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做戏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见说动了李猛,心底松了一口气,只要李猛配合,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李猛虽然是个武夫,但是能被柳氏选中,提拔做到临汾统兵,而且将女儿嫁给他,自然不止是一介武夫,也是因为有着过人之处。能听懂她这些话,当即做了决定,更加可取。

  不怕武夫莽撞,就怕武夫看不清形势。

  不多时,李猛带来的两千府兵便离开了此地,马蹄声远去,回了临汾城。

  谢芳华轻轻攥着马缰,对瞪着前方隐隐来的大批人马紧张的李猛道,“你随我去被炸毁的临汾桥,和我一起营救四皇子秦钰。无论遇到什么人,你都是闻到风声为了救四皇子而来。要紧张四皇子,四皇子出来要表现得满头大汗,心急如焚,更要对他以礼相待,尽心尽力。”

  李猛一听,脸顿时黑了。

  “别告诉我你做不到!若是做不到!柳氏九族的命,柳妃的命,你的命,你儿子的命,都会完了。”谢芳华给他下一剂猛药,“你若是对着他做不到我说的这些,那么你可以把他当做你儿子。当祖宗一样地伺候。你对你儿子能做得到吧?”

  李猛闻言脸更绿了,差点儿从马上摔下去。

  把四皇子当自己儿子?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啊!虽然皇后和四皇子是柳妃和三皇子的对手,但是除了帮助柳氏、柳妃、三皇子置他于死地,他别的可做不出来。更何况是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他只是一介武夫!

  谢芳华见他脸黑了又绿,突然有些好笑,让他对秦钰像祖宗一样地紧张安危和侍候是难为他了。摆摆手,“算了,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吧!反正你只需要记住,能不能过了这一关,能不能保住柳妃和柳氏一族以及你儿子,就全在此一举了!不能我和云澜哥哥帮你们背后抹平了这些杀头的大事儿,你们什么也做不出来!那么我们还保你们有什么用?”

  李猛一听,这个时候若是谢芳华反悔不保柳妃、柳氏和他的话,那么即便他手里攥着她的玉佩,也能被她夺过去,全无用武之地。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容不得他不配合!他立即端正身子,紧绷起脸,发誓道,“芳华小姐放心,下官豁出去了!只要这一次能保了柳妃娘娘、柳氏九族,以及我儿子,别说把四皇子当儿子,就算我给他当孙子,都没事儿。”

  谢芳华“扑哧”一下乐了,“好,李统兵,就这样吧!你现在就跟我走。”

  李猛用力地点点头。

  谢芳华调转马头,对身旁左右一挥手,风梨和五十护卫立即跟在了她身后。

  李猛也带着十多个人连忙跟上她,同时在心里暗暗地做着见到秦钰之后该如何做的准备。

  不多时,一行人回到了临汾桥。

  被土火药炸毁的大桥此时血腥弥漫,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被炸毁的碎石和废墟上。谢云澜的护卫则在清点伤亡人数。没看见谢云澜的身影,他显然还没有回来。

  谢芳华目光扫了一圈,扔了马缰绳,翻身下马,对护卫们道,“你们都受伤不轻,一旁休息去吧!别休整了。”顿了顿,她回首一指身后的李猛,“这位是临汾李统兵,闻讯匆忙赶来营救四皇子!”

  护卫们闻言齐齐一怔,他们虽然身上不约而同地都挂了彩,这也算是一场恶战,但是还没到全部去休息的地步。都不由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回头对风梨使了个眼色。

  风梨自然懂了,他是全程陪着谢芳华的,知道她都对临汾统兵做了什么,于是连忙将命令有技巧性地下达了下去。

  谢云澜的这些护卫自然不是僵尸死士,都听得懂意思,于是很快就了然了谢芳华要在秦钰搬的救兵赶来之时做一场他们也伤亡惨重的戏,于是本来准备休整的也不休整了,都原地东倒西歪地躺了下来,有气无力,奄奄一息的样子。

