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写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若是柳妃和柳氏一族联合忠勇侯府,那么无疑增加了一个天大的筹码。

  如意因皇后一番话震惊了好半响,才呐呐地道,“娘娘,您是不是多心了皇室一直想除去忠勇侯府,柳妃和柳氏岂能不知道皇室和忠勇侯府如今走在刀刃上的关系若是被皇上知晓,柳妃和柳氏能好过”

  “不能好过也比株连九族强。”皇后越说越肯定,“我猜这回定然是柳妃和柳氏炸毁了临汾桥,要害钰儿,反而被忠勇侯府暗中给帮衬压下了。定然是联合了。”

  如意脸色有些白,“娘娘,不是说如今在彻查吗您怎么就肯定了万一不是呢”

  皇后叹了口气,“如意,你跟我在这皇宫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如意道。

  “也就是说我和柳妃、沈妃斗了二十多年了。”皇后冷笑一声,“她们惯用什么手段,这么多年,我焉能不清楚了这回我的钰儿若是平安回到京城,一定会今非昔比。她们岂会让他平安回京,从宫内到宫外的家族,为了以后的荣华,焉能不会破釜沉舟赌上一赌”

  如意闻言顿时凝重紧张起来,“您这样一说,奴婢也觉得这事儿像是柳妃和柳氏所为。可是皇上要除去忠勇侯府,咱们四皇子还没有此心啊。为何忠勇侯府选柳妃和柳氏,而不选咱们四皇子”

  皇后笑了一下,又是骄傲,又是忧心忡忡,“因为皇上喜爱四皇子,若不出意外,我儿子就是这未来的九五之尊。忠勇侯府是怕他继任父志,一旦他登基,谢氏就更难了。如今保下柳妃和柳氏,牵制他。”

  如意也跟着犯了难,“可是咱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我们又抓不住忠勇侯府的把柄,不能将忠勇侯府奈何等着钰儿回京再说吧”皇后磨牙,“便宜柳妃那个贱人了”

  “还有沈妃呢拿捏住一个,柳妃就算有忠勇侯府撑腰,也不怕了她。”如意道。

  皇后点点头。

  主仆二人说话的这一番功夫,谢芳华、秦怜已经坐了谢墨含的车走离了皇宫的视线。

  马车上,秦怜有些兴奋,对谢芳华连番地提条件,比如“我要住在你的海棠苑”,比如“你要给我温酒煮海棠。”,比如“听说桃花和杏花都开满山野了,你要陪我去看桃花和杏花。”,比如“这回你大病初愈了,也该出府走动了,下个月大姑姑的赏诗会,我们一起去玩。”等等。

  谢芳华一个劲地揉额头,不同意的话,秦怜就一直拽着她胳膊摇晃,摇晃得她头晕眼花,无奈之下,只能点头。

  这一路上,谢芳华不停地反省自己,早先她装无知扮天真,云澜哥哥该有多无奈

  想起谢云澜,也便想起了已逝的谢氏米粮老夫人和她临终的话,心情又沉落下来。

  谢墨含坐在一旁,看着秦怜缠着谢芳华,有些好笑,暗暗想着幸好他只这一个妹妹,若是再有这样一个妹妹,他估计也会愁白了头。

  不知不觉,马车回到了忠勇侯府。

  秦怜先跳下了马车,然后便如回自己家一般,蹦蹦跳跳地往里面走去。

  谢芳华看着她走在前面的轻快身影,头疼得更厉害了。想着她是不是该派人去给英亲王妃送个信儿,让她赶快回京。

  “你是不是要去看老侯爷我也跟你去”秦怜在前面走了半响,回头问谢芳华,见谢芳华一副头疼的模样,她顿时板下脸,不高兴地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嫌我麻烦了是谁在皇婶面前说不嫌弃我麻烦的。”

