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获救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猛如今将谢芳华当做了一块遮风板。

  他站在谢芳华身边看着张坤指挥人救那两辆马车,心里暗暗庆幸,若非芳华小姐料破四皇子的计谋,那么就冲这急急赶来营救的上万启封城的府兵,他点的那两千人也只能是给张坤做下酒菜。

  芳华小姐的确没危言耸听,若是他执意出兵来这里置四皇子于死地,那么恐怕他还没来得及杀四皇子,张坤就来拿下他了。

  张坤是皇后的人,而他是柳妃的人,一直以来,明里暗里作对。抓住这次机会,张坤岂能不想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他此时才有些惧怕起来,想着柳妃娘娘和柳氏一族还是太天真了,只靠自己,根本斗不过四皇子。

  不由得,他从心里感谢起谢芳华来。

  谢芳华依旧有气无力地坐在废墟上,打量张坤的同时,想着云澜哥哥去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他要对付的人是月落,一定很难办。

  不知道他那里能不能顺利?

  他那里若是不顺利的话,那么她说服了李猛,这般做一场戏,也是枉然!

  张坤带来的人多,手下的士兵显然寻常也没疏于训练,所以,极其有速度,加之张坤指挥妥当,很快就挪开了所有的土石,将两辆马车同时从碎石堆压的废墟里救了出来。

  刚一获救,秦倾便立即跳出了车厢,疾步跑向秦钰所在的马车。

  他跑得太急,险些被地上的碎石绊倒,幸好李猛反应得快,想着除了芳华小姐,八皇子可是他的重要证人。他立即窜上前,及时地扶住了他,口中道,“八皇子,您小心点儿!”

  “还是你眼明手快!多谢了!”秦倾直起身子,看着眼前一大块尖尖的石头,这若是磕上去,那么他的脸也许就毁了,他唏嘘一声,偏头看是一个大汉,对他问,“你是谁?”

  “下官临汾城统兵李猛!”李猛连忙再重新地报名号。

  “李猛!就是刚刚你赶来喊着救我四哥?”秦倾上下打量了李猛一眼。

  “是,下官驻兵就在前方三里处,听到有人禀报这里出了事儿,便急急赶来了。听芳华小姐说四皇子被压在里面,所以……”李猛连忙解释。

  “你来的还算及时,再晚爷就闷死了。我回京之后会向父皇表彰你的。”秦倾拍了拍李猛肩膀,他在马车里闷了许久,外面刺鼻的血腥味和残忍的杀戮,使得他又惧又怕,李猛突然的喊声,他整个人如获新生一般。

  李猛顿时大喜,“多谢八皇子!”话落,又连忙谦恭地检讨,“竟然在临汾镇和启封城衔接之处出了这等大事儿,也是下官督查不利。”

  秦倾哼了一声,恼怒道,“这事情是得好好查查。”话落,他见秦钰那辆马车有了动静,立即扔下李猛,又跑了过去,“四哥!”

  先出来的人是初迟,他脸色清寒,出来之后,便立即找谢芳华。

  当看到她有气无力身上带着血披散着头发依靠在那里时,他脸色更是难看了。

  这个女人不止心狠手辣,不止心机深沉,竟然还会做戏?

  可真是做得一场好戏!

  让他腰间的软剑都忍不住想对着她拔过去,一剑杀了她算了。

  “你是?”张坤从救出两辆马车来,一直守在秦钰车门前,见出来的人不是秦钰,顿时一怔,疑惑地看着他。

  初迟也不理他,径自向谢芳华走去,浑身气息冰冷,带着比这满地的死尸都森然的煞气。

  张坤立即觉得能和四皇子同车而坐的人,一定得四皇子器重,连忙侧身让过。

  秦倾跑到近前,见果真出来的不是女眷,而是个男人,这男人他竟然还认识,就是那日在胭脂楼,有一群人绑架了他们,要拿他们威胁谢芳华换人,那要换的男人当时虽然浑身是伤,但是他眼睛有在皇宫里练出来的毒辣,自然不会认错他。

  他一时有些呆呆地,脑袋有些懵,不明白他怎么在这里?这不是四哥所在的马车吗?

