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心切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眼所见,他身子顿时僵了僵。

  那个站在小楼窗前一身男装正对着他看来的身影,如此的遂不及防地闯入他的视线。

  他的目光也跟着凝住。

  夜色里,人与马,都是静静的,春蚕忽然鸣叫了一声,极其清晰。

  谢芳华在扔出兰花的一瞬间,没想什么妥不妥,但见秦铮驻足向她看来,那样的凝定的眸光似乎具有穿透力,一瞬间将她整个人攥在了他的眼眸中,她心下忽然一窒。

  分别也没有多少天,却为何突然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这一瞬间再看到他,心隐隐有些揪扯的疼。

  “喂,你在干什么?”秦怜好奇地凑过来。

  她突然出声,谢芳华顿时惊醒,忽然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她猛地回头,一把拉住了秦怜要走到窗前下望的身子,对她低声道,“是你哥哥!快走!”

  秦怜“啊?”了一声。

  “快点儿!”谢芳华伸手推她。

  秦怜顿时手足无措,不敢置信,“真……真的……是我哥哥?他……回来了?”

  她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忽然也想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若是他哥哥上来,知道他死拉硬拽着未来的嫂子来逛青楼,而且还是小倌楼,他估计会劈了她。

  “我还骗你不成?”谢芳华瞪了她一眼。

  “那赶紧走啊!”秦怜反手拉她。

  “他看见我了,你赶紧走吧!”谢芳华站着不动。

  “你不是没跟他说话吗?黑灯瞎火的,也许他看错了呢!只要离开这里,就能跟他来个死不认账。”秦怜快速地拿定主意,“快走!难道你也想被他收拾?”

  自然不想!秦铮那个臭脾气,发起火来还了得?谢芳华点点头,觉得有道理,当机立断,二人一致地从来的地方打开门,快速地冲下楼。

  那老鸨本来打算收了金子退场,却不妨二人突然如惊弓之鸟一般匆匆打开门跑了。她有些呆,连忙出声喊二人,“两位姑娘!你们怎么走了?”

  秦怜和谢芳华自然是不答话,转眼就冲下了小楼,顺着长廊往外跑。

  老鸨回转头,看着屋内地二人,“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两名男子对看一眼,齐齐地眯了眯眼睛,其中一人懒洋洋地道,“我们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儿。她拔了我辛辛苦苦种的名贵的玉兰,就想一走了之?做梦!”

  话落,他忽然站起身,足尖点地,屋中珠帘轻纱一阵清响,他追下了楼。

  老鸨又是一惊,呆呆地转头看向另一个人。

  那一个人忽然站起身,走到刚刚谢芳华站着的地方,向下看了一眼,回头对老鸨招手,“红姑,你过来看一眼,你可认识下面那个人!”

  老鸨立即走到窗前,向下看了一眼,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连忙低声道,“这人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

  男子回转头,打量下面的一人一骑。

  二人对视了片刻,秦铮忽然冷笑了一声,双腿一催马腹,一人一骑离开了原地。

  男子回转头,也慢慢地笑了,“这样便不难猜出那两位姑娘的身份了!一个是她的妹妹,另一个……”

  “是他未婚妻!”红姑立即长大嘴巴,不敢置信地道,“原来是忠勇侯府的小姐!”

  男子呵地一声,“原来南秦京城真的是蛮有意思的!看来我果然来对了!”

  “您……”红姑看着男子,“您刚刚和铮二公子打了照面,依奴婢所见,您还是赶紧换个地方吧!铮二公子可不好惹!若是让他知道您……”

  “他不好惹我才来的!若是好惹我不一定来这里。”男子回转身,看着那盆被折断了一根主枝干的玉兰花,勾了勾唇。

  “水公子追下去了,我得去门口看看。”红姑恭敬地道。

  男子摆摆手,没有要追出去的打算。

  红姑连忙转身跑下了楼。

  谢芳华和秦怜二人气喘吁吁地跑出了翠红楼,刚出了门口,正巧秦铮一人一骑也停在了翠红楼门口。

  二人脚步同时一顿。

  秦怜睁大眼睛看了秦铮一眼,顿时吓得躲在了谢芳华的身后。

  紧跑慢跑,累了个半死,原来已经被守株待兔了!

  秦怜几乎是在谢芳华身后捶胸顿足,跑出大门口的举动实在是失策,应该找个姑娘的房间里猫起来,他哥哥不近女色,一定不去姑娘的房间翻找!

  她觉得自己刚刚真是没脑子蠢透了!

