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谈判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打量李猛的空档,李猛见前面有人挡住路,也立即勒住马缰打量她。

  &&第一眼所见,这是一个美得融化了所有风月花颜的女子。

  &&再仔细一看,只见她身姿纤细,纤腰不盈一握,看起来有三分病态,七分弱态。但偏偏端坐在马上的身板挺得笔直,好看的眉目隐隐坚毅,这般神情和她的姿态融合在一起却丝毫没有违和感。他本来得到信号弹急躁赶来的心兀地一突。

  &&这个女子是谁?

  &&尤其是她身后跟着清一色的护卫,虽然仅仅有五十人,但无声无息地立在她身后跟着她一起驻足,身下的坐骑连马蹄踢踏一下也不响。这小小的阵容却是让他身在军营多年如今一手带起来的府兵也不能相比。

  &&他虽然是武将,但是自小混于市井,识人也端得几分厉害。此时立即端正了颜色,压下心中的急躁,沉声质问,“前方何人?拦住本官的去路?”

  &&谢芳华听他说话底气十足,器宇充盈,她淡淡道,“谢芳华!”

  &&李猛乍闻这三个字一惊,在他的想法里,临汾桥被重量土**炸毁,且有三百杀手死士等在那里刺杀活口,他早已经得到消息,谢云澜护送谢芳华回京,只从护院里挑带了两百护卫。重量土**加上杀手死士,早已经将那些人杀得一团乱麻。尤其谢芳华是个养在深闺久病多年初愈的病秧子。这样的大场面,就算她病好了,怎么受得住?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拦住他去路的!

  &&可是偏偏来拦截他的人就是她!

  &&怎能让他不惊异?

  &&他一时惊诧莫名,加之从来没有见过谢芳华,不由得更为仔细地看着她,将信将疑,“你真的是……谢芳华?”

  &&谢芳华忽然笑了,“李猛,天下有几个谢芳华?我堂堂忠勇侯府的小姐,还有人假冒不成?”

  &&李猛面色一变,“你……你没有……”

  &&没有被诈死?还是没有被杀死?谢芳华含笑看着他,“我病怏怏地过了多年,每隔一段时间京城就有人传我快要死了。可是这么多年,我还是好好地活着。如今自然是越活越好了。只能说明我命硬,没那么容易死。”

  &&李猛闻言脸色蓦地有些发紧,心顿时绷住,谢芳华这个女子如今好模好样地出现在这里,再结合关于她前一段时间法佛寺失火奇迹般地治愈了她的病据说是有神灵庇佑的传言,使得向来不信鬼神的他此时见到她真人又听到她这般说话不由得觉得脊背凉了凉,似乎有某种风刮过,一时间让他这个从军营里爬了多年的大汉有些受不住,身下的马也受他感染踢了踢蹄子。

  &&谢芳华一直注意着李猛的表情,什么叫做先声夺人,她自然也是熟读兵法的!这第一面的第一仗,她自然是镇住了李猛的气势。

  &&只要先攻了他的心,让他有对某些东西有那么一丝惧意,接下来便好打退他了。

  &&不过李猛到底是从军营铁血里爬出来的人,不过片刻,便定住了神,面色紧绷地看着他,质问道,“就算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为何阻住本官的路?你可知阻拦朝廷命官办理公务,是要问罪的吗?”

  &&谢芳华失笑,“李统兵,我谢芳华就算进了皇宫,凭着身份,也可以不对皇后行跪礼。更何况柳妃娘娘!更何况一个区区的朝廷四品官了。”

  &&李猛面色一寒,“皇后虽然母仪天下,但到底不能干政。芳华小姐虽然身份尊贵,但也没有权利阻止朝廷命官办理公务!我劝芳华小姐还是赶紧让开路!否则下官对你不客气!”

  &&“李统兵确定是去办理公务吗?”谢芳华沉静地看着她,“我不让开路,你又如何对我不客气?我竟不知道了,天高皇帝远,李统兵这是要造反吗?”

