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彻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会武功?

  &&她竟然会武功?

  &&李如碧亲眼看着谢芳华带着秦铮顷刻间便跃过了高达数丈的宫墙,心底一震,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她实在是难以相信带走秦铮的这个人是谢芳华,但事实不得不让她相信这个人就是谢芳华。是秦铮心心念念极其在意为了她哪怕是死都不要其她女人的谢芳华。

  &&她的武功应该是极其高超,就如他的哥哥一般,数丈高强轻松跨越。

  &&她忽然捂住眼睛,泪流满面。

  &&她本来一直觉得,谢芳华有什么好?她无非是有一个忠勇侯府小姐的身份,无非是长得美貌,无非是有着几百上千年的谢氏底蕴,才有着尊比公主的身份。

  &&直到在那一排假山,面对秦铮哪怕是杀了她,自己死,也不让自己救他时。她依然觉得,她没有任何地方不如谢芳华的,除了身份。

  &&可是如今,亲眼看着她轻而易举地带着秦铮离开,武功之高,神态之镇定,容色之冷清。清晰明了地对她点明利弊,让她无言以对,连羞愧都觉得无力时。她才真正地明白,她不如谢芳华。

  &&至少,脱离了右相府小姐这一重的身份,她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脱离了忠勇侯府小姐的身份,谢芳华照样能自己带走秦铮。

  &&“李小姐,皇宫禁卫马上就会搜查到这里来!您还是赶快进林太妃的宫殿吧!”侍画、侍墨从林太妃的宫殿内出来,看到李如碧,对看一眼,其中一人立即道。

  &&李如碧立即放下手,抬眼看向二人。

  &&“林太妃那里我们已经提前一步给您打过招呼了,您只需要说从皇后宫里出来,前来拜见了林太妃就成。”侍画、侍墨齐齐出手,不给李如碧任何犹豫的机会,将她轻轻一举,扔进了林太妃的宫殿内。

  &&二人在将李如碧扔进去之后,立即齐齐地离开了原地。

  &&李如碧刚落入墙里,墙外便有禁卫军来到。

  &&李如碧听到大批的人来到,闭了闭眼睛,当即镇定下来,掏出娟帕抹了抹脸,咬着牙立即跑向林太妃的寝殿。

  &&一个老嬷嬷从林太妃的寝殿出来,见到李如碧,一把将她拽住,“李小姐,快跟我来!”

  &&李如碧点点头,跟着这个老嬷嬷进了一间寝殿。

  &&二人刚进入后,禁卫军涌入了林太妃的寝宫。

  &&这里毕竟是林太妃的寝宫,所以,禁卫军即便是奉了皇命搜查,但因为皇上一直敬重林太妃。禁卫军还是多了一份孝心谨慎,脚步也放轻了。进来之后,并没有立即搜查,而是大声道,“属下等人奉皇上之命,查找铮二公子和右相府的李小姐!敢问太妃可曾见了?”

  &&有人前去寝殿内禀告。

  &&不多时,林太妃由一个老嬷嬷扶着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禁卫军,忽然讶异地道,“你们是奉了皇上之命?要找铮二公子和右相府的李小姐?出了什么事儿了?”

  &&那人摇摇头,“属下也不知,只是奉了皇上命令,要找到这二人!”

  &&林太妃点点头,平和地道,“铮二公子我没见到,右相府的李小姐在我这里。”

  &&那人一怔。

  &&“今儿早上,哀家听说皇后召了右相府的李小姐进宫要给四皇子描花样缝制衣服。我想起八皇子也该缝制春裳了,便派人去喊了李小姐来。如今李小姐在给我描花样。”林太妃看着那人询问,“皇上如今在哪里?”

  &&“皇上在御花园西北角!”那人回话。

  &&“御花园西北角?那是冷宫的地方啊!”林太妃纳闷,“他怎么去了那里?”

  &&那人摇摇头。

  &&“席嬷嬷,去将李小姐请出来!”林太妃吩咐身边的老嬷嬷。

  &&那老嬷嬷应了一声,向里面去了。

  &&不多时,李如碧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端庄闲雅,娉娉婷婷,行走间闺仪出众。哪里还见半丝苍白泪痕慌乱无措?明明就是一个得体的大家闺秀。她出来后,同样纳闷地问,“太妃,听说皇上派人找我?为何?”

  &&“我也想知道为何!”林太妃对她摆摆手,“走,皇上据说就在不远处,既然找你,你便赶紧去拜见吧!我也跟着你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李如碧点点头。

  &&林太妃被老嬷嬷扶着下了台阶。

  &&那人看着李如碧,有些讶异,还是不确定地问林太妃,“太妃,铮二公子当真不在?”

  &&林太妃顿时有些恼怒,“哀家一把年纪,还说谎话匡你不成?你若是不信,你就搜查!”

