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面圣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生命在这一刻长逝。,

  谢云澜低低地喊了一声“祖母”,声音沙哑至极。

  谢芳华张了张口,嗓子酸涩得厉害,没发出任何声音。

  屋中静得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闻。

  等在屋外的谢振和那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立即挑开帘幕冲进了里屋,当看到老夫人已经去了,谢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痛地喊了一声“娘”。那中年妇人在谢振身边跪下,也哀痛地喊了一声“娘”。

  谢芳华被二人的声音惊醒,回头去看那二人。

  那二人面上的沉痛是真真实实的。

  谢云澜此时也抬起头,看了那二人一眼,目光沉暗,慢慢开口,话语却是对谢芳华说,“芳华,你先回府吧”

  谢芳华转回头,看向谢云澜,眼前老人临终的话语攸地又在她耳边响起,她垂下头,便看到了两个人被老夫人紧攥着放在一起的手,动了动嘴角,低弱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

  谢云澜缓缓拿开手,轻且自然地摸了摸她的头,嗓音虽然沙哑,但是温润了些,“老夫人喊你来,就是想最后见你一面,如今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回去吧”

  谢芳华沉默地点点头。

  “风梨”谢云澜对外喊了一声,“送芳华小姐回府”

  “是,公子”风梨立即应声。

  谢云澜对谢芳华轻轻摆摆手,谢芳华抿了抿唇,她如今再留在这里也是无用,遂不再多留,缓步出了里屋。

  风梨见他出来,连忙给她带路。

  外面的人见谢芳华走出来,显然都知道老夫人怕是去了,都默然地用不同地眼神看着她。

  她自然是无心理会,跟着风梨,向外走去。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谢氏米粮府邸门口,便见到一辆马车快马加鞭急匆匆赶来,风梨正要吩咐备车,却看到那辆车是忠勇侯府的车牌,立即止了话,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看那是谢世子的马车吗”

  谢芳华看了一眼,点点头。

  说话间,马车来到了谢氏米粮门口,侍书勒住缰绳,停下马车,看到谢芳华,讶异地喊了一声,“小姐”

  这时,谢墨含从车内挑开帘幕,看向谢芳华,也愣了一下,“妹妹”

  谢芳华顺着谢墨含挑开的帘幕,看到了忠勇侯,她哑声陈述事实,“爷爷,哥哥,老夫人去了。”

  谢墨含见谢芳华脸色苍白,眼圈发红,比昨日赶路回来气色还差,他抿了抿唇,回头对忠勇侯道,“爷爷,咱们来晚了一步。”

  忠勇侯没说话。

  “爷爷,还下车进去吗”谢墨含轻声询问。

  忠勇侯看向谢氏米粮内院,一片恸哭声,他看了片刻,摆摆手,似乎一下子又苍老了些,“算了回去吧”

  谢墨含点点头,伸手拉谢芳华,“妹妹,你要回府吧”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谢墨含轻轻一拉,将她拽上了车,待她坐好,他对风梨道,“不必送了,回去侍候你家公子吧”

  风梨点点头,规矩地送客,“老侯爷慢走世子慢走芳华小姐慢走”

  谢墨含落下帘幕,侍书调转车头,马车返回忠勇侯府。

  风梨连忙往回走。

  上了车,谢芳华浑身无力地靠在车壁上,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忠勇侯和谢墨含也不说话,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

  马车静静地走着,谢氏米粮的恸哭声渐渐地远去,街道上一如既往地热闹,人声鼎沸。

  天阳升起时,马车回到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下了马车,阳光洒在她身上,她仰头看向东方,刚出来的太阳刺目耀眼,如一团火球冉冉升起。可是她看着阳光,心中却满是晦暗,升不起丝毫热度。

  “妹妹,你还进宫吗”谢墨含下了马车,看着谢芳华的模样有些心疼,他觉得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急急要见她最后一面,定然是有什么话说给了她听。

  “不用去了含儿你进宫向皇上告个罪就说华丫头眼见谢氏米粮老夫人死去,承受不住,病了。”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摆摆手,吩咐道。

  谢墨含点点头。

  谢芳华此时却从东方天空收回视线,摇摇头,“哥哥不用去告罪,我能进宫”

  忠勇侯皱眉。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爷爷,我没事儿”

  “你愿意去就去吧总之别逞强”忠勇侯摆摆手,不再拦她,进了府。

  “我送你进宫”谢墨含又重新上了马车。

  谢芳华也上了马车,侍书一挥马鞭,马车向皇宫而去。

  车上,谢墨含打量着谢芳华,轻声问,“妹妹,老夫人临终见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说给你听”

  谢芳华唇角动了动,片刻后,摇摇头。

  谢墨含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再逼问她,只拍拍她肩膀,温声道,“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病了多年,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你不要太伤心。”

  “哥哥,我不伤心我记忆里,这是第一次见她,谈不上伤心。”谢芳华冷静地道,“我将一件遗憾终身的事情弥补了,我应该高兴才是。说明只要我想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是,未来的谢氏也是。”

