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保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猛下了保证之后,张坤的一万兵马回了启封城。

  李猛又派人立即回临汾镇调遣一队人马,同时又派人去医馆请了几名大夫前来。

  张、李二人配合得十分默契,大约一个时辰后,便将临汾桥的死者、伤者都处理妥当。该查的查,该埋的埋,该治的治。

  一个小时之后,二人才抹着汗喘了口气。

  这期间,谢芳华、秦钰、秦倾、王芜、郑译便一直坐在一处等着。

  尸体横陈,血流成河,好好的古桥,一片废墟狼藉。

  “可惜了这座桥!到底是哪个贼人,竟然敢如此胡作非为?要知道这古桥一毁,等于堤坝都毁了,如今已经到了春日,顶多再过两个月,就到汛期了。若是春雨下起来,发了水,那么周遭的良田房舍岂不是会遭殃惨重?”秦倾看着有序地忙乎的士兵,乍然看到秦钰的兴奋劲过去,有些愁云惨淡地恼怒道。

  “是啊,只为了害人,便如此很绝,伤害的还是老百姓。”王芜接过话。

  “这桥全部都毁了,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一百多年前的天下第一桥梁师早已经作古。据说他没有子嗣留下,也没有收徒弟传承衣钵。如今这天下,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复建这座古桥!”郑译叹了口气。

  秦钰没说话,目光有些深幽。

  谢芳华也不说话,但是却对秦倾、王芜、郑译的看法稍微改观了些。能想着百姓民生,这皇子和清贵府邸的官宦公子也不是都一无是处。

  又过了片刻,张、李二人擦完了汗。

  李猛看了看天色,担忧地对秦钰道,“云澜公子难道当真是遇到了麻烦?都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回来。要不然下官再派人去找找?”

  秦钰皱眉,“时候的确是有些久,据我所知云澜兄文武兼备,不过也难保有人暗中使计。”话落,她看向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再让李统兵派人出去找找?”

  谢芳华摇摇头,“李公子和初迟公子不是去了吗?再派多少人去,也不见得能寻到云澜哥哥的地方。再等等吧!”

  秦钰点点头。

  李猛只能作罢。

  “查了这些人,一丝线索都查不出来吗?”秦倾从被毁塌的古桥上收回视线,问向李猛和张坤。

  二人齐齐摇摇头。

  秦倾脸沉沉地道,“重量火药,大批杀手,指不定筹谋了多久!怎么会连蛛丝马迹也寻不到?”话落,他转头对秦钰道,“四哥,咱们这里距离京城还有一百五十里地,派人快马加鞭回去,请旨父皇,派人立即来彻查!”

  秦钰点点头,看着李猛、张坤二人道,“张统兵和李统兵派八百里加急,联名上书,即刻报与京都吧!”

  张坤和李猛立即点头,这等大事儿,出现了临汾镇和启封城衔接之处,他们两人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自然是要赶紧禀报给皇上知晓。

  二人于是立即走到一旁去悄声合计。

  过了片刻,二人合计好了,各自从双方的信任心腹里面抽出来一名士兵,一同快马加鞭,出发去了京城。

  二人刚走后,谢云澜、李沐清、初迟三人便回来了!

  谢云澜的身上挂了些彩,胳膊处被划了一道口子,显然是剑伤。

  谢芳华见谢云澜回来,立即站了起来,提着裙摆疾步地迎上前,“云澜哥哥,你受伤了?”

  谢云澜翻身下马,眸光扫了一眼四处打扫干净的场地,对她点点头,温声道,“受了点儿小伤,并无大碍。”

  谢芳华立即拿过他胳膊查看,见的确是小伤,才放了心。

  谢云澜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头,然后目光移开,对其余人一一拱手,“四皇子!八皇子、王公子、郑公子!”

