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夜谈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纸团打开,上面写着“睡醒了?”三个字。

  &&谢芳华催动内力,手心的纸团瞬间化成了灰,她扬手洒出了车外,同时说了句“无聊!”

  &&纸灰顺着风飘向后面的车厢,转眼间,秦钰伸出的手心便落了些微灰烬,他忽然笑了,回道,“的确是有些无聊。”

  &&初迟也醒来了,看到这一幕,在车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谢芳华挥手落下了帘幕,不再理会身后的马车。

  &&另一辆马车这时忽然挑开帘幕,秦倾向外探出头看来。

  &&秦钰在那只眼睛望过来的第一时间,挥手也落下了马车的帘幕,隔绝了秦倾的视线。

  &&秦倾总觉得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对着车外看了半响,队伍静静地走着,什么异常也没有,他纳闷地放下帘幕,坐回了车里,嘀咕了一句。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没说话。谢芳华本来睡醒一觉心情好些,偏偏被秦钰如此一搅,又怏怏地没了心情。

  &&谢云澜看着她,微笑地问,“不喜欢四皇子?”

  &&谢芳华哼了一声,“何止是不喜欢?是有仇有怨!”

  &&谢云澜不太了解,“他是怎么得罪你了?让你对他只要一看到就没好脸色?人人都说四皇子翩翩君子,待人温和,脾性甚好,如星似月。京城有多少人喜欢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就有多少人喜欢身为帝后嫡子的四皇子。”谢芳华嗤笑了一声,“脾性好的人未必就是真好了。”

  &&谢云澜忍不住笑了,“看起来仇怨还很深!”

  &&谢芳华撇撇嘴,对谢云澜没有不可奉告之言,直说道,“他被贬去漠北落在舅舅的军营后,我派了人去找他,想要联他之手助他登峰以便挟制他以保谢氏。可是派去的人偏偏被他给反挟制了。”

  &&谢云澜恍然,“原来竟有这样的一出事情。”

  &&谢芳华点点头,继续道,“他踏入平阳城后,扮作了十二花仙子,我出手挟持了他,以求救出那个人。但偏偏被他身边的一人阻住了路。”顿了顿,她皱眉道,“他心口被我用匕首刺了一刀,偏偏在受伤之下还对我下出同心咒。幸好秦铮及时赶到,将同心咒引入了他身体内。我才得以避免。”

  &&谢云澜忽然眯了眯眼睛,“同心咒?”

  &&谢芳华点头,抬眼看谢云澜,记起他身上的焚心,低声道,“据说这同心咒也是魅族的咒术。”

  &&谢云澜面上的笑意早已经收起,缓缓地点点头,眉目微凝,“秦钰怎么会有魅族的同心咒?”

  &&谢芳华摇摇头。

  &&谢云澜手轻轻地敲了敲自己微微弯曲的膝盖,判断道,“他身边应该是有魅族的人。”

  &&谢芳华想起初迟,不确定他是不是,点点头。

  &&谢云澜沉默片刻,轻轻舒了一口气,“幸好是秦铮替你中了同心咒。同心咒据说自古以来需要用在一男一女身上。还从来不曾听说用在两个男子身上。”

  &&谢芳华抿唇,“就是因为这样,才不知道有什么后果!”

  &&谢云澜微笑,“芳华,你在担忧秦铮?”

  &&谢芳华一怔,须臾,淡淡一笑,“云澜哥哥,他是为我中了同心咒,我自然心里过意不去。”

  &&“只是过意不去吗?不见得吧!”谢云澜笑看着她,见她颦眉,他却不纠缠于她的答案,而是宽慰她道,“你放心吧!就算最坏的结果也不见得有我身上中了焚心的结果坏。”

  &&谢芳华心里猛地一揪,忍不住伸手捏住了他衣袖一角,紧紧地攥住,抿唇道,“云澜哥哥,我一定会找到解除焚心的办法的。”顿了顿,她看着他眼睛,认真地道,“在我找到办法之前,你一定要坚持,不要灰心泄气好吗?相信我,我会陪着你的。”

