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夜遇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黑十分,队伍距离京城还有五十里,正巧来到一处小镇。

  风梨询问谢云澜是否停车落宿休息。这里也有自家的别院。

  谢云继不等谢云澜开口,立即大叫,“还问什么?当然是停车休息!累死了,再赶路进京城,怎么也半夜了。”

  谢云澜点点头,“嗯,说得也是,那就……”

  “不行!继续赶路,就算半夜,也要赶紧回京。”谢芳华立即打断谢云澜的话。

  谢云澜闻言住了口,偏头看向谢芳华。

  谢云继顿时瞪大眼睛,“小丫头,你做什么这样急?我离开京城时,英亲王妃、谢世子、你外公三人还都住在我的山林别院呢。如今短短两三日,也不见得回府了。”

  “我想家了!想我爷爷了。”谢芳华道。

  谢云继一噎,“你离开多年,也没见你……”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狠狠地拧了他一下,恶声恶气地道,“少拿那个说事儿!你若是不愿意回,你自己下车住在这里,我和云澜哥哥要回京。”

  谢云继疼得咝了一声,“狠心的小丫头,下手这么重!你想回家就回家!”话落,他哼哼唧唧地道,“我也想你家了。”

  谢芳华也觉得自己刚刚下手重了,看着他好笑地道,“你不想自己家,想我家做什么?”

  谢云继白了谢芳华一眼,“你温酒煮海棠,还有福婶做的海棠花糕。想吃了。”

  “回去之后,把你关在海棠亭里,让你随便吃喝。”谢芳华道。

  “那感情好!”谢云继对外挥手,“那就快赶车吧!继续赶路!不住了,也不歇着了。”

  风梨闻言没立即应允,还在等着谢云澜下命令,小声询问,“公子?”

  “继续赶路吧!”谢云澜点头。

  风梨又对队伍吩咐了一声,队伍继续向前走去。

  一路甚是安宁,天黑之后,队伍里的护卫和士兵都点起了火把,将官道照得灯火通明。

  又走了三十里,距离京城还有二十里的时候,一队人马从斜侧方的道路上走来,与这一对车队正好相遇。

  那一对人马大约有三千人左右,身穿清一色的军服。

  谢云继听到动静,挑开帘幕看了一眼,“呦呵”了一声,笑着道,“看来半夜回京的不止我们这一队人,如今都喜欢夜行军了吗?”

  “什么人?”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对方没点几只火把,看不太清。

  “你未来大伯子!”谢云继道。

  谢芳华一怔,须臾,嘴角抽了抽,瞪了谢云继一眼,对他问,“秦浩?怎么是他?”

  谢云继眨眨眼睛,笑道,“怎么不能是他?他请旨去剿匪,从火烧法佛寺前一日算起,想向皇上证明他的能力,如今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也是!”谢芳华笑了一声,“上次彻查东珠之事,有东珠的人无非是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八皇子、秦浩、秦铮、秦毅、秦佩、谢墨含、燕亭这十个人。当日,四皇子不再,秦浩不再,秦毅、秦佩、燕亭不在。如今他回来,这个事情不能放过他。”

  “他既然敢回来!想必手里有东珠。”谢云继道。

  谢芳华眼睛眯了眯点点头,法佛寺失火的事情,她还不确实是不是和秦浩有关,但若说没关系,她是不信的。就算手里有东珠,也不能代表他没参与那件事情。想起谢氏长房,她问,“谢氏长房如今还被御林军围困着?”

  谢云继点点头,“案子一日不破,御林军恐怕不会撤!”

  谢芳华凉凉地笑了笑。关于谢氏长房,因为上面顶着个忠勇侯府,顶着谢氏族长一脉。所以,到底如何处置,皇上要顾忌谢氏的想法,谢氏也要斟酌。

  “前方是什么人?”这时,秦浩的队伍前,有人大喝了一声。

  “你们是什么人?”风梨在车前反问了一句。

  “我问你们呢?”那人不满地竖起眉。

  风梨哼了一声,“各走各的路,你们不报自己的名号,凭什么要问我们?你问了,我又凭什么得告诉你?谁规定的道理!”

