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推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听闻皇帝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

  皇帝要给她和秦铮取消婚约,到底是随口说说,还是真有此心

  皇帝一直不同意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联姻之事,可是如今连反对婚事儿的英亲王都不反对了。英亲王府日渐和忠勇侯府的人关系密切起来,这其中英亲王妃自然功不可没。他看着像是随口一问,但应该不止是随口说说,是真的想借此毁了婚约。毕竟有英亲王府,太阻挡他对付忠勇侯府了。

  可是她要取消婚约吗

  犹记得一个月前,秦铮先声夺人,推了皇帝给他安排的右相府小姐李如碧,强行趁机非礼她,迫得皇上被迫无奈下了圣旨许婚。那一日,皇帝暴跳如雷,掀了桌子。秦铮则在皇后的凤鸾宫将圣旨拿到她面前,指着上面的名字给她看

  原来,订婚才不过一个月而已

  “嗯华丫头”皇帝见谢芳华垂着头沉默着,又出声审视一般地询问她。

  英亲王也看着谢芳华,眉头皱了皱,余光扫见皇上盯着他,到底没说话。

  秦浩也看着谢芳华,见谢芳华依旧不答皇上的话,他忽然开口道,“二弟可真是狠心,明明带了芳华小姐出去,却将人扔下不管不顾地跑去了郾城。芳华小姐还不算是最委屈的,要是论起委屈,英亲王府落梅居里的听音才是委屈,年前一直被二弟捧在手心里,如今冷落得更是久了。”

  谢芳华忽然抬起头来,恼怒地转向秦浩,“大公子拿我堂堂忠勇侯府的小姐和一个婢女作比较是何居心”

  秦浩一噎,见皇上和英亲王向他看来,他连忙站起身,对谢芳华一礼,歉然地道,“在下并没有不敬小姐,只是觉得二弟如此这般对女孩子,实在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还如以前一般任性妄为。”

  谢芳华冷哼一声,转开头,不再理他,对上皇帝的视线,抿了抿唇,沉静地道,“我和秦铮刚订立婚约月余,却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悔婚,传出去岂不是笑话”顿了顿,她又道,“况且,婚约之事,对女儿家闺誉来说是大事儿。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有皇上圣旨赐婚,圣旨还没捂热乎,婚事儿就告吹,传扬出去,天下百姓也会说皇上一国之君戏言儿戏。待他气消了,回来之后,皇上您替我教训他一番也就是了。”

  这是推拒了皇上取消婚约的意思,且有理有据,让皇上反驳不得。

  皇帝咳嗽了一声,目光深邃,“华丫头,对于臭小子身边的听音姑娘,你不介意”

  谢芳华笑了一下,“谁家公子爷们儿跟前没有个贴心暖心的人儿就连大公子身边也有个依梦姑娘。王爷除了王妃外也有侧妃侍妾若干,皇上的后宫除了皇后娘娘外还有三千粉黛。我如今和秦铮也不过是有了婚约,怎么就连他身边一个婢女都容忍不了了若是容忍不了,我忠勇侯府的规矩算是白学了。”

  她一番话,连在座的三人都说了,谁也没跑掉。

  秦浩面皮抽了抽,当着皇上和王爷的面如此敢这般说话的女子,天底下恐怕也就一个谢芳华了。她可真敢

  英亲王面色有些尴尬,涨红了脸。

  皇帝一时有些抹不开面子,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如今也算是领教了。当然他没想到谢芳华如此大胆,偏偏她还说得有理,他又不能发作她。

  灵雀台一瞬间有一种诡异的僵持气氛。

  谢芳华趁机站起身,对上首一福,“皇上,若是您再没别的事儿,我就告退了谢氏米粮老夫人去世,我爷爷定然伤心不已,我身为孙女,这时候理该回府去陪着他。”

  皇帝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却又拿她无可奈何,没理由对她发难,也不想再看到她了,干脆摆摆手,“好,你回去吧老侯爷年岁大了,你多陪陪他。”

