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国策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玉灼虽然是跑腿而来,但是在秦铮面前,以及他本身的身份,自然不是下人。谢云澜在平阳城三年,自然该了解的事情都是了解的。所以,他称呼玉灼为公子。

  &&玉灼没想到谢云澜被他明推按压一番后,谢云澜不但没恼怒,还给了他个尊称,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既然这样表哥就放心了,我自然也可以踏实舒服地不被他骂了。”话落,他拱拱手告辞。

  &&谢云继笑着吩咐风梨送他出门。

  &&不多时,玉灼的身影出了府邸。

  &&“王氏和玉氏的子孙到底是不同寻常!”李沐清赞扬了一句。

  &&“那是自然!”谢云澜淡淡地笑着,转头见谢芳华衣服在滴水,蹙了蹙眉,对站在不远处房檐下躲雨的春花、秋月道,“你们去房间给芳华拿一套干松的衣裙来。”

  &&那二人立即应声,齐齐跑回了东跨院。

  &&谢云澜对谢芳华道,“这暖阁里有内室,稍后她们拿来干松的衣服,你进去换了。今日雨大,我就留沐清兄在这里用午膳了。稍后你与我们一起用饭吧!”

  &&谢芳华点点头。

  &&李沐清看了谢芳华一眼,没客气地推拒请辞。

  &&三人进了暖阁。

  &&这间暖阁十分雅致,四周水榭亭台,是这座山林府邸里一处极具赏心悦目的观景暖阁。

  &&外间画堂里桌案上摆着一局下了一半的棋。

  &&原来李沐清和谢云澜在下棋,谢芳华想着怪不得那么长时间谢云澜都没回东跨院。

  &&二人进入画堂后,李沐清笑着问,“云澜兄,继续下完它?”

  &&“好!”谢云澜笑着点头。

  &&二人落座。

  &&谢芳华刚刚从东暖阁跑出来,被冷水浇下,浑身都湿透了。她没往二人近前凑,而是立在门口,等着春花、秋月拿干松的衣物来。

  &&不多时,二人撑着伞拿来一套衣物。

  &&谢芳华是伸手接过衣物,去了里间的内室。

  &&谢云澜从棋盘上抬起头,对二人道,“你们跑一趟厨房,吩咐厨子熬一碗姜汤来,给芳华驱除寒气。”

  &&二人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李沐清从棋盘上抬起头来,奇异地看了谢云澜一眼,忽然低声问,“云澜兄,如今你不惧女子了?”

  &&谢云澜要落子的手一顿,眉头轻蹙了一瞬,摇摇头,“不惧芳华而已。”

  &&“看来她在你这里也是特别的。”李沐清用了个也字,一语双关。

  &&谢云澜眸光动了动,随即幽静地看了李沐清一眼,对他笑道,“沐清兄和芳华何时熟识的?”

  &&“年前几个月吧!”李沐清模棱了一下说道。

  &&谢云澜笑了笑,不再多言。

  &&李沐清有意无意地打量谢云澜,心中翻了好几番念头和揣测。

  &&若说秦铮喜欢谢芳华,对谢芳华特别,恨不得捧在手心里,他是不觉得意外的。毕竟这么多年,他一直时刻关注着秦铮随时的动静。秦铮背地里做的有些事情,和谢芳华之间的牵扯,大多数时候瞒不过他的眼睛。

  &&另外还有四皇子秦钰,秦钰自小和秦铮不对付,彼此之间明里暗里较劲关注,他能从秦铮的牵扯中寻到了关于谢芳华的蛛丝马迹也不奇怪。

  &&还有燕亭,他也早就知晓他的心思。

  &&毕竟右相府一直是中立派。说右相府忠于皇上吧!偶尔也会私下里有小动作。说不忠于皇上吧!大事之上却是一定是附和皇上的。所以,这样的右相府维持中立还要保持贵门清流。自然是不易的。背地地的功夫自然有多少下多少。他身为右相府未来的接班人,自然肩负重担。对京中内外,他的消息从不闭塞。

  &&但是对于谢云澜和谢芳华,他却是一无所知了。

  &&按理说,他认识谢云澜的时间并不短。做为谢氏米粮的下一任继承人,京中任何人都不会失去对他的注意。三年前,无数人盯着他。自从三年前他搬来平阳城,暗中用了手段。很多人便探查不到了。但是那很多的人里,自然是不包括他的。

