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气势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若是将库部的火药弥补上,那么皇上想从库部查,便寻不到蛛丝马迹了。

  谢云澜摇摇头,“我手中没有,但是我觉得这么多年,世子不可能没有准备。土火药虽然朝廷禁止,但是也不过是禁止百姓而已。想要私自存储,还是有办法的。更何况,忠勇侯府若是想私存,轻而易举。”

  谢芳华抿唇,“那赶紧给我哥哥传信吧!”

  “云继已经传信回去了!”谢云澜摸摸谢芳华的头,“你这些日子身体太差,就别操心这么多事情了。既然云继来了,便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吧!你好好养神。”

  谢芳华揉揉额头,忍不住微笑,“好吧!听你的。”

  谢云澜失笑,“四皇子身份暴露,李统兵和张统兵一起派了八百里加急前往了京城。百里地快马加鞭也不过是两个时辰,也就是说,不到天黑,皇上便能得到消息。顶多明日一早,皇上便派人来查。这么大的事情,皇上不可能不管。皇上派的人一来,四皇子便要协助查案,一时半会儿大约是回不了京了。”

  “他回不了京,也不能耽搁咱们回京。明日一早,咱们继续回京。”谢芳华道。

  “不见得容易!四皇子是跟随咱们队伍一起走的,甚是隐秘,却走漏了风声,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怕是也要跟着一起彻查。”谢云澜道。

  谢芳华眉头竖起来,“是他自己要跟的!已经耽搁我们行程了,如今再因为他耽搁下去,我们什么时候回京?才不管他这些!”

  主要是,已经耽搁了一日,她怕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等不起!

  “明日看看情况再说吧!”谢云澜叹了口气。

  谢芳华拿定主意,不管明日情况如何,她都必须将谢云澜拉回京城去。

  二人将要谈的事情商议了一番,也就半个时辰过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那名婢女在外面轻喊,“公子,热汤烧好了,芳华小姐可醒了?”

  “醒了!”谢云澜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看了那婢女一眼,“你进里面侍候她吧!”

  那婢女连忙点头,对他道,“给您准备的热汤放在您房间的屏风后了。您二人沐浴后,奴婢再吩咐人端饭菜,否则端上来都凉了。”

  谢云澜点点头,去了给自己安排的西厢房。

  那婢女进了屋,见谢芳华一副还没睡醒显然被强行喊醒的样子,一遍手脚利落地吩咐人往屋里抬热汤木桶,一边对她轻声解释,“芳华小姐,您沐浴用过饭菜后歇一会儿再继续睡。如今天渐渐地长了,奴婢再不让人来打扰您,保准您睡得香。”

  谢芳华点点头。

  那婢女让人摆放热汤的木桶,将人挥退下去,过来扶她沐浴。

  谢芳华来到屏风后,对她摆摆手,“我自己来,你下去吧!”

  那婢女一怔,“芳华小姐是嫌弃婢女侍候不好?若是被夫人知道我没好好侍候您,一定会打骂我笨手笨脚了。”

  谢芳华笑着摇摇头,“我除了自己的贴身婢女外,都用不惯别人。你很好,先去门外等着,稍后我喊你布置饭菜。”

  那婢女一听,想着世家大族府邸里出来的小姐就是不一样,比他们这等小府邸人家规矩金贵得多。不喜外人近身,也不奇怪,只能应了一声,同时道,“奴婢觉得府内二小姐和您的身量差不多,既然您不用奴婢侍候,奴婢就去二小姐处给您取两套她未曾穿过的新衣来换吧!”

  “我的马车里有,你让风梨去帮我取一下就行。”谢芳华摇摇头。

  那婢女顿时一拍脑门,“瞧奴婢笨死了,您出门,怎么能不带换洗的衣服呢!”话落,连忙去了。

  谢芳华笑了笑,褪了外衣,进了浴桶里。

  热汤温度适中,驱散了她身上带着的冷气和血气。

  不多时,那婢女返回来,禀告了谢芳华一声,便将衣服放在屏风的衣架上,又退了下去。

  谢芳华没泡太久便也出了浴桶,拿起衣服穿戴妥当,出了屏风后。喊那婢女进来。

  那婢女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愣了一下,但没说什么,喊人进来将浴桶搬了出去,收拾好里里面的水渍,便出了门。

  不多时,谢云澜沐浴过后,一身清爽地出了西厢房,见谢芳华站在窗前,便走了过来。

  谢云澜进了房间,那婢女带着人端来饭菜,谢芳华落座。二人一起用饭。

  用过饭后,谢云澜看着谢芳华,“没有什么事情,你就歇着吧!”

