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情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灵雀台有十几丈高,天之锦摩擦台柱子出了沙沙轻响。,。须臾之间,谢芳华轻飘飘地落在了灵雀台后的地面上,然后立即顺着香味来源的方向追去。

  三月的御花园,春暖花开,各种花香扑鼻。

  幸好谢芳华在无名山八年里苦学医术和毒术,对于花粉、药粉练就极其敏锐的嗅觉。

  所以,她沿着御花园通幽的小径,七拐八拐,走了大约半盏茶时间,来到了后花园的西北角,这里有一排的假山,因距离冷宫近,荒草荒杂,无人打理。

  假山后,有人在说话。

  因四周极其安静,所以,假山后的声音虽然低微,但以着谢芳华的耳力也能听得清楚。

  谢芳华脚步一顿,细听之下,正是李如碧的声音。

  李如碧的声音颤抖,似乎带着一丝浓浓的惧怕,“你将唯一的一颗解药给我吃了,我若是走了,你会死的。这里根本就没有别人来救你。”

  她话落,没有听到别人的声音,谢芳华驻足静听。

  “秦铮,让我救你好不好药效只一个时辰,如今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若是再没有人救你,你真的会死的。”李如碧似乎一边说着,一边抬步上前,山石后有她走动出的声音。

  “我已经说过,你赶紧走你若是不走,我就杀了你。”秦铮声音极其沙哑,吐字极其艰难,似乎极力地压制着什么。

  “你宁可自己死也不要我”李如碧忽然有些恼怒,“我什么也不求哪怕救了你,这件事情从今以后再不提起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更不会让谢芳华知道。你和她还是一样有婚约,你还是可以娶她。我不会以此逼迫你娶我,难道你还不满意吗非要一心求死你要知道,皇后哪怕是让你死了今日也不会让你平安无事地踏出这个皇宫的”

  “那又如何我即便死了也不要你”秦铮似乎动了动剑销,声音有一种冰冷和杀意,“我将唯一的药给你,让你走,是念在法佛寺你哥哥救我一命之情。不想毁了你。若是你执迷不悟。那么,我只能杀了你了。”

  “就算不是我,我给你找个宫女来,可好”李如碧声音已经微带祈求。

  “除了谢芳华,我谁也不要你要找,就将她给我找来吧”秦铮道。

  “那你就杀了我吧”李如碧恨恨地道,“我找不来也不会走你不让我救你,那你就先杀了我。能与你死在一处,我也”

  她话音未落,一声长剑出销的声音,瞬间似乎刺破了山石,出一声嗜血的鸣吟。

  直直地刺向李如碧的心口。

  李如碧忽然闭上了眼睛,面色一片死灰。

  这时,谢芳华手中的天之锦忽然甩了出去,“叮”地一声,打开了秦铮的长剑。同时,她脚下踢了一颗石子,打中了李如碧的睡穴。

  李如碧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秦铮手中的长剑承受不住偌大的劲道,“桄榔”一声,脱手掉在了地上。

  秦铮怔了一下,看着打开他的剑又缩回去的天之锦,不确定地开口,“华儿”

  谢芳华绕过假山,走到前面,一眼便见到秦铮半靠着假山倚在山石上,李如碧昏倒在他三米之外。这一处假山甚是隐秘,一块巨大的山石下有一个洞,里面有锦绣被褥露出边角。不知道是有人早就安置在这里的,还是临时安置在这里以便让这两个人以求方便的。她脸色一沉,怒道,“谁是你的华儿”

  她话音刚落,秦铮忽然三两步便来到了她的面前,盯着她看了片刻,似乎在确认。半响后,似乎终于确定了,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他身上的热度灼人,让谢芳华的身子颤了颤。

  “我我中了锁情引”秦铮的手抱得极其紧,片刻后,克制地低声道。

  谢芳华面色一变,锁情引她知道,是目前天下间最烈的春毒。一旦中了锁情引,一个时辰不解的话,七窍流血而亡,全身骨头会崩裂,血液流尽而死。她心中恼怒,“你不是说这皇宫里没人敢对你下手吗你怎么中了这个东西”