  这时,秦钰从马车里缓缓地走了下来。

  他和初迟早已经在车内除去了简单的易容,自然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到此时候,再易容也无用武之地了。

  即便重量土炸药一番轰炸,但是因为马车被铁皮包裹得严实,而又有谢云澜的护卫相护。所以,他自然是毫发无伤。

  天人之姿,玉质姿容。

  他走出马车,四周的尸体横陈,血迹污浊,似乎都闻不到了,只看到他三分倦意,七分懒意,可是偏偏,比寻常贵裔公子都有着一种高于青山的葱翠。

  张坤连忙后退了两步,恭敬地道,“下官张坤,给四皇子请安!”

  李猛准备好了做戏的充足准备,可是在看到秦钰出来的那一刹那,还是被惊了眼。他脑中突然有一个想法,有这样的四皇子在,皇室一众皇子还有谁能与争锋?怪不得柳妃急了!不惜下血本杀死他,不准他入京。但是奈何,计谋都被他一一识破了。

  听到张坤见礼,他也连忙垂下头,紧张地冒汗,“下官李猛,给四皇子请安!您没事儿就好。”

  秦钰下了马车,立稳脚跟,也跟初迟一样,先是目光去搜寻谢芳华,当看见她此时的模样和姿态,他眸光聚上一抹笑意,须臾,他收回视线,看着面前的张坤和李猛。

  虽然是轻飘飘的视线,二人顿时觉得高山压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张坤还好,毕竟他是皇后的人,此次来这里,也是早就受了秦钰派人给他的安排。

  而李猛就不同了,他是柳妃的人,此此来此,目的自然是在桥毁坍塌,杀手死士没杀成之后,他带兵以闹事儿者的名义来围剿,趁机最后一击,杀死秦钰。

  所以,如今连环计谋尽毁,而彼此都心知肚明下,四皇子聪明,料事如神,又焉能料不到他如今是在做戏?若是万一这时候发难,他也不敢确定谢芳华能不能在四皇子对他发难时保住他这条命。

  “张统兵、李统兵免礼!”秦钰目光扫过二人,在李猛头上定了片刻,笑着摆摆手。

  没有恼怒,没有阴沉,面容含笑,话语如沐春风。

  这就是秦钰!

  什么样的人最可怕?不是面上一直带着喜怒明显表情的人,而是这种明明笑着,却给人一种胆寒的感觉的人。

  “两位统兵急急赶来营救,辛苦了!”秦钰轻描淡写一笔揭过二人如何营救的过程。

  “下官不辛苦!只是得到消息还晚,没赶得及,幸好四皇子福大命大。下官惭愧!”张坤连忙请罪。

  李猛的头更是压低了些,连忙揽过罪责,“张老弟距离得远,赶来晚了是应当,下官距离得近,却让四皇子困了这么久,实在是下官失察,四皇子恕罪。”

  秦钰忽然笑了,“两位统兵能来营救我,已经是难能可贵,至于罪……”他眸光微转,见初迟那边已经死死地盯着谢芳华,他咳嗽了一声,“我能平安,你二人有救我之功。哪里有罪?”

  张坤一时没答话。

  李猛提着的心稍微地放了放,但是也更为谨慎了,不知下面该怎样接话是正确。

  不过幸好秦钰也不准备再跟他们多说,他看向一直有些呆愣的秦倾,温和地喊了一声,“八弟!”

  秦倾顿时回过神来,上前两步,眼圈有些红地看着他,“四哥!”

  秦钰拍拍他肩膀,温和温煦地道,“多大了,还红眼睛?这里这么多人,仔细被人看到笑话你。”

  秦倾一哽脖子,“我才不怕被笑话。”话落,他立即抱住秦钰胳膊,“四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可是你跟我走了一路,怎么悄无声息的,连我也不让知道?”

  秦钰叹了口气,“悄无声息的还出事儿呢!大张旗鼓更难免会麻烦!”

  秦倾闻言立即放开秦钰,顿时恨恨地道,“到底是谁要害你?竟然有兵部库存的土炸药?而且还这么大的重量?”