  “没有,我昨夜没睡好”谢芳华放下手。

  秦怜这才认真地打量她,见她一脸疲惫倦容,气色极差,她皱了皱眉,“我竟忘了你跟柳枝似的,风一吹就倒了。这样吧你不用去老侯爷那里了,我代替你去陪她。你回去睡吧”

  谢芳华脚步一顿。

  秦怜对她挥挥手,“你不用感谢我”话落,她自己向荣福堂走去。

  谢墨含随后走上前,对谢芳华温声道,“妹妹,你气色的确极差,爷爷没事儿,我这过去看看他。你回房间歇着去吧自己开一个方子,让婢女煎药给你服下。你若是病了,咱们府里更是人仰马翻了。”

  谢芳华想了想,的确没力气再折腾,点点头。

  谢墨含向荣福堂走去。

  谢芳华转道回海棠苑,府中甚是安静,回到海棠苑后,便闻到后园子里一股浓郁的酒香海棠香,她对身后摆摆手,吩咐侍画、侍墨去看看。

  二人连忙跑到门扉处看了一眼,回来对她道,“是云继公子在温酒煮海棠呢”

  “他到是悠闲”谢芳华说了一句,也不管他,进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她便听谢墨含的话,开了一个方子,吩咐侍画、侍墨去煎药。自己则是躺在了软榻上,倦倦地闭上了眼睛。

  脑中不由自主地想了些事情,后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后园子里隐隐约约有吵闹声,她蹙了蹙眉,睁开眼睛,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

  侍画、侍墨立即进了屋。

  “后园子怎么回事儿这么闹”谢芳华问二人。

  二人对看一眼,齐齐道,“云继公子不是在温酒煮海棠吗怜郡主来了,闻到了酒香,便跑去了后园子,要和云继公子抢酒喝,云继公子不给,二人便闹起来了。怜郡主生说云继公子一个大男人,不该出现在女子的闺阁后院。以后她要住在这里,要赶云继公子出去。”

  谢芳华点点头,没说话。

  “小姐,您要出去劝架吗”二人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摇摇头,“帮我关上门窗,让他们打去吧”

  二人唏嘘了一声,听话地关好了门窗,隔绝了后园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回身见谢芳华睡醒一觉,气色稍好了些,轻声道,“小姐,药煎好了,如今在火炉上温着呢,给您端来”

  谢芳华点点头。

  一人去端药,一人去拿蜜饯。

  谢芳华喝了药,看着一碟蜜饯,捏起一个吃了,抬头对二人吩咐,“去打听一下,谢氏米粮如何了云澜哥哥在做什么”

  二人点点头,退了下去。

  谢芳华拿起桌案上一本书,翻看了两页,便没心情地放下。

  不多时,二人便回来了,对谢芳华禀告,“谢氏米粮挂起了白帆,云澜公子在给老夫人守孝。老夫人病的时间太长,谢氏米粮上下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并不乱,府中的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被围困的谢氏长房,其它谢氏各房得到消息,都派人去了谢氏米粮。”

  谢芳华点点头。

  “奴婢二人在打听谢氏米粮的时候,还得到了一个消息。”二人轻声道,“皇上刚刚下旨,派左相和秦大公子前往临汾桥,彻查临汾桥刺杀案。如今左相和秦大公子正准备启程。”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皇上竟然派了左相和秦浩一同去临汾镇”...

  二人齐齐点头,“消息无误,是这样,圣旨刚下。”

  谢芳华低头寻思,不过片刻便通透了皇上的想法,皇帝执掌南秦江山二三十年,如何不懂皇后、沈妃、柳妃的争斗即便抓不住她和云澜哥哥此次幕后施为的把柄,但应该也是猜到与忠勇侯府脱不了干系。左相忠于皇帝,而秦浩除了依靠英亲王府外,能依靠效忠的,也就是皇上了。派他们二人去,若是能寻到些蛛丝马迹,那么,一定不会畏惧于忠勇侯府而压下。