  “云澜兄此番辛苦了!”秦钰见初迟脸色十分难看,比早先离开时还要难看许多,似乎在克制着才没发作出来,他就知道谢云澜一定是成功地止住了月落,所有安排恐怕都功亏一篑了。他暗暗叹了口气,果然是能脱离谢氏米粮的一个人物,确实不好惹。

  “的确是辛苦!可惜让人跑掉了!”谢云澜揉揉眉心,“若不是沐清兄及时赶去,我也许就回不来了。”

  秦钰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对秦钰拱了拱手道,“我和初迟兄弟走出十里,在一个树林里,便发现了云澜兄和一个全身上下黑衣遮面的人打在一处。见我们去了,那黑衣人要走。我们自然拦住不让其离开。可是不想他放出信号弹,召唤出了上百黑衣人。反而该脱身的成了我们。”

  “怎么还有这么多黑衣人?”李猛一愣,冲口而出。

  李沐清看了李猛一眼,摇摇头。

  李猛自知柳氏只派了这三百人,那么再多的人是从何而来?可是他刚重口,便惊觉失言,立即反应过来,连忙补救,“这些黑衣人不晓得都是来自何地!到底是什么人养了这么多大批杀手。实在是可恨可恼!”

  “难道是江湖门派?”秦倾揣测,看着谢云澜,“你与他交手很久,没探出是什么人?”

  谢云澜摇摇头,“他武功与我相当,我胳膊被他伤了一剑,但是他的肋下也被我划了一剑。”顿了顿道,“那个人的武功路数很杂,恕云澜学艺浅薄,实在是探不出是什么人。而且交手大半时间,我也没能扯掉他的面巾。”

  “江湖帮派到也不是不可能!”李沐清接过话道,“前些日子在平阳城,有人刺杀秦铮兄和芳华小姐,不就是江湖的组织杀手门吗?”

  “对,这件事情我隐有耳闻,但那个杀手门的第一杀手已经被秦铮哥给收服了,如今跟在他身边做了护卫。”秦倾立即道,“难道这次又是杀手门?”

  “杀手门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李沐清摇摇头,“但是别的江湖门派也说不准。毕竟是有杀手门的前车之鉴。”

  “也对!”秦倾怒道,“若是让父皇派人查出是江湖门派做的,一定都举兵铲除了他们!”

  “此事如何彻查,父皇得到消息后自有定论!”秦钰缓缓道,“既然云澜兄回来就好了,芳华小姐也不用担忧了。我们今日是不能启程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整下来吧!”

  “四皇子,去下官府邸吧!”李猛又连忙请缨。

  “也好!李统兵的府邸就在三里地外,去你的府邸也是就近,只能打扰了。”秦钰颔首。

  李猛连忙摇头,“下官应该做的!几位请!”

  “李老兄,你可是请我也去坐坐?”张坤出声询问李猛。“张老弟你我相交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还客气什么!况且这件事情是在你我共同管辖的衔接处发生的。更应该同心协力查出背后的主谋之人才是。”李猛连忙道。

  张坤点点头。

  除了谢云澜和谢芳华所乘坐的马车外,其余无论是载人,还是装货物的马车,都尽数地毁去了。谢芳华是女眷,自然要坐车,所以,她上了车后,谢云澜、秦钰、秦倾、李沐清等人骑马离开被炸毁的临汾桥,前往临汾镇统兵府。

  谢芳华坐在车上,听着车外几人偶尔说话,心下算是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她和云澜哥哥联手,暂且是表面上抹平了柳氏和柳妃迫害秦钰的证据。但是京中的库部,丢失的那一批重量土火药怎么办?是否有办法在皇上彻查库部之时,给填补上?

  这也是个难题!

  若是不填补上,那么皇上一查之下,是柳家的人在库部,那么,也难保不查出来!

  所以,每一环都很重要!

  土火药向来是军用,自从研发出来之后,朝廷便不准百姓们私自研制土火药,无名山给皇室培养的暗卫无处不在。所以,除了朝廷,民间百姓们是丝毫不敢碰触。

  但是自从五年前,言宸下了无名山,以天机阁为据点,未雨绸缪,自然是偷偷制作了土火药。但是天机阁远在两千里地之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补上的。

  那么除了她的天机阁,还有谁能有呢?