  &&李猛心下一沉,顿时大怒道,“芳华小姐休要血口喷人,你不让开路,下官就踏马而过了。”话落,他不想再跟谢芳华废话,便对身后一挥手,双腿一夹马腹,向前冲来。

  &&看这模样,是真的豁出去了,要踩踏谢芳华而过!

  &&谢芳华眸光一缩,柳氏和柳妃为了三皇子而杀秦钰如今这么大的手笔已经是压上了所有的赌注孤注一掷。自然是连他和谢云澜也算上了。她看着他冲来,顿时不紧不慢地道,“李统兵这般不顾及我身份,是想要杀我?你难道不想要你儿子的命了吗?”

  &&李猛心里已经发了狠,只要是到了谢芳华面前,不管她挡不挡路,今日都要杀了她。反正事情已经做了,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反正皇上也要除去谢氏。他本来打定主意,心下的一干情绪都被他压下,发了狠地要置他于死地,可以刚到她近前一步之遥,徒然听到这句话,他身子猛地一僵,手中已经握紧的刀柄却是怎么也抽不出来了,立即勒住了马缰。

  &&他身后的府兵也跟着他齐齐地停下,也算是训练有素。

  &&谢芳华见他果然因为听到儿子而被震动,对她微笑,“皇上这么多年都没除了谢氏,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猛不答反问,“你抓了我儿子?”

  &&谢芳华也不答他的话,径自道,“我爷爷退出朝堂,哥哥还未入朝,皇上找不到把柄外,也是因为谢氏掌控了所有的经济命脉,皇上一直筹备不足。哪怕如今,他也没筹备充足。”

  &&李猛恼怒地看着她,“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我问你,你抓了我儿子?”

  &&“我到是不用抓你儿子,而是只需要将你有外室,有儿子的消息派人告知尊夫人。那么你可以想象,你的儿子还有活命的机会吗?”谢芳华淡淡道。

  &&李猛面色一变,威武大汉的眼睛顿时瞪圆,“看来我今日不杀你都不行了!”话落,他顿时从刀削里抽出大刀,迎头对着谢芳华就劈了一刀。

  &&风梨一直跟在谢芳华身后半步,见此一惊,连忙上前要迎住李猛的大刀护住谢芳华。

  &&谢芳华却对他轻轻挥手挡住了他上前,同时手中的马缰绳轻轻一仰,缠住了李猛的大刀。她的动作实在是很轻很慢看起来很无力,但是偏偏李猛的大刀被她马缰绳缠得紧,动弹不得。

  &&李猛也没料到砍出的一刀入打在棉花上且还被缠住,平时他被称之为大力王,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勇猛的绰号而来。他一惊之后,用力抽刀,可是却怎么也抽不出来,抬眼看谢芳华,见她端坐在马上,纤细的身子依旧是早先的姿态,纹丝不动。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早先被压制下的感觉再度涌上来,看着谢芳华的眸光渐渐地变了。

  &&关于忠勇侯府小姐的传言太多,多到让人耳不暇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虚弱柔弱手无缚鸡之力。

  &&在军中,上等的武将,也鲜少有人能接住他刚刚那全力下的必杀招的!但是偏偏被她给接住了,且还轻而易举!

  &&“李统兵,我们可以好好地谈谈!”谢芳华在他用力地撤了两撤,却憋得脸通红也撤不回大刀时,轻轻地撤回了马缰绳,松了手。

  &&李猛乍然被放,一股大力猛地倾泻,使得他连人带马后退了好几步。

  &&谢芳华轻轻拿捏着马缰绳,姿态轻松地端坐在马上看着他,清声道,“李统领,实话告诉你,柳妃娘娘和柳氏埋在桥下的大量土火药虽然炸毁了古桥,却是没伤到四皇子秦钰。也是因为谢氏米粮的公子云澜安排的护卫救了他。同时,柳氏的三百杀手遭遇到了公子云澜悉心调教的护卫。两相杀将起来,那三百杀手死士不是对手。我来拦阻你时,已经被除去了一大半。”顿了顿,她道,“你可知道除去这一大半杀手死士,公子云澜的护卫折伤几何?”