  &&他对谢云澜,从他暗中从谢氏米粮脱离出来,到他的病,以及赵柯暗中施针秘密寻找魅族王族之人上。他都是知晓的。

  &&本以为,他已经对谢云澜极其了解。却不成想,到出了这件让他意外之事。

  &&谢云澜对谢芳华的态度不止让他意外,谢芳华对谢云澜的信任也是让他意外。

  &&他是极其清楚武卫将军在谢芳华心中的地位的。

  &&以他一贯的聪明,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正想着,谢芳华已经换好了干松的衣裙,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便立即打住了思绪。

  &&谢芳华来到二人近前,自然地挨着谢云澜坐在了他旁边。看向棋盘,见谢云澜要将子落在一处,她立即挥手挡住,“云澜哥哥,你的棋艺有这么差吗?明明可以吃他的子。你怎么不吃?下在这里可是白白错失一个良机啊。”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沐清兄走神了,我这般胜了他,胜之不武。”

  &&这时,李沐清忽然笑了,对谢芳华道,“观其不语真君子!”

  &&谢芳华翻了翻眼皮,戚了一声,对谢云澜道,“你可真有君子风范。”话落,又看了李沐清一眼,“这回好,君子遇上君子了。我枉做小人了。”

  &&二人闻言齐齐失笑。

  &&谢芳华看着二人,也忍不住笑了。

  &&谢云澜到底是没下那一招一棋定局的赢棋,李沐清自然后面也不会走神给他机会了。

  &&所以,最后二人下了个平局。

  &&春花、秋月端来姜汤后,谢芳华看着姜汤皱眉。

  &&谢云澜瞧着她,微笑道,“芳华,你说过不能挑食的!”

  &&谢芳华想着她虽然对姜汤不排斥,但也不是只爱喝姜汤,一般时候,她喜欢放些枣和姜汤一起熬。熬出红枣姜糖水来。便驱除了些姜汤的辣味。她叹了口气,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我没有不爱喝姜汤,我也不挑食。只是下次再熬这个东西给我,是不是吩咐你家厨子放些红枣在里面?”

  &&谢云澜见她无奈的样子失笑,点点头,“好!”

  &&谢芳华便也不再多话,将姜汤喝了。

  &&李沐清看着二人,面色淡淡笑着,没搭话。

  &&不多时,谢芳华喝完一碗姜汤,谢云澜将早就准备的温水递给她,她张口喝了一大口,须臾,吐吐舌头,“好辣!以后再也不要喝了。”

  &&谢云澜微笑,目光有些暖意,对早已经送走了玉灼,赶回来的风梨问道,“午饭可好了?”

  &&“回公子,好了!就等着您吩咐了。”风梨立即道。

  &&“那就端上来吧!”谢云澜摆摆手。

  &&风梨立即跑去了厨房。春花、秋月进来收拾了桌子,拿走了姜汤的空碗,也去了厨房。

  &&不多时,端来了午膳。

  &&厨子大约是受到了谢芳华的鼓励,所以,寻常不敢上的菜都无一例外地出现在了桌案上。

  &&谢芳华看着精致的菜肴,有好几样都是谢云澜不爱吃的,她顿时眉眼笑开,特意给他一样夹了一筷子放在了他面前的碟子里。

  &&谢云澜只能苦笑。

  &&李沐清与谢云澜相交几年,有些他的小毛病他自然也是知晓的。见此不由得有些感慨,说道,“云澜兄,若不是知道你确实出身在谢氏米粮,我以为你才是她的亲哥哥!”

  &&谢云澜不置可否。

  &&谢芳华瞥了李沐清一眼,“我哥哥自小和李公子一块儿长大,难道你不知他是真是假?”

  &&“自然不敢说子归兄不是亲的。”李沐清立即做了个告饶的动作。

  &&谢芳华勾了勾嘴角。

  &&这时,风梨正摆菜,忽然插嘴道,“昨日铮二公子说我家公子是芳华小姐堂了几辈子的兄。还问我家公子数得清多少辈子吗?算起来,我家公子和芳华小姐的血缘已经出了五代还要多很多了。只是同族姓一谢罢了。血缘早淡,也不算是兄长了。更何况亲兄长,更不是了。”

  &&李沐清一怔。

  &&谢芳华筷子一顿。

  &&谢云澜微微蹙眉,看了风梨一眼,却也没训斥他,只道,“还差鸡汤没端来,你再去端。”

  &&风梨见谢云澜看来,以为要挨训,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是有些为公子那日被铮二公子如此说抱不平。想着芳华小姐这么好,她来到这里,就能让公子开心起来。若是照这样想来,公子和芳华小姐的确是没什么血缘亲情了。若是这样的话,那公子是不是可以……

  &&他听到谢云澜的吩咐,连忙打住想法,立即应声,跑去了厨房。

  &&李沐清忽然道,“秦铮兄说得也没错!”

