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同行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云澜这话明显是分析利弊之后,将秦钰给拒绝了。

  &&谢芳华在车上微微露出笑意,云澜哥哥不买秦铮的面子,同样也不买秦钰的面子。这才是云澜哥哥。南秦整片国土转上八圈,也就是只能找到他这么一个了。

  &&秦钰听罢后点点头,“云澜兄说得甚是有道理。”顿了顿,他话音一转,“但是在下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况且……”他看了李沐清一眼,“还有沐清兄既然奉了父皇的密旨前来接我。定然在京城到平阳城之间做了严密的部署。所以,郾城假的四皇子暴露,倒也不怕。钰私以为可以解决。我一路从漠北关山迢递到了平阳城,区区平阳城距离京城短短路程,岂能被难住?”

  &&谢云澜闻言笑了笑,“看来我不该担忧四皇子安危,应该是为拦截你的人而感到担忧。”

  &&“可以这样说!”秦钰笑着颔首。话落,看着谢云澜,“既然同是回京,不如结伴而行吧!虽然对我不利的人甚多,但是对忠勇侯府芳华小姐不利的人也是不少不是吗?结伴而行可以互惠互利,平安到达京城。云澜兄以为如何?”

  &&谢云澜一时没说话,似在考虑。

  &&谢芳华眸子眯了眯,忽然冷笑道,“四皇子可真是好算计,不放过丝毫对敌绞杀的机会。郾城既然舅舅受伤,抓了沈妃的人,柳妃的人没被你抓住把柄,你又怎么会便宜她?从平阳城回京这一段路,距离京城越近,沈妃为了儿子越会沉不住气,早晚要出手。你就给她机会,等着她出手。”

  &&秦钰含笑看着她,并不反驳。

  &&“就算对我不利的人多,但是也多不过你。区区一个忠勇侯府的小姐,还不会有人花了不得的代价来致我于死地。毕竟我的命没有四皇子你的命值钱。所以,相比较而言。你所说的互惠互利怕是不存在。”谢芳华冷静地道。

  &&秦钰勾唇一笑,“芳华小姐能有这一番分析,也是心思极其缜密,看来对很多事情都是了如指掌。忠勇侯府的小姐巾帼不让须眉。”顿了顿,他话音一转,“不过你大约说错了。父皇身体一直健朗,虽然已过中年,但也是中秋之月。就算想要皇权那把宝座的人不少,想要我命的人却也无非就是那几人而已。毕竟皇权还没有到水深火热之时。相比较于忠勇侯府,在下反而倒是觉得想要芳华小姐命的人甚多。毕竟如今整个谢氏是走在刀刃上。”

  &&“何以见得?”谢芳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南秦甚至天下,谁人都知道忠勇侯府小姐是谢氏的一颗明珠。被老侯爷爱若至宝,被谢世子护在手心。换句话,你是他们要守护的人,你可以想想,只要有人想要谢氏倒塌,那么,你就是必要除去的不二人选。要知道,攻人不如攻心。”秦钰看着她犀利地分析道。

  &&谢芳华一时沉默下来。

  &&“所以,不如同路。大家都熟识,相互也是个照应。”秦钰道。

  &&“就算你说得对!但是我也未必没有自保之力。四皇子既然知晓皇权和谢氏敏感,就要离我远些才是。毕竟皇上真的不喜欢忠勇侯府,也是不喜欢我。你与我走在一路。难保不会碍了皇上的眼。”谢芳华沉思片刻后道。

  &&“那就是我的事儿了。芳华小姐不必为我不能在父皇面前有个说辞而忧心。”秦钰笑道。

  &&“谁忧心你了!”谢芳华“啪”地放下帘幕,冷清地道,“世间之事,往往出乎意料。一个决定在下之前,四皇子一定要想好了。秦铮和我圣旨赐婚后,已经招了皇上忌讳。四皇子想要再跳入火炕,就别妄想再能爬出来。”顿了顿,她警告道,“毕竟,我也是想要杀你的人。你可记住了。”

  &&秦钰失笑,“既然要跳入火坑,我就没想过要爬出来,”话音一转,他意味深长地道,“毕竟,你就算想要杀我,目前来说,也仅限于想想罢了。上元节之日的灯火余光也是还没有消退的。”

  &&谢芳华知道他是在提醒她秦铮与他一同中的同心咒,就算他不提,她确实也不会忘记。她不再说话。就算她不同意,看来秦钰也是要跟着的。

  &&秦钰见谢芳华不再言语,看向谢云澜,“云澜兄,虽然今日我们同回京中,没办法在你府中做客,但是路途同行,我们可以把酒言欢。相较于芳华小姐,你该是不介意与我同行的吧!”顿了顿,他不等谢云澜反驳,便道,“毕竟,我不记得有得罪过云澜兄。”

  &&谢云澜淡淡道,“能与四皇子同行是幸事儿!”