  &&李猛闻言睁大眼睛,似乎她的话是天方夜谭,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四皇子竟然没死?不但没死?还没伤到?”

  &&“自然是没伤到!他所乘坐的马车虽然掉到了桥下,但因为车厢早就包裹了厚重的铁皮!又有武功高手的护卫相护,十几米高的桥还的确奈何不得他。”谢芳华淡淡道,“况且,公子云澜的两百护卫也只折损了不到十之一二。此时,那三百杀手死士,怕是已经一个不留了。”

  &&李猛惊骇,“你此言当真?”

  &&谢芳华看着他,到底是武夫!她好端端地敢只带了五十人拦截他两千府兵,自然是有备而来。会说假话?不过他的反应也确实是合情合理。毕竟柳氏和柳妃娘娘如今下的血本大。自认为准备得天衣无缝,怎么也会要了四皇子秦钰的命。却做了这些连伤他一根汗毛也没有的话,的确是难以置信和接收。

  &&不过她自然用不着顾忌他的情绪,毕竟她是为了谈判而来。

  &&“除了公子云澜的安排外,四皇子秦钰早已经识破了柳妃娘娘和柳氏家族要除去他的计谋。早已经派了心腹近身隐卫月落前去搜集关于柳妃谋害他的证据。”谢芳华不答他天真的问话,一字一句地道,“柳妃娘娘和柳氏先是私盗了库部大量土**来炸毁高宗祖时请天下第一桥梁师修建的古桥,趁四皇子回京路过时谋害,同时又派大批杀手死士刺杀,在私自没有军令调遣兵马除去。这三宗罪加在一起,你说,柳妃娘娘和柳氏以及柳氏九族,还能有活路吗?”

  &&李猛本来知道此次做的事情就是诛九族的大罪,此时被谢芳华当面点出来,他身子更是颤了颤。一时无言以对。

  &&“忠勇侯府忠君为国,从南秦建朝,便一直辅助朝纲,如今皇权鼎盛了,忠勇侯府也该到了飞鸟尽良弓藏之时。”谢芳华语气突然转得苍凉,“皇权如今愈来有容不下谢氏的势头,谢氏子息数以十万众之多,自然不能就此束手待毙。今日我来此,也是来和李统领谈谈。也许谢氏和柳妃娘娘能结成联盟也说不定。”

  &&李猛本来惊骇,如今闻言不由得惊异,顿时看着她,“芳华小姐的意思是……和柳妃娘娘结盟?”顿了顿,他不太相信,质问道,“既然如此,你今日为何拦我?而不趁机杀了四皇子?你也知道柳妃娘娘为何要除去四皇子。毕竟他如今回京,皇上对他寄予了厚望。未来的皇位传嫡不传长,可是大有可能。”

  &&“就算我今日不来拦你!你也杀不了四皇子秦钰。”谢芳华趁机地道,“他手里若是没攥着东西,岂能敢轻装启程回京?若是我猜测得不错的话,他早已经料准你会带府兵过来,以办公务之职趁机除去他。”顿了顿,她提醒道,“不过你别忘了,这附近可不止你这一支府兵!二十里外,还有启封城的府兵。那里的统兵可是皇后母族之人。”

  &&李猛额头突突地跳了两下,但他也不笨,反驳道,“芳华小姐还没回答我的话,既然你都料定了四皇子识破柳氏和柳妃娘娘的安排,谢氏和皇室如箭在弦上,四皇子得皇上器重,如今让他平安回到京城的话,势必更瘦追捧。既然他能夺了漠北三十万兵权,又岂能不帮助皇上除掉谢氏?你有此机会,为何不趁机杀他?除去后患?”

  &&“若是能杀他,我自然会杀了他。”谢芳华既然是来谈判的,想要对面的人信服,却也不隐瞒他,实话实说道,“李统领知道我是有未婚夫的吧?”

  &&李猛闻言顿时想起来了,马上道,“自然知晓!你和英亲王府铮二公子订立婚约之事可是传得天下皆知。”

  &&“秦铮和秦钰身上共同中了一种咒毒,名曰同心。我若是杀了秦钰,那么秦铮的命也许也就搭进去了!我和秦铮有婚约,自然不能未嫁就守寡。”谢芳华沉静地道,“李统领如今可是明白我不杀他的理由了?”

