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觉得她虽然模糊了前一世的很多记忆。但是对于这一世,她自诩记得很清楚的。不过转而又想想,她连八年前在皇室隐卫的路上遇到秦铮,还送他一个肉包子,她都能忘记。什么时候见到谢云澜,将她忘记了也确实说不定。毕竟,她记忆封存得太深,若不是昨日他被绑在刑具上鲜血刺激之下,她怕是也不能想起。

  &&那些久远的暖而伤的记忆!

  &&她正想着,外面传来风梨的声音,“公子,右相府的李公子求见。”

  &&谢芳华打住思绪。右相府的李公子?李沐清?是他吗?不过除了他,谁还是右相府李公子呢!她转头看向谢云澜。

  &&谢云澜似乎并不觉得意外,见谢芳华看来,他笑道,“这几年,每年有那么几次,只要李沐清来平阳城打理店铺,总会来我府邸坐坐。”

  &&谢芳华更是讶异了,“云澜哥哥,你和李沐清竟然熟悉?他每年还会有几次来你这里。”

  &&“是啊!”谢云澜看着她懵懵的模样好笑,“怎么这么讶异?右相府的公子聪明圆滑,无论是文还是武,都有兼备。也是经商之才。几年前,他初涉经商,当时我助过他。后来便有了交情。只不过,那时候在京中,也还是谨慎不想惹眼罢了。三年前,我来平阳城后,便不必避讳那许多了。”

  &&谢芳华轻嘘了一声,“果然是天下何处不相识啊。”

  &&谢云澜看着她,“看来你对李沐清也是极其熟悉的了。”

  &&“何止熟悉!”谢芳华撇撇嘴。

  &&“既然你也熟悉,他想必也知道你在我这里。这样吧!你随我一起去见见他吧!”谢云澜下了床,对外面吩咐,“风梨,你将李公子请到水榭的暖阁里。”

  &&“是!公子!”风梨连忙退了下去。

  &&“他是来找你的,我才不去!”谢芳华摇摇头。从那日在清幽苑他见了李沐清一面,后来便不知道他是一直在清幽苑待着还是去了哪里。他也是没空理会他的。

  &&“不想见?”谢云澜看着她。

  &&谢芳华重新拿起绢帛,“我要看这个,还没看完呢。”

  &&“那好吧!”谢云澜看了一眼窗外,“雨还下着,屋中有些昏暗,你不要总是费眼睛。”

  &&“知道了!”谢芳华笑着摆摆手。

  &&谢云澜穿戴妥当,撑着伞,出了房门。

  &&谢芳华重新看手中的绢帛,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知不觉,一本绢帛被她看完了,她放下本子,伸了个懒腰,看向窗外,雨似乎下大了。哗哗地响声不断。她下了床,站在窗前看了片刻,如今应该是快响午了。

  &&云澜哥哥还没有回来,这么说李沐清定然还没走了!

  &&两个人在聊什么?聊得这么久?

  &&她正想着,春花匆匆来到了门口,有些焦急地喊了一声,“主子!”

  &&“进来!”谢芳华立即道。

  &&春花推开门,快步走到谢芳华身边,将一张信笺递给她,“您快看看,出事儿了。”

  &&谢芳华接过信笺看了一眼,只见信笺上写着“舅舅中了毒,附近无有能之大夫可救。请主子速速定夺。郾城,轻歌!”,她面色一变。立即道,“我现在就启程去郾城!”

  &&春花也知道主子的舅舅对她极其宠爱,郾城无医可救。言宸公子又去了北齐。桦伯寻常医术还勉强,但是不精通毒术。看来只能主子亲自去一趟了。可是她的身体……她不由担心,“主子,如今雨很大,您的身体受得住吗?”

  &&“受不住也要受!舅舅不能出事儿!”谢芳华说着,便冲出了房门,情急之下,她是连伞也没打的。

  &&春花也知道人命关天,立即追了出去。

  &&谢芳华顶着雨,一路小跑出了东跨院,不管雨多大,向大门口跑去。

  &&春花跟在她身后,秋月在春花得到消息那一刻便收拾了谢芳华女儿家的所用之物,也连忙跟着跑了出来。

  &&出了东跨院,跑了没多久,路过一处水榭的暖阁,便被人从窗前喊了一声,“芳华!”