  &&谢芳华看了李沐清一眼,听不出他这句话有何意味,接过话道,“他是说得没错。但又如何?云澜哥哥就是云澜哥哥,与谢氏可没什么关系。”

  &&李沐清一怔,谢芳华这句话说得可别具深意了。偏偏以他的聪明一时猜不出是何深意。

  &&谢云澜却是懂了,她的意思是,她对他好,跟谢氏没关系。他不由露出笑意,“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话落,拿起筷子,吃了平时不爱吃让厨子连做也不让做的菜。

  &&谢芳华点点头。

  &&接下来,三人明显都安静了些,一心吃饭,话语极少。

  &&饭后,外面的雨依然下得很大。且一时间还没有停的势头。

  &&谢云澜对李沐清道,“四皇子如今就在平阳城,京中来自柳妃、沈妃以及别的危险都被引去郾城了。你既然是暗中奉旨来接四皇子。如今四皇子安然,你也是左右无事。今日雨大,若是没什么事情,就别冒雨走了。住在这里吧!”

  &&谢芳华闻言想着云澜哥哥实在太好了,先是留饭,如今是留住了。对于李沐清和秦铮的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不过这也只能怪秦铮,他没事儿乱发脾气。

  &&李沐清闻言微笑,“四皇子只要无事儿,我也就无事儿。毕竟这一趟差事儿只是为了他。”顿了顿,他话音一转,“不过我留在这里会不会不便?”

  &&“房舍还是够的!西跨院空着,你就住西跨院吧!”谢云澜道。

  &&“云澜兄,据我所知,你只有两处院子。”李沐清疑惑地道。

  &&谢云澜看了谢芳华一眼,无奈地头疼,“这是个小磨人精,她不住西跨院,非要和我挤在东跨院。西跨院也就空出来了。”

  &&“原来如此!”李沐清闻言并没多少讶异,也没多少奇怪的表情,更没多余的看起来惹人不喜的情绪,只笑道,“那我就打扰了!这么多年,来了这么多趟。还是这一趟感谢这大雨了。让我也体会一番云澜兄不准任何人踏足的内院的风景。”

  &&谢云澜微笑,“沐清兄这是怪罪我这么多年未曾留你落宿了?既然这样的话,若是无事,你就多住几日。”

  &&“好!”李沐清应承得痛快。

  &&谢芳华无言,从今日留宿,又到多住几日。她知道云澜哥哥的脾气,虽然面色温和,但内在却甚是骄傲孤僻。不喜人多。李沐清也是个例外了。

  &&二人又闲聊了片刻,谢云澜见谢芳华没精打采地戮手指,对她问,“是不是困了?既然这样,回去休息吧!”

  &&谢芳华摇摇头,百无聊赖地道,“不是困,是无聊。”

  &&谢云澜揉眉心,“这么大的雨,也没办法带你出去玩。要不然你还是去看书吧?”

  &&“我都看了半日的书了,你的一本手记都被我翻完了。不看了。”谢芳华摇头,她的确是有些无聊。秦钰安然地待在平阳城不知道哪一处背静的地方,秦铮安然地待在平阳县守府。程铭、宋方、秦倾等人也在那里。关于郾城,有轻歌在,赵柯又拿着灵芝丸去了。应该不用太担心舅舅。她来了葵水,身子又弱,外面下雨,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当真是觉得最闲的一个。

  &&“那怎么办?要不然给你找些针线,你绣花?”谢云澜建议。

  &&“才不要!”谢芳华摇头,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时,她被英亲王妃盯着学刺绣针线。好不容易逃脱了,却跑这来绣来,那不是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干吗?

  &&“你不能出去,却别的也不想做。那这可怎么办?”谢云澜也觉得有些犯愁。

  &&“要不然下棋吧!有一种三个人玩的三子棋,我觉得甚是好玩。不如尝试一下?”李沐清没见过谢芳华这等小女儿的样子,这不喜,那不好的,百无聊赖的模样也让人看着生动。一时间觉得她可真是有八个面孔和性情,在你觉得看透的时候,却还是看不透。

  &&“不玩!”谢芳华摇头。

  &&“不会?可以教你!”李沐清道。

  &&“那也不玩!”谢芳华没兴趣。

  &&李沐清摊摊手,“寻常打发时间,无非是琴棋书画。你自小学习琴棋书画,大抵是不喜这些了。针织女红看来你也不想做。如今外面下雨,那似乎还真没玩的事情了。”

  &&他说到这里,谢芳华眼睛忽然一亮,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你答应给我作画的。”

  &&谢云澜见她想起了早上说的事情,看了一眼外面哗哗下的大雨,对她道,“可是天公不作美。你要细雨没人图,可是如今是瓢泼大雨,外面极冷,凉风瑟瑟。显然不适合。而你……”他顿了顿,挑剔地道,“你气色不好,脸色极差。心里大约是还隐隐担忧舅舅。所以面上表露不出多少笑意。愁云惨淡。这副样子,给美打了一半的折损。你确定要画?”

