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焚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见谢云澜失声而笑,顿时不满,“云澜哥哥,你笑什么?你到底给我画不画?”

  &&“好,我给你画!你务必把自己打扮得更美些,我笔下可不会掺假,否则画出来不是美人,你不能怪我。”谢云澜笑道。

  &&“那是自然!”谢芳华笑开。

  &&二人坐在床前,又闲话片刻,大多数都是谢芳华提各种要求,谢云澜无奈地应承她。

  &&半个时辰后,风梨端来一个托盘,站门外道,“公子,早饭好了。”

  &&“端进来!”谢云澜吩咐。

  &&风梨端着早膳进来,见谢云澜脸色挂着笑,较之寻常之时,神色轻松。他将托盘上的餐点一一放好,对谢云澜道,“鸡汤正在炖着,厨子说要炖得稍微久一些,才浓郁滋补。您和芳华小姐先用着,稍后你二人吃得差不多了,估计就好了。我再端来。”

  &&谢云澜点点头。

  &&风梨走了下去。

  &&谢芳华见桌子上摆了好几样精致菜色,她走到近前,指着一样道,“我最爱吃这个。”

  &&谢云澜见那一样是清炒竹笋。微笑道,“你爱吃的话,你住在这里的几日里,让厨子每日给你做。”

  &&“好!”谢芳华点头,坐下身,自己拿了一双筷子,反客为主地又帮谢云澜拿了一双。

  &&过了片刻,谢芳华“咦”了一声,“怎么不见有姜?”

  &&“我不喜,厨子一直是不放的。”谢云澜道。

  &&“云澜哥哥,你这样可不好,不能挑食。”谢芳华扫着菜色,絮絮道,“你除了不喜吃姜,还不喜吃胡萝卜,还不喜吃韭菜,还不喜吃鸡蛋。”

  &&谢云澜筷子一顿,看着她,“我的确是不喜吃这些,怎么你都知道?”

  &&“你看看这些菜,明显就避开了你的喜好嘛!”谢芳华指控道,“怪不得你这么瘦,实在是太挑食了。以后我监督着你,这些都要吃。”

  &&谢云澜伸手忍不住揉眉心,提醒她,“芳华,我接你过府时,是想世子没跟随你来平阳城,我可以照顾你。如今到头来,怎么觉得成了你在处处在管制我?”

  &&谢芳华扯开嘴角笑看着他,“现在你后悔也晚了。”

  &&谢云澜无奈。

  &&两个人饭用到尾声,风梨也端来了鸡汤和汤药。

  &&谢芳华放下筷子,看着一大碗鸡汤,她伸手拿过来谢墨含身边的腕,匀了一半给他。谢云澜刚要说话,她嘘了一声,“我知道你也不喝鸡汤,不过,以后也要喝。”

  &&谢云澜推开鸡汤,摇摇头。

  &&“那你可以不喝,不过呢,我晚上……”谢芳华故意拉长音。

  &&谢云澜无奈,只能端过鸡汤。

  &&谢芳华见他妥协喝了,忍不住露出笑意,也跟着喝起来。

  &&风梨在一旁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了。公子挑食的毛病是多少年了。有些食物对公子的身体有好处,可是他偏偏不吃。厨子只能换着样地不碰触他禁忌地给他滋补,甭提多难了。如今芳华小姐来了,一下子便使得公子改了毛病。他如今真对这芳华小姐刮目相看了。

  &&吃完鸡汤,停顿了片刻,谢芳华也将汤药喝了。

  &&谢云澜早就吩咐风梨拿来蜜饯,在谢芳华喝完汤药后,将蜜饯的碟子推到她面前。

  &&谢芳华伸手捏起一颗蜜饯,对谢云澜嘟囔道,“好像是小孩子,喝完药还有糖吃!”