  谢芳华颔首,转身离开。

  “吴权,你送芳华小姐出宫顺便去一趟谢氏米粮,也替朕去看看。”皇帝吩咐吴权。

  “是,皇上”吴权在一旁暗自对谢芳华竖大拇指,除了铮二公子能让皇上没辙,如今又出来个芳华小姐,怪不得她能投铮二公子的脾性,非她不娶呢。两个人脾气偶尔一个样。

  谢芳华缓步走出灵雀台,看着晴朗的天空,心情明媚了些。

  吴权带着谢芳华刚走出不远,斜侧一条路上迎来一个人,正是皇后身边侍候的如意,她老远就眉目笑开,“吴公公,您这是要送芳华小姐出宫吗”

  “是啊皇上刚刚见过芳华小姐,杂家这便送她出宫”吴权道。

  “皇后娘娘和怜郡主听说芳华小姐进宫了,想请过去见见。”如意来到近前,给谢芳华见了一礼,笑着道,“公公能不能通融一下”

  吴权连忙摆手,“如意姑姑,你可折煞杂家了。这通融不通融的,杂家可说了不算。皇上只让杂家送芳华小姐出宫。还要看芳华小姐的意思才是。毕竟,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忠勇侯府的老侯爷心情定然不好,芳华小姐要急着回去陪老侯爷。”

  “耽误不了多长时间的。”如意笑着对谢芳华道,“皇后娘娘想四皇子了,知道四皇子来到百里地之外了,苦于不能出宫去接人,这不,芳华小姐既然同四皇子是一路回来的人,皇后娘娘就想问问四皇子的近况。”

  吴权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淡淡一笑,对吴权道,“既然皇后娘娘思子心切,我却不能不顾了。这样吧公公你不用送我出宫了,去忙你的事情吧我随如意姑姑去凤鸾宫一趟。”

  “多谢芳华小姐”如意笑逐颜开,“吴公公放心吧稍后皇后和怜郡主见了芳华小姐,我亲自送她出宫”

  吴权只能点头,“既然如此,我这便给等在宫门外的谢世子传个话,请他再多等片刻。”

  谢芳华点点头。

  吴权向宫外而去。

  如意连忙领着谢芳华抄近路走向凤鸾宫。

  不多时,便来到了凤鸾宫,秦怜在门口惦着脚尖往外瞧,见如意领着谢芳华来到,她立即提着裙摆走上前,对谢芳华不满地道,“你进宫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还需要派人去请你真是架子大”

  谢芳华打量了一眼秦怜,见她还如数日前的模样,她笑了笑,“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我爷爷定然伤心,我是想着尽快回府陪他”

  “胡言乱语老侯爷看惯多少生死,哪用得着你陪”秦怜挽住谢芳华的胳膊,拽着她往里走,口中絮絮道,“听说你和我哥哥闹别扭了如今谁也不理谁了”

  谢芳华想着她和秦铮的一举一动看来多少人在盯着,连宫里的秦怜都知道了。

  “他那个臭脾气,活该受罪”秦怜也没指着谢芳华搭话,有些解恨地道。

  谢芳华偏头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笑了,“你和他有多大的仇,处处看他不顺眼”

  秦怜顿时一跺脚,“是我和他有仇吗是他和我有仇,看我不顺眼好不好”

  “那么如今你可以不用看他不顺眼了,他如今最看不顺眼的是我,不是你。”谢芳华道。

  秦怜翻了个白眼,“你少替他说好话”

  谢芳华一时无言,她替秦铮说好话了吗她怎么没觉得秦铮目前的确看她不顺眼。

  二人说话间,来到凤鸾宫门口,秦怜忽然悄声道,“皇婶听说临汾桥被炸毁了,四哥被埋到了桥底下,一气之下病了。稍后你可要多说好话,别再让她加重病情了。”