  &&这句话算是同意了!

  &&“看来在下真是可以回家了。平阳城虽好,但也不如家中好啊。”李沐清也笑了。

  &&秦钰点点头,同感地道,“不错,我已经想母后了。”

  &&二人这句话一前一后说出,便勾起了谢云澜对老夫人的思念来,他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谢芳华虽然觉得秦钰碍眼,但回头想想七星在他手中,到京郊踏入京城的前一刻他若是不言而有信的话,那么他定然是想方设法不会让他平安踏入京城的。

  &&不过想想,秦钰该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初迟见达成一同进京的协定,脸色分外阴沉。但秦钰一心想同行,他也莫可奈何。

  &&秦钰甩了马缰,对谢云澜道,“云澜兄不介意再多备一辆车吧?”

  &&“自然不介意。”谢云澜吩咐风梨,再去备一辆车给秦钰用。

  &&风梨立即去了。

  &&不多时,府里又赶出一辆车。

  &&秦钰看了李沐清和初迟一眼,对谢云澜含笑道谢,三人一起上了马车。

  &&谢云澜看了一眼自己住了三年的院落,吩咐守门人两句什么,守门人连连点头,他也上了马车,坐在了谢芳华的身边。

  &&风梨坐在了车前。

  &&待众人都上车坐稳,队伍整顿整齐,离开了府邸。

  &&几辆马车,两百人的护卫,颇有些浩浩汤汤之势。

  &&谢芳华坐在车上,有些闷闷不乐。多了秦钰,秦铮却不回京,总让她心底有些微微不适。

  &&谢云澜偏头对她询问,“你知会秦铮了吗?”

  &&“知会了!”谢芳华点头。

  &&“他如何说?”谢云澜问。

  &&“他说他不回去!”谢芳华道,“要多在平阳城待几日。”

  &&谢云澜点点头,不再说话。

  &&谢芳华也没什么心情说笑,便依靠着车壁静静地坐着。

  &&一路来到平阳城的城门,却意外地在平阳城的门口看到了等候在城门口的平阳县守。以及秦倾、王芜、郑译三人。

  &&风梨悄声在车前将情况禀告给谢云澜。

  &&谢云澜听罢,点点头,吩咐他将马车停下。他从车里挑开一节帘幕,看向外面。

  &&秦钰、初迟、李沐清三人的马车也在后方停下,李沐清露出头来。

  &&平阳县守走到近前,看着马车上的谢云澜拱了拱手,“云澜公子,可是要回京?”

  &&谢云澜下了马车,温和地点头,“我送芳华回京。”

  &&“本官今早听铮二公子说了芳华小姐回京之事,受铮二公子所托,给芳华小姐送一件礼物,以排遣她沿途寂寥。”平阳县守向车里看了一眼,因谢云澜挑开的帘幕缝隙小,他只能看到她裙裾一角。他笑呵呵地道。

  &&谢云澜回头看了一眼,见谢芳华一怔,不明所以,他转回头,对平阳县守询问,“不知是何物?竟然劳动城主亲自来送。”

  &&“铮二公子对芳华小姐在意,下官亲自跑一趟也不算劳动,正好活动活动筋骨。”平阳县守吩咐身后的人将一个篮子拿到近前,递给谢云澜。

  &&谢云澜看了一眼,见里面躺着一只毛发洁白的猫,甚是漂亮,他眉梢动了动,伸手接过,递进了车内。

  &&谢芳华接过篮子,见里面懒洋洋地躺着一只猫,她看着它,那猫也睁着漂亮的眼睛瞅着她。看起来甚是高贵。她忽然想起了被她的马车碾死的那只狗,嘴角抽了抽。他这是在提醒她什么?