  谢芳华点点头,见谢云澜一身疲惫,心疼地道,“云澜哥哥,既然云继哥哥来了,暂时这边稳住了,应是也不急了。你也去休息吧!明日我们还要继续启程的。”

  谢云澜点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谢芳华虽然也累,却无困意,前方院落隐隐传来些动静,不过听不太清。躺了半响,她才闭上眼睛。

  刚闭上眼睛,一个人影顺着窗子进了屋,虽然无声无息,但是瞒不住谢芳华。

  她立即睁开了眼睛,坐起身,见是谢云继,看着他。

  谢云继有些狼狈,一身锦衣有些脏污,青丝有些许凌乱。像是被人追赶着一般。进来之后,见谢芳华坐在床上,他立即跳上了床,滚进了她里侧,拿被子将自己全部包裹上,对她低声道,“芳华妹妹,我被人追踪,就靠你救我了。否则哥哥我就完了。”

  “什么人追你?”谢芳华低声问。

  “皇室的隐卫!”谢云继道。

  谢芳华心神一醒,立即挥手放下了床上的帷幔,帷幔有三层,顿时里面一团昏暗。

  她刚落下帷幔,有两个黑色锦衣的人落在了院子内,紧接着,便“砰”地踢开了她的门。

  她顿时“啊”地尖叫了一声。

  门口那两人听闻到女声尖叫,脚步一顿。

  谢芳华飞速地扯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一截肩膀,然后,用手紧紧地拽住帘幕,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分外地惊骇慌张,大叫之后,立即对外面惊恐地喊,“快来人啊!有刺客!云澜哥哥!”

  她喊声刚落,西厢房已经听到动静的谢云继瞬间破门而出,转眼间便来到了谢芳华的门口,冷声对那两名近身劲装的黑衣人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他虽然如此喝问,但也同时出了手,长剑出销后一道寒光,直劈二人脖颈。

  那二人只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寒杀之意,立即躲闪,被迫得后退了一步,错离了门口。

  谢云澜立即抢站了门口,持剑看着二人。

  那二人显然没料到有如此高手,一起打量了谢云澜一眼,同时亮出了腰间的腰牌。其中一人道,“皇室御前一等暗隐!找一个人!请阁下让开,否则耽搁了公事儿,拿阁下是问!”

  谢云澜眯了眯眼睛,看着二人的腰牌,淡淡道,“在下是谢氏米粮谢云澜!”

  那二人一怔,没想到这个人是谢云澜!谢云澜他们自然知道,皇上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皇室隐卫在做。当初收复谢氏米粮时,出了一个意外,便是谢云澜。

  这二人因为刚才这人突然出现,他们追人太急,追到这处院落,一时没仔细辨认,这回一看,果真是谢云澜,对看一眼,齐齐一拱手,“原来是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失敬!”

  谢云继扯了一下嘴角,没有笑意,对二人道,“二位惊扰我堂妹了!”

  那二人对看一眼,“我们二人追踪一人,来到这里,眼看那人进了这间房间。惊扰里面的人实属事急从权。还望公子海涵。将里面的人请出来,容我二人搜查一番。”

  “我的堂妹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谢云澜不答二人的话,反而道出她的身份。

  那二人又是一惊,同样没想到住在里面的人是忠勇侯府的小姐,顿时觉得事情难办了。

  “我一直住在这个院落,在下自认武功还不错,却没见到什么人闯入我堂妹的房间,只听到她喊了一声,出来之后见到你们二人了。”谢云澜回头瞅了里屋一眼,对紧紧攥着帷幔探出头似乎惊吓不小的谢芳华问,“芳华,你可见到有人进屋?”

  “有,就那两个人!云澜哥哥,快将他们杀了!”谢芳华又羞又怒又是惊疑地道,“他们竟然擅闯我的房间!传出去我还要不要见人!”

  谢云澜脸色一沉,“二位可听见了!”

  “不可能!明明是有人进了这个房间!”那二人异口同声道,“云澜公子,你可允许我二人进去查看?”