  “若不是因为你,云澜也未必回来见老夫人这最后一面,的确是弥补了一件憾事儿。”谢墨含本就聪透,闻言立即想到了,点点头。

  谢芳华想起上一世,不再说话。

  马车缓缓地来到了皇宫门口。

  这时,正巧宫门大开,吴权从宫门内走出来,见到谢府的马车,愣了一下,走上前,“杂家刚得到消息,说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以为芳华小姐会在谢氏米粮耽搁许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宫来了”

  谢墨含挑开帘幕,看着吴权,“公公这是要去谢氏米粮”

  “本来皇上要派老奴去谢氏米粮瞧瞧,既然如今芳华小姐进宫了,老奴就先带芳华小姐去见皇上,稍后再出宫去谢氏米粮。”吴权道。

  谢墨含点点头,对谢芳华轻声问,“我陪你进宫吗”

  谢芳华摇摇头,缓缓下了马车。

  “既然有公公领着舍妹进宫,我就在宫门这等着她,劳烦公公多照看舍妹了。”谢墨含对吴公公拱拱手。

  “谢世子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看着芳华小姐皇上只是见见芳华小姐,询问一番临汾桥和四皇子的事情。没什么大事儿,您放心吧”吴权低声道。

  谢墨含点点头,心下稍宽。

  谢芳华下了马车后,站在皇宫门口对着宫门看了片刻,跟着吴权进了皇宫。

  春天的皇宫肃穆庄严,隐隐花粉清香。

  吴权一边领着谢芳华往里面走,一边对她解释,“皇上刚下了早朝不久,在灵雀台等着您。”

  “可还有别人在”谢芳华见是走向灵雀台的方向,点点头询问。

  “本来皇上下了早朝后,就想先召见您,但是因为您去了谢氏米粮,皇上又派人喊了英亲王府的大公子秦浩。杂家刚出来时,秦大公子在和皇上禀告这一次外出剿匪的事情。”吴权继续道,“这一回,大公子也算是立了一个小功,剿灭了三座山头的土匪,杀了三个匪首头目,收缴了一千多人。未来京城方圆两百里,能够平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谢芳华想着秦浩昨夜回城的姿态,不置可否。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灵雀台。

  吴权先一步进去禀告,不大一会儿,便出来对谢芳华说,“除了大公子秦浩外,英亲王也在,应该是刚来不久。皇上请您进去。”

  谢芳华点点头,缓步进了灵雀台。

  一个月前,灵雀台的除夕之日,秦铮在这里逼迫皇上下旨赐婚。那时候,灵雀台还有着冬天刚过去的萧凉。如今的灵雀台风暖日晴。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见谢芳华进来,秦浩止住话,皇上和英亲王都向她看来。

  谢芳华给皇上和英亲王见礼。

  她膝盖刚弯曲下去,皇上便摆摆手,和颜悦色地道,“华丫头免礼吧”

  谢芳华缓缓地直起身。

  皇帝吩咐吴权给谢芳华看座。

  吴权连忙请了谢芳华坐在了英亲王下首的位置,比秦浩高出那么两个等阶。

  谢芳华道了一声谢,慢慢地坐下。

  “华丫头气色还和以前一样不好朕听闻你刚从谢氏米粮老夫人处出来”皇帝打量谢芳华,发现她看起来依旧弱不禁风,面色发白,跟大病的时候看起来没太多不同,“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故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

  “这么多年,谢氏米粮与忠勇侯府虽然看着像是疏远了,但到底是血脉亲族,一旦出现了事情,还是一家人。”皇帝话里有话,“朕听说老侯爷和谢世子都去了谢氏米粮”

  谢芳华想着多日不见,皇上没因为四皇子秦钰回京被暗杀,百多年的古桥被炸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焦躁心烦震怒,反而如此和悦,心情看起来不错,让她想着天子到底是天子,帝王有着八风不动的本事。当然,除了秦铮能将他气得跳脚掀桌子外,恐怕还没什么大事儿能让他震怒,想起秦铮,便想起了老夫人的话。她收敛心思,淡淡道,“皇上说得是不错,到底同姓一个谢,是一个祖宗繁衍下来的子孙。寻常看着疏远,一旦有事情,还是要靠一家人。不止是谢氏,秦氏也是这样。我听说裕谦王和两位公子快要进京了,带了许多的寿礼,裕谦王虽然远在岭南,多少年不见皇上,但是兄弟情分可没忘了。”

  皇帝一怔,没想到谢芳华提起了裕谦王,拿秦氏和谢氏来比喻反驳他。

  “我爷爷和哥哥听说老夫人还剩下一口气时,匆匆赶到了谢氏米粮。可惜,他们到谢氏米粮门口的时候,便听说老夫人去了。爷爷和哥哥伤心之下不忍再见,便回府了。”谢芳华又道。

  “这些年,谢氏老夫人久病不出府,华丫头你也闭门不出,我听吴权说老夫人临终要见你一面。朕甚是讶异啊她孙子孙女可不少,怎地独独想见你了”皇帝仿佛没因为谢芳华刚刚的比喻有何不快。