  &&谢云澜目光落在她攥着他衣袖的指尖上,豆蔻指甲泛出晶莹的色泽,面前的人儿一双清澈的眸光水纹幽幽,同样色泽晶莹。他一时间没说话。

  &&“云澜哥哥?”谢芳华看着他。

  &&谢云澜被她目光中的希意触动,好半响,才慢慢地点了点头。若不是她出现,他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了。

  &&谢芳华见他应允,放下心底的一块疙瘩。只要是他应允的事儿,他一定能做到。这就是云澜哥哥。上一世从未曾让她失望,这一世的他也是一样。

  &&马车缓缓地向前走着,路面甚是平坦,没有颠簸晃动。

  &&片刻后,谢芳华闲得无聊,身子向后一仰,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我们下棋吧!”

  &&“好!”谢芳华从车壁一侧的木匣子里拿出一盘棋。

  &&二人很快就摆上了棋局。

  &&三十里的路不快不慢,在谢芳华和谢云澜下了两盘棋后,马车进了下一座小镇子。

  &&此时已经申时三刻。

  &&“公子,在这里落宿吗?”风梨看着小镇,回头对身后询问。

  &&谢云澜点点头,“我们又不急着赶路,距离下一个城镇还要走三十里。再走的话到下一个城镇怕要深夜了。就在这里歇下吧!你去四皇子和八皇子的马车都各知会一声。”

  &&风梨应声,下了马车去了另外那两辆马车旁。

  &&那两辆马车内的人自然没意见,既然跟随谢云澜的队伍回京,自然全程要靠他安排安置。

  &&风梨转了一遭回到谢云澜所在的马车,询问了谢云澜的意见之后,选了这座小镇最大的一家酒楼门前停住。

  &&店小二迎了出来,风梨选了几间上房,请几人下车入住。

  &&谢云澜先下了马车,挑开帘幕,谢芳华也下了马车。

  &&那边李沐清、秦倾、王芜、郑译四人也下了马车。

  &&而另一辆马车内,秦钰和初迟都戴上了斗笠,也下了马车。

  &&二人本就做了易容,如今再戴了斗笠,遮掩得十分严实。而二人身量本就偏瘦。虽然身材偏高,但是在这国风开放的南秦,也不乏有很多女子长得偏高。谢芳华便是一例。所以,对于这辆车里坐着的是女眷的先入为主的想法一经固定,便很难改变。所以,秦倾、王芜、郑译三人看到二人身着男装出来,也没多大惊讶。以为出门为了方便。而且谢氏米粮的谢云澜离开京城在平阳城生活了三年,本身就甚是孤僻。所以,二人戴斗笠遮住容貌被他们也只是想到了避嫌。

  &&只不过看了一眼,那三人便为了避嫌也不再多看了。

  &&李沐清却是多打量了秦钰和初迟两眼,忍不住笑了笑。秦钰和秦铮虽然脾性不同,但却有个共同点,就是任何事情只要想,就能毫不顾忌地做出来。哪怕谢云澜说他是女眷。他却也不以为意,堂而皇之地当了女眷。

  &&谢芳华瞅了那二人一眼,隔着斗笠,似乎看到了秦钰对她露出笑意,而初迟明显一身冷寒。她转回视线,随着谢云澜进了酒楼。

  &&店小二带着一行人去了跨院。

  &&一行人很快就入住下来,饭菜都是吩咐店小二端到了各自的房间。

  &&用过晚饭,天已经黑了下来。谢芳华虽然睡了大半日没有困意,但是知道谢云澜为了让她睡得舒服,这一路都是坐着,并没有睡觉。所以,也不缠着他说话,而是催他赶快去休息。

  &&谢云澜便去了谢芳华隔壁的房间睡下了。

  &&谢芳华一个人坐在窗前,喝着茶看着窗外的暮色。不知不觉便想到了秦铮,他骑马的话,一日的行程,如今该是到郾城了吧?

  &&不知道舅舅什么样了!