  谢云澜抿唇,“二位真的看清了?”不等二人点头,他缓缓道,“里屋住着我的堂妹,临汾桥出了大事儿,将她吓坏了,一直心神不定,刚刚睡下,却又被你二人惊醒了。如今恐防又加重了病。你们也知道,关于忠勇侯府的小姐大病多年之事,她如今好不容易大病初愈,接连这两次事情,她若是被惊吓出个好歹来!那么,老侯爷和世子恐怕会要找皇上讨个公道。毕竟,皇室隐卫这般公然出现拿人,还是鲜有所闻。”

  那二人面色齐齐一绷。

  “更何况,她如今不止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还是英亲王府铮二公子的未婚妻。铮二公子虽然未随我们一起回京,但是一路的消息可瞒不住他。若是知道她惊吓出了事情,其中有一桩是皇室隐卫的话。他会不会在皇上面前跳脚,那么就不得而知了。”谢云澜又道。

  那二人闻言又是齐齐一凛。

  “二位还是要搜查吗?”谢云澜盯着二人问,“毕竟她可不是寻常女子!你们可要想好后果!”

  那二人对看一眼,都有些拿不定主意。谢氏米粮的公子云澜,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再加上一个英亲王府铮二公子。这样牵扯的身份和背后的家族,的确不是寻常闺中女儿,他们不得不顾忌。

  但是,他们的确是追踪那人而来,亲眼看着他进了这间房间的。若是这么退走,真是不甘心。

  二人一时拿不定主意。

  “出了什么事情?”正僵持间,院落门口有一群人疾步走了过来。

  当前一人正是秦钰,他身后跟着秦倾、李沐清、王芜、郑译、李猛、张坤,以及李柳氏等人。显然是听到动静,匆匆赶来了这里。

  谢芳华眸光沉了沉。

  谢云澜的眸光也微微低暗。

  那二人转身看去,见到秦钰、秦倾等人,对秦钰单膝跪地,齐声道,“给四皇子请安!我二人是皇上御前一等暗隐,为了追查一人而来,那人闯到了这个房间。”

  “原来是父皇跟前的一等暗隐。”秦钰摆摆手,“免礼吧!”

  那二人站起身。

  “这房间是芳华小姐所住的房间!”秦钰目光落在门口的谢云澜身上,“云澜兄,打扰到芳华小姐了吧?”

  谢云澜点点头,“自然!二位踢门的声音太大,惊醒了芳华,她两番惊吓,刚刚大病初愈,状态甚是不好。一直对我说,要杀了这两个人。”

  “你们二人确定确实有人进了这间房间?”秦钰点点头,对那二人问。

  那二人垂首,“亲眼所见!”

  “父皇的一等暗隐,武功皆是高绝,若是亲眼所见,一般是不会看错。”秦钰看着谢云澜,“云澜兄,不若将芳华小姐请出来,让这二人进去搜查一番。你也知道,父皇的一等隐卫轻易不出手,若是出手,必有缘由。若是寻常人家,也不必顾忌许多,他们二人此时怕是就与你动上手了,正因为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与寻常女子不同,才守了礼数,以免唐突。”

  谢云继皱眉,“若是有人闯进里面,我堂妹如何还能完好地待在屋中?我出来待在门口片刻了,也没见到里面。”

  “既为追踪而来,那人情急之下,没伤人,也不稀奇。”秦钰道。

  谢云澜一时不说话。

  众人都看着挡在门口的谢云澜。

  “若是我的房间没有人呢?”谢芳华恼怒地将衣服裹好,从床上跳了下来,又气又怒地来到门口,指着秦钰问,“若是没有人!你杀了这两个人吗?”

  秦钰一怔,见她似乎真被惊吓了,虽然气势汹汹,但是身子颤抖着,他面色温和地道,“这是父皇的一等暗隐,我没权利处置他们。”

  谢芳华被气得笑了,“没权利处置他们?那么请问,尊贵的四皇子殿下,如今你来这里是做什么?你没权利处置人?就要让我忠勇侯府的女儿被皇室隐卫冒犯吗?原来忠勇侯府在皇室人的眼里已然成了揉不进眼里的沙子了!这般作践?”