  谢芳华看着秦铮,见他勒住马缰绳,端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清俊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双眸子比黑夜还深,明明浑身散发着令人惧怕胆寒的冷冽之气,但不知为什么,她此时偏偏觉得好笑。

  逛青楼被抓包,自古以来不是男人才是欲哭无泪的那个吗?如今是调过来了!

  谢芳华揉揉额头,实在忍不住,低下头,笑出了声。

  秦铮看着她,忽然眯了眯眼睛。

  秦怜伸手捅了捅谢芳华的后背,这个时候了,她觉得都暗无天日,她竟然还有心情笑?指不定怎么被他吊起来打呢!她可没心情笑。

  谢芳华也觉得不应该笑,可是三更半夜的,她和秦怜实在是不该出现在青楼勾栏门口。她被秦怜捅得后背心有些疼,伸手背过后面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抬头看了秦铮一眼,秦铮的眼底自然是没有笑意的,她咳嗽了一声,开口,“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秦铮冷眼瞅着她,没答话,须臾,越过她,看向她身后,冷冷地喊,“秦怜!滚出来!”

  秦怜身子一哆嗦,立马扯开谢芳华的手,扭头就往青楼里跑。

  “你若是敢给我再走一步,信不信我就让你这辈子出不了这个地方!”秦铮寒着脸吐出一句话。

  秦怜脚步戛然而止,整个人都僵了。好半响,她回转身,瞅了秦铮一眼,立马笑嘻嘻地跑上前,“哥哥,怎么是你?你怎么半夜三更回京了?”

  秦铮沉沉地看着她。

  “你是不是刚进城?难怪芳华姐姐要拉我出来遛弯,我被她拉着满京城地转了一圈,各个开着营业的店铺都转了个遍,刚转到这里,我都转不下去了。问她什么原因她也不说,一直拉着我转悠,原来是知道你要回来,特意地等你啊!”秦怜噼里啪啦地道。

  谢芳华扭头看着秦怜,秦怜只管笑嘻嘻地看着秦铮。她一时无语!

  到底是谁被谁拉出来转悠的?

  皇宫里待惯了的女人都是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眼皮都不跳一下的吗?

  她算是领教了!

  秦铮忽然笑了一声,“她特意出来等我?”

  “是,是,就是知道你要回来,出来等你!”秦怜伸手捅谢芳华。

  秦铮也看向谢芳华,似乎等着她回答。

  谢芳华有一种想掰断秦怜手指头的冲动,秦怜却在她后面画圈圈,快速地写了一句话,意思是,好姐姐,救救我,渡过了这关,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之类的。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困难地对着秦铮点了点头。

  秦铮眸光眯成一条缝,盯着她,“你确定?”

  谢芳华看着他的样子,忽然想起他竟然背着她给她爷爷告状,使得爷爷口口声声训她不孝。她顿时扬起脖子,瞪了他一眼,“废话!我不等你没事儿三更半夜的出来转悠什么?”

  秦铮“哦?”了一声,坐直了身子,看着面前的牌匾,似笑非笑地道,“这里是父王以前常来的翠红楼!你三更半夜等我等到青楼来?”

  谢芳华脸一红,看着他手中依然捏着那一株兰花,有些理直气壮了,“若不是等你,我怎么知道你突然路过,怎么拦你?这里……这里临街,正好能看到从城外进城的人。”

  秦铮低头瞅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玉兰,眸光动了动,挑眉问,“这么说你当真是想我心切?”

  谢芳华脸烧了一下,怎么也点不了头。想他心切?这么直白的话,亏他问得出口!

  “芳华姐姐自然是想你心切的。”秦怜见谢芳华不答话,连忙上前相帮,口中如滚珠豆子一般地往外倒她知道的消息,“昨日皇叔将她召进宫去,问她意见,要给你们俩退婚,芳华姐姐没答应,将皇叔给驳回去了。”

  谢芳华一怔,转头看向秦怜,当时只有皇帝、英亲王、秦浩还有一个吴权在,秦怜并不在灵雀台,她怎么知道的?

  秦铮攥着马缰绳的手忽然一紧,直直地盯着谢芳华,“当真?”

  谢芳华一时无言。

  “可不是当真吗?我是你亲妹妹,还能骗你不成?皇叔昨日早就做了打算,要召芳华姐姐进宫,趁机拿捏住她,趁你不在,退了婚事儿。可是没成想,芳华姐姐不买账。”秦怜见谢芳华向她看来,她得意地道,“若是在皇宫里我没有生存之道,早就完蛋了。直到我们出宫昨日平安过了一日,皇叔都没下旨取消婚事儿,自然是你给当场驳回了,一猜就猜出来。若是你答应,当时你没出灵雀台,皇叔的圣旨恐怕早就下了。”

  谢芳华看着秦怜,顿时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秦铮的眸光攸地亮了亮,灼灼地定在谢芳华脸上,一瞬间,低沉的声音忽然变得轻了,“为什么……没有答应皇叔取消婚事儿?”