  “此事回头彻查吧!”秦钰扫了一眼地上横陈的死士,叹了口气,“没想到我回京这么不容易。”

  “四哥,你受苦了!”秦倾吸了吸鼻子。

  秦钰微笑,拍拍他肩膀,“受苦倒是小事儿,不过这一路上帮父皇看了看他统治下的南秦国土,民生百态,也是感悟良多。”

  “父皇若是知道你已经来到百里之外了,一定会很高兴的。”秦倾开心起来。

  秦钰笑着点点头,对已经从另外一辆马车上走下来的李沐清、王芜、郑译三人打招呼,“沐清兄,王兄,李兄。”

  李沐清笑着点点头,他暗中密旨保护秦钰,这是心照不宣之事,他不出意外是意料之中。

  “真的是你!”王芜和郑译也如秦倾一般意外的,此时立即迎了过来,同时道,“早先我们在车里面听着外面李统兵喊四皇子,还以为是对八皇子称呼错了,原来是真的四皇子。这一路上你隐瞒得可真好,我们都不曾发现。”

  “这也要多谢云澜兄和芳华小姐!”秦钰微笑,“是他们将我安置的好。”

  他意指女眷之事。

  王芜和郑译嘴角抽了抽,他们的确是被误导了,一直以为那辆车做的是女眷。

  京中的贵裔圈的官宦公子们若说分成两派的话,一派就是秦铮为首,程铭、宋方、燕亭等世袭勋贵的公子哥;一派就是秦钰为首,王芜、郑译等清贵门楣的公子哥。

  而与两派都有交情的人则是谢墨含和李沐清。

  所以,在秦钰面前,王芜和郑译显然要比在秦铮面前轻松多了,因为自小到达打交道多。

  几人一番寒暄后,秦倾忽然讶异地道,“谢云澜呢?”

  “对啊!谢云澜呢?”王芜和郑译也发现了谢云澜不在,同样讶异地问。

  秦钰闻言,看向谢芳华,虽然他已经猜到谢云澜十有*是去拦截他的贴身侍卫月落了。但是如今谢云澜不在场,还没回来,月落是个影子,没人会去关心,但谢云澜就不同了。这样的大事儿,他不在。他倒要看看谢芳华怎么圆谎。

  “这些黑衣死士里面,有一个为首之人,那人武功极高,想要逃跑,云澜哥哥去追了。”谢芳华面不改色地说着谎,为了使谎言有说服力,她扫了一眼地上的死尸和惨烈的场景,“你们也看到了,这些黑衣死士全部都死了,一个活口也没留下,若是那个人再跑了,还怎么找证据?出了这等大事儿,自然不能让贼人逃脱?怎么也要揪出幕后主使来。”

  李猛闻言冷汗森森,若是不知道谢芳华是佯装如此做的话,他此时只听到她说揪出幕后主使来,他的心怕是也要跳出胸腔。

  “你确定?”初迟阴沉沉地盯着谢芳华。

  谢芳华坦然地看着他,“有什么我确定不确定的。事实而已!”

  初迟冷冷地哼了一声,“谢芳华,你别……”

  “初迟!”秦钰忽然出声,打断初迟的话,缓步向谢芳华走来。

  初迟扭回头,看着秦钰,眼神传递着信息,似乎在告诉他,未必没有挽救的余地。若是他现在拿定主意,趁着谢云澜不在,徒然发难给谢芳华和李猛勾结柳氏意图谋害他定个罪的话,也不是不可行。

  秦钰摇了摇头,背对着众人,面向初迟的方向,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初迟见此,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跺了一下脚,转身走到了一边,不再理会。心里是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这么个女人,秦钰为何中了她的毒,非要她不可。

  谢芳华拿定主意料定秦钰出来不会将他如何,她扯了扯嘴角,身子坐着没动,虚弱地打招呼,“四皇子!恕我没力气起来给你见礼了!”

  “芳华小姐在我母后面前也是需要我母后礼让三分,你我身份对等,见礼实属客套,自然不必了。”秦钰含笑摆摆手,在她面前站定,温和有礼地问询,“伤到哪里了?可还忍得住?若是忍不住,我先带你找个地方去歇着!”