  那人闻言勃然大怒,“你怎么说话呢?小心老子教训你。”

  风梨不紧不慢地道,“我对不讲道理的人一直是这样说话,我家公子都没说什么!你是哪根葱来管我!”

  “你家公子是谁?让他出来!”那人急了,马前的大刀攥了攥,似乎要冲过来。

  “我家公子是谢云澜!”风梨说这一番话,没听谢云澜在车内喝止他,他便大胆地报出他的名号。

  “谢云澜是谁?谢家的人?”那人冷笑一声,“怪不得这么猖狂!他是谢家的哪根葱?”

  他将风梨的话返回给了他。

  风梨一噎,他没想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土老帽,连自家公子的名字都没听过。复又想着公子离开京城三年了。没半年京城就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大变化,更何况三年。他一时不知如何反驳了。

  “吕全,休要胡言!”走在三千队伍中间一人催马走上前,正是秦浩,他先训斥了那人一句,然后对着谢云澜的队伍拱了拱手,“原来是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属下小辈不懂规矩,失敬了!”

  风梨见这人是秦浩,便轮不到他说话了,扭头看向车内。

  谢云澜此时慢慢地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秦浩骑在马上,虽然是深夜,但依然气宇宣扬。若是不和秦铮比的话,他绝对是出色的。他淡淡道,“原来是秦大公子!失礼了!”

  “云澜兄怎么深夜回京?”秦浩仔细地打量了谢云澜的队伍一眼,见浩浩汤汤三四百人。分外壮观,尤其是有一半的府兵随扈,让他有些意外。

  谢氏米粮的公子云澜三年前离开京城去了平阳城住,便一直再未回京,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突然回来,还深夜回京,有府兵随送,怎能不让人意外?

  “三年没回京,距离家门近了,夜晚时候便没在几十里地外落脚,于是只能深夜兼程了。”谢云澜笑了笑,“大公子怎么也深夜回京?”

  秦浩顿时笑道,“我奉皇上旨意剿匪,出门在外十几日,也是想家了,便连夜赶路。”

  “能够遇上,也是巧了!”谢云继道。

  “是啊!”秦浩拱拱手,“云澜兄先请吧!”

  “大公子是公务回程,十分辛苦,你先请!”谢云澜也拱拱手。

  “云澜兄客气了!”秦浩笑了笑,扫了一眼谢云澜的队伍里的府兵,“云澜兄有官府的兵护送!这是……”他顿住话,探究意味浓郁。

  京城有一多半聪明人都知道,谢氏米粮早已经和谢氏忠勇侯府貌合神离,谢氏米粮早已经被皇上暗中收纳,所以,谢云澜可不是简单的粮商之子。当然,鲜少有人知道谢云澜分离出了谢氏米粮。秦浩也是不知道的。

  谢云澜笑了一下,倒是不隐瞒,“是四皇子吩咐临汾镇的李统兵派了两百人给我。”

  秦浩一愣,“四皇子?秦钰?”

  谢云澜点点头。

  “他这么快就回京了?”秦浩讶异。

  谢云澜细细地打量秦浩一眼,见他一副真不知道的模样,他颔首,“四皇子是回京了,途径临汾镇和启封城的衔接处时,有人迫害。他虽然毫发无伤,但也是耽搁了行程。暂且留在临汾统兵府等候皇上彻查的旨意。恐防我路上出事,便请李统兵派人护送一程。”

  “我是有耳闻临汾桥出了大事儿,但具体是什么大事儿,还未曾得到消息。原来是这个。”秦浩恍然。

  谢云澜不再接话。

  “皇后娘娘一直想念四皇子,如今他回来,皇后娘娘总算能展颜了。”秦浩看着谢云澜,“可查出是何人陷害?”

