“我刚刚听到了云澜哥哥的声音,我没听错吧?他可是在屋子里?”

  &&风梨想着既然公子出声,那么自然是允许这芳华小姐进去的,他想着多年下来,芳华小姐在公子面前真是一个特例了。连他也不懂为何公子独独对芳华小姐特例。要知道谢氏米粮除了一堆公子外,也是有一堆小姐的。可是从来不曾见到公子和她的其他妹妹亲近。他只能点点头,“回芳华小姐,是我家公子,他在屋内,在喊你。”

  &&谢芳华闻言立即提着裙摆向屋中走去。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两位就不要进去了!我家公子只喊了芳华小姐!”风梨顿时拦在二人面前。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二人见主子发话,只能乖觉地停下脚步,等在外面。

  &&风梨知道里面有赵柯在,他并没有跟进去。

  &&谢芳华重新进了屋,四下打量一眼,有些茫然地试探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谢云澜依旧压抑的声音传来。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听见你声音不对劲?”谢芳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只凑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惊呼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里面暗室昏暗,有两个人,一人被绑在类似刑具的东西上,一人正在那人后面给他扎针。

  &&里面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她心中无疑是惊异的,谢云澜怎么会被绑在刑具上?而他显然是自愿被绑的,而赵柯显然是在给他救治。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吓到你了!快出去!别再这里呆着了。”谢云澜压抑痛苦地叹息一声,出声赶谢芳华。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风梨立即进了屋,几步便来到了屏风后,见谢芳华呆呆怔怔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连忙道,“芳华小姐,您随小的出去吧!”

  &&谢芳华无意识地点点头,向外走去。

  &&不多时,来到屏风处,她忽然顿住脚步,仿佛惊醒了一般,回头一把抓住风梨,哑声紧张地道,“云澜哥哥怎么了?为何他会被绑着?”

  &&风梨摇摇头,“芳华小姐,您还是别问了。”

  &&“他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不行,我既然见到了,就不能让他再难受。”谢芳华抿了抿唇,伸手推开风梨,又走了回去。

  &&“芳华小姐!”风梨身子被谢芳华推了一个趔趄,一惊。

  &&谢芳华已经来到了那处暗门的门口,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谢芳华几步便来到了谢云澜面前,伸手去摸他,眼圈发红,声音轻颤,“云澜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怎么这副样子……怪吓人的……”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句。

  &&谢芳华手猛地一僵,立即瑟缩地后退了一步,眼眶更是红了地慌乱无措地看着他。

  &&赵柯从后面抬起头来,看了谢芳华一眼,见那女子纤细虚弱地站在面前,盈盈不堪风吹。眼圈发红,眸光似乎是畏惧害怕至极,但偏偏还咬着牙站在那里没被吓得跑开。他收回视线,低声对谢云澜道,“公子,你体内恶气乱窜,我就算施以金针,怕是也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您一身功力可就废了。”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不行!”谢云澜顿时拒绝。

  &&“公子!这可不是小事儿啊!要知道,您若是废了一身功力,丢失了谢氏米粮继承人的身份是小,可是您的性命怕是也会失去啊!”赵柯见他一口拒绝,顿时急起来。

  &&“那也不行!”谢云澜摇头。

  &&“就算不用芳华小姐,您就准许属下去给您找一个女子来吧!属下医术有限,您的身体实在是压制了这三年,已经压制不住了。这一次爆发,甚是强烈。若是不及时制止,后果也许比属下说得还要严重百倍。”赵柯眼睛也已经红了。

  &&谢云澜忽然闭上了眼睛,语气有些惨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罢了!我能挺过去就挺过去了,挺不过去就算了。至于其她女人的血,我不想再沾。”

  &&“公子!”赵柯喊了一声。

  &&“住嘴!若是压制不住,你就出去吧!不用管我了。”谢云澜强行下了命令。

  &&赵柯顿时失了声。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她一直不太明白,谢云澜背地里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还是他一直就是这副样子,还是今日她来到他身边,他故意使得赵柯和他共同在演戏。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她虽然心里转了九曲十八弯,但是面色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呆呆地站着,似乎茫然无措,听不懂二人的说话。

  &&“芳华,你出去吧!”谢云澜半响后睁开眼睛,看了谢芳华一眼。

  &&“云澜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会不会有事儿?”谢芳华站着不动,红着眼睛轻声问。

  &&“我不会有事儿!你出去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好。”谢云澜哑着嗓子道。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赵柯见她离开,本来期待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赵柯的脸色,慢慢地挪步出了暗室。紧接着,又挪步出了屏风后,进而挪步出了房间,来到了房门口。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院中和屋内暗室,简直是两方天地。

  &&谢芳华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西方天空,似乎被吓得失了魂,整个人呆呆的,唇瓣紧抿。

  &&春花和秋月看着谢芳华出来,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风梨看了谢芳华一眼,后退了一步,无声地摇摇头。

  &&谢芳华看着他的模样是不会说的了,她脑中想着到底是什么病使得浑身气息乱窜,倒像是练功走火入魔。但又像是中了某种毒。一时间,她猜测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又过了半响,里屋的屏风后有了动静,赵柯转眼间大踏步走了出来,到了门口,对谢芳华深深鞠了一躬,焦急地道,“在下求芳华小姐救救我家公子!”