  谢芳华转回头,挖了他一眼,“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是说订就订,说取消就取消的吗?”顿了顿,她道,“我们才圣旨赐婚一个月!”

  秦铮看着谢芳华,眸光深幽,沉默不语。

  谢芳华被他看得受不住,偏过头,“你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秦铮忽然向天空看了一眼,然后又收回视线,忽然对谢芳华伸出手,“上来!”

  谢芳华看着他。

  “上来!”秦铮又说了一遍,见她还不动,他干脆打马上前了一步,一把从地上捞起了她,让她坐在了他身前。

  谢芳华回头瞅他。

  “坐好别动!”秦铮揽住她的腰,板正她的身子,待她坐稳,催马就要离开。

  “喂,哥哥,我呢?”秦怜见秦铮的意思是要将自己仍在这里,顿时出声。

  “你不是爱来这里吗?还走什么?”秦铮瞥了她一眼,不再理会,放开马缰。

  秦怜一噎。

  秦铮身下坐骑刚踏出一步,翠红楼门口的角落里忽然冲出一个人影,一根绳索突然缠住了马腿,本来要发足奔跑的马顿时止步,不安地踢动蹄子。

  秦铮眸光一寒,勒住马缰绳,看着挡在前方的人。只见是个二十上下的年轻男子,身穿一身艳华的软袍,容貌有一种柔韧之美,在夜色下,站在那里,风吹来,他看起来颇具风情。

  “拔了名贵的玉兰,什么也不交代,就想走?”男子站稳身子,目光落在谢芳华的脸上。

  谢芳华看着这个人,自从她跟随秦怜进了小楼,便感觉楼内二人不一般,但是没想到武功如此高。刚刚突然窜出来拦住马,姿态几乎是行云流水,没有一定的武功造诣,是做不到的。

  她偏头看了秦铮手中依然拿着的兰花一眼,伸手扶额,早先在小楼上,乍然看到秦铮,一时情急,倒没想到随手拔了人家的兰花。她放下手,对着男子歉然道,“不好意思,你的兰花的确是我拔的。你是要我赔偿你一株,还是要金银?”

  男人哼一声,“我的这株玉兰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莲花兰,一株十万金。”

  “爷给你十万金!”秦铮看了一眼手中的兰花,对着男子道。

  男子脸色一冷,“我只要我的兰花!谁稀罕要你的十万金了?”

  秦铮眯起眼睛,“这位仁兄看起来不像是南秦人士?”

  男子笑了一声,“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向来眼高于顶,目不视物,惯常眼里看不到他人。只这么一眼,便能看出我不是南秦人了?”

  “只是一眼便不能看出了?”秦铮冷笑,“这位仁兄尊姓大名?不要赔偿,只要一株被拔掉的玉兰,而这玉兰既然被拔出,自然是不能活了。这是非要揪住不放了?”

  “铮二公子好毒的眼睛。我的确不是南秦人。大名没有,倒是有个别号。这翠红楼的老鸨给起的,叫做云水!”那人动了动手里的长绳索,看着秦铮,“秦楼楚馆,青墙勾栏,向来不问出处。既入了红粉之地,便是红粉中人。官府都管不着的。铮二公子难道要因为我不是南秦人,就要抓了我吗?没这个道理吧!”

  “男怜?”秦铮看着他。

  男子点点头,笑的轻佻,“铮二公子原来也知道男怜,到底是见识宽的贵裔公子!”

  秦铮沉沉一笑,“我到从来不知晓青楼楚馆里有这般武功好且胆子大肆意逼迫人的男怜妓子!”

  “无父无母,走投无路,自小就被卖进了红粉之地,游荡了多年,学了防身术。男子自然不比女子。铮二公子何至于如此奇怪?”男子话落,目光放在谢芳华身上,抖动着手指的绳索道,“这株兰花是我辛辛苦苦养护了十年的稀世兰花。冤有头,债有主。谁拔了我这稀世品种的兰花,便留下来给我当兰花吧!”

  谢芳华此时眼睛也眯了起来,她拔的兰花,这是要让她留下来给他当兰花了?

  秦铮脸色彻底沉了,“拿人抵花?你的胃口可真大!”