  谢云澜摇摇头,“暂时还未曾查出来!”

  “敢害四皇子,胆子可真是不小。”秦浩又说了一句,对谢云澜道,“云澜兄,还是你先请吧!我押后,我这里毕竟人多,你的人少,怎可让你等许久?”

  “那就多谢秦大公子了!”谢云澜不再多言,道了谢,落下了帘幕。

  自始至终,谢云继和谢芳华在里面都没露头。

  秦浩一摆手,他的人都让在一旁,让谢云澜的队伍先行。

  两盏茶后,谢云澜的队伍走过,走在了前面。

  秦浩才一挥手,三千人走在后方。

  早先那个和风梨杠起来的年轻人吕全凑近秦浩,“大公子,你是英亲王府的大公子,对一个谢氏旁支的人礼让什么?”

  秦浩偏头看了一眼吕全,摇摇头,“谢氏米粮、谢氏盐仓,他们的子嗣出来,京城里的一众公子都要礼让三分。我让个路又有什么?你才来京城,不懂这京城里面的浑水,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否则,我可保不了你。”

  “你说得也太严重了吧?商家之人和官宦之人能比吗?”吕全不以为然。

  秦浩冷哼一声,警告他道,“你刚刚没听谢云澜说四皇子请了临汾统兵派了两百人送他回京?连四皇子都如此待他,你说商贾之人和官宦之人能不能比?”

  吕全一噎,奇怪地问,“四皇子为什么如此给他长脸?”

  秦浩一哽,心中暗骂,吕氏果然除了一个吕奕都是一帮子窝囊废,这么一个玩意儿放在他身边,这一路下来,跟白痴一样,他都快要气吐血了。不明白吕氏这么多年是怎么教导子孙的,怪不得身为皇上的母族,这么多年来皇上一直没用,直到如今才想起母族提拔吕奕。他无奈地摆摆手,“等回京之后,我让人好好给你说说京中之事吧!”

  若是他还这么什么也不懂的话,京中的浑水就能将他给烧沸了。

  吕全嘎嘎嘴,“好吧!”

  对于来京城,他一早就向往了,可是谁知道好不容易出了家族踏上京,却不是进京城,而是给他安排到跟随秦浩去历练。他心里极其不满,但也只能忍着。如今好在进京了。据说京中青楼画舫里面的姑娘极其美艳娇媚……

  剩余的二十里地走了半个时辰。

  午夜子时之前,来到了城门口。

  城门的门还没关,门口灯火明亮,有一群人站在门口等候。

  “好大的阵仗!”谢云继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啧啧了一声,回头对谢云澜道,“还是你这个谢氏米粮的公子做得比我这个谢氏盐仓的公子有范儿,我可从来没见识到这么个待遇。”

  “你也可以离家三年试试!也许也有这待遇!”谢云澜面上的表情淡淡的。

  谢云继呵呵了一声,“还是算了吧!我离家十日八日还行,若是三年……”他“唔”了一声,“那就干脆不用姓谢了!”

  谢云澜扯了扯嘴角,“不姓谢也没什么不好。”

  谢云继一愣,品味这句话,笑道,“也是!可惜……不是你不想姓就能不姓的。一脚踏进泥潭,哪容你那么轻易地出去?”

  谢云澜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谢芳华看着二人,身为谢氏这个姓氏,能够带给他们的,已经不是荣耀,反而是包袱了。她也抿起唇,想着如今还有多少人为了是谢氏人而自豪?应该还是有很多的。毕竟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的公子都是独一无二的。

  别人只羡慕他们的身份和荣华,可是看不见他们背负的东西。

  她顺着谢云继挑开的帘幕看去,乌压压一群人,她扫了一眼,全部都不认识。移开视线,见城门昏暗的角落处停着一辆黑色的马车,她眼睛一亮,那是她哥哥的马车。他一定是得到了消息,前来接她了。

  相较于谢氏米粮强大的阵仗,哥哥只一辆车,几乎是不显眼。

  她心中蓦地好了起来。

  “本来想送你去忠勇侯府,如今看来不用了!”谢云澜也看到了谢墨含的马车。

  谢芳华有些不舍地看着他,“云澜哥哥,你回谢氏米粮的府邸住吗?”