  “我”秦铮要说什么,却似乎承受不住怀中的温香软玉,从谢芳华的肩上将埋着的头抬起,准确无误地吻住了她。

  唇的热度也是灼得烫人,似乎要将人燃烧。

  谢芳华心中恼怒得无以复加,堂堂富丽堂皇的皇宫,果然尽是藏污纳垢的肮脏手段,皇后母仪天下,端庄贤淑,人人称颂。可是如今这看不见的手段,可真是心狠手辣。

  这竟然是要杀了秦铮

  皇上是否也在暗中纵容认可推波助澜了一笔

  否则单凭一个皇后,她到不觉得能奈何得了秦铮,将他逼迫到了这个地步

  秦铮如何能从灵雀台到了这荒僻的距离冷宫最近的假山来

  皇宫是皇上皇后执掌江山的核心,布置下龙潭虎穴,纵然他有千般的能耐,也奈何不得

  谢芳华越想越恨,一把推开秦铮,怒道,“我早上就告诉你,让你小心一些,你呢骄傲自大,自以为是,认为无人敢对你下手。如今呢你告诉我这般下作的春毒,如何解”

  秦铮眼睛红,里面浓浓浴火,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烧着了。但是因为他武功高深,难得眼底还保有一丝清明,被谢芳华推开,他身子晃了晃,低声暗哑地道,“外公给的灵芝丸,在郾城时,舅舅没用完,剩了一颗,赵柯又还给我了,唯一的一颗,我给了那个女人。如今”他顿了顿,难以支撑地道,“锁情引除了千年雪莲、千年灵芝、千年人参外,再无药可解,如今再向哪里去寻这几样”

  “怎么是无药可解不是还有女人吗”谢芳华抬脚踹了他一脚。

  “你”秦铮身子又晃了晃,忽然又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她,“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你做梦”谢芳华又伸手用力地推开他,转头向外走,“你就当我没来,自生自灭吧你刚刚不是还说要一心求死吗”

  她刚走两步,秦铮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声音哑到极致,“你若是不来,我真的会死”

  “我若是不来,你死了很英雄是不是”谢芳华挣了两挣,也没挣开他,看着前方,恼怒地道。

  “我没的选择”秦铮摇头,“我自己出不去皇宫”

  “你不是本事吗你就没想过,你若是死了,你娘怎么办她还活不活了”谢芳华挥手给了他一巴掌,打在了他脑袋上,然后脚下使劲地跺了一脚,气恨地道,“你又不是女人学什么女人立什么贞节牌坊要个女人比死还难”

  秦铮头上脚下虽然都狠狠挨了两下,但也没能使他放开抱着谢芳华的手,他眼中的清明渐渐被欲火笼罩,他闭上眼睛,身子因为强力的抵抗而轻颤,“谢芳华,要个女人是不难,但是我只想要你。若是因为要了个女人,便脏污了我,与你再无缘一生,我多么失败,连一样想要的都抓不住,那么,不如死了的好。”

  谢芳华身子一震,一时无言。

  “我说过,我只要你。这一辈子,只要你。哪怕是死,也只要你。不是开玩笑的。”秦铮吐出一句话,欲火已经将他湮灭,他的唇在谢芳华脖颈处游弋,手已经去解她的衣衫,声音轻喃唔哝,“我受不住了,怎么办”

  谢芳华回转身,看着秦铮,他的眸子已经被覆盖,看不见寻常的青黑,脸色异常潮红,连丝抚在她的脸上都是烫的。若是再没有解药,他真会丢了命。

  在她回转身的这一刻,秦铮的吻顿时落在了她的唇上,手熟练地滑入了她的衣衫。

  谢芳华被烫的轻哼了一声,只这一声,似乎激了他,顿时他的吻疯狂起来。

  谢芳华身子抖了一下,忽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向这边传来,她面色一变,立即捶了秦铮一下,趁着他唇瓣离开她的时候,低声道,“有人来了”

  秦铮似乎听不见了,只想将她抱在怀里,做他想做的事情。

  谢芳华听着像是皇宫的声音,她脸色一沉,眸光扫过自己和秦铮,如今衣衫凌乱,地上还躺着李如碧。如何能在这里传出去那便是个没脸。以后她和李如碧都不用做人了。皇后即便没让秦铮和李如碧如何,但是她和秦铮这般光天化日之下白日宣淫,若是被很多人看到,她忠勇侯府小姐不但没脸,整个忠勇侯府也没脸,整个谢氏也没脸。皇后的目的也是达到了八成。

  想到此,她厉喝了一声,“秦铮”

  秦铮动作一顿。

  “你忍耐些我们必须离开此地皇后带着人来了很多人若是被人看到,那么,即便你娶了我,我以后也被天下人耻笑说忠勇侯府的女儿没闺仪,白日宣淫”谢芳华在他耳边严厉地道,“皇后的目的也是达成了”