  &&李猛这下哑然了,有惊异,有疑惑,有不太相信,又觉得这事儿实在荒谬。但看着谢芳华神色,她实在不像是说假。他皱眉,“芳华小姐,你莫要唬我!当我这个武夫什么也不懂吗?我虽然书读得少,但也能分辨得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哪里有两个男人中同心毒的?真是闻所未闻。”

  &&“你闻所未闻,不见得就没有!世间之事,从来就说不准!”谢芳华回头看一眼,后方古桥处已经再没有声音传来,想必她拦住李猛这么久,那些人已经被云澜哥哥的护卫给尽数除去了,她无所谓地道,“信不信由你!若是你今日不听我的阻拦,带着府兵冲过去,那么,我就保不了柳氏,也保不了你了。尤其是你外室和儿子,你当你隐藏得好,却不晓得该知道的人早就知道了吗?那么皇上诛杀柳氏九族的时候,带上一个你,也不会放过你的儿子。”

  &&李猛闻言心顿时抽紧,看向前方一里处,那里面桥毁了,但是却看不到毁塌的桥下何时情形。不确定谢芳华说的这些是真是假。但是诛九族也会牵连他儿子这件事情,他却是再明白不过。世界上的确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心里虽然不想否认他惜命,也觉得柳氏这一次为了三皇子和柳妃倾注了柳氏一族实在冒险,但柳氏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一路被柳氏提拔到临汾城统兵的位置,实在是不能袖手旁观。如今谢芳华这般分析利弊之后,他自然被她的话触动了!

  &&他沉默半响,才道,“芳华小姐,我若是信你说的这些话,你真能保住柳氏?保住柳妃娘娘?保住三皇子?保住下官和我唯一的儿子?”

  &&“自然!”谢芳华毫不犹豫地道。

  &&“你可有什么凭证?我若是信你,今日也许就失去最后一次机会了!”李猛心里做着挣扎,可是前方古桥坍塌处此时无声无息,再加之他收到了死士首领的求救信号,如今心里却是信了大半谢芳华的话。论自古擒贼先擒王的规矩来说,他刚刚也算是被谢芳华拿捏住了,可是她却轻而易举地放了他,说明她的确是想保柳氏。

  &&“这是我玉佩,你拿去!”谢芳华扬手将自己的玉佩扔给了李猛。

  &&李猛立即伸手接住,放在手中细看,忠勇侯府小姐的玉佩普天之下也就一块。他顿时消除了疑虑。将玉佩紧紧地攥在手中,对谢芳华拱了拱手,“芳华小姐,有此信物为证,下官就信你了!可是如今,你说下官该如何做?”

  &&“你留下几个人,说是听到古桥被炸毁声才急急赶来查看消息!其余这些府兵,立即遣回去!”谢芳华话落,便听到东南方向有成队的马蹄声隐隐而来,她道,“你仔细听听,是否有兵马来了?我所料不错的话,定然是四皇子派人去请的启封城的府兵。”

  &&李猛凝神静听,一听之下,确实是有兵马而来,而且听啼声,不止两千,怕是有万数之多。他对谢芳华顿时肃然起敬,“下官听芳华小姐的!”话落,对身后一摆手,命令道,“留下十人给本官做护卫,其余人由赵强子带队回去!”

  &&那被提名的赵强子立即领命,一挥手,两千人马整齐地调转马头,返了回去。

  &&------题外话------

  &&2015年度类别盟主评选活动类别掌门人于今日能投票评选了。我看了一下,咱们《京门风月》在架空派一栏。今日,官方活动页面开放投票功能,为期一个月。会员可以在此时间进行投票。对于这个活动呢,已经提前公布好几天了,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才出来的那一日,我曾要求过弃权,但是书是我写的,却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替喜爱本书的亲爱的读者们做决定!再加之某些原因,最后,还是参加了。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我和《京门风月》等着大家投上那珍贵的那一票!么么!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五章谈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