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告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马车回到忠勇侯府,子夜已过。

  三人下了马车,向内院走去。

  谢墨含对侍书吩咐,“将我院子里的碧水阁收拾出来,让云继住吧!”

  侍书立即应声,连忙向芝兰苑跑去。

  谢云继没意见,对谢墨含笑道,“多谢世子了!我大约会多打扰些日子。”

  谢墨含失笑,“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

  谢云继转身将胳膊搭在谢芳华的肩膀上,笑嘻嘻地道,“芳华妹妹,我本来想去你的海棠亭祸害,这回世子给我安排了,便宜你了。”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将他的胳膊拽下来,板着脸道,“勾肩搭背,成何体统!”

  谢云继“噗嗤”一声笑了,看着她,一时无语。

  “好了,别闹了!”谢墨含笑着摇摇头,对谢芳华问,“爷爷知道你回来,如今这个时候大约还没睡下。你去荣福堂坐坐吗?还是我让人去告诉爷爷一声,明日早上你再过去请安?”

  “我现在就去!”谢芳华道。

  “也好!”谢墨含点头,看向谢云继,“云继累不累?”

  “还好,既然老侯爷没睡,我再累也要去给他老人家请安。一起过去吧!”谢云继道。

  谢墨含点点头,三人一起向荣福堂走去。

  来到荣福堂,正屋的灯果然亮着。

  福婶站在门口,显然是等了半响了,见三人来到,顿时笑呵呵地迎上前,“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话落,又看向谢云继,纳闷地道,“云继公子怎么也来了?”

  “我去接的芳华妹妹!”谢云继道。

  福婶恍然,连连道,“老侯爷没睡,正等着呢!”话落,她头前带路,来到门口,挑开门帘,让二人进去。

  谢芳华先迈步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忠勇侯半躺在床上,一双眼睛虽然还和往日一般有神,但眉宇气色处隐隐有些病态,以她精通医术的眼光看来,他显然是病着了。她蹙了蹙眉,快步走过去,伸手拉住他的手,给他号脉。

  “臭丫头!”忠勇侯没躲开,看着她胡子翘了翘,骂了一句,“你还舍得回来?我还以为你在平阳城生根了。”

  谢芳华抬头瞅了他一眼,一边给他把脉,一边忍不住开口反驳,“外面再好也没有家里好,平阳城有什么好的,我为何要在那里生根?”

  “听说这些日子你一直粘着谢云澜那小子?”忠勇侯眉毛抖了抖。

  谢芳华手一顿,哼了一声,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听说因为他,你还把铮小子给气着了?”忠勇侯又问。

  谢芳华忍不住又抬头看他,心下疑惑,甚是不解,这他也知道?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你没因为粘着谢云澜那小子而把秦铮那小子给气着?”忠勇侯问。

  谢芳华沉默地看着忠勇侯,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他爷爷很有闲心日日派人盯着她和秦铮的事儿?要不然是她哥哥说的?她扭头看向谢墨含。

  谢墨含无奈地摇摇头。

  她又看向谢云继。

  谢云继立即摆手。

  谢芳华转回头,忽然道,“秦铮跟您说的?他说我粘着云澜哥哥,惹他生气了?”

  忠勇侯哼了一声,理所当然地道,“要不然你以为谁会告诉我这个老头子?”他脸色不好,“臭丫头,就算云澜那小子不错,可是你也不能忘了你是有未婚夫的人,怎么能日日粘着他,成何体统!”

  谢芳华皱眉,“秦铮写信跟您告状?”

  “未来的孙女婿三天两头写信给我老人家报平安。我的好孙女却是一个字都没传回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吗?”忠勇侯说着便动了气,大力地拍掉了谢芳华把脉的手。

  谢芳华没来得及躲闪,手背被打得一疼,顿时白皙的手红了一片,她退后一步,想要反驳,但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做好人家的孙女,她的确一个字也没写。倒是没想到秦铮这么细心,竟然隔三差五就有来信。她无言片刻,委屈地嘟囔道,“我眼里怎么就没有爷爷了?我……”

  “行啦,行啦,不爱听你说话。你赶紧给我回你的院子睡觉去。明日写信去问问铮小子什么时候回来!”忠勇侯挥手赶谢芳华。

  “你是受了寒湿之气,染了寒症,我给你开一副方子,你要喝药。”谢芳华站着不走。

  “大夫已经看过了,就是前两天连绵地下了好几日雨,我这把老骨头没事儿。你看看你,你这副弱怏怏气色不好的样子才要吃药。”忠勇侯指着谢芳华的脸数落道,“女儿家,不爱惜自己,早晚有你后悔吃亏的时候。”

  谢芳华揉揉眉心,走开床前,对站在屋中的福婶问,“大夫开的方子呢,拿来我看看。”

  福婶连忙应了一声,从匣子里拿出一张方子,递给谢芳华,小声道,“老侯爷已经病了三日了,头一日最是严重,请了孙太医来。孙太医看过后,开了这个方子。如今您看到他,这还是好转了呢!前两日可把我给吓着了。赶紧派人去将世子给请了回来。”

  谢芳华点点头,拿过药方子,看了一眼,孙太医的医术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用药过于温吞。她提笔在药方子上加了两味药,递给福婶,“明日按照这个给爷爷煎药。”

  “好喽!”福婶立即将药方子收了起来,觉得自家小姐真是本事,连孙太医的方子也敢改,若是她前两日在就好了,也不至于弄得忠勇侯府差点儿人仰马翻。

  “云继小子留下跟我说会儿话!含儿,你送华丫头回去吧!如今他回来了,明日一早,没准皇上要召她进宫,让她早点儿去睡。”忠勇侯摆摆手,吩咐道。

  谢芳华看向谢云继,老头子留谢云继干什么?