  所以,满朝文武,派他们去最是合适。

  不过他们去了又如何该抹平的地方她已经抹平了,除非,从被抹平的地方再掏窟窿。

  这样一想,谢芳华忽然眯起眼睛,土火药已经从库部补上,三百死士已经一个不留,若是能再从抹平的地方再掏窟窿的话,那么只能是从李猛身上了。

  李猛的弱点是什么正是他的外室生的私生子

  谢芳华忽然站起身,那个私生子如李猛的命根子,若是被秦钰拿捏住的话,会如何秦钰会不会用他来大做文章,逼李猛就范

  她想到这一种可能,回头对侍画和侍墨道,“哥哥如今在做什么快去请哥哥来。”

  二人知道小姐想到了什么,连应声,快步跑出了海棠苑。

  大约过了两盏茶的时间,谢墨含匆匆来到了海棠苑。

  他进了屋,见谢芳华一脸凝重地看着窗外,拿娟帕擦了擦汗,开口问,“妹妹,你急急找我,可是有事情”

  谢芳华回转头,将她的担心说与了谢墨含听。

  谢墨含顿时讶异,“李猛竟然有私生子”

  谢芳华也愣了,“哥哥,你不知道”

  谢墨含摇摇头,“未曾听闻。”话落,他皱了皱眉,“这些年,偌大的谢氏和皇室明暗揪扯,我到没主意到柳氏的女婿如何只是知晓李猛这个人罢了。没彻查过他。”

  “我也是云澜哥哥告诉我的。”谢芳华面色有些难看,“秦钰如今住在李猛的府邸,落脚在临汾镇,我怕他也能够查到。若是查到的话,将李猛当做突破口,用私生子威胁李猛,万一出事,我们做的一切恐怕都完了。”

  谢墨含闻言也凝重起来,“你说得很有可能”

  “秦钰要拿捏住云继哥哥,可是云继哥哥跟着我回京了,他的目标盯上李猛,那么,如今我们都回来了,李猛可不是他的对手。使个圈套,李猛也许就能钻进去。”谢芳华道。

  “若是我如今派人去,可还来得及”谢墨含皱眉。

  “现在派人去,若是他已经动手,恐怕来不及了。”谢芳华道,“我找你来,是想着有没有办法,就算他拿捏住了李猛的外室和孩子,也能掐断。”

  谢墨含低头沉思,片刻后道,“这就要看柳氏舍不舍得这个女儿和女婿了。”

  “哥哥是说弃掉李猛和她夫人”谢芳华问。

  谢墨含点点头。

  谢芳华凝眉,“若是弃掉这一颗子,那么柳氏这么多年花费在李猛身上的栽培可就毁于一旦了。据我所知,李猛在临汾镇这等京城百里的要道近十五年了吧为什么皇后母族的张坤一直斗不倒他,倒也不全是柳氏的支撑,也有他自己的本事。若是弃了,其实是砍了柳氏的一个臂膀。他对于我们将来,未必没用。”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四皇子真的拿捏那个孩子时,将那孩子夺过来。”谢墨含道,“云澜应该能有办法”

  谢芳华摇摇头,“哥哥,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刚去,就别去打扰云澜哥哥了。”

  “也是”谢墨含叹了口气,“他此时一定极其难受”

  “有没有人,除了云澜哥哥,还可以钳制秦钰进一步抓住柳妃和柳氏不放”谢芳华望着窗前,想着言宸不在身边,若是能在身边最好了,她如今既然回了京,便没办法再出去了。

  “还能有谁的话也就是秦铮了”谢墨含道。

  “他如今在郾城呢”谢芳华蹙眉。

  “刚刚爷爷收到他的书信说已经从郾城出回京了。飞鸟传书半日到京城,如今快午时了,证明他的书信是今日清早起的传来的。”谢墨含道。

  谢芳华一怔,“郾城沈妃和沈氏的事情处理妥当了”