  秦钰面色一紧,顿时板下脸,“芳华小姐,在下绝无此意。”

  “那你是什么意思?非要搜查我闺房?若是我屋子里根本就没有进来人!这两个人却横冲直撞,不管不顾地冒犯了我,你不杀了这两个人!却该当如何?”谢芳华紧紧地盯着他。

  “你们二人还要搜查吗?”秦钰不答话,扭头看向那二人。

  那二人冷木的脸色有些麻了,第一次碰上了这般的硬茬子,若是里面真搜不到人,那么他们势必没有台阶可下。冒犯忠勇侯府的小姐可不是小事儿。二人对看一眼,齐齐摇头,“罢了,既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都说没见到人,也许是我二人眼花了。”

  皇室御前第一暗隐退了一步。

  这使得李猛和李柳氏以及张坤等人都惊住了!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能有人让正追查人的皇室隐卫退后一步。

  秦钰满意地点点头。

  谢芳华却不饶过这二人,从里面走出了门口,让开门口,对二人冷声道,“早先我说没进来人,你们二人自持皇室一等隐卫的身份不信,非要进来搜查!那么如今,你们二人就进来给我搜!若是搜不出来人!待我回京,禀明爷爷和哥哥,定要找皇上要个交代!这么多年,皇上就是一直纵容皇室隐卫这般横冲直撞办公的吗?今日惊扰了我,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惊扰了多少人敢怒不敢言!”

  那二人面色齐齐一僵,后面不由得凉了。

  秦钰知道谢芳华怒了,可是也知道她无非是揪到了错处佯怒,温声道,“父皇身在京城,高坐金銮,无名山一毁,再加之漠北军情,还有我听说法佛寺失火,这么多事连在一起,事情太多,对于隐卫训教之事,难保有些疏忽。芳华小姐,既然屋中没有人,我看今日就……”

  “难道今日就算了?”谢芳华打断他的话,“四皇子,我说句大不道的话,你如今亲身在这里,目睹皇室隐卫冒犯我,我已经让开了门,让皇室隐卫搜查,搜查不出来,证明从来没有来过人,给我个公道。可是你这般搪塞是做什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就算将来你继承大统,也不会做个圣明的皇帝,来公平执掌这南秦江山、河土九州!”

  秦钰脸色一沉。

  众人齐齐地吸了一口凉气。

  这话谢芳华怎么敢说?可是她却真的毫不顾忌地说了出来!

  “搜啊!”谢芳华看着那两名皇上一等隐卫。

  那二人见谢芳华如此有底气,一定是人没在里面了,不由看向秦钰。

  “搜吧!”谢云澜也让开了门口,语气清淡地道,“芳华说得有道理,四皇子身为皇上和皇后嫡子!恰逢此事,怎么能不主持公道?”

  秦钰抿起唇,回头看了两名隐卫一眼,沉声道,“进去搜!”

  那二人对看一眼,只能进了屋。

  秦钰负手而站,看着谢芳华,刚刚低沉不过一瞬,转眼便如寻常一般平和,“你说得的确是有道理。若是你屋里却是没有他们要追的人,你放心,不用你回京去请老侯爷和谢世子找去父皇为你讨回公道。我虽然没权利处置他们冒失,冒犯了你,但也会立即禀告父皇,请他处置。给你一个说法。”

  “四皇子最好说话算话!”谢芳华点头。

  一众人都静静地看着里屋,等着里屋的动静。

  除了已经对谢芳华面上有所了解的人,其余人都重新穿透了传言,对谢芳华有了新一番的认识。能如此逼迫四皇子和不惧皇室隐卫的女子,虽然惊骇之下,但不慌乱。也当得人另眼相看。想着果然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气度姿态的确与寻常女子不同。

  大约过一盏茶,那二人从房里出来,脸色发白。

  “没有人?”秦钰看着二人,“确实是你们看花眼了?”

  二人抿了抿唇,点点头。

  “你们回去自行去父皇身边谢罪吧!”秦钰摆摆手。

  那二人颔首,不再耽搁,纵深跳出了院墙,消失了身影。

  “我说到自然会做到!你回京之日,想必父皇会给你一个交代。”秦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猛地一甩袖子,转过身,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这里我住不下去了!我们现在就启程回京!”

  谢云澜抿唇,“芳华,这两日赶路你也累了,如今又惊又吓,你身体不好,不宜赶路!”

  “再跟四皇子待下去,我的小命都怕是快没了!”四皇子拽住谢云澜的袖子,眼圈顿时红了,似乎隐着泪不让落下来,哽咽道,“云澜哥哥,我不要住在这里了,你依我好不好?我们现在就启程!”

  谢云澜见她如此,是打定主意要走了,点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启程。”

  谢芳华立即猛地点头。

  李猛在一旁听了,一时间心里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地闹腾,连忙道,“芳华小姐,今日天色晚了。您住不惯这一间屋子,下官再给您换一间屋子?本来府中护卫森严,实在没想到竟然有皇室隐卫闯进来。这也是下官的错!”