  &&谢芳华垮下脸,“有你说得这么差吗?”

  &&“有!”谢云澜点头。

  &&谢芳华泄气,“算了,我还是回房间睡觉吧!”话落,她站起身,看着二人,“我没事情做,难道你们就有事情了?你们不会要在这闲聊到天黑吧?”

  &&谢云澜看向李沐清,“沐清兄可有高见?”

  &&李沐清微笑,“我手中几日前寻到了一本孤本卷宗,自己参考不透。云澜兄若是不累,不若帮我一同参考一番。”

  &&“什么孤本?”谢云澜笑问。

  &&“前朝的开国国策!”李沐清低声道。

  &&谢云澜微笑,“前朝距离至今几百年了,开国皇帝的国策据说早已经寻不到了。没想到沐清兄去寻到了孤本卷宗。”

  &&谢芳华有了些兴趣,停住脚步,对李沐清道,“你怎么不早说?快拿出来!我也看看。”

  &&李沐清闻言转头看向谢芳华,“你也对国策有兴趣?”

  &&“女子就不能看国策了?”谢芳华扬眉,“千年前,国风最开放之时,女子还能做大将军,也有文风极好者,还能编纂史记呢!只不过是南秦建立,女子的地位才低了。”

  &&李沐清失笑,“南秦建立,女子地位低了,当初前朝险些出来个女皇。秦氏吸取教训,女子不得干政。”顿了顿,他道,“我是本来觉得这枯燥的文字你不喜,才没说。既然你有兴趣,那自然可以跟着一起看。”

  &&谢芳华本来要离开,又重新坐下了身。

  &&李沐清从怀中拿出一个泛黄的宗卷,宗卷用上等的明黄色绢帛,十分陈旧了。但难得保存得极其完好。

  &&他慢慢地打开卷宗,上面记载的笔迹字体却是用梵文撰写的。而这梵文手法比之经书的梵文还有不同。确切说,应该叫做“魅梵文”。

  &&谢芳华“咦”了一声。

  &&“怎么了?”李沐清抬头看着她,见她脸色奇异,不由询问。

  &&谢芳华不答话,对着卷宗看了片刻,才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李沐清,“你说这道前朝的国策是你前几日得到的?在哪里得到的?”

  &&“作为交换,你先说你刚才为何觉得奇异?”李沐清不答反问。

  &&谢芳华倒也没觉得有些事情不能说,她也不相瞒,说道,“这份卷宗上面所书写的内容的确是前朝的国策。但是这前朝的国策却不是真正前朝时撰写的国策。写它的人是回绝大师。”

  &&李沐清一怔,“何以见得?据我所知,当年,前朝太祖皇帝和魅族公主有情。但因十万里之遥,以及魅族的族规。所以,前朝太祖皇帝只能忍痛割爱。临别前,送了魅族公主一份手抄的魅梵文。也是天下独一份了。”

  &&这魅梵文是魅族的文字,除了魅族人,无人会。

  &&谢芳华摇摇头,对他道,“我见过回绝大师的《心经》孤本。笔法和这卷宗卷的手法虽然极其不同,甚至天差地别。但是你们该知道。一个人的笔法可以改数次,变幻不同的书写风格。但是,长期浸**法的人也能窥破其笔法固有的精魄和神魂,那是不会改变的。”

  &&李沐清和谢云澜都点点头。他们承认她说得对,一个人总有他特有的掩饰不了的东西。

  &&“更何况,我见过真正的前朝国策!”谢芳华又吐出一句话。

  &&李沐清顿时一惊,看着谢芳华,不敢置信地道,“你竟然见过真正的前朝国策?你说这个是假的,那么真的在哪里?”

  &&谢云澜蹙了蹙眉,眸光有一闪而过,也看着谢芳华。

  &&------题外话------

  &&我是第八天的存稿君。今天这个女人在三江学院。她的行程已经过了一大半,距离回来的曙光近了~

  &&月底最后两天了。亲爱的们,月底月票清零哦,别留着了。给我吧!数月票也是个累人的活,每日除了待在被窝里还是待在被窝里。坚守阵地地不能出去放风,我要侍候一众美人,也是蛮累的啦~么么哒~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四章国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