  谢芳华淡淡一笑,“她孙子孙女是不少,但忠勇侯府的小姐就一个我。因云澜哥哥是我千拖万拽地请回京的,她一直想念孙子,临终总算能见上一面,为了感谢我,便也想见见我。这也不太奇怪。毕竟云澜哥哥一直和兄弟姐妹们不亲,和我比较投缘,除了我,没人能说动他。嘱咐我,以后多提醒矫正云澜哥哥的孤僻脾性。”

  “是这样”皇帝不太相信。

  谢芳华笑着反问,“不这样还能是哪样皇上您觉得该是哪样”

  皇帝被问得一噎,他不觉得有这样简单,但一时也说不上来,有些尴尬地转头看向英亲王,“王兄,你看这丫头说话怎么如此伶牙俐齿将朕给堵得一愣一愣的。”

  英亲王多看了谢芳华两眼,笑笑,“皇上别觉得华丫头大病多年,她身子骨虚弱,也当她性子弱。那就错了您想想当年她娘,再想想当年她姑姑谢凤谢氏的女人和女儿可都是口齿爽利不吃亏的。”

  皇帝闻言哈哈大笑,“是了,王兄这样一说,朕就不奇怪了的确是这样朕被她这么多年缠绵病榻给蒙混了,倒是忘了这一茬。”

  谢芳华垂下头,不搭他们的话。

  “好了,说了些闲话。朕今日喊你来呢,是问问你,关于临汾桥的情况。朕听说四皇子没与朝廷迎接的队伍一起走,而是与谢云澜送你回京的队伍一起走的。可是消息为何走漏了半途出了这个事情”皇帝正了颜色。

  “我也不晓得消息为何走漏的”谢芳华摇摇头,“也许那些人要谋害的根本就不是四皇子,只不过是四皇子倒霉,跟我和云澜哥哥遭了秧而已。”

  皇帝“咦”了一声,“这话从何说起”

  “皇上您不会忘了法佛寺失火之事吧那时候,有人刺杀我,我所住的房间还进了刺客。”谢芳华平静地陈述,“后来秦铮念我身体好了,拉我出京去平阳城看花灯,遇到了杀手门的刺客,还遇到有人暗中放冷箭,又遇到有人在客栈下毒蝎子,后来我搬去云澜哥哥之处,受他照拂,才平静了些日子。之后我想家了,回京的路上,却又有人用大量土**炸毁桥梁,又派了大批杀手死士刺杀我。我一直很奇怪,我得罪了什么人偏偏有人非要我死”

  皇帝皱了皱眉,“华丫头,你确定是有人要害你”

  “以前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人背后下手来害。如今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我在的时候发生的,虽然没伤到我,但是牵连了在我身边的人。我这才觉得事情也许比我想的严重。有人是真的要我的命。”谢芳华这是早先就想好了的说辞,与其让皇上揪着秦钰来牵扯着问她,以免漏洞百出,那么不如都揽到自己身上,这样也合情合理。自然也撇清柳妃和柳氏,毕竟他们对准她,不符合动机。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了,“朕收到临汾镇统兵李猛和启封城统兵张坤的八百里加急,说有人害四皇子,才炸毁了古桥。与你的说法全然不一样。”

  谢芳华也皱眉,“我所知道的就是有人要借我对付忠勇侯府,四皇子是被我牵连的。至于临汾镇统兵和启封城统兵的八百里加急,恕我一个女子,实在猜不出他们凭什么根据说是害四皇子的。毕竟这一路上,四皇子是扮女眷跟随的队伍,没走漏丝毫风声。”

  皇帝闻言沉默下来,身为天子,虽然坐镇皇宫,但也不是真正的耳目闭塞。皇后和两宫宠妃以及四皇子和两位皇子,皇后母族和柳氏、沈氏的争斗,他若是不知道察觉不出,就是傻子了。也不配做这个皇帝了。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谢芳华都揽到了自己和忠勇侯府的身上,让他想从她口中套出些什么话来,丝毫不能。心下有些气闷,这么多年,他真是忽略小看这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了。

  英亲王见皇帝不语,看着谢芳华,平和地问,“华丫头,秦铮那臭小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谢芳华垂下头,咬了咬唇瓣,声音微低了一些,“听说四皇子回京,路过平阳城,我心下好奇,想见见传说中的四皇子是何等模样,他大怒,说我有了他还不够,还要朝秦暮楚去思慕四皇子”顿了顿,见皇上抬头看来,她委屈地道,“他扔下我就住去了平阳县守府,我被云澜哥哥接去了他的府邸。后来听闻四皇子到了郾城,他就立即去郾城找四皇子的麻烦了。我想家,所以,让云澜哥哥送我回京了。”

  “这个混账小子”英亲王听罢骂了一句。

  “他混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皇上却笑了,对谢芳华道,“将你赐婚给他,朕就觉得不是个好主意。如今你受了这等委屈,朕不能置之不理。朕下旨取消你们的婚约,如何”

  ------题外话------

  玩的就是心跳>

  亲爱的们,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你们积攒到月票了么积攒到的赶快投了吧,月票决定我有多爱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你们懂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章面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