  “我不要住了!我本来就想家了!想要赶紧回去!”谢芳华抽出帕子,擦了擦眼角。

  她的帕子上那个梅花纂字的“铮”字甚是醒目。

  李猛看到那个字,一时想起秦铮,顿时没了声。

  秦钰本来要开口留她,知道她才不会这么容易被吓住。皇上的隐卫虽然近些年来行事张狂,但也很是隐秘,眼睛毒辣,他们追人而来,断然不会无的放矢。定然是屋中早先有人进入了。让谢芳华力保的人,一定是她自己的人。可是还没开口,便看到了她手中攥着的秦铮的帕子,一时也失了声。

  “芳华姐姐……”秦倾左右看了一眼,小声道,“今日天色是晚了,要走你也要等到明日再走嘛!”

  谢芳华摇摇头,不说话。

  谢云继自吩咐一旁站着的风梨,“去备车!我们即刻回京!”

  “是!”风梨立即去了。

  谢云澜看向秦钰等人,“四皇子恐怕要等皇上的圣旨,再启程回京。八皇子既然见到四皇子,也是要和四皇子一路走了。沐清兄和王兄、郑兄出来这么久,应该也是不差这两日。芳华想家了,我就先送她回京了。毕竟女儿家娇贵,不比我们男人。”

  秦钰沉默了一下,点点头,“也好!那你们路上小心!你的护卫伤得不轻,李统领派些人护送你们吧!”

  “是,下官点出两百人,护送云澜公子和芳华小姐回京!”李猛连忙道。

  谢云澜不拒绝,点点头。

  秦倾、李沐清等人见事情已定,也就不再劝说了。

  不多时,风梨回来,说已经准备妥当。

  谢云澜、谢芳华二人向大门口走去。众人一起出了这座院子送行。

  谢云澜的护卫折损了几十人,其余人都多少或轻或重地带着伤,但是队列却是整齐。李猛点了二百士兵护送。一行人启程,向京城而去。

  坐在车上,出了城门,走了一段路,谢芳华才伸手敲了车底,低声道,“云继哥哥,你还不上来,还真是在车底吃土吃上瘾了是不是?”

  她话音刚落,谢云继便从车底转眼间便钻进了车厢,拍了拍脑袋和衣服,对谢芳华得意地露出笑脸,“行啊,芳华妹妹,你这一手偷天换日做得可真是好,若不是你救哥哥我,今日我就栽到那两个隐卫手里了。”

  谢芳华轻轻哼了一声,“你不谨慎,栽了也活该!”

  谢云继啧了一声,“没良心的丫头,我为了你跑前跑后,险些跑断了腿。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怪我不谨慎?”话落,他扯了扯散乱的头发,有些郁闷地道,“往常我也与皇室隐卫偶尔打交道,可是没发现竟然这么厉害啊!这回追了我整个临汾镇跑了两圈,实在被迫无奈,我才去找你求救了!”

  “皇室的隐卫精干,皇上大多数时候,是不曾让他们出来的。以前你对付的,应该都是明卫二等,这次是暗隐一等。可想而知是高了两个层次了。更何况,当初四皇子离开时,皇上分了一部分一等暗隐让他带走了。那两个人,未必不是他的人。”谢云澜缓缓道,“否则那两个隐卫,缘何听他的?隐卫该是直属皇上管辖,哪怕是皇子,也没权利过问的。”

  “那他秦钰还做什么姿态!”谢云继嗤之以鼻。

  “关于皇上给了四皇子一等暗隐带走的事情是秘密。他自然不会因为今日之事便抖将出来了。”谢云澜道,“你能从他们手里脱险,也是不易了,多少人都因为他们在四皇子身边,而折损在了漠北。”

  谢芳华闻言立即想起了七星,他不算是天机阁武功最好的,但是最圆滑机警的。可是却被秦钰扣下,原来皇上派去漠北跟随秦钰的人是一等一的暗隐。

  谢云继唏嘘了一声,脱了一身是土的外衣扔在一边,懒洋洋地靠在车壁上,“我说我怎么走漏了消息,原来这些皇室一等暗隐是四皇子的人。他竟然还装模作样禀告皇上处置。可真是个狐狸。”

  “我们联合让他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他自然要找回来些。而我因为谢氏米粮的原因,他自然不会动我,那么正愁找不到谢氏盐仓的把柄,也就找上你了。”谢云澜道。

  “真是倒霉!原来做了你们的挡箭牌!”谢云澜扯过谢芳华手里的帕子擦脸。

  谢芳华没防备他,帕子被他抢了去,她伸手就要夺回来,他却打掉她的手,“小丫头,不要这么小气。”话落,他啧啧了一声,“原来是秦铮送给你的帕子,怪不得舍不得给我用!”

