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风筝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听到熟悉的声音,慢慢地转头,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乐—文

  两日前,虽是深夜,但是她也是记住了翠红楼轻水楼画堂里下棋的两个人的模样。

  如今一个人头上戴着斗笠,轻纱遮面,一个人什么也没遮掩,两人手里一人拿了一面风筝,正从后方走来。

  没遮掩的那人正是那日深夜拦在秦铮马前不让她离开,让她做兰花的男子。

  谢芳华没立即答话,而是对着二人挑了挑眉。

  谢云继和谢云澜也闻声同时回头,将二人打量了一遍,谢云继皱了皱眉,谢云澜面色寻常,看不出什么情绪。

  “芳华小姐这个模样莫不是不认识我二人了?”云水扬眉。

  言轻并没有说话。

  谢芳华淡淡一笑,“三日还没到不是吗?两位公子如此特别,我即便记性再差,也能记得住。”

  “三日的确没到!不过我如今就很好奇,芳华小姐是否将莲花兰给养死了。”云水似笑非笑地看着谢芳华。

  “没到时间,云水公子担心得太早!”谢芳华淡淡撇开头,不欲多说。

  “这两位公子是何人?芳华小姐不介绍一下吗?”云水眸光掠过,打量谢云继和谢云澜,笑得意味幽深,“在下以为以铮二公子对芳华小姐的在意,是不准许别的男人亲近的。可如今我莫不是眼花了?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谢芳华颦眉,脸色微沉,“这两个人是谁,我似乎没有必要向公子你解释。”

  “也是!”云水微笑,语调微微轻佻,“毕竟我们不是铮二公子。我只是奇怪,铮二公子怎么没陪着芳华小姐!”

  “这位仁兄,你的奇怪真是太多了!”谢云继接过话,向前走了一步,似乎要勾住对方的肩膀。

  谢芳华看着谢云继的举动,忽然道,“云继哥哥,他不知道你没关系,你不知道他可不行。他是翠红楼新开的门面轻水楼的公子。”

  谢云继要勾肩搭背的手一僵,顿时缩了回来,脸色惊讶,“我说怪不得闻到一股脂粉味,原来是出自翠红楼新开的门面轻水楼。啧啧!”

  云水脸色一寒。

  “咦?不对啊,小丫头,你怎么识得他们?”谢云继扭头看向谢芳华。

  云水这时忽然讽笑道,“两日夜前,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夜逛翠红楼的轻水楼。可是我们两个人接待的。如何能不认识?”

  谢云继一呆,看着谢芳华,似乎不太相信。

  谢芳华不搭理谢云继,慢慢地转过身,继续放风筝,同时沉静地道,“三日之后,莲花兰一定送上门!两位公子放心好了!”

  “忠勇侯府芳华小姐一诺千金,三日后,若是没有活的莲花兰。你可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云水笑了一声,抬步离开。

  言轻跟着他抬步,自始至终,一句话没说。

  谢云继看着二人慢慢走远,去了别处,他回转身,靠近谢芳华,“喂,芳华妹妹,你似乎做了什么有趣的事儿。跟哥哥我说说呗!”

  谢芳华看着半空中的风筝,“你不是来放风筝吗?”

  “可是我忽然觉得你这件事情比较有趣!”谢云继道。

  谢芳华笑了笑,倒也不隐瞒,简略地说了个经过。

  谢云继听罢后,唏嘘一声,“好胆子大的清倌,竟然不将秦铮看在眼里,他们是什么来路?”

  “像是北齐人!”一直没说话的谢云澜道。

  “北齐人?”谢云继眼睛眯了眯。

  “南秦和北齐虽然分国而治,但是却不封锁商贸。商贾一直互有来往。而秦楼楚馆这等勾栏脂粉之地,是不管什么南秦人还是北齐人的。”谢云澜看向那两人离去的方向,“京城有北齐人也不奇怪。北齐的皇都也有南秦人的。”

  “京城有北齐人是不奇怪,但是京城有胆子大的竟然敢挑衅秦铮的北齐人,可就奇怪了。”谢云继看着谢云澜,“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要看翠红楼背后的主子是谁了!”谢云澜语调平静。

  “翠红楼背后的主子是谁一直以来不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儿?是岭南裕谦王啊!”谢云继道,“曾经他年少在京城时,喜欢上了翠红楼的红姑。临走红姑不愿意跟他去岭南,于是他盘下了翠红楼送给了红姑,红姑留在了京城,守着他们的初遇之地。”

  “裕谦王?”谢云澜笑了笑,“我看未必!”

  谢云继扬眉,“难道还另有隐情?”