  &&那人立即后退了一步,他自然是不好搜查林太妃寝宫的,但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秦铮不在,只回头对身后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即意会,快步离开了林太妃宫殿。他则连忙道,“太妃请止步,皇上若是知道属下大响午的打扰太妃,一定不饶了属下。您就不必劳动了!属下派人去请示皇上。距离这里不远,皇上也许会来见太妃您!”

  &&林太妃闻言止住了脚步,冷哼一声,“你这是不相信哀家这里没有铮二公子人了?”话落,她一甩袖子,恼怒道,“那好!哀家就在这里等着你禀告皇上。”

  &&那人连忙后退了一步,垂下头,不敢再言声。

  &&林太妃看向门口,一脸怒气,“哀家的宫殿就这么大!你现在就去给我搜!不用等皇上来了!”

  &&那人摇摇头。

  &&“哀家命令你!搜!”林太妃撸掉手上的金镯子,对着那个人打了过去。

  &&那人自然不敢躲,头上挨了一下,对身后一摆手,“尊林太妃命令,搜!”

  &&身后的禁卫军立即冲进了寝宫四处进行搜查。

  &&林太妃挺直脊背站着,李如碧挨着林太妃不远,脊背也不由得挺直了些。

  &&这时,柳妃和沈妃来到林太妃寝宫,见此情况骇了一跳。柳妃立即惊呼,“哎呦,这里怎么了?”

  &&沈妃也惊呼了一声,看向正堂门口站立的林太妃,连忙走上前,“太妃,这……这是怎么了?”

  &&“哀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些人说是奉了皇上之命要找铮二公子和李小姐!”林太妃恼怒地道,“哀家说这里只有李小姐,是被我请来描花样给倾儿做春裳的,可是他们偏偏不信。那么哀家就让他们搜!若是搜出个铮二公子来,哀家的脑袋就赔给他们!”

  &&“太妃严重了!”那人冷汗顿时流了下来,“属下等人也是奉了皇上之命,事急从权!”

  &&“好一个事急从权!”林太妃冷笑一声,“哀家在这宫里活了几十年!看惯了多少事儿!从来还没有我在我这里出过什么事急从权的事儿!今日哀家也见识了!”

  &&那人闻言垂下头,不再言语。

  &&“太妃别气!”柳妃缓步来到林太妃身边,埋怨道,“今日皇上不知道是怎么了!大响午的不好好待在宫里用膳,偏偏跑去了冷宫,说是要见一年前已经被贬入冷宫的宜贵嫔。如今这怎么又找起铮二公子和李小姐了?”

  &&“李小姐如今不是在这里吗?”沈妃也是纳闷,“皇上找她们做什么?好奇怪!”

  &&二人话落,一起看向李如碧。

  &&李如碧摇摇头,低声道,“我从皇后娘娘寝宫出来后,就被太妃跟前的席嬷嬷请来了太妃的宫里。一直描花样到现在。突然这些人来了说要找我和……铮二公子。我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上呢?”柳妃问。

  &&那人没答话。

  &&“问你话呢?哑巴了吗?”沈妃对着那人大怒,扬手将手中的镯子也甩了出去。

  &&宫里的娘娘们,寻常时候,打人是常事儿。虽然一个个看着弱不禁风,但是这摔东西打人的本事,那可是千百次地练出来的。一打一个准。所以,这个人也被沈妃的镯子砸中了。

  &&沈妃的手劲自然是比林太妃的手劲大的!

  &&那人额头顿时起了一个大包,霎时血阴阴的。他暗叫了一声倒霉,今日轮到他值班,这差事儿落在了他的头上。后宫的娘娘们最好都是碰到了就绕远走,一个也别得罪。尤其还是宫中的老太妃。他被打了也只能受着,敢怒不敢言,只能赶紧回话,“皇上如今在冷宫附近的假山处。”话落,不想再被打,又补充了一句,“皇后娘娘也在!”

  &&林太妃闻言讶异,“皇后姐姐竟然也在?”

  &&柳妃和沈妃对看一眼,也同时佯装讶异,“看来这可是真出了大事儿了!皇后姐姐不在凤鸾宫里养腿伤,怎么也给劳动到了冷宫?”

  &&“是啊!皇后姐姐的腿上刚勉强好一些,可是还没好利索的。前两日听说临汾桥出事儿,又因为担心四皇子病了一场。如今劳动她,这一定是大事儿了。”沈妃看向李如碧,“李小姐,你到底做了什么?”

  &&李如碧摇摇头,压下心慌,镇定地道,“我也正奇怪,我没有做什么啊!”