  谢氏有吗?忠勇侯府有吗?

  这些年,哥哥背后都做了什么,她是不太清楚的,是否有土火药?

  她揉揉额头,过了第一关,后面还有很多关卡,柳妃宫里难保没有痕迹露出来,毕竟皇后一直盯着倚翠宫和玉芙宫,但凡这两宫有风吹草动,也不见得能瞒过皇后的眼睛。

  除了宫里,还有朝中大臣那里,左右相都不是省油的灯。

  当初力主皇帝处置秦钰严惩不贷的左相,如今看来,是秦钰的人了。还有以退为进,建议将他贬去漠北的右相,也显然被秦钰收服了。

  皇上信任右相府,否则也不会派李沐清来密旨接秦钰了。

  今日不过是擦了脸,还有屁股没擦,接下来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三里地的路程很短,她将所有事情前后也就略了一遍的空隙,马车已经到了临汾统兵府。

  府中早已经得了信,李猛的夫人李柳氏带着府中的仆人站在门口迎接。

  李柳氏保养得极好,看起来极为年轻,这些年李猛有宫里的柳妃和柳氏扶持着,没吃过什么苦,她的夫人自然也是养尊处优,寻常无事之时办办诗会,邀府衙的夫人和当地的富绅夫人打打牌吃吃茶,日子过得极其闲适。

  她承袭了柳氏府邸女儿的心思手巧和八面玲珑,虽然不比柳妃这个姐姐柔美,但是论起来手腕,也是个能狠得出手的主!

  单从李猛这些年府邸除了女儿,没儿子来说,她自然是功不可没。

  她生不出来,府中别的女人也休想生。

  关于这一次柳妃、柳氏一族要做全力一掷,她自然是一心相助宫里的姐姐,若是柳妃的儿子能做了将来的皇位,继承了大统,那么又怎么会少了她的好处?

  况且,她和李猛生活这么多年,又焉能不知道他的脾性,又怎么会不派人监视他?

  又怎么不知道他外面养了个外室,还生了一个儿子?

  但是,她丝毫不表露出来!

  只要那个女人和儿子不进这个府,不认祖,那么,就不是这个家的人,将来也休想继承家业!

  但是,也难保那个孩子长大后不回来争夺家业。

  所以,若是想要守住她自己的地位,那么只能有一条路,就是她宫里的姐姐和背后的柳氏家族一直荣华盛宠。

  而偏偏四皇子又是个文武全才,天赋极高,得皇上宠爱的皇子。

  三皇子虽然也文武兼备,但是比起四皇子来,便是平平寻常了。

  如今四皇子回京,若是被趁机大作为杀了四皇子的话,那么他既然能从关山迢迢的漠北回来,回京之后,再想要他的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于是,当柳妃、柳妃一族要动手的时候,找上李猛,她大力督促李猛配合。

  柳氏本来就对李猛有着知遇之恩,所以,此番柳氏要出手,他虽然有些许犹豫,但还是以咬牙,配合地出了手。

  李猛带着府兵离开去了临汾桥后,她在家中等消息,一直心急如焚,但又不好派人出去打探,以免垢人话柄,坏了事情。

  她左等右等,没等到事情成了四皇子被杀死的消息,却等回来了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

  她立即招来一位安插在李猛军营的兵士询问,当得知她被谢芳华三言两语劝住了时大怒。气得摔了茶盏。

  她茶盏的碎屑声还没消停,便有人悄无声息地闯入了她的院子。

  她一惊,刚要质问来人,便被那人点住了穴道。之后那人开始翻箱倒柜,寻找东西。

  那人蒙着面,看不到他的样貌,她口不能言,只能干着急又害怕。

  她床底的匣子里的确放着父亲写来的书信。

  那人每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到底是被他找到了那个匣子,打开一看之下,满意地拿着走了。也没管她穴道没有解开。

  她惊恐到了极致,暗想事情怕是真的坏了!可是自己也无能无力,那人武功显然极高,消无声息地又出了院子,竟然没惊动府中的护卫。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又有一个人来到,那人却是未蒙面,径自进了画堂。

  是一个极其隽秀仪表出众的年轻男子!