  而跟随谢芳华走了一遭又回来的那五十人,则是不用吩咐,立即躺在一地死尸的地方打了个滚,转眼之间,都变成了半个血人,也跟着血战的护卫们一起躺下了。

  谢芳华想着云澜哥哥训练的护卫真是以一人顶百用。顿时觉得满意。

  李猛顿时看傻了眼,若不是他刚刚跟着谢芳华来到,看到这些人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冥王,一个个肃杀的刀锋之气还没散去,虽然一场恶战,柳家的杀手死士虽然全部都死了,但是这些人却正如谢芳华所说,也就是伤了十之一二而已。可是转眼间,这些护卫全部像是受伤惨重一般,虽然杀了所有隐卫,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他顿时不敢置信,集体做戏,能做得这般好的护卫,他从来就没见过。

  “李统领!下面该你了!”谢芳华瞅着东南方有黑压压的人马露了头,她低声道。

  李猛闻言顾不得惊异,顿时抬头看去,这一看,不用他去装,额头就立马冒了汗,果然有万人之多,是二十里地外的启封城的府兵,上万之数。他连忙收回视线,对谢芳华点头,然后立即翻身下了马,扔了马缰绳,匆匆向被埋在土石下的两辆马车急撞撞地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四皇子在哪里?下官来晚了一步,快,都快跟过来,赶紧救四皇子……”

  他身后的十多名护卫也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得力手下,闻言也连忙跟着他匆匆跑上前。

  谢芳华看着他们如此,也是比较满意,弯身捡起地上的刀剑,轻轻在她胳膊的外衣上划了两道口子。刀剑染着血,她又用血迹在身上蹭了蹭。然后她扯掉头上的发簪,一头青丝披散而下,她扔了发簪,同时扔了剑,慢慢地坐在了一旁的废土石上。

  转眼之间,看起来像是死里逃生的模样。

  李猛回头瞅了一眼,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顿时也觉得让自己演戏不算什么了。于是三两步便跑到了被碎石压住的马车前,马车被碎石掩埋了大半,他心惊胆跳地对里面喊,“四皇子,您没事儿吧?您若是没事儿,快应一声!”

  “谁是四皇子?你在喊我四哥?我四哥也在这里?”车里的秦倾已经受不了车内的憋闷了,听闻之后,立即跳了起来,他跳得太急,脑袋一下子撞到了车顶,“砰”地一声,他“咝”了一声捂住头,车顶因为他的冲撞,碎石晃了晃,从两旁滑下。

  李猛连忙避开滚落下来要砸到他脚的碎石,也有些懵,对里面问,“不是四皇子?”

  “我是秦倾!”秦倾捂着脑袋,没好气地道。觉得他出来一趟,怎么这么倒霉。不是遭毒蝎子咬,就是被绑架,如今又被土火药炸了桥,真是流年不利。

  “秦倾……”李猛乍听闻这个名字,觉得耳熟,须臾,忽然睁大眼睛,“八皇子?”

  “正是爷!你是哪位?”秦倾对外面吼。

  李猛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有些不敢置信,似乎在问,八皇子怎么在这里?怎么不是四皇子?

  谢芳华看着他的样子,想着他竟然不知道秦倾也在队伍中,难道秦钰这一路抹平了秦倾跟随的消息?她微微蹙眉,但临近的马蹄声也不容他再多想,她有气无力地道,“你所在的马车中被困住的人,里面正是八皇子秦倾、右相府公子李沐清,翰林大学士府公子王芜,监察御史府公子郑译。”

  李猛听她报出这几个人的名号,顿时瞪圆了眼,“怎……怎么这么多人?”