  &&谢芳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赵管事儿,云澜哥哥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说我能救他?”

  &&赵柯抿了抿唇,“时间紧迫,再晚片刻,公子一定功力全失,也许还会性命不保。稍后在下再给您解释。”顿了顿,咬牙道,“哪怕被公子厌恶惩罚,我也得救公子。”

  &&谢芳华闻言抿唇,“好吧,你说吧!怎么样我才能救云澜哥哥!”

  &&“只需要您的一碗血就好!”赵柯道。

  &&谢芳华一怔,怀疑地看着他,“这么简单?”

  &&赵柯颔首,“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公子的病,一旦发作,只需要一碗女子的血就好。可是公子自从三年前实在厌恶了女子的血,便再不沾碰。本来这些年由在下施针,压制住了。可是不知道为何,自从公子接了您来,见了您之后,他体内的恶气便抑制不住爆发了。大约是因为压制三年的原因,所以,这次来势汹汹。我施针也压制不住。公子又倔强执拗,执意不用您的血,也不让我去外面找女子的血来。所以,如今公子昏过去了,我不能看着公子有救而不救……”

  &&“那就快点儿吧!要我一碗血而已,是小事儿!”谢芳华立即扭头进屋。

  &&赵柯感激地看了谢芳华一眼,连忙对风梨道,“快去拿一只碗来。”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小姐,不是只要女子的血就能行吗?用我们二人的吧!”春花、秋月不太赞同地看着谢芳华,一碗血对寻常女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主子的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血。况且因为救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芝,她元气大伤,至今刚恢复些余。两日前又被那初迟因为救四皇子而打了一场,受了些伤。如今葵水又来。她身体其实极其虚弱,实在不适合再失血。

  &&“没事儿!”谢芳华对二人摆摆手。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对,用我们的。”二人齐齐点头。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不多时,一碗鲜血便流满。春花止住伤口,将一碗血上前递给赵柯。

  &&赵柯连忙接过,道了句“多谢”,便匆匆进了屏风后的暗室。

  &&谢芳华想了想,还是跟了过去。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她正探究间,赵柯已经来到谢云澜面前,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往嘴里灌血。

  &&谢云澜本来昏迷着,但血刚到唇边,他猛地皱眉,头一偏,躲开了,此时也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是红紫色的,极其锋利,沙哑地怒喊了一声,“赵柯,你竟然敢……”话音未落,他便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住了口。

  &&“公子,属下迫于无奈,您不能出事儿啊!”赵柯端着碗的手颤抖。

  &&“这血……是芳华的?”谢云澜红紫色的眸子似乎无法聚焦,他摇摇头,半响后,却放弃地垂下头,沙哑地问。

  &&赵柯连忙摇头,“不是,是芳华小姐带来的婢女的。”

  &&谢云澜似乎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赵柯,我都说不要让我沾这些东西了。你怎么不听我的话?”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谢云澜不语。

  &&“您就喝了吧!时间不够了,您体内的恶气快到心脉了。”赵柯几乎要哭出来,“您想想老夫人,这么多年,她忍气吞声,只是盼着您好啊。您若是有事儿,老夫人……”

  &&“端过来吧!我喝!”谢云澜闭上眼睛。

  &&赵柯连忙站起身,将一碗血端到他面前。

  &&谢云澜无声无息地张口喝了,他脸色平静,却眉心皱着,面色有一种隐隐的灰凉之色。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极其厌弃,却被迫无奈承受。在这一瞬间,她忽然心里揪得一痛,有一片记忆瞬间从脑海深处迸出来了她的脑海中。那记忆来得太快,将她的身子震得猛地一颤,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暗室的门槛,险些站不稳跌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她的动静不大,却使得谢云澜猛地抬头向她看来。

  &&谢芳华站稳身子,目光也怔怔地看着谢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鲜血入腹,似乎阻挡住了那奔腾入胸口的恶气,他**的身子能清晰地看到那两道粗气不动了。

  &&赵柯放下碗,松了一口气,跌坐在了地上。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

  &&那是属于……面前这个被绑在刑具上的人的……

  &&是属于……谢云澜的……

  &&谢芳华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头一样地崩裂地疼起来。她想拼命压制下,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半响后,遂放弃,顺着门框,慢慢地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题外话------

  &&这几天,关于云澜的各种猜测满天飞雨,嗯……她是芳华心中不一样的存在……你们猜对了没有?o(n_n)o~

  &&这么惨烈的场景,我得多虐自己才能搬出来。亲爱的们,积攒到票票的不要留着了啊,我也是蛮拼的在昏天暗地里码存稿~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四章心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