  那人进来之后,显示打量了画堂一圈,然后又挥手挑开帘子向内室看了看,须臾,他啧啧了一声,转回身,解开了她的穴道。

  “你……你是谁?”李柳氏被点住穴道好半响,身子僵硬,再加之恐慌,如今见又来一人,且解开了她的穴道,她伸手僵硬地指着他。

  “夫人受惊了!在下谢氏盐仓的谢云继。”谢云继彬彬一礼。

  “你是谢云继?”李柳氏睁大眼睛,看着他,立即质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谢云继对她一笑,“夫人是聪明人,自然能猜到几分我为何而来。柳妃娘娘和柳氏一族如今花了大手笔,想要将回京的四皇子一举击杀,可惜,四皇子狡诈,提前做了防范筹谋,如今柳妃和柳氏一族出手,却正中他下怀,他想要一网打尽。那么,自然就少了三皇子一个对手。”顿了顿,又道,“你夫君李统领被我堂妹拦截住了,若是不拦截住,那么你可知,他如今就命丧黄泉了!”

  李柳氏面色大变,本来就恐慌发白的脸色顿时更是全无血色。

  到底是个妇人,虽然手腕再狠,虽然多年来依靠宫中的姐姐和柳氏母族一直在府中强势。虽然李猛有了外室和儿子,但是她对李猛也是有情,不希望他因此而死。

  能够协助柳妃出手,这么大的迫害和刺杀,她几乎觉得是天衣无缝的!

  所以,当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什么也没做就回来,她才受不住地摔了茶盏。

  但毕竟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使得李猛退缩了!因为谢芳华和李猛谈话时声音不高,又距离得近,那名她安插的士兵也没听得太明白。

  谢云继慢慢地继续道,“四皇子安排人在事发当时已经各处搜索柳妃娘娘和柳氏的证据。同时,只要李统领出兵,那么,便有启封城的一万府兵等着剿灭他。”

  李柳氏腾地站了起来,“四皇子……竟然都算计到了?”

  “自然!”谢云继点点头,“你也知道,这些年,谢氏和皇室一直走到刀刃上,关系一直微妙敏感。皇上器重四皇子,若是四皇子回京,那么,也许势必成为皇上手中锋利的剑对准谢氏。所以,我堂妹便当即决定,保下柳氏,未来,与柳妃娘娘、柳氏一族合作。”

  “这……这么大的事情,能保得住吗?刚刚有人潜入我内室,盗走了父亲给我的书信!”李柳氏悔恨不已,父亲再三嘱咐她,看过之后,一定烧毁,可是她觉得此事一定能成,便将信放起来了。

  “是这封信吗?”谢云澜从怀中拿出一封信。

  李柳氏眼睛顿时一亮,“就是!怎么在你手里?”

  “我赶来的时候,便看到有人闯进了府中的书房,本来是为说服你,但是有了意外,便跟了去,从那人手中夺了这封信。还夺了些东西。”谢云继又从怀中拿出些信笺和几方私印来,见李柳氏立即上前要拿回,他后退了一步,摇摇头,“夫人,你没能力保管,这些还是在下替你保管吧!反正保救下柳妃娘娘和柳氏,咱们便是一家人了。”

  ------题外话------

  真正到了伏天,热晕了,据说长吹空调不太好,我只能关关开开,一天捣腾几次。和空调相爱相杀……

  首页掌门人的投票,还有没投的亲,快去投哦!还有月票,铮哥儿在小黑屋里已经向我发脾气了。我在考虑该放他出来啦。票票神马的,亲爱的们,攒到的话,别留着啦~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八章保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