  谢芳华想着柳氏看来没得到秦倾等人跟随的消息,当时秦倾等人是在平阳城的城门口跟上云澜哥哥的队伍的。能隐瞒这消息的,不是秦钰就是平阳县守了。为什么隐瞒了这则消息,难道是怕柳氏顾忌?也说不定!毕竟事情一出来,这四个人可是一笔大的砝码。

  至少,除了谋害秦钰自己外,还谋害另外一位八皇子,还谋害三位朝中重臣的公子,再加之谢云澜和她这个忠勇侯府的小姐。足够将柳妃和柳氏一族一网打尽了。

  “就是这么多人!”谢芳华点点头。

  “那四皇子呢?”李猛立即问。

  谢芳华指了指秦倾马车所在的前面不远处,被土石掩埋得只剩下一个车顶边缘的马车。

  李猛额头跳了跳,想着这样的碎石轰砸,四皇子在里面竟然没死吗?他这样一想,便要疾步过去。

  里面的秦倾听到了动静,感觉外面的人要走开,立即恼怒地道,“爷问你是谁?你跑什么跑?还不赶快救我们出去!”

  李猛顿时停住脚步,想着八皇子和四皇子情谊不错,林太妃也是隐约向着皇后。但和三皇子却也没有冲突,连忙回话,“回八皇子,下官是临汾镇统兵李猛。听到有贼人埋伏刺杀暗害四皇子,所以赶忙来救。”

  “你口口声声说我四哥?我四哥在哪里?明明是爷在这里困着!”秦倾寻常不怎么称自己是爷,如今是恼恨急了,才学起了秦铮。

  “我急匆匆赶来,听芳华小姐说四皇子被埋在废桥下……”李猛脑筋一转,将话语圆谎在了谢芳华身上。

  谢芳华想着他还算是聪明,没抖搂出他自己来。

  “芳华小姐……芳华姐姐说的?”秦倾一时也有些懵。

  李猛点点头,然后发现他看不见,转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扫了一眼秦钰、初迟被埋得严实的马车,对他道,“是我说的,你们前面一辆车里,坐的就是秦钰。”

  秦倾顿时呆了,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虽然谢芳华在外面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车内李沐清等人适应了昏暗下都能看到他的表情。他呐呐道,“不是谢云澜的女眷吗?”

  谢芳华笑了笑,“为了隐藏行踪,秘密回京,便说是女眷了。”

  “竟然是四哥……”秦倾忽然拍车厢对外面大喊,“四哥!”

  前面不远处的车厢内,秦钰听到外面的几人的话,想着临汾统兵竟然不是来趁机杀人而是来救人?这中间定然是有谢芳华的功劳了。他揉揉眉心,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自己的身份一定是隐瞒不了了。但还是觉得此行做了那么多事儿,可惜都功亏于溃了,太过失败。他有些头疼且没精神地应了一声,“八弟,是我。”

  “四哥!真的是你!”秦倾又大力地拍了拍车厢,“快,快救我出去!我要见四哥!”

  随着他用力地拍动车厢,车厢晃动,土石打滚地往下落。

  李猛躲了两步,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救秦倾还是先救秦钰。

  “李猛!快救我!”秦倾指名大喊。

  李猛见秦钰那边又没了音,想着刚刚听他有气无力,怕是要坚持不住了。四皇子若是死了那更好。他于是连忙答应,“好,好,下官先救您!”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挥身后,命令道,“快点儿,来救八皇子!”

  身后的十多名士兵连忙上前,挪动土石,救秦倾、李沐清等人所在的马车。

  “等等,先别救我了,我没事儿,还是赶紧去先救我四哥!”秦倾忽然拿过闷来,又立即喝住李猛等人。

  李猛闻言只能罢手,对身后指挥,“快去救四皇子!”

  身后的十多名士兵连忙去秦钰、初迟所在的马车,挪开碎石。

  李猛也跟着挪到了秦钰马车的身边,分外关切地对里面问,“四皇子,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秦钰懒懒地应了一声,想着临汾统兵李猛,在他得到的资料里,是个军营里铁打出来的汉子,虽然自小混于市井,但也是有着一腔热血的,所以,后来才等朝廷征兵入了军营。他虽然有些聪明,但也不过是小聪明,比武斗狠他力气大,但若是说工于心计,伪装做人,那就差了。如今竟然对他如此,看来是经过有人指点了。

  而这个指点的人,除了谢芳华,他不做第二人想!