  谢云澜抿唇,“我先回去看看老夫人,晚些时候,就去我自己的府邸。”

  谢芳华点点头,他如今和谢氏米粮关系微妙,已经分离出谢氏米粮,况且,他的脾性是不想住谢氏米粮的。唯一的牵挂,也就是老夫人了。

  说话间,车队已经缓缓停下。

  谢氏米粮的管家前一步已经回来禀告,此时和一群人一起迎上前,将谢云澜的马车围住嘘寒问暖。

  谢云澜缓不下了马车,对那些人面色平淡道,“劳烦诸位来城门相迎,回府再叙话吧!”

  众人显然也熟悉谢云澜的性情,都齐齐点头。

  “世子!”谢云澜不再理会这些人,对从黑暗角落里下了马车向这边走来的人打招呼。

  众人都顺着谢云澜的视线看过去。谢氏米粮暗中早已经分离出谢氏,如今也就挂着个谢氏的名头而来,没捅破这层窗户纸。很多人都明里暗里不买忠勇侯府的账。所以,即便谢墨含的马车来了,除了几个人注意外,也没多少人注意。更何况,他一直没从车上下来。

  “云澜!”谢墨含微微一笑,“辛苦你送妹妹回来!”

  谢云澜摇摇头,“怎么能算得上辛苦?她一路很乖巧。”

  谢墨含失笑,“也就是你觉得他乖巧。”话落,见谢芳华从马车上跳下来,疾步走向他,蹙了蹙眉,温声道,“小心一些,裙摆那么长,你就不怕摔了自己。”

  “哥哥,你可真是操心!我和云澜哥哥待在一处好些日子,他也没和你一样唠叨我,你是一见面就唠叨。”谢芳华揉揉额头,“走吧!我们回家。”

  “他是惯着你!”谢墨含忍不住好笑,无奈地摇摇头,对谢云澜拱手,“明日若没什么事儿,就来府里坐坐吧!”

  谢云澜点头,“我回京是要去拜访老侯爷的,明日没什么事情,一定去!”

  谢墨含颔首,不再多言,和谢芳华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二人离开后,谢云澜回到自己马车,挑开帘幕,见谢云继不见了。他回头瞅了一眼谢墨含的马车,慢慢上了马车。

  一辆马车慢慢向忠勇侯府行去,一辆马车由一众人簇拥着,浩浩汤汤向谢氏米粮而去。

  秦浩是知道谢芳华下了马车后,才在后方知晓原来她也在谢云澜的马车上,一时觉得这么长时间出外剿匪,消息到底是闭塞了,不由有些郁闷。深夜自然不能进宫去复旨了,他自然是回了英亲王府。谢芳华上了马车,见到谢云继竟然坐在了马车内,对他道,“你不会真不回家,要去忠勇侯府住吧?”

  “家里不安全,我不如住忠勇侯府!”谢云继无奈地委屈地看着她,“芳华妹妹,你可要收留我啊!我是为你鞍前马后才无家可回的。”

  谢芳华好笑,想想秦钰虽然在百里地之外,但是保不准还是能伸手拿捏谢云继。毕竟谢云继为她这件事情可是出了不少力,也算是暴露了。忠勇侯府也不怕多他一个人。点点头,“好吧!那云继哥哥,你可要乖些。”

  “保证很乖!”谢云继立即下保证。

  谢墨含上了车后,听到二人对话,忍不住好笑,对侍书吩咐一句,马车向忠勇侯府而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章夜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