  谢云澜不答话,对他道,“必须带着风筝跑起来,才能因风放得更高。”话落,他将绳线给了谢云继。

  谢云继也不再深纠细缠,闻言拿着卷线的绳轴跑了起来。

  谢芳华也松开了手。

  随着谢云继奔跑,风筝渐渐地飞上了天空。

  谢芳华看着风筝随风而颤颤地向高飞去,对谢云澜轻声道,“云澜哥哥,我已经让哥哥去查那两个人了。”

  谢云澜颔首,“要小心一些!据我所感觉,翠红楼除了和南秦皇室有关联外,还与北齐的皇室有关联。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

  “若说与南秦皇室有关联倒也罢了。在京城能做到第一青楼,自然不能没有靠山。可是既然与北齐皇室也有关联,那么南秦皇室能允许?”谢芳华奇怪。

  “也许是南秦皇室没有察觉翠红楼与北齐皇室有关联,也许是即便察觉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谢云澜道,“翠红楼不止有一个老鸨。”

  谢芳华点点头。

  谢云澜看向跑远的谢云澜,抿了抿唇,“另外,要让云继小心一些。”

  谢芳华一怔,眸光攸地缩了缩,“云澜哥哥的意思是……”

  “不止是四皇子秦钰!”谢云澜道,“我看刚刚那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头戴斗笠面纱,虽然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我觉得他乍然看到云继的目光不太对!”

  “怎么个不对法?”谢芳华声音刻意压低了些,靠近谢云澜。

  谢云澜寻思了一下,“看不太懂!但是应该有杀机。”

  谢芳华点点头,忽然道,“关于云继哥哥的身世,云澜哥哥,你是知道一些的吧?”

  谢云澜颔首。

  “他本不该背负属于谢氏的责任,但偏偏他虽然不是出生在谢氏,却是养在谢氏。”谢芳华看向跑远了的谢云继,风筝的线在他的手中越放越高,“我当初将他找到,拉入我身边,自然便要对他承担一份责任。”

  “他能被谢氏盐仓的当家人选中继承人,自然不是无能。”谢云澜也看着谢云继,“只是他的身世若是不在南秦。那么恐怕会是个麻烦。”

  谢芳华抿起嘴角。

  二人沉默地看着谢云继,不再说话。

  谢云继跑了一圈,将所有的绳线都放没了,只攥着一个卷轴,然后跑回来对着二人满头大汗地道,“你们在聊什么?一个个脸色这般沉重!”

  “将线给我!”谢芳华对他伸手。

  谢云继将线递给她。

  谢芳华拿着卷轴,向着更高的山坡走去。

  谢云继偏头看向谢云澜,将胳膊搂在他肩膀上,“嗯?你们在聊什么?”

  谢云澜扒开他的手,“在聊你的身世!”

  谢云继身子忽然绷直了,“我的身世?你们知道了什么?”

  “你一直暗中在南秦查,可有想过查去北齐?”谢云澜看着他。

  谢云继忽然嗤笑,“谢氏忠心为国,哪怕是南秦皇室一心要除去谢氏,但是谢氏也不会反了南秦皇室。谢氏盐仓一直依附辅助忠勇侯府,同样忠君为国。你觉得他会收留别国的孩子来培养成为谢氏盐仓的接班人吗?”

  谢云澜摇摇头。

  “你看,连你也觉得不可能!”谢云继笑了一声。

  “一个谢氏盐仓也许查不出来,尤其还是老家主不想让你查出来的情况下。但若是有谢氏米粮和忠勇侯府的势力去查呢!”谢云澜看着谢云继,“这样的话,你还想查吗?”

  “若是有谢氏米粮和忠勇侯府的势力去查!应该是难不住。”谢云继忽然将手捂在脸上,然后,慢慢地坐在了草地上。

  谢云继站在一旁看着他。

  过了许久,谢云继忽然放下手,摇摇头,苦涩地一笑,“我一直执着于找到自己的身世,父亲越是不想让我找,越是不告知我,我越是想要找到。慢慢地,多年下来,竟然成了我心中的执念。可是今日,经你一说,我才发现,我也许并不是那么想找到自己的身世。”

  谢云澜不语。

  “生在谢氏,除了小时候要一直训练,学文习武,很是磨练吃苦。长大了要接管家业,肩负责任。这么些年,一步步走来。我成了谢氏盐仓的继承人。本来觉得,尽我所能,护谢氏盐仓一日是一日,若是皇上要除去谢氏,护不住的时候,我无能无力了,一走了之也就罢了。”

  谢云继目光看向谢芳华走去山坡,缓缓地继续道,“可是从去年除夕夜里,见到芳华妹妹。后来我去寻她,与她一番谈话,她一个弱女子,一心要肩负起忠勇侯府和谢氏的责任。我便忽然觉得,谢氏盐仓养了我这么多年,不是生于谢氏人,但也是谢氏人了。我没有理由再去不管谢氏,眼看着它灭亡。那时候,她说覆巢之下无完卵。我就突然发觉,也许我不是那么想要谢氏倾覆,不是那么想要一走了之,不是那么想要摆脱谢氏。”

  谢云澜忽然也坐下了身,看着天边道,“我曾经也想过,若我不是谢氏的人该多好!但是祖母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的身上流的就是谢氏的血脉。守护谢氏米粮,是我的责任。”

  “所以你就从皇上对谢氏出手时,从他手里夺回了一半的盐仓,给他了一个黑虎掏心?”谢云继拍拍谢云澜肩膀,“这是你的本事!若是我,做不到!”