  他揣测着,不由笑了!

  她对付他,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李猛这边刚带着人救上秦钰,而另一边已经有启封城的府兵由统兵张坤带领着上万的府兵来到了临汾桥。

  张坤到来后看到李猛带着人正围在一辆被埋在土石里的马车前动作着,而四周是遍地死尸和伤残之人,他顿时怒上眉梢,大喝道,“李猛,你在做什么?”

  李猛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地回头,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对张坤招手,“张老弟,你来得正好,快来救四皇子!四皇子被困在土石下了。”

  张坤一怔,他在救秦钰?他仔细地将李猛打量了一眼,见他挥汗如雨,他不由疑惑,“你说……你在救四皇子?”

  “是啊,我听到这座桥被炸毁时,便立即赶来了。芳华小姐说四皇子被压在桥下。我便赶紧来救了!刚刚听四皇子说话声音都没什么力气,怕是要受不住了。”李猛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一处,“那就是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

  张坤来的时候因为奔跑得太急,一时死尸伤残遍地,血腥浓郁,再加之李猛带着十多人围在一处被掩埋住的马车前实在太过醒目,他一时没看到这里还有个女子。此时才看到谢芳华。

  谢芳华头发披散着,衣衫血迹斑斑,周遭有十几名护卫有气无力地围着她东倒西歪在一侧,看起来像是拼命地护住她死里逃生一般。

  他眸光审视地打量她一番,见她看起来分外纤细和孱弱,脸色发白,有些惊魂未定的模样,这样的忠勇侯府小姐和传言的说法倒是吻合,毕竟大笔多年才初愈,遭受这样的事情,她被吓得如此,也不奇怪。

  谢芳华此时也看着张坤,比李猛年轻,大约也就三十多岁。相貌堂堂,有着武人的健硕。一双目光审视人时透着精明。可见不止是武将这样简单。

  能让秦钰看重,并且交付重任的,自然都不是善类。

  “芳华小姐!”张坤扔了马缰绳,翻身下马,对谢芳华拱了拱手。

  虽然她看起来与传言不二样,但是能让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据说捧在手心里在意,也定然有着让人看不出来的一面,更何况他隐约地知道,四皇子似乎也甚是在意他。否则四皇子明明早就可以悄然回京了,可是偏偏在平阳城耽搁那么久,而且仿佛还因她而受了伤。

  “快去救四皇子和八皇子吧!”谢芳华摆摆手。

  张坤点头,他还是不放心李猛,李猛出现在这里,竟然在救四皇子,尤其才带了十来个人,实在是与他的预料和四皇子的预料大相径庭。他需要赶紧救出四皇子,问明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他一挥手,“过来一百个人,将这两辆马车都挪出来,当心一些,别伤到里面的人。”

  “是!”有人立即点了士兵,依次出列一百人涌向两辆马车。

  张坤又对李猛客气而疏离地拱拱手,“李老兄,我见你挥汗如雨,显然也忙了半响了。你带着你的人一旁歇着吧!这里我来。”

  李猛见此顺着台阶就下了,一边抹着汗一边颔首,“你人多,我匆忙出来,没点兵,也没带几个人。”话落,便带着他的十多个人躲去了谢芳华身边。

  ------题外话------

  关于首页的类别掌门人,架空类的《京门风月》投票,还有没投的亲么?请向这个蛮有职业操守出远门也爬格子回来累得筋疲力尽多天也缓不过来劲但依旧坚持不断更的女人献上宝贵的一票吧!么么哒!

  另外,中国作家网有个2015年第一、二季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精品阅读榜,需要有新浪微博的亲投票,是给我们《纨绔世子妃》的。链接地址如下。cn/z/。它在你们心中,是不是经典?是的话,请投上一票。爱你们!

  这两个投票,只需要操作一次就好。所以,亲爱的们,不太忙的话,动动手吧~

  这个月事情真多啊,但也请大家不要忘记我们每个月的月票。辛苦啦~飞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六章做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