  “今日这般样子,是不能走了,四皇子,去下官的府邸吧!”张坤闻言连忙道。

  “张老弟,你的府邸在二十里地外,太远了。我的府邸在临汾城,再走三里地而已。”李猛连忙说道,“四皇子、芳华小姐,请移驾下官府宅吧!”

  秦钰不说话,只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摇摇头,虽然看起来是有些狼狈,但是世族大家闺秀的谈吐举止却丝毫不疏忽,端正地温婉地忧心地道,“云澜哥哥去追黑衣人,生死未卜,我担忧他,护卫们都在护着我们,他是只身一人去追的。我实在放心不下他的安危。我没事儿,就在这里等他。四皇子、八皇子你们先去休息吧!”

  “谢云澜竟然一人去追那杀手死士了?如今还没回来,时候不短了!芳华姐姐担心得有道理,快派人去找找吧!”秦倾见谢芳华忧心,想着她帮了她好几次,不忍她忧心,连忙道。

  “我去找找吧!”李沐清道。

  “你去找最好了!李公子,一定要将云澜哥哥平安带回来!”谢芳华知道李沐清是聪明人,若说这里面的人,他是不放心秦钰派人去的,万一云澜哥哥和月落在交手,而秦钰派的人去了,反而坏事儿,李沐清与她有着好几桩牵扯的事儿,论起秦钰,她自然是信任李沐清的。

  李沐清微笑,“一定不负所托!”话落,他问清楚谢云澜冲着哪个方向追去,转身欲走。

  “我也跟你去!”初迟跟上李沐清。

  谢芳华瞅了初迟一眼,没说话,这么多人的眼睛看着,她自然不能说什么。

  “也好!”李沐清也没反对。

  二人于是立即离开了此地,顺着谢云澜离开的路线骑马而去。

  “既然如此,我们都等等吧!”秦钰挨着谢芳华坐了下来。

  秦倾、王芜、郑译等人自然没意见。但是过了片刻,他们心底都不由得奇怪,谢芳华和秦钰有问有答,不显生疏,而且二人坐在一起的距离有些近,秦钰坐身边,谢芳华也没躲开。

  突然都想起在平阳城私下流传的传言……

  说忠勇侯府的小姐心仪四皇子秦钰……

  难道?

  这事情是真的?

  张坤和李猛见四皇子、芳华小姐、八皇子、王公子、郑公子都没有走的打算,也只能暂且作罢,不再提先离开。

  “将这里先收拾一下,将重伤的人都派人送去医馆。”秦钰看着眼前到处的尸体,对李猛吩咐,“李统兵,既然距离你这里近,你就负责安排吧!”

  “是,下官这就再派些人来处理!”李猛连忙恭敬地垂首应承。

  “张统兵,让你的这些人都撤回去吧!又不是打仗,用不着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救我。”秦钰轻描淡写地对张坤摆摆手,“若是有人拿来做文章的话,会说你私自调兵了。”

  “是,下官这就让他们都回去,下官带百十人留下来帮李老兄处理这些事情。”张坤连忙答话,然后看了一眼李猛,“我也是听到有人禀报这里出了大事儿,唯恐人少处理不了乱党,这才着急赶来。李老弟能作证。”

  李猛自然是识时务的,此时连忙保证,“我给张老弟作证,实在是太担心四皇子了。我也险些点兵赶来,但生怕垢人话柄。所以才作罢了!”

  秦钰点了点头,微笑道,“这样最好不过!”

  ------题外话------

  大约是太累了,休息一天,做了全身按摩,也仿佛没起太大作用,但是能再支撑一阵子了。果然是长期窝在家里码字的人,突然出外活动路上不觉得,回来一时半会儿却歇不过来,忒废柴了。

  昨天和一个搞文学研究的人谈起网络文学,他说你们网络文学创作者太不容易了,要每天都有情节都有灵感,还得每天写出那么多字,搁我可不行。我听了说我们习惯了,读者们很多是不管你有没有灵感的,只要你每日更新就行。我是有没有灵感都无所谓,拿起电脑就能写的人。他竖起大拇指!我却觉得,这话实在有些伤感,进行不下去了,干脆转移了话题。

  关于掌门人的投票,架空类京门风月,还有没投的亲,赶紧去投一票啦。另外,这个月要过去一半啦,我们月票加油哦,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七章获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