  “你不是做不到,而是从来没想有心去做!”谢云澜摇摇头。

  “也许!”谢云继不置可否。

  谢云澜不再说话。

  谢云继也不再说话。

  二人同时看向谢芳华。

  过了片刻,谢云继忽然讶异地道,“她在做什么?”

  “看起来要将风筝放飞!”谢云澜道。

  “臭丫头!我还没放够!好不容易放起来的风筝,她干嘛要放飞?”谢云继立即要站起身阻止。

  “据风梨所说,我府中还多的是风筝,她愿意做,必有她的道理。你去了也挡不住。”谢云澜伸手拦住谢云继。

  谢云继有些不甘心,但到底没强硬去阻止,重新坐了下来。

  不多时,谢芳华果然将风筝放飞了,顺着天空,随着风,飘得更高更远了。

  她站在山坡上望着天空看了片刻,然后转身走了回来。

  来到近前,谢云继自然不满地对她嘀咕,询问理由。

  谢芳华回首看了天空一眼,已经看不到风筝的踪影,她淡淡道,“云继哥哥,皇室和谢氏,就如一个是风筝,一个是放风筝的人。你说,目前,谁是风筝,谁是放风筝的人?”

  谢云继眨眨眼睛。

  “风筝想要飞向更高的地方,而放风筝的人手里一直攥着线。”谢芳华平静地道,“在皇室的眼里,谢氏是那根攥着线的人,是放风筝的人。阻碍了风筝想要飞得更远的路,也就是阻碍了皇室的路,皇室想要唯我独尊,没有谢氏这头猛虎的独尊。”

  “有些道理!”谢云继点点头。

  “可是在谢氏的眼里,皇室才是攥着线的人。谢氏这只风筝,可放可不放。偏偏,皇室选择的是放。那么,有放,就要有挣脱,受到外界的很多的阻力。比如风,比如别的放风筝的人的线的纠缠,比如手劲够不够大,能不能拉回。比如线坚韧不坚韧,会不会断。”谢芳华道。

  谢云继“哈”了一声,“说得对!”

  谢云继微微地笑了笑。

  谢芳华扔了手中的空线轴,拍拍手,“我们回去吧!”

  二人点点头,一同往回走去。

  两盏茶后,三人回到了谢云澜府邸门口。

  谢芳华停住脚步,对谢云澜问,“云澜哥哥,从平阳城出来时,秦铮送的那只猫呢!可在你这里?”

  谢云澜一怔,有些不确定地回头找风梨。

  风梨连忙道,“回芳华小姐,在呢!那只猫如今就在咱们府里。您要带回去吗?”

  谢芳华点点头,“秦铮问起了!”

  “那我回府去给您取来。您……现在就要离开?”风梨虽然对谢芳华询问,但眼睛瞅的却是谢云澜。

  谢云澜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云澜哥哥,老夫人虽然去了。谢氏米粮也许没有什么你认为值得去在意的人了,也许,没什么让你觉得有可为的事儿了。”顿了顿,她认真地看着他,话音一转,“但是,谢氏米粮外,还有我!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谢云澜眸光动了动,沉默片刻,点点头,“好!”

  “我和云继哥哥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不要再想了。七日出殡,我会去送老夫人一程。”谢芳华抿了抿唇,慢慢地道。

  谢云澜颔首。

  谢芳华转身上了马车。

  谢云澜对风梨摆摆手,风梨连忙去抱那只猫。

  “不止还有芳华妹妹,还有我!”谢云继捶了谢云澜肩膀一下,也上了马车。

  片刻,风梨将那只猫抱出来,放进了车里。

  那只猫看到谢芳华,立即委屈地靠近她,见她没驱赶,在她身上蹭了蹭,然后,慢慢地挨着她趴在了她身边。

  谢云继嗤笑一声,“果然是秦铮送的东西!”

  谢芳华笑了笑,对谢云澜道别,吩咐启辰回府。

  侍画、侍墨立即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府邸门口。

  谢云澜目送着马车远去,知道走得没了影,才慢慢地转身回府。

  风梨跟在他身后,悄声道,“公子,据说老夫人去的那日,皇上招芳华小姐进宫,似乎要给她退了和铮二公子的婚事儿,芳华小姐没同意,驳回了皇上。”

  谢云澜脚步一顿。

  “芳华小姐是喜欢铮二公子的吧!”风梨有些怏怏不快地道。

  谢云澜抬步,继续向府内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声音平静地对风梨道,“去谢氏米粮府邸里传话,就说七日出殡,芳华小姐会去送老夫人一程。让府内的人有个准备。”

  “是!”风梨转身去了。

  ------题外话------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月票清零!亲爱的们检查口袋,还有月票的一定不要留着啦。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五章风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