  &&谢芳华听见是谢云澜的声音,停住脚步,看向暖阁。

  &&谢云澜见她停下,立即拿车伞急步从暖阁走了出来,随他之后,还有从里面走出来的李沐清。但是李沐清并没有走过来,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她。

  &&谢云澜不多时便来到谢芳华近前,立即用伞罩住她,蹙眉问,“出了什么事情了?怎么跑得这么急?”

  &&谢芳华眼圈有些红,“舅舅回来的路上在郾城中毒了,郾城无能医可救。我要去救舅舅,他一定不能出事儿。这么多年,若是没有他在漠北边境执掌军马护着,我和哥哥未必能平安长大。”

  &&谢云澜了然,轻声问,“你先别急,他中了什么毒?”

  &&“不知道!”谢芳华摇头,顿了顿又道,“传信的医术也是不错,但显然也不知何毒。”要是知道的话,轻歌也就不会给她来信了。

  &&“先生说你身体极其虚弱,又来了葵水,昨日刚发过烧,宜养着,不宜折腾。”谢云澜想了想,“这样吧!先生出自神医谷,医毒本是一家。这么多年,先生连我的咒毒焚心都能压下。任何毒应该也有办法。就算一时救不得,他也能寻到拖延之术。让先生跑一趟吧!”

  &&谢芳华闻言看着谢云澜,他口中的先生是赵柯!让赵柯去一趟郾城?

  &&她蹙了蹙眉,看着四周雨声渐大,雨点落下打在伞上地面上噼里啪啦直响,她道,“这么大的雨,怎么能劳烦先生,还是我……”

  &&谢云澜忽然打断他的话,对身后站在门口的风梨吩咐,“快去请先生来这里。”

  &&风梨知道谢芳华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闻言连忙应了一声,去找赵柯。

  &&“你身子骨如此虚弱,若是半途再折腾得发热,晕在路上,即便你去了,岂不是也救不了人?”谢云澜看着谢芳华,“你毋庸担心,先生身体极好。即便冒雨前去,也定能及时赶到,救下舅舅。”

  &&谢芳华想了想,自己的身体目前的确不适宜冒雨奔波赶路。赵柯能将谢云澜的咒毒施针压制三年,医术自然是极好的,她的医术怕是也只能到这个地步。舅舅只要不是无解之毒,赵柯应该就有办法。她去和赵柯去的确没分别了。她点点头,听从了谢云澜的安排。

  &&“走,先进屋子里去!”谢云澜伸手拉她。

  &&谢芳华点点头,跟着他撑着伞来到暖阁。

  &&站在门口的李沐清见谢云澜举动拉起谢芳华的手,他面上闪过惊讶。不过他向来善于隐藏情绪,很快就掩饰下。见那二人走来,谢芳华一脸的郁郁不快,他熟稔温和地问,“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般不喊出称呼,有两种,一种是关系及其陌生,一种关系是极其熟稔。

  &&显然,李沐清对于谢芳华属于后者。

  &&谢云澜闻言看了李沐清一眼,眸光细微地动了动。

  &&谢芳华倒是没注意李沐清的神色和称呼以及语气,两人之间经过牵扯法佛寺抢夺经书,清河崔氏救崔意芝,再加上清幽苑一番言谈,她自然觉得没什么可隐瞒他的。皱眉道,“舅舅在回京的途中,途径郾城,中毒了。无医可救。”

  &&“所以你刚刚是要急着赶去?”李沐清问。

  &&谢芳华点点头。

  &&“云澜兄派人去喊赵管事儿了,赵管事儿医术高超。若是走一趟的话,你舅舅应是不会有事儿。你不要担心了。”李沐清看了谢云澜一眼,对谢芳华劝慰。

  &&谢芳华抿着唇点点头。

  &&三人没有进暖阁,而是等在门口。

  &&一盏茶后,赵柯身上披了一件遮雨的斗篷,手里提了包裹,急匆匆地跟着风梨跑来。显然,他应是也得到了消息,猜出了谢云澜派风梨喊他的目的。

  &&不多时,他来到近前,对谢云澜道,“公子请吩咐!”

  &&谢云澜看着他,眸光赞许,“先生料事如神,看来是准备妥当了。芳华的舅舅,也就是武卫将军,回京途中在郾城中了毒。劳烦先生跑一趟吧!”