  &&这么漂亮的猫,一看就是稀有品种,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方法找到的,竟然给她送来了。

  &&“不知芳华小姐可满意铮二公子的礼物?”平阳县守试探地对车内询问。

  &&谢芳华一时间没答话。

  &&平阳县守拿不准谢芳华的想法,尤其是看不到她的脸色,心底没底,看向谢云澜。

  &&谢云澜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平阳县守只能硬着头皮又问了一遍,随机怕谢芳华再不答,他补充道,“下官是受铮二公子所托,稍后要回去交差。”

  &&“这猫很漂亮,它平时吃什么?”谢芳华问。

  &&“它除了不吃豆腐,其余不挑食。”平阳县守立即道。

  &&谢芳华忽然笑了一声,语调清软,“多谢县守夫人忍痛割爱。你告诉他,我很喜欢。”

  &&平阳县守一惊,没想到谢芳华竟然看破了这猫是他夫人养的。只这一点儿,他顿时觉得,能让铮二公子看中,被住在平阳县守府的八皇子等人这几日夸了多次的芳华小姐,一定是不简单的,怕是几日前他眼拙了。有眼不识金镶玉,才觉得她是养在深闺里不识愁滋味的千金小姐。

  &&他想到此,顿时恭谨了些,连连摇头,“夫人知晓芳华小姐来了平阳城,前两日也住在了本府邸一晚,本来想择日请芳华小姐叙话,以尽地主之谊。可是不成想您这就要回京了。所以,铮二公子既然看重了这只猫,也是它的福气。我夫人知晓是送给您沿途排解寂寞,甚是高兴。”

  &&“那就多谢你和尊夫人了!”谢芳华算是承了这个情。

  &&平阳县守暗暗松了一口气,完成了一桩任务,自然是极其欢喜。回转头,面对谢云澜,语气也轻松了,“云澜公子在平阳城待了三年,平阳城每年受到旱灾涝情都要劳烦你破财救灾。才使得平阳城百姓安定,下官身为平阳城的父母官,今日既然知晓你要回京,理应前来送别。”顿了顿,又试探地询问,“公子这次回去,不知道何时还会再来?”

  &&“我只是送芳华回去而已,不久后就会回来。”谢云澜道,“为平阳城百姓所做之事不足挂齿。城主不必挂怀。”

  &&“原来只是不久后就回,那本官就放心了。”平阳县守回头看了一眼,对站在他身边的三人给谢云澜引荐,“这位是八皇子,这位是翰林大学生府的王公子,这位是监察御史府的郑公子。这三人也赶着回京。不知可否与你和芳华小姐顺道同行?你也知道,前几日上元节,平阳城乱了一阵。八皇子受了伤毒,一直未曾痊愈。宫中太妃闻到了风声挂怀,催他回京。在下知晓你也回京,有护卫随行,到也省了我派府兵相送了。”

  &&“云澜兄!”秦倾、王芜、郑译三人齐齐走上前,对谢云澜一礼。

  &&谢氏米粮的公子云澜,虽然离开京城在平阳城待了三年,淡出了视线,依然无人敢小看。

  &&谢云澜含笑点头,“自然不是问题。”顿了顿,她扫了一眼三人身后,见有一辆马车停在他们身边,他不再多言,“三位兄台既然已经备了车,那么就请上车吧!时辰也不早了。”

  &&三人连忙点头。

  &&秦倾、王芜、郑译三人又与平阳县守做了几句告别,上了马车。

  &&三人上车后,平阳县守看着谢云澜马车后面的一辆马车疑惑地问,“这辆马车不像是装载货物的马车。云澜公子除了送芳华小姐,还带了何人回京?”

  &&谢云澜回头看了一眼,秦钰和初迟所坐的马车静静的,哪怕平阳县守来了半响,他们也没从车内出来,显然是不打算见面的。他淡淡道,“我的两个管事,里面有女眷,不方便见大人。”

  &&谢芳华在车内忍不住想笑。女眷?秦钰和初迟脸上此时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平阳县守恍然,点点头,“女眷自然是不方便见的。”他让开路,一拱手,“云澜公主、芳华小姐、八皇子、王公子、郑公子,一路好走!”

  &&谢云澜点点头,拱了拱手,上了马车。

  &&不多时,车队启程,离开了平阳城。

  &&------题外话------

  &&这一次虽然累疯了,但是好在不负所望,没有断更。昨天晚上我飞机回家了!

  &&中国网络作家走进抗战历史的长征路线活动完满结束。十天内,走了十几个地方,由北到南,由东到西。这一次,我觉得十分有意义。也感谢微信小伙伴们陪着我一路主题跟踪完全程。你们也辛苦了!在这里说一下,还没有关注咱们新微信公众平台的亲们,请尽快关注。我们微信里面会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关注方法,个人微信里面找到公众平台,搜索西子情。么么哒!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八章同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