  “大吗?在下可不觉得大!我十年辛苦养成的花,自然不能这么白白地死了。”男子丝毫不惧地看着秦铮,“一个女人陪给我,已然是亏了!”

  秦铮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轻轻一甩,长剑出销,一道寒光,没看到他如何出手,便听“咔吧”一声,拴住马腿的长锁裂断。

  他的剑锋极其凌厉,几乎是顷刻间,待男子反应过来,绳索已然崩开,剑锋凌厉清寒刺得他被迫倒退了三步。

  男子看着手中的绳索一惊。

  “她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你要得起吗?”秦铮阴寒带着杀气地看着他,“既然给你十万金你不要,那么你的命爷要了!”

  话落,他忽然从马上跃下,长剑划了个弧度,对准男子的眉心刺去。

  明明是简单的一剑,但是在秦铮手下使来,像是灌注了千钧,一击必杀。

  男子飞速躲闪,手中的半截绳索也同时挥出出招,但还是不及秦铮的剑快,只听“叱”地一声,他肩膀被长剑躲避不及擦着边刺了一个口子。他惊得还未再站稳,秦铮的第二剑已经又到了他眉心处。

  “不!”红姑从翠红楼跑了出来,便看到了秦铮第二剑毫不犹豫地对准云水眉心,她惊得恐叫了一声。

  小楼上,没下来的那男子攸地挑开了帘幕向门口看来,脸色一白,可惜距离得太远,他想营救也是不及。

  一瞬间,云水早先咄咄逼人的目光已经不见,已经笼罩上不敢置信的即将死亡的气息。

  千钧一发之际,谢芳华忽然飞身下了马,一跃而至到了秦铮身边,出手握住秦铮的手,将长剑生生地顿在了云水的眉心一寸处。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了那么一下!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皱眉看着谢芳华,“你干什么?”

  谢芳华将他被她攥住的手撤回,长剑收入了他的剑销中,不答秦铮的话,眉目冷然地看着云水,沉静地道,“你的兰花死不了,三日后,我还你一株活的!”

  云水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但他苍白的脸色依旧佯装镇定,闻言看着谢芳华,嗤笑了一声,“已经被拔出来的玉兰,你如何还我个活的?再给我找来一株吗?我已经说过了,这是稀世品种,别说整个南秦,就是整个天下,你也未必能再找来另一株!”

  “我说能还你一株活的就能还你一株活的!我谢芳华说到做到!你三日后等着就是了。”谢芳华不再看他,拉着秦铮转身。

  秦铮虽然脸色阴沉,但没反对。

  “你若是三日后还不了我一株活的兰花怎么办?”云水不甘心地道。

  “忠勇侯府的谢氏,从来不会头上白担一个谢字。言必出,行必果。我若是还不了你一株活的莲花兰,我就给你做兰花!”谢芳华冷声道。

  “好!痛快!”云水忽然乐了,“一言为定!”

  “自然是一言为定!”谢芳华颔首。

  秦铮用力地扯了谢芳华一下,脸色难看不满地看着她。

  谢芳华看向秦铮,扫了一眼他手里一直攥着的兰花,凑近他,一改冷静冷情,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小心一些,别将这破兰花真掐断了,我回头可是要给它重新栽活赔给人的。本来我拔了人家兰花就是不对!人家不要金银要兰花也是爱花如命情有可原。自然不能让你再杀了人。否则明日满京城甚至满天下的人都知道我逛清倌楼了。”

  “你还敢说你逛清倌楼?”秦铮顿时磨牙。

  谢芳华无辜地看着他,“你真当是我愿意来逛?”

  秦铮想起了秦怜,此时看向站在门口已经傻了半天的亲妹妹,脸色更难看了。

  “时辰不早了!我们先回府吧!”谢芳华鉴于秦怜说只要过了这一关,以后都听她的话,便也不计较了,拉着秦铮来到马前。

  “回哪个府?”秦铮收回视线,不再理秦怜,翻身上马,伸手拉谢芳华重新坐在了马上。

  “自然是忠勇侯府!”谢芳华道。

  秦铮点点头,伸手揽住她的腰,一夹马腹,坐骑向忠勇侯府而去。

  云水得了承诺,这回再没有理由拦阻他们二人,他自然也拦阻不住!

  不多时,那两人一骑便走得远了!

  侍画、侍墨待那二人走远,从暗处现身,请秦怜回府。秦怜自然再没心情胡闹混玩了,乖乖地跟着二人离开了翠红楼。

  ------题外话------

  颈椎又犯了~昨天没给票留着的亲爱的们,今天可以给了啊,快到月底了~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章心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