  &&她正想着,一只飞鸟忽然闯进了这座跨院,在屋顶盘旋了一遭,顺着窗子飞进了屋。

  &&谢芳华见到这只飞鸟一喜,连忙对它招手。

  &&那只飞鸟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它的腿上绑着纸条。

  &&谢芳华伸手解下纸条,只见是轻歌传回来的关于郾城的消息。

  &&纸条上说赵柯到了郾城后,立即出手救治了她舅舅。她舅舅中的毒甚是厉害,几乎是命悬一线。在赵柯赶到时,他已经气若游丝地在交代后事了。幸好赵柯妙手回春,从鬼门关上将他救了回来人虽然救回来了,但是身体极其虚弱,赵柯嘱咐最少三日内要安心休养,不能启程赶路。

  &&同时他说了郾城的假四皇子接到了四皇子的命令,说武卫将军身体无碍的话,即刻启程回京。但武卫将军身体不是无碍,而是不能行路。所以,队伍势必要在郾城再逗留三日了。

  &&沈妃的人被四皇子的人拿住,看押得甚是严守。四皇子的亲卫队至少有一半是随行假的四皇子。弦歌询问她,是否联合沈妃,若是想联合沈妃的话,那么就不能让沈妃倒下,要救出被拿住的沈妃的人。

  &&毕竟能和柳妃联手,在宫中与皇后争得半壁锋芒的人也不是真的没脑子。也许保下她,以后会有用。毕竟比起沈妃好挟持来说,四皇子才是危险不好掌控。

  &&他发出这一封来信时,显然还没得到秦铮去郾城的消息,因为并没有提及秦铮的名字。

  &&谢芳华想着秦铮既然去了郾城,恐怕不是没有想法随便去的。既然他去了郾城,那么定然会做些什么。无论他对不对假的秦钰出手,无论她是否保下沈妃,都必然有理由。她倒是没必要再插手了。

  &&她寻思了片刻,简略地给轻歌回了一封信笺。嘱咐他,秦铮去了郾城,他不用做什么。若是他有吩咐照办就是,若是没吩咐,暗中护住他的安全。

  &&信笺写完,她给飞鸟绑在腿上,放它飞了出去。

  &&东厢房的房门这时忽然打开,显然是听到了动静,秦钰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向天空。

  &&谢芳华顺着窗子看着秦钰。到底是四皇子、皇后嫡子、皇上最喜欢的皇子,这份敏锐也没几个人能做到。毕竟轻歌的飞鸟是特殊训练的,比之言宸的飞鹰相差无几。

  &&秦钰望着天空看了片刻,然后缓缓地转头向谢芳华的屋子看来。透过屋内亮着的昏黄的罩灯,自然看得了她坐在窗前正向外望着他。

  &&他与她静静地隔着窗子和夜色对看了片刻,忽然抬步向这处房舍走来。

  &&谢芳华眉头皱了皱。

  &&不多时,秦钰来到屋门口,伸手叩了叩门,谢芳华一时没应声,他含着笑意道,“天色还未曾太晚,芳华小姐,我能进来讨一杯茶喝吧?”

  &&谢芳华嗤笑一声,“四皇子的房间还能没茶水?”

  &&“我觉得自从在那月老庙门前,我们应该是冰释前嫌了才是。就算未曾冰释前嫌,也该是达成一致了。你不该对我还如此仇视,你的人我定然会完好无损地还给你的。”秦钰笑道。

  &&谢芳华闻言默了片刻,才淡淡道,“请吧!”

  &&秦钰见她应许,推门进了房间。

  &&来到谢芳华面前坐下,看了她一眼,自己伸手倒了一杯茶。

  &&谢芳华静静地坐着,不说话,他既然晚上不早早睡觉,过来找她,定然是有话要说。她要看看他想说什么。

  &&半盏茶之后,秦钰放下茶杯,见谢芳华面容沉静,淡淡地坐在那里,昏黄的灯光下,还是少女的女子闲适如画。他轻轻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虽然在漠北扣押了你的人,但是未必就不能与你联合。你是否再重新考量一下?”