  &&“是,在下这就去!”赵柯连声点头。

  &&就在这时,前门口忽然跑来两个人,一个人是守门人,一个人是玉灼。

  &&赵柯还没离开,那二人便跑到了近前。

  &&玉灼的手里拿了一个玉质的小瓶子,气喘吁吁地来到门口,见谢芳华疑惑地看着他,他连忙说出来意,“芳华姐姐,表哥得到消息,说郾城的舅老爷出了事儿。知道你这里必定不会置之不理。他让我立即送来这一瓶灵芝丸。也许能有大用。”

  &&谢芳华看着那个玉质的瓶子,想起是在法佛寺时秦铮从外公手里厚脸皮要来的。灵芝对毒自然是有功效的。她也不推辞,立即道,“赵先生去郾城救舅舅。你将这一瓶药给他吧!”

  &&玉灼闻言立即将玉质的瓶子递给赵柯。

  &&赵柯连忙打开瓶子看了一眼,惊喜道,“这是上好的千年灵芝丸。连国库怕是都没有的。这是好药啊。就算武卫将军一脚踏入鬼门关,凭着我的医术和这灵芝丸,也能将他拖回来。”

  &&“那就辛苦先生了!先生快启程吧!”谢芳华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嘱咐道,“你到郾城城门口,自然会有人接应你。你随着他去救治我舅舅就是了。”

  &&“好!”赵柯也不再耽搁,赶忙快步冲向大门口,一边快步走一边对守门人吩咐,“快去给我备一匹快马!”

  &&那守门人连忙应声,快跑去了。

  &&不多时,赵柯出了府门,带了几个护卫,快马加鞭赶去郾城。

  &&谢芳华听着马蹄声走远,收回视线,看向玉灼。

  &&玉灼对谢芳华眨了眨眼睛,小声道,“芳华姐姐,表哥可想你了!”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对他道,“你骑马来的?怎么没披一件雨披,衣服都湿了。”

  &&玉灼撅起嘴,“哪里来得急?表哥收到消息后,就火急火燎地催我了。我若是慢一点儿,他不折了我的腿才怪。”

  &&谢芳华想着舅舅的毒的确紧急,玉灼若是晚来一点儿,赵柯就先走了。她对身边的谢云澜道,“云澜哥哥,给他找一件雨披再让他赶回去吧!”

  &&谢云澜点点头,对风梨吩咐了一句。

  &&风梨连忙去了。

  &&“谢谢芳华姐姐!”玉灼笑逐颜开,眼珠转了转,定到李沐清身上,对他打招呼,“李公子好。你也在这里啊?”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如今舒服地住在平阳县守府!怕是不觉得无聊才是。所以,我便没去寻他。”

  &&玉灼立即摇头,垮下脸道,“才不是呢!表哥想芳华姐姐想得紧,她不在他身边,他整日没好脸色,可真是苦了我这个跟在他身边的人了。”

  &&李沐清挑了挑眉,“我看你不像是受苦的样子。”

  &&“哎,李公子只是没看到我受苦,我只是惯于苦中作乐而已。”玉灼小大人地叹了口气。

  &&李沐清颇具兴味地赞赏道,“秦铮兄以后将你带在身边,可谓是得了一员虎将。”

  &&玉灼顿时挺了挺胸,得意骄傲不谦虚地道,“那是自然,我会的东西多了。”

  &&李沐清见风梨已经拿了雨披跑来,便止住了话。

  &&风梨来到近前,将雨披递给了玉灼。

  &&玉灼连忙披在身上,对谢云澜嘻嘻一笑,“多谢云澜公子!”

  &&“不谢!”谢云澜笑着颔首。

  &&玉灼看着他,认真地道,“你可要好好地照顾好芳华姐姐啊!我表哥虽然让人回来了。也不过是因为芳华姐姐觉得你的府邸里住着比平阳县守的府邸舒服方便。所以,才没拦阻。你可不能再让她出了什么事情,惹得我表哥忧急。”顿了顿,他唉声叹气地道,“我对你嘱咐,也是为我自己谋个舒服。否则,他发起火了,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啊。最先殃及的就是我。”

  &&谢云澜自然能听出玉灼这话里一连说了好几重的意思,他笑了笑,面色平和地点头,“请秦铮兄放心,芳华在我这里,目前再不会出现让他担忧的事情。”顿了顿,他又道,“玉灼公子也放心!”

  &&------题外话------

  &&我是第七天的存稿君,她今天在亭湖高级中学,晚上入住南京。唔,我这么卖力地出卖她的行程,她回来会不会劈了我。唔,不过为了数月票,为了给某个让大家心疼了的人报仇。我也是拼了。美人们,我感觉自己比那个出门一推三不管的女人辛苦多了,我可是每日地忙前忙后啊~我这么拼,有月票的就不要留着了。么么么哒!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三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