  秦铮满是的眸光破裂出一道缝隙,神智里勉强拿回了一丝清明,强忍着点了点头。

  谢芳华知道他用强大的自制力支撑着,心下稍许安慰,这等关头,他还能听进去话,实属不易。他立即整理好自己的衣带,快地给他的衣服拢好。立即揽住他离开。

  他带着秦铮刚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李如碧,犹豫了一下,还是抽出了天之锦,将地上躺着的李如碧瞬间的卷到了她身边,然后带着二人,一起跳出了假山。

  这一处连续一排假山后,就是冷宫。

  如今唯一的去处,就是冷宫了。

  谢芳华带着二人快地向冷宫躲去。

  冷宫附近因为常年无人打理,四处都是荒草嘈杂,有的地方的杂草有一人多高。

  她刚走出不远,听到迎面也有人走来,听声音,像是皇帝。她面色一寒。

  前面是皇帝,背面是皇后。前后夹击,这是无路可走了

  谢芳华眉峰拧成了一根线,她不是已经让侍画、侍墨去搬柳妃和沈妃的救兵了吗可是如今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那二人没出手相救还是没拦住

  她正想着,只听前方传来一个娇媚的女子的声音,“皇上,宜贵嫔已经被贬来冷宫一年了。您怎么今天想起了而且如今已经午时了,您连晚饭都不吃了匆匆来这里让臣妾好伤心啊”

  “就是,皇上臣妾姐妹二人这么多年尽心侍候皇上,本来以为在皇上心中能有一席之地。如今看来还不如宜贵嫔这个只进宫一年就被贬入冷宫的人”又一个女子委屈的声音传来,带着哭腔,“臣妾不活了”

  “柳妃、沈妃你们二人这是做什么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话你们两个午时不用午膳,不是也出现在了这里你们又是在做什么”皇帝的声音传来。

  “皇上您忘了这里靠近林太妃的宫殿啊臣妾二人是要准备去陪太妃一起午膳。这些日子,太妃担忧八皇子,茶饭不思。可是臣妾二人刚走到这里,就看到您匆匆来了这里。”早先说话的那个娇媚女子是柳妃,此时回道。

  “是啊皇上,宜贵嫔去年犯了罪,已经在冷宫住了一年她何德何能让您亲自来冷宫看她”沈妃似乎捂着娟帕在哭,“臣妾知道自己已经人老珠黄了,不得皇上新鲜了。但是你若是找一个新进宫的美人,臣妾二人也就不说什么了您大中午的,不用午膳,甘愿龙体有损,也要来这冷宫,宜贵嫔到底有什么好让您如此惦记”

  “朕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要问宜贵嫔”皇帝有些下不来台,“朕问了她就走”话落,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你们二人既然是要陪太妃午膳,赶紧去吧免得让太妃等着”

  柳妃和沈妃刚要再拦住,皇帝脸色一板,“你二人难道还想管制着朕去哪里不成朕去哪里,还非要像你们交代”

  二人身子一震,齐齐后退了一步。

  “来人,送她们去林太妃那里午膳”皇帝一挥手,下了命令。

  吴权此时上前,连忙挤眉弄眼,“两位娘娘,皇上心里自然是有您二人一席之地的。否则也不会跟您二人缠了半路了。皇上是真的要问宜贵嫔些事情,问完了就回去。您二人赶紧去陪太妃午膳吧”

  柳妃和沈妃对看一眼,有些不甘心地齐声道,“臣妾告退”

  皇帝摆摆手,大踏步继续向前走来。

  谢芳华知道柳妃和沈妃的确是尽心了,但是后宫妃子毕竟能力有限。皇帝一心想要如何,也的确不是她们能拦得住的。她目测了一下方位,现在唯一的路,只能去最近的林太妃处了。

  当即拿定主意,从左侧顺着荒草略向林太妃的宫殿,同时避开了皇帝和皇后。

  幸好谢芳华武功高,即便带着两个人,杂草也只是些许抖动。

  她这边刚刚离开,下一刻,皇帝已经来到了近前,他四下看了一眼,忽然对身边的吴权问,“前面什么人在说话”

  吴权伸长脖子瞅了一眼,“回皇上,那一排假山后好像有人。”话落,他对身后摆摆手,“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吵吵”

  一个小太监立即应声,连忙跑向那一排假山。

  不多时,那小太监回来禀告,“回皇上,是皇后娘娘”

  皇帝“哦”了一声,“她怎么在这里”