  “想必是的”谢墨含道。

  “那就给他传信吧”谢芳华抿了抿唇。

  “爷爷昨日说了让你给他写信。”谢墨含揉揉眉心,失笑道,“今日爷爷收到信还嘀咕了,说皇后娘娘千算万算,在秦怜刚出生便接去了皇宫抚养,为了是拉住英亲王府。可是没想到,到头来,英亲王府有个小子看中了忠勇侯府的女儿,为了保住谢氏,偏偏拉了柳氏和沈氏牵制她的儿子。”

  谢芳华笑了一声,没说话。

  “妹妹秦铮为你做了许多,忠勇侯府和谢氏是要保,但也不是一日两日就是尽头。未来的路也许还长得很。你也不要耽搁了自己。情谊之事,该上心还是要上心。”谢墨含道。

  谢芳华看着谢墨含,沉默片刻,轻声道,“哥哥,你可知道谢氏米粮老夫人的一些事情”

  谢墨含不解,“老夫人如今故去了,妹妹,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看到老夫人临终离开,瘦成了一把枯骨,谢氏老一辈的人里,据说祖母和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巾帼不让须眉色。我就想知道她为何病了这么多年。”谢芳华道。

  “这件事情我也是不太清楚,祖母、父母6续没了之后,谢氏米粮的老夫人便得了一场大病。从鬼门关拉回来之后,一直病怏怏的不见好。这些年干脆连府门也不能出了。”谢墨含想了片刻道,“或许爷爷能够说一些老夫人的事情。”顿了顿,他道,“你要想知道,不如去问问爷爷”

  谢芳华摇摇头,“爷爷连祖母的事儿都三箴其口,指望他能说”话落,她摆摆手,“算了,人都死了,也不是那么想知道。”顿了顿,她问谢墨含,“秦铮给爷爷传信的鸟呢”

  “在爷爷那里”谢墨含道。

  谢芳华犹豫了一下,“我现在就给秦铮写一封信,让它传回去吧”

  谢墨含微笑,“好”

  谢芳华转回身,从桌下的抽屉里取出信笺,看着信笺想了片刻,刚提笔写了一个名字,便见秦怜气冲冲地冲进了屋,珠帘被她打得噼里啪啦地响,她抬头看向她。

  “谢墨含,你在这里正好你将谢云继给我赶出去”秦怜见谢墨含在,顿时作。

  谢墨含温和地看着秦怜,“怜郡主何以生这么大的气云继做了什么”

  “他做了什么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待在女人的闺阁就算他是谢氏同族的人,但是旁支亲戚血脉早已经远得没边了。传扬出去,像什么话”秦怜不说讨厌谢云继的原因,只说谢云继不应该待在这里。

  谢墨含笑笑,“谢氏一脉相承,虽然枝叶甚多,但也没有怜郡主说的这般严...

  重。”

  “还不严重”秦怜睁大眼睛,气怒地看着谢墨含,“就算你妹妹闺誉你不在乎,以后我可是要住在这海棠苑的我的闺誉呢”

  谢墨含闻言一时哑口。

  谢墨含知道二人是为了酒之事,秦怜一定没赖皮过谢云继。所以才找她来了。她揉揉额头,“侍画、侍墨,你去告诉云继哥哥,让他回哥哥的芝兰苑去。欺负女孩子,他也不知道脸红”

  “是,小姐”二人转身去了。

  秦怜没想到谢芳华这般向着她,顿时眉眼笑开了,走到她面前,挽住她胳膊,“还是嫂子疼我”

  谢芳华手中拿着的笔一颤。

  秦怜低下头,“咦”了一声,奇怪地道,“你不是和我哥哥打架了吗怎么在给他写信”

  ------题外话------

  要看见曙光了吧,我也要看见曙光了,这许多日子里,我已经被砸门声和碎碎念折磨得疯魔了

  弱弱地再喊一声天好热~票票~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章写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