  谢云继对谢芳华眨眨眼睛,一副丝毫不担心的模样。

  “走吧!你气色确实不好,你若是折腾病了,多少人更着急呢。”谢墨含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本来想和忠勇侯说说关于柳妃、柳氏、沈妃和沈氏未来如何牵制他们制衡秦钰和皇上的事儿。但是他说明日皇上也许会召她进宫,那么也不是不可能。她看了一眼谢云继,老头子这是要问谢云继这些事情了。问他也是一样。她打了个哈欠,点点头,不在多留,向外走去。

  谢云澜拍拍谢云继的肩膀,跟着谢芳华出了荣福堂。

  夜晚府内的仆人们大多都睡下了,甚是安静,兄妹二人走在路上,只听到二人的脚步声。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府的?”谢芳华问谢墨含。

  “三日前,福婶传信,爷爷病了,我便立即赶回来了。”谢墨含道。

  “外公呢?”谢芳华想着当初她为了去拦截秦钰救回七星,倒是没想到出了谢云澜这一桩记忆的意外,多逗留了这么多天在外。

  “外公不喜京城,还住在云继的别院里给我配药,玲姨侍候着呢。”谢墨含道。

  “英亲王妃也回英亲王府了?”谢芳华又问。

  谢墨含摇摇头,“英亲王妃说多年没见外公了,我们都走了,她留下来多陪些日子。这两日爷爷病了,我又忙着这些事情,到没抽出时间派人再去关照。如今没听说回英亲王府。大约还是在云继的别院。”

  谢芳华点头,忽然有些难受地道,“哥哥,你说我是不是不孝?爷爷病了,我不能侍候汤药于床前,外公好不容易回了南秦,我又不在身边陪着。”

  “妹妹,爷爷是因为偏向秦铮,才对你叨咕了两句,秦铮也是会在爷爷面前卖乖讨喜。你别往心里去,爷爷口中虽然说着这些话,其实是心疼你。你一个女儿家,在外面做着男人该扛在肩上的事儿,多么不易,爷爷知道。他老了,不能做什么了。但堂堂谢氏,数万族人,可是偏偏让你一个女儿家将责任扛在肩上。他心里一直不好受。”谢墨含叹了口气,“身为哥哥的我,也不好受。你本该无忧无虑被养在闺阁,也如寻常府邸的小姐一般吟诗作画卖弄风月。”

  谢芳华闻言心下感触,抓住谢墨含的袖子,亲昵地靠着他,轻声道,“哥哥,我小时候常做一个梦,梦中,满是鲜血和白骨,我们谢氏满门倾覆。不止爷爷和你,谢氏的各房,各旁支族亲,都死了。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守护住忠勇侯府,守护住谢氏。若是我不做些什么,我怕真会有那样一日。皇上一旦揪住谢氏,是决计不会手软。”

  谢墨含面上现出悲凉,沉默半响,叹了口气,“谢氏太过繁盛,子孙有才华者辈出。谁坐在金銮殿上,都是忌讳。也怨不得皇上。”

  “可是他只看到南秦皇室压不住谢氏,就没看到谢氏的忠心吗?”谢芳华声音不禁拔高,“总之,有我在一日,我就不会让谢氏血流成河。要流血的只能是别人。不可能是谢氏。”

  谢墨含点点头,“女儿都有其志,男儿岂能输了骨气?哥哥与你一起。”

  谢芳华颔首,“哥哥,柳氏拿的可是库部的土火药?”

  谢墨含点头,“不错,是库部的土火药!他们自己有私存研制土火药。但是没想到四皇子提前赶回,一时调不及时。便先从库部窃取了。事情发生之后,我得到消息,已经让人将库部的土火药给补上了。”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哥哥,这么多年,从我去了无名山之后,你也有准备吧!补上的土火药是你私存的?”

  “是谢氏盐仓私存的。皇上一直盯着忠勇侯府,盯着我,我做不了太多的事情。”谢墨含摇摇头,“你知道,谢氏盐仓一直和忠勇侯府的族亲关系甚密。”

  谢芳华轻舒了一口气,“库部补了缺,云继哥哥和云澜哥哥截了四皇子要找的证据,而我截住了李猛出兵。这三件事情都抹平的话,皇上就算彻查,应该是查不出什么来了,能保住柳氏和柳妃娘娘吧!”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也不能小看四皇子,沈妃和沈氏那边若是被秦铮得了手,这边柳妃和柳氏再得手,他一怒之下,保不准会做出些什么。”谢墨含道,“四皇子毕竟非常人可比。”

  谢芳华笑了一声,“秦钰自然不是寻常人,否则哪需要我费尽心机对付他。”顿了顿,她道,“秦钰派皇上分给他的皇室隐卫盯上云继哥哥了,恐怕接下来没准要对付谢氏盐仓。哥哥,你照看些。”

  谢墨含点点头,“放心吧!”