  &&“你可不就是个孩子?”谢云澜轻笑。

  &&谢芳华看着他眉色俊秀,面容清雅,笑容蔓开时如一朵清水之莲。若是不仔细观察,他眉峰间隐隐的那一线紫气几乎看不清。她也跟着扯开嘴角,将蜜饯一颗一颗地捏着吃了。

  &&上一世,她金娇玉贵,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被养得极其的娇气。

  &&后来遭逢大变,可是她也没吃什么苦。当然,除了心里上那些不能承受的重量。

  &&以前喝一口苦药汤子,她都需要福婶或者爷爷、哥哥盯着她哄着她磨上半响,她都勉强喝了。然后便受不了地吃很多蜜饯。

  &&重活一世后,她将以前所有的东西能改的全部都改了。喝药好比喝水。满嘴苦味时反而觉得活着比什么都好。她可以去做许多的事情。以前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再也不是了。

  &&“好了,蜜饯也不能吃太多,吃一半就行了。吃多了腻得慌,下次你该不想吃了。”谢云澜见她一直闷头吃,碟子里的蜜饯下去了一半,她还不停手,只能伸手撤走了碟子。

  &&谢芳华抬起头,用娟帕擦擦手,对他道,“云澜哥哥,你昨夜没睡好,如今快去睡吧!”

  &&“你呢?”谢云澜看着她。

  &&谢芳华眼睛扫了一圈,“唔”了一声,“你给我找一本书看吧!我可不睡觉了。”

  &&“我这里书多得是,你想看哪种的?”谢云澜见她眼睛灵动,不停地转,好笑地问。

  &&“嗯……有没有那种才子佳人的故事?”谢芳华扭捏了一下,轻声问。

  &&谢云澜愕然。

  &&“云澜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到底有还是没有?”谢芳华不满地看着他。

  &&谢云澜咳嗽了一下,“没有。”

  &&“你不是书多了吗?”谢芳华用你说谎话的眼神看着他。

  &&谢云澜揉揉眉心,“这等市井故事,我从来是不看的。怎么会收录?”话落,见她失望,说道,“这样吧!我让先生给去书局给你选两本来。”

  &&“好!”谢芳华顿时笑了。

  &&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不多时,赵柯缓步走了进来,见二人坐在桌前,屋中气息不再是往日的沉闷,而是悠悠静谧。他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不管芳华小姐和公子如何令人费解,但是只芳华小姐能让公子开心起来,就值得他尊敬。他于是笑着询问道,“公子,您喊我何事?”

  &&“芳华要看才子佳人的市井故事。咱们府中书房没有收录,劳烦先生去书局一趟,给她选两本吧!”谢云澜道。

  &&赵柯闻言也愕然了一下,随即笑了,“这个简单!稍后我就去。”顿了顿,他对谢芳华问,“不知晓芳华小姐想看哪种才子佳人的故事?”

  &&“这个才子佳人也要分很多种吗?”谢芳华不解地问。

  &&“自然!”赵柯道。

  &&谢芳华用力回想,忽然道,“我记得有一本在京中贵裔圈子里私下流传的叫什么《孽海缘》的。可有这本书?”

  &&赵柯顿时咳嗽起来,怪异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疑惑,“怎么了?没有吗?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谢云澜叹息一声,无奈地道,“芳华,你说的这本书是**。寻常书局是没有的。”

  &&“**啊!”谢芳华只想到前世时,似乎这书在什么时候风靡了一阵子,据说宫中的皇后和妃子以及各府邸的贵裔夫人小姐都在看。她没看过,不晓得有什么魔力竟然让那些女人据说都害了相思病。她有些不甘,“就算寻常书局没有,可以找不寻常的书局啊!能不能找到?”