  &&“算了妹妹!你看李小姐这样迷惑,看来也是不懂。”柳妃看了李如碧一眼。

  &&沈妃住了口。

  &&“都别说了!吵吵的我头疼!”林太妃揉揉额头,“等这些人搜查完了。看看皇上来不来,不来我也要去问问。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闹得鸡犬不宁的。”

  &&二人一起点点头。

  &&又过了一盏茶,所有禁卫军都回到了原地,对那领头人摇摇头禀告,“没有见到铮二公子身影!”

  &&那领头人后背浸湿了一层冷汗,连忙告罪,“打扰太妃了!”

  &&林太妃冷冷地哼了一声。

  &&这时,外面有人高喊,“皇上驾到!”林太妃、柳妃、沈妃三人站着没动。其余人顿时齐齐地跪在了地上。

  &&片刻,皇帝当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由婢女搀扶着的皇后。二人身后,一群近身侍候之人,浩浩汤汤。

  &&皇帝进来之后,一眼便看到了林太妃身边的李如碧,眸光紧紧地盯了她一眼。

  &&李如碧本来就已经跪在了地上,低垂着头,但还是感觉到了来自皇上的目光,极其具有压迫感。她咬了咬牙,袖中的手紧紧地攥着了一起。

  &&皇后自然也看到了李如碧,脚步一顿,眼底一沉,直直地盯着她。

  &&李如碧感受身上有千斤重,她本来心底升起了丝怯意,但忽然想到秦铮不要她,哪怕死。她的心瞬间如沉到了深渊。

  &&右相府清贵门楣不允许出现一个伤风败俗丑态毕出的女儿!

  &&秦铮若是不用那唯一的一颗药救她,她实在难以想象中了情毒的她会成什么样子!

  &&满皇宫的人也许都会看到!

  &&皇后今日召她进宫,她也没想到茶水里有问题。她虽然喜欢秦铮,爱慕秦铮,情已深种。但是没想到要用这种方法!

  &&这种方法,哪怕就算秦铮要了她,以后娶了她,她也会被人耻笑,竟然在皇宫白日宣淫。

  &&右相府的女儿也是有傲骨的!

  &&这样一想,她的身子忽然不颤抖了,脊背忽然挺得笔直。

  &&做出这种手段被陷害的人不是她,她凭什么要怕?

  &&皇帝缓步走过来,先给林太妃请了安,然后看着李如碧,“李小姐竟然在这里?”

  &&“民女李如碧见过皇上!皇上万岁!”李如碧跪在地上见礼。

  &&皇上点点头,“朕听说你和秦铮在一起?可有此事?”

  &&这话问得直接,且先给李如碧扣上了一个事实。

  &&李如碧摇头,“回皇上,民女从皇后娘娘的宫里出来,便被席嬷嬷给召来太妃宫里了。自始至终,未曾见过铮二公子!”

  &&“嗯?”皇帝扬眉,回头看了皇后一眼,“那为何有人说看到你和秦铮在一起?”

  &&“一定是那个人看错了!”李如碧肯定地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又仰头看向林太妃,“席嬷嬷和太妃给民女作证!”

  &&林太妃此时开了口,“皇上,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禁卫军可是连我的寝宫都搜了。要找铮二公子。我这里只来了个李小姐,我今早听闻皇后召了右相府的李小姐进宫要给四皇子描花样缝制衣服。我想起八皇子也该缝制春裳了,便派人去喊了李小姐来给我描两个花样,我正准备留李小姐午膳。禁卫军就冲了进来。”

  &&皇帝闻言看向皇后,“朕也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儿!朕是准备去冷宫,恰巧碰到皇后在查人。便问了一番。惊扰太妃了!让皇后给您解释吧!”

  &&皇后在看到李如碧的一瞬间,心里打了好几个转。猜测李如碧明明中了锁情引,可是却为何如今像是没事儿人一般?难道她的锁情引解了?可是锁情引除了男女床笫之欢,根本就无解。难道是她和秦铮已经……可是时间也是不够……短短时间,按照她的推测,如今他们应该是在那一排假山后正行事才是……

  &&如今只有她在,而且还好模好样的,不见秦铮,她一时拿不准。

  &&“皇后姐姐!你倒是快说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柳妃看着皇后,“你的伤还没好,便大响午地劳动出了凤鸾宫!连太妃都给惊住了!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禁卫军竟然搜查太妃的宫里呢!”