  谢芳华隔着帘幕向里面看了一眼,无声地点点头。身为人母的都是免不了为孩子担忧担心,她不喜秦钰,但也没必要报复在皇后身上。

  况且,秦钰如今确实好模好样,这是事实。

  秦怜推开门,拉着谢芳华进了殿内,殿内一股浓郁的药味。

  皇后躺在内殿的床榻上,门窗都关着,她确实是病了,脸色苍白,也瘦了很多。显然这些日子和柳妃、沈妃斗智斗勇并不轻松。如今听闻秦钰险些出事儿,受不住病来如山倒了。

  “给皇后娘娘请安”谢芳华对着皇后福了一福。

  皇后支撑着坐起身子,如意连忙过去扶着她依靠在被褥上,她露出笑意,温和地对谢芳华摆手,“芳华小姐快免礼,让你折腾我这儿来闻药味,实在是过意不去。若不是担心钰儿,我也就不这副样子失礼地折腾你了。”

  谢芳华直起身,“皇后娘娘严重了芳华进宫来见皇上,本该来拜见您,却也是因为谢氏米粮老夫人故去,爷爷心下伤心,才需要如意姑姑去劳动去请了我,是我失礼才是。”

  皇后闻言收起笑意,“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我进宫前的时候去的。”

  皇后叹了口气,“老一辈的夫人里,曾经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一个是德慈太后,一个是忠勇侯府的老夫人,一个是谢氏米粮的老夫人。谢氏六房的老太太和林太妃都是差着她们许多的。如今这三人都去了。”

  谢芳华不说话。

  “来,坐过来”皇后伸手招呼她坐下。

  秦怜立即拉着谢芳华坐在了皇后的床边。

  “这个猴子这些天闷坏了,我打算让她出宫回府去住,她也快到了及笄的年纪,总不能一直不和亲娘团聚,否则以后出阁了,更是没有相聚的时候了。还不得埋怨死我。”皇后笑呵呵地道,“可是王嫂却去山林的院子里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不回府了。她可真是看得开。我若是有她这么看得开就好了。也不至于为了儿子,整日愁眉苦脸,弄了一身病。”

  “王婶,您说什么呢我才不是猴子”秦怜不满地嘟起嘴。

  “你怎么就不是猴子了如今竟然学会了爬墙了这凤鸾宫的宫殿房顶上都敢上去了。还说自己不是猴子。”皇后嗔了她一眼。

  “我这不是为了能望到城外等秦钰哥哥回来嘛”秦怜摊摊手。

  皇后收了笑意,说到正题,对谢芳华认真地问,“芳华小姐,钰儿真没事儿吗你可不能骗我我听说临汾桥整个桥都炸成了废墟。钰儿没受伤”

  谢芳华摇摇头,“皇后娘娘,您放心吧临汾桥虽然被土火药炸成了废墟,但是因为四皇子的马车车厢内外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铁皮,当时又有云澜哥哥随从的护卫高手护着,马车虽然被土石压住了,但是完好没毁,所以,四皇子自然是毫发无伤的,只不过被在车内困了些时候。”

  皇后听罢舒了一口气,也露出了笑意,“原来是真的没事儿,我还以为皇上瞒着我不敢说。他没事儿就好了。”

  谢芳华笑笑。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做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动用了库部的土火药,还派了大批的杀手要置我的钰儿于死地”皇后恼怒地问,“可是彻查得有眉目了”

  谢芳华摇摇头,眉目低敛,“没有眉目,但是据我推测,这大批的暗算和刺杀不是冲着四皇子,而是冲着我和忠勇侯府来的。”

  皇后一怔,“怎么说”

  谢芳华便平静地将她与皇上说的一番话说给了皇后听。

  皇后听罢,哑口无言半响,才不确定地看着谢芳华问,“你确定”

  谢芳华摇摇头,“事实俱在,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都是与我有关,我实在是想觉得不是因为我才牵连了别人。至于有何证据,如今若是有证据的话,那么忠勇侯府一定饶不了背后那人。”