  &&赵柯额头有些冒汗,“在下试试吧!兴许可以找到。”

  &&“那就多谢赵先生了。”谢芳华对他的赵管事儿改了尊称。

  &&“不敢!在下尽力去找。”赵柯连忙拱手,看向谢云澜。

  &&谢云澜对他点头。

  &&赵柯几步走了出去。他想着芳华小姐尊称了他一声先生,他能不用力去给她找到吗?其实以他博通古今博览群书以及他这些年在平阳城的声望来说,找一本书不是难事儿。更何况,自家书局里就私藏着这本书。只是这《孽海缘》的**芳华小姐一个女儿家看,实在是……不妥当。不过既然公子允许,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好了,你去睡吧!别管我了。我觉得先生一定能给我找到的。”谢芳华对谢云澜道。

  &&谢云澜失笑,点了点她额头,也就任由她了,自己站起身,去了床上,脱了外衣躺下。

  &&谢芳华坐在桌前,倒了一杯热水,倾洒在桌子上些,她一边端着水,一边用手指在桌案上画圈圈。

  &&外面细雨沥沥而下,屋中甚是安宁。

  &&谢云澜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待了片刻,忽然又睁开眼睛,那人儿坐在窗前,绝美的脸色纯净怡然。手指在桌案上圈圈点点。窗外细雨霏霏,她映在窗前的身影静谧如画,分外美好。

  &&他目光凝了凝,慢慢地又闭上了眼睛。

  &&须臾,他神色平静松缓怡然地睡着了。

  &&谢芳华感觉到床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偏转过头,看着床上躺的人,不由露出笑意。谁也没有她更知道,他曾经一夜一夜都不能安睡。被体内毒恶之气折磨得五脏俱焚,若是没有昔日的记忆,她很难想象这样的云澜哥哥会被那毒恶之气折磨得无数次不成人形,性命垂危。

  &&那时候,她只是很恨很恨,恨自己只能看着他,什么也不能做。

  &&如今……

  &&她到底不一样了!

  &&八年无名山喂了无论是毒药还是良药的血,总是有用的。

  &&更甚至,她的身体里的血脉本源,便是他体内恶气的天敌。她不想他再受苦。所以,必然要想尽办法为他除去体内那恶气,让他至少在她看得见的地方可以活得轻松一些。

  &&若是没猜错,他体内的恶气,恐怕就是咒了。

  &&普天之下,只有魅族人才会的咒!

  &&他是如何中的咒……

  &&可惜,她的记忆如今也只不过是有一个片段。再深想的话,头便如裂开一般的疼了。

  &&若是折损深埋一部分的记忆,是重生的代价,那么如今到底也是她赚了。

  &&只要活着,有些东西可以慢慢地去解开。

  &&她在桌边一边喝着热水,一边用水在桌面画着圈圈,一边想着事情,时间不知不觉便过了大半个时辰。

  &&赵柯捧着一本书来到门口,向里面看了一眼,门虚掩着,公子躺在床上似乎睡得熟,而窗前那个女子纤细柔婉地坐在那里。屋中静谧,他一瞬间眼眶有些发热。忽然想了一个不该想的想法。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想必也是好的。

  &&谢芳华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向外看了一眼,见赵柯站在门口,连忙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赵柯连忙收起让自己也觉得心惊的想法,对谢芳华拱了拱手,“芳华小姐,书我给您找来了。”话落,将书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伸手接过,厚厚的一本,够她看上几日了。她笑着点头,“多谢先生了。”

  &&赵柯摇摇头,没立即走,而是道,“公子睡了?”

  &&“是啊,云澜哥哥睡了。”谢芳华露出笑意。

  &&赵柯低低叹息一声,压低声音道,“公子的觉一直以来极少,也是源于被他体内的恶气折磨。更是从来看不见他能白天睡着。芳华小姐,多亏了您。”

  &&谢芳华自然知晓的,点点头,“以后我会看着他。”顿了顿,她道,“先生博通古今,通晓百家,医术也是极好。可否能告诉我,云澜哥哥中了什么毒?”