  “这些日子京城有什么事情吗?长房被御林军围困了这些日子,如何了?”谢芳华又问。

  “这些日子京城到没什么事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去了京城外,等着四皇子回京。皇上着人彻查法佛寺,因无忘大师尸体不见了,玉佩墨珠唯一的线索牵连的人又不在京城,所以,暂时算是先搁置着。谢氏长房内部惊恐了两三天,如今安分地等着处置呢。”谢墨含道。

  “谢云溪呢?”谢芳华又问,“他可与你传信了?”

  谢墨含摇摇头,“据说一直在府中看书作画,没做什么。”

  谢芳华点点头。

  二人说话间,来到芝兰苑。

  谢芳华片刻对谢墨含道,“哥哥,我自己回院子就行了,你不用送我了。”

  “夜深路黑,我送你回去吧!”谢墨含摇摇头。

  谢芳华顿时笑了,“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比这更黑的夜我见过不知多少。”

  谢墨含停住脚步,有些惆怅地道,“也是,妹妹从八年前离京之后,便不需要我照顾了,反而反过来照顾我了。我这个哥哥做的,没太大用处。”

  “瞧瞧,你又来了!你若是心疼我,身子就赶快好起来。”谢芳华推了他一把,扭头往自己的海棠苑走去。

  谢墨含失笑,目送她身影回海棠苑,在黑夜中站了片刻,叹了口气,进了芝兰苑。

  谢芳华独自走在路上,知道哥哥和谢云继已经解决了库部土火药的事情,心情轻松下来,便不由得想起了沈妃和沈氏,以及去处理这件事情的秦铮。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秦铮竟然隔三差五给爷爷写信!

  依照秦铮的脾性,她一点儿也不觉得他是一个细腻的人,这等事情,他向来是不屑去做的。从对待他亲娘英亲王妃身上就能看出来,虽然也偶尔暖心,但可不是个细腻心思的人。

  如今对待他爷爷身上,可谓是用极了心思。

  若不是哥哥和谢云继在她爷爷处,她刚刚是极想从她爷爷手里抠出秦铮给他的信看看他都写了些什么的。以至于告状委屈得让她爷爷对她吹胡子瞪眼地数落一阵,还牵连了云澜哥哥。

  关于谢云澜,关于上一辈子的事儿,那么荒谬且真实地存在她的记忆里。她不可能去对谁说那一世如何如何,谢云澜对她如何如何,她这样对谢云澜没错云云,至少她遵从了自己的本心想对他好,她不认为有错!

  可是没有人跟她一样拥有上辈子的记忆,所以,也便是隔山看水,别人又怎么懂?

  秦铮不能理解,进而恼怒,也的确是应该!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最怕的不是他对她恼怒,反而是这种背着她为她做许多事儿,让她连说一句感谢都无力的感觉。他想要的东西,一早就摊开在了她面前。所以,她才觉得自己给不了而连感谢歉然都说不出口。

  至少,在谢氏家族还没有摆脱皇权天网的刀刃封喉之前,她一日也不能松懈。

  若是不能全心全意回报,却如何能坦然地理所当然地接受他承受他给予的一腔热情?

  她还做不到!

  不知不觉走到了海棠苑门口,侍画、侍墨、侍蓝、侍晚四人早已经得到谢芳华回来的消息,站在海棠苑的门口迎着她,见她回来,齐齐围上前。

  谢芳华打住思绪,看了四人一眼,想起另外的四人,低声问,“品竹还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可还好?没出什么事儿吧!”

  “没有!”四人齐齐摇摇头,“刘侧妃和秦大公子的侍妾这些日子不知道怎么了,各自关在院子里,据说谨慎小心得很,也没趁着王妃外出小住而夺中馈和家产,还是跟英亲王妃在府中时一样,规矩本分。只是代英亲王妃主持府中事情,还是用的英亲王妃的人,连个替换也不曾。倒是意外得很。”

  “她是不敢!法佛寺失火,牵连了墨珠,她大约生怕是秦浩做的,吓着了。”谢芳华笑了笑,“如今秦浩回来了,你们时刻盯着点儿落梅居,别让品竹代替的听音出事儿。我腾出手来之后,让听音消失,品竹就能回来了。”

  四人齐齐点头。

  谢芳华进了屋,因已经深夜,闲话了几句,便让四人下去了,她的确累了,也熄灯睡了。

  ------题外话------

  二公子虽然在小黑屋关着,可是一刻也没闲着,做了不少事情的。亲爱的们,积攒到的月票都别留着了啊~

  首页的掌门人投票,架空类京门风月,还有没投的亲们,快去投哦。

  另外,都别急嘛,你们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就会好好地美化你们爱的人~所以,快拿票票先爱我,我也好去爱你们爱的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章告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