  &&“可不是吗?禁卫军可是连犄角旮旯都没放过地在找铮二公子!”沈妃接过话,“李小姐和铮二公子这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如今怎么一起大肆被搜查。这可让我好奇死了。”

  &&皇后回过神,咳嗽了一声,板起脸道,“我是收到人禀告,说有人看到铮二公子和李小姐去了冷宫的假山后……”

  &&她将事情简略地对林太妃等人说了一遍。

  &&李如碧听罢后,顿时惨白了脸,骇然地道,“皇后娘娘,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我和铮二公子虽然自小认识,可是并无什么来往。如今民女清清白白。可不曾与铮二公子在一起。到底是谁在胡乱说话?污蔑民女清白?民女从您的寝宫出来后就来了太妃娘娘的宫里。一直待到现在。”

  &&“是啊!李小姐从来了我寝宫里,一直待到现在!竟然会有这样荒谬的事情,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林太妃也训斥,“皇后,你执掌后宫,这种事情还是要有根据才行。不能仅仅听到一个奴才之言,便大动干戈地彻查。连我的宫里也不放过,传扬出去,岂不是笑话了?”

  &&“哎,臣妾也是突然惊闻这样的事情,一时被惊住了。”皇后检讨自己,同时说出原因,“您也知道,铮二公子是什么身份?右相府的李小姐是个什么身份?这种传言臣妾闻到了风声,若是不立即查的话,若是传扬开来,也许比如今大动干戈更严重。毕竟铮二公子和忠勇侯府的小姐已经有了婚约。”

  &&林太妃闻言消了些气,点点头,给皇后一个台阶下,“你说得到是也有些道理!那如今李小姐在我这里。铮二公子呢?在哪里?”

  &&“这个臭小子!每次进宫一趟,都将皇宫弄得乌烟瘴气!”皇帝对身后发话,“继续去找!看看他没出宫滚哪里去了?”

  &&“是!”有人闻言立即去找了。

  &&早先来到林太妃寝宫搜查的一批人也趁机退了出去。

  &&“惊扰太妃,臣妾实在是过意不去!是臣妾没处理好!还望太妃见谅!”皇后给林太妃赔不是,同时也上前,伸手亲自去搀地上的李如碧,“李小姐,让你受惊了!本宫若是不查明此事,对你更是不妥当。女儿家的清白实在太重要。”

  &&李如碧就着皇后的搀扶站起身,连忙点头,“皇后娘娘说得是!一定要查个明白。还民女个清白!若是这等风声从宫里传出去,我爹非打死我不成。您和皇上一定要为民女做主。”

  &&皇后颔首,“李小姐放心,皇上在这里,一定会查个明白。如今还是先找到铮二公子。”

  &&李如碧退开一步,不再说话。

  &&“到底是哪个奴才看到的这种事情?”柳妃看向皇后。

  &&“小城子!”皇后回头向身后指了指。

  &&“原来是你的宫里的人!”柳妃看了一眼那个小城子,然后对着皇后道,“我说姐姐,不是我说,自从四皇子走后,你整个人因为思念四皇子害了一场大病后身体一直未曾得了好,一直在宫中休养,凤鸾宫外有我和沈姐姐我们一同打理。但是凤鸾宫内,我们自然就管不着了。你的宫内未免就疏忽了管教。这皇宫内哪天没有点儿小事儿?若都是这般捕风捉影的话,我们一日日都不用得安宁了!”

  &&“柳妃妹妹说得有道理!”沈妃应和道,“小太监都不敢确定的事儿,姐姐怎么如此大张旗鼓?这事儿就算是事实,也该秘密查个清楚才是。如今就算没什么,若是传扬开,传到了宫外去,坊间指不定会说什么呢!”

  &&“因铮二公子和李小姐身份摆在这里,我难免紧张了些。也是欠妥!我已经跟太妃告罪了。两位妹妹也见谅。”皇后不得不矮下气势,毕竟此事她的确让这两个女人拿住了话柄。

  &&“行了!此时皇后虽然处理欠妥当,也是情有可原!”皇帝摆摆手,止住众人的话,“等找到秦铮再说!”

  &&柳妃和沈妃闻言只能住了嘴。

  &&皇帝话落,有一个禁卫冲进了林太妃寝宫,大声禀告,“皇上!找到铮二公子了!”

  &&皇帝转过头,立即问,“他在哪里?”

  &&李如碧本以为谢芳华带着秦铮回宫了,闻言立即竖起了耳朵,心下不由紧张起来。

  &&“铮二公子和忠勇侯府的小姐在灵雀台后面的水榭内!”那人立即道。

  &&皇帝“哦?”了一声,眉头竖起,“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她何时进宫了?”

  &&皇后也看着那人,同样心惊,亦是不晓得谢芳华何时进宫了。上前一步,对那人问,“你确定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和铮二公子在一起?没看错?”

  &&“回皇上,皇后娘娘,属下肯定没有看错!的确是铮二公子和忠勇侯府的小姐。”那人摇摇头,继续道,“属下特意查了一下,据守宫门的人说,芳华小姐是半个时辰前进宫的,说是两日前进宫见皇后娘娘身体不好,今日特意进宫来给皇后娘娘送一只猫解闷。”

  &&------题外话------

  &&有月票没?有月票没?么么哒!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八章彻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