  &&赵柯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芳华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谢芳华点点头,伸手拿过放在门口的伞,撑起来,对赵柯道,“我还没有逛过云澜哥哥的这所院子。先生,我们走走吧!”

  &&赵柯颔首。

  &&谢芳华反手将门关上,撑着伞出了门。

  &&赵柯也是打着伞的,与谢芳华的脚步错开了些,走在谢芳华身后半步的距离,走离门口,才对她道,“公子中的不是毒,是咒!”

  &&谢芳华想着她果然猜测得不错。但还是挑起眉梢,“咒?”

  &&“是,芳华小姐可曾听过咒?”赵柯觉得,除了在公子面前,芳华小姐绝对是可以换做另一个人来看待的。所以,他觉得,可以和她谈一些事情。

  &&谢芳华点点头,她自然是听说过咒。

  &&“公子中的就是咒。”赵柯道,“是魅族的叫做焚心的咒。”

  &&谢芳华面色一变。她听说过焚心。“人未死,心已焚。焚心嗜血,嗜血焚心。”

  &&焚心之咒是魅族的王族绝咒。

  &&原来谢云澜中的竟然是这个咒,那就怪不得了。

  &&她停住脚步,侧转过身,看着赵柯,“先生,云澜哥哥为何中了这个咒?”

  &&赵柯摇摇头,“这么多年,在下也是不知公子何时为何竟然中了这个咒。这个咒还是五年前,我查遍所有的古籍,又请教了神医谷的师尊。才晓得他中了这个咒。以前,女子的血可以抗咒。后来三年前,公子厌恶了嗜血的日子。便搬来了平阳城,由我为公子施针控咒。其实也不过是将咒深埋了。两日前,您出现。公子去接您,后来您住到西跨院后,公子的咒就发作了。往日虽然也有偶尔发作,但都是有规律,我也能控制住。但是这回,您也知道。女子的血已经不管用了。我施针也控制不住了。昨日若不是您,公子怕是性命不保了……”

  &&谢芳华抿起唇角,“魅族的王族绝咒,可曾听说过有何解法?”

  &&赵柯微露讶异,他没有说焚心是魅族的王族绝咒。没想到谢芳华却知道。他立即正了正神色,“据我所知,除去魅族之人,我等寻常之人,是寻不到解法的。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至于这个王咒能不能解,最好是能找到魅族的王族之人才能定论了。可是魅族被魅族了。王族之人还有没有活着的,就不好说了。”

  &&“魅族的王族之人……”谢芳华眯起眼睛,想起了秦铮的师父。可惜,他死了。他的咒术不传外族。秦铮也是不会的。还有谁是魅族之人?法佛寺的无忘大师?他也是死了的。不过尸首不见了。另外还有谁?初迟……他到底是不是魅族之人?

  &&“芳华小姐!您有什么主意吗?”赵柯看着谢芳华,这么多年,他已经黔驴技穷。如今谢芳华的血竟然能抑制住公子的咒术。真是再好不过了。她便是眼前公子能看到的唯一希望了。

  &&“我目前没有什么主意,但是你放心,既然我遇见了,我是不会不管云澜哥哥的。总能为他找到办法。”谢芳华肯定地道。

  &&赵柯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您在就好。”他有话没说,您的血就是那咒的克星。

  &&------题外话------

  &&我是第五天的存稿君,今天那女人从太原飞济南。行程已经走了一小半。数数日子,这几天那个女人的大姨妈似乎要来了。长途跋涉兼大姨妈,她该是有多虐啊。

  &&她走时带了两大盒面膜。不过太阳可是不关照美女的。面膜这东西,有时候也不太靠谱的。不造她微薄、微信有爆照没有。我估计她是不敢爆的,爆出来难保不是一块黑炭,影响我们的眼睛……

  &&小君数数日子,月底了啊。亲爱的们,有月票的赶紧投了吧啊!否则我隔空抽她都没有力气~(>_<>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一章 焚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