  &&谢芳华挑眉。

  &&“皇室一直不想谢氏再坐大而已,若是消枝减叶,只剩下忠勇侯府,皇室未必会再对谢氏非除去不可。”秦钰看着她道,“父皇也不是固执之人。忠勇侯府一直忠于皇室,父皇也是知晓。”

  &&谢芳华忽然一笑,淡然道,“什么叫做联合?是双方平等的的基础上联手!什么叫做合作?是互惠互利为前提。四皇子口口声声要谢氏消减退让。可是一旦谢氏退让了,消枝减叶了,再无非制衡皇权了。那时皇权若是再出手的话,谢氏岂不是做乌云散尽?”

  &&“你说得也有道理!但是你若是信我,我自然说话算数,定然会保住忠勇侯府不倒。”秦钰目光诚挚。

  &&“我凭什么要信你?”谢芳华不买账。

  &&秦钰一噎,忽然失笑,“我如今的确没什么让你信服的理由。”

  &&谢芳华不置可否,对于秦钰,她自然是不信任的。比起秦铮,她已经了解了秦铮甚多,但是对于秦钰,她知之甚少。若是择一而选,她自然是选择相信秦铮。

  &&“不过,若是我与你做一纸协议,盖上我的私印呢?”秦钰低眉看着她。

  &&“纸可以作废!私印有时候也不大好用。”谢芳华道。

  &&秦钰哂笑,身子向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凝视着谢芳华,“你如何才能信我?”

  &&“四皇子还没回京城,而沈妃和柳妃也未被皇上问罪,你就算离开京城才仅是大半年,但底下的水已经换了几换了。你自己能否快速地立稳脚跟,也还是个未知数。我目前的确是不能信你。”谢芳华看着他,话音一转,“另外,你在漠北拿了我的人,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信谁也不如信自己。”

  &&秦钰叹了口气,“看来在漠北我自认为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原来竟然错了。”

  &&谢芳华不说话。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骨子里是个护短的人。秦钰拿了初迟,她一直耿耿于怀。但是身处他的角度,确实可以理解。毕竟他不是真的有罪被贬去漠北,而是为了漠北军营的三十万守军而去,容不得半丝差错。当时情景,也就没必要顾忌合作不敢拿找他的人了。只不过,那个派去找他的人是她而已。

  &&“你对秦铮倒是信任得很!”秦钰沉默片刻,忽然道。

  &&谢芳华心思微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是我的未婚夫!”

  &&秦钰闻言忽然笑了,一双眸子似乎要看进她的眼底,昏黄的灯光下,他玉容如曼陀罗盛开,糜荼艳艳,“是吗?他是你的未婚夫就能让你如此信任!若是他没有了你未婚夫的身份呢?你可还对他信任?”

  &&“圣旨赐婚,不是说没就没的。”谢芳华沉静地道。

  &&“圣旨金口玉言,不过是一张一合而已。自古也不是没有毁掉的圣旨,更不是没有收回的圣命。”秦钰道。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英亲王府是随意处置的门楣吗?”谢芳华扬眉反问。

  &&秦钰一瞬间收了笑意,情绪难辨地道,“你说得对,英亲王府的确不是随意处置的门楣。但婚约之事,不见得就没有转圜之地。你信任他,还是太早了。未必他就是你可依靠的那个人。有时候你的眼睛只看着一处,难免会错失了身外的风景。”

  &&谢芳华眸光缩了缩,不再接话。

  &&“才聊几句天色就晚了!明日还要赶路,我去睡了,你也早些休息吧!”秦钰站起身,又恢复一贯温润似玉的模样,丢下一句话,向外走去。

  &&谢芳华看着他出了房门,同时将房门给她关好,走回东厢房。她收回视线,看着面前的灯光,灯光下,她的脸色忽明忽暗,看不出心中想法。

  &&------题外话------

  &&力气在渐渐地回血中,满血复活大概还需要两日,亲爱的们,有攒到月票的么,我需要爱……总也爱不完的爱……么么哒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一章夜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