  皇后又无言了片刻,本来她觉得一定是柳妃和柳氏做的,可是如今谢芳华这般一推理,她却也拿不准了。毕竟皇上第一时间去库部查了,库部的土火药是在的。柳氏一族的那人虽然在库部任职,但查不到他动用了土火药的痕迹。

  “反正秦钰哥哥没伤到,皇婶您就别忧心了。秦钰哥哥如今回来了,就在临汾镇,他一定会打死彻查不会让背后的凶手跑了的。”秦怜接过话。

  “也是我是操心了”皇后点点头。

  “您要好好地养身子,免得四皇子回来见到您病了,该心疼了。”谢芳华看向紧闭的门窗,平和地建议,“越是生病,室内气息若是不好,我往常生病那些年,大夫总是建议多开门窗通风。您得尽快养好身子,四皇子能从漠北回来,距离京城才百里了,距离回京之日不远了。”

  “你说得对如意,快去将窗子打开”皇后听见儿子平安,心情好了很多。

  如意连忙去打开了门窗。

  皇后拉着谢芳华的手,对她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耽搁了你这么久,听见你说钰儿没事儿,我心里这一块石头就落了地了。谢氏米粮老夫人去了,老侯爷一定伤心,我就不多留你了。”

  “改日我空闲了,再来进宫陪您叙话”谢芳华笑着站起身。

  皇后点点头,转头看了秦怜一眼,笑着道,“王嫂不知道还有几日回来,芳华小姐若是不介意府中多一个人的话,就将这个丫头带出宫去你府里住几天吧她再这么跟我在宫里闷下去的话,非闷坏了不成。”

  “我不去”秦怜立即摇头。

  “为何我看你早就坐不住了。”皇后看着秦怜,忽然恍然,“你是因为我病了,要照看我。”她笑了笑,摸摸她的头,“有如意和一帮子嬷嬷宫女在身边,不缺少你一个。听说钰儿没事儿,我这心一宽,病也许立马就好了。你不用惦记着了,快去吧”

  秦怜一听,皱眉,看向谢芳华,扭捏道,“人家都没答应呢”

  皇后忍不住好笑,看向谢芳华,“对了,我忘了问芳华小姐答不答应了”

  谢芳华也忍不住好笑,“怜郡主若是不嫌弃,这便收拾一番跟我去忠勇侯府吧待英亲王妃回英亲王府,你再搬回府。”

  秦怜仰起脖子,看着她,讲条件,“你不准嫌我烦你。”

  “不嫌你烦”谢芳华无奈,已经预见到秦怜跟着她回府,怕是她又不得清闲了。

  “那好,走吧”秦怜立即高兴地站起身,对皇后道,“皇婶,我不在皇宫看着您,您一定要乖些吃药,赶紧养好身体,我会隔三差五地回来检查的。”

  “小丫头”皇后笑骂了一句,摆摆手。

  秦怜拉着谢芳华出了凤鸾宫。

  如意在后面跟着将二人送出来,见秦怜脚步轻快,等也不等地便拉着谢芳华出宫,她连忙喊她等一下婢女收拾好了东西再走,她却挥挥手,说收拾好了让人送去忠勇侯府就是了。

  如意无奈,想着怜郡主这些日子的确是憋很了。

  将二人送到宫门口,见二人上了谢府的马车,如意回到凤鸾宫,见皇后面上没有轻松的笑意,反而更忧心了几分,她不由讶异,“娘娘,四皇子平安,您该高兴才是,怎么还愁眉苦脸”

  皇后叹了口气,“截杀钰儿回京,背后下手,怎么可能不是柳妃和柳氏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可不简单。我在想,柳妃若是联合忠勇侯府对付钰儿,那么以后钰儿该有多难实在难以想象。”

  ------题外话------

  某作者是有良心的,某女主也是有良心的啦~

  亲爱的们,首页掌门人投票,架空类京门风月,还有没投的么,点开去投哦另外还有月票,嗯,月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你们最爱的不是我,是秦铮,泪~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章推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