  “谁舍不得了?”谢芳华瞪了他一眼。

  “既然舍得!那就送我了!”谢云继作势要揣进怀里。

  谢芳华劈手夺了过来,脸有些红,“一个男人,拿另一个男人的帕子,你也不知脸红。”

  “你一个女儿家,拿一个男人的帕子都不觉得脸红,我脸红什么?”谢云继戚了一声。

  谢芳华伸手推他,“再惹我,信不信我将你踹下去!”

  “真是刁蛮!怕了你了!”谢云继咕哝了一声,住了口。

  谢芳华将秦铮的帕子重新收起来,抬眼,见谢云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有些尴尬,只道,“秦铮那个混蛋霸道着呢,若是被他知道给我的帕子被云继哥哥抢去,非跟我急眼不成。”

  话落,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解释什么?

  谢云继这回笑出声,温和地道,“嗯,我知道,铮二公子可不是个好惹的。一准跟你急!”

  谢云继闻言翻了个白眼,“秦铮如今去了郾城,正暗中谋划救出沈妃的人呢!他哪里有空跟你急?若是此时他还能想着一个帕子,我也就服了他了。”

  谢芳华一怔,“他要救沈妃?”

  “你不知道?”谢云继打量她,见她一副真不知道的样子,啧了一声,“他没跟你说?”

  谢芳华想起她本来要伪装本性从谢云继入手渗入谢氏米粮,可是却在接触中,撞破了谢云澜的咒毒焚心,恢复了些许记忆,想起前世之事,便一颗心用在了谢云继身上。秦铮跟她大怒了一场,她让二人各自冷静一番,后来想起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即将不久于世,便启程回京,而秦铮没跟来,反而去了郾城。他知道他去郾城势必有事情,却没想到是为了保沈妃而去。

  他身为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虽然和秦钰自小不和,却没到彼此要命的地步,也不至于干涉他的皇权宝座之路。更没有必要保柳妃和柳氏一族。毕竟他的妹妹在皇后身边教养多年,如今她妹妹与皇后也是有感情了。比起皇后,他其实更看不上两宫宠妃。

  可是,他到底还是去做了!

  也是因为她吧!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觉得怀里揣着的帕子都热得烫人。

  “芳华妹妹,你这是什么表情?”谢云继盯着谢芳华,将她眉目仔细地打量了半响,忽然道,“感动?”

  谢芳华伸手拿起一旁的靠枕打在了谢云继的脸上,“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谢云继偏头,靠枕砸在了车厢一角,发出些微动静,他委屈地道,“果然女儿家长大了,都是外向。我这个当堂哥的,跑前跑后,累死累活,连说一句话也碍眼了。真是伤心。”

  谢云澜忍不住笑了。

  谢芳华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将车壁的匣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两碟糕点递给他。

  “还算有点儿良心,知道我连午饭都没吃!”谢云继接过碟子,看起来饿狠了,狼吞虎咽起来。

  谢芳华想着她保下了柳妃和柳氏一族,秦铮保下了沈妃和沈氏一族,两件事情都成功的话,秦钰怕是该彻底的怒了。如今既然谢云继都得到了消息,恐怕秦钰也得到消息了。也许他派一等暗隐要拿住谢云继把柄,这里面也是因为他得到了消息震怒出手的原因。

  这一回,柳氏和柳氏保下,沈妃和沈氏保下,也就是等于保下了三皇子和五皇子。

  两宫一直以来联手对付皇后,如今两宫都出了大手笔,却是没奈何四皇子,后面行事和谢氏拧成一根绳,有她牵制着两宫,对她来说,自然是有大用处。

  未来,京城,才是真的风起云涌了!

  ------题外话------

  第二卷到这一章结束了,明日开启第三卷。

  今天,秦铮虽然没出来,但是我真的努力让他做出来的准备了。那个什么,这些天,怨声载道听得太多了,某有良心的作者也是蛮怒的,阴谋阳谋写的我这个累,但我也是为了幸福的美好的生活而写,毕竟一个人构架不成一本书。受委屈还不能说的感觉,你们造么?我容易么我~

  手里有月票的亲,你们若是再留着,鸡血就冷却了啊~还有首页掌门人的投票,还有没投的,速度去戮,迎接第三卷~群么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二十章气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