  “皇后娘娘似乎在找什么人”那小太监道。

  “走,过去看看”皇帝大踏步向那一排假山走去。

  吴权跟在皇帝身后,目光看向前方,现出些许担忧。

  不多时,皇帝来到这一排假山处,只见皇后身前身后围着一群人,而皇后正在怒。

  见皇帝来到,皇后对皇帝见礼,一行人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皇帝看了一眼四处,除了皇后和她身边的一众宫女太监,没见到什么别人,他眸光一沉,威严地道,“皇后,你怎么在这里生了什么事儿”

  皇后脸色青,回话道,“臣妾听小太监禀告,说有人在这里白日宣淫,行龌龊苟且之事。臣妾管理后宫,如何能忍受这种肮脏之事污浊后宫,所以前来查看。这一看之下,果然里面有被褥等物。这实在是大胆”

  “哦可有人”皇帝面色也有些怒了。

  皇后摇摇头,气怒道,“没见到人”

  皇帝眸底深处闪过一丝失望,威严地询问,“那个小太监呢他既然禀告,可是看到什么人在此胡为了”

  皇后身后的一个小太监立即跪在了地上,“回皇上,奴才看到那两个人隐约是”他身子颤抖,“奴才没看准不敢乱说”

  “说朕恕你无罪”皇帝看着他。

  那小太监闻言立即道,“奴才看到的那两个人隐约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和右相府的李如碧李小姐。”

  “什么”皇帝忽然拔高了声音。

  皇后开口道,“臣妾就因为听到这个消息,才急匆匆地赶来了这里。这可不是小事儿。”

  “你可看准了”皇帝沉声对着小太监问。

  小太监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奴婢看的像是,但是奴才也不敢说一定就是当时距离得还是有些远”

  “荒谬秦铮今日是来皇宫了难道没出宫”皇帝喝道。

  “皇上,臣妾刚刚来的路上,派人去宫门问了,说铮二公子没出宫。不但铮二公子没出宫,右相府的李如碧李小姐也没出宫。”皇后有些恼怒,“臣妾这才不疑有他,过来查看。”

  “右相府的李如碧李小姐怎么也进了宫”皇帝皱眉。

  “是臣妾招她进宫来的臣妾想给钰儿缝制衣服,听说右相府的李小姐善于描花样,便召进宫来让她帮我描两副花样子。”皇后道,“如今李小姐从我宫里出来快大半个时辰了。宫门的士兵说没出宫。这岂不是有事儿”

  皇帝听罢后点点头,挥手,“来人立即搜索整个皇宫给朕去找这两个人”

  “是”立即有人领了命令,下去搜查了。

  皇宫的禁卫军一旦得到命令,整个皇宫都被笼罩在禁卫军搜查中。

  谢芳华刚靠近林太妃的宫殿,便听到四周传来搜查的声音,眼睛眯了眯,想着皇帝的动作可真快。她抿了抿唇,见秦铮已经濒临崩溃,她伸手点开了李如碧的穴道。

  李如碧悠悠醒转,睁开眼睛,当看到谢芳华,她顿时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谢芳华不跟她废话,看着她的眼睛,冷静地道,“李小姐,如今皇上下命令,全皇宫搜索你和秦铮。据我猜测,若是找到你们在一起,那么,你们没做什么也是做什么了。假山底下的那些被褥就是证据。”

  李如碧面色白,她不止是看到了谢芳华,还看到了紧紧地抱着谢芳华的秦铮。

  “喜欢一个人,你不想他死的是不是秦铮本来自己能服药自救,但是念在你哥哥的份上,将解药给了你,救了你。否则,他服了药只要离开了皇宫,那么你没有解药,丑态毕露。你为了维护右相府的清贵门楣,只能一死了。”谢芳华一字一句地道。

  李如碧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谢芳华看着她,“如今这里是林太妃的寝宫,我将你带到这里,你知道该怎么做了。”话落,她带着秦铮转身,清冷地道,“秦铮我就带走了若是不想毁了你自己,毁了右相府一世清明。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对你自己好。”

  话落,谢芳华带着秦铮离开。

  她刚走几步,李如碧忽然在她身后问,“你爱他吗”

  谢芳华脚步一顿,向前方看了一眼,宫阙楼台,重重叠叠,辉煌庄严中有一种压迫和窒息之感,她沉静地道,“人的心里,不止有爱才能活”话落,她一个纵身,带着秦铮翻过了林太妃宫殿的高墙,消失了身影。

  ------题外话------

  昨天炸出了一大批潜水的亲们么哈,今天刺激不刺激亲爱的们,月票,月票群么么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七章情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