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给我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后听罢,脸色变了变。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谢芳华竟然进了宫。

  &&难道小太监看到的人影是谢芳华和秦铮?她没有破坏到二人,反而因为锁情引成全了二人?

  &&她回头看向那个小太监。

  &&那个小太监也是蒙了,他虽然对皇上说不确定看到的人影是不是秦铮和李如碧,但是他确实是看到了秦铮和李如碧在假山后,才会去禀告的皇后。皇后才大张旗鼓地来抓脏。可是如今假山后没人。李如碧却在林太妃处,说是根本就没有见到铮二公子。而铮二公子竟然和忠勇侯府的小姐在灵雀台后的水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见皇后看来,也只能惨白着脸无知地摇头。

  &&皇后的心里梗了梗,看向皇帝。

  &&皇帝脸色也有些沉,眸底更是昏暗,他端坐帝王高位多年,知道这里面定然出了偏差。本来不该出现在皇宫的谢芳华却出现在了皇宫,本来应该与秦铮在一起的李如碧却没与秦铮在一起。看来今日之事砸了。他看了皇后一眼,脸色不好地道,“走,去灵雀台的水榭看看!”

  &&话落,皇帝抬步向林太妃宫外走去。

  &&皇后也跟着抬步。

  &&“太妃,我们也瞧瞧去吧!今日儿这事儿可真是稀奇了!”柳妃挽住林太妃。

  &&“是啊,今日这事儿有意思!太妃,咱们也去瞧瞧吧!午膳稍后再吃也不迟。”沈妃挽住林太妃另一只胳膊。

  &&林太妃点点头,偏头看向李如碧,“这事儿也关乎李小姐的闺誉,李小姐也跟着去吧!”

  &&李如碧也点了点头。

  &&一行人出了林太妃的寝宫,浩浩汤汤向灵雀台后的水榭而去。

  &&两盏茶后,一行人来到了灵雀台后的水榭,远远看到水榭里面坐了两个人影,那两个人影挨得很近,似乎在争执着什么。虽然距离得远,但还是不难认出那两个人正是秦铮和谢芳华。

  &&皇帝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沉着脸走近。

  &&皇后由宫女搀扶着,脸色也是极其难看。

  &&林太妃、沈妃、柳妃等人各有心思。

  &&李如碧远远地看着那两个人影,午时阳光明媚,三月春风,吹起水榭下的湖水,二人青丝和衣袂轻轻飞扬,因为挨得近,发丝似乎都纠缠在了一起,男子少年轻扬,清俊洒意,女子清丽明媚,嗔怒间难掩滟华。

  &&这就是谢芳华和秦铮。

  &&这就是他们在一起的模样。

  &&李如碧的手紧紧地攥住,明明已经该心死了,可是看到他们二人,她的心却揪扯的生疼,几乎痛到窒息。

  &&谢芳华说“人的心里不止有爱才能活。”,可是她这么多年,一直觉得,因为思慕那个人,她才能感觉自己的心是跳动的,因他而活。

  &&他已经成为了她心底的执念!实在难以想象,若是此生没他,她要如何活!

  &&“给我!”走得近了,便听到秦铮暗哑的声音,有那么一丝迫切。

  &&“不行!”谢芳华的声音也有些哑,随着秦铮开口,她后退了一小步。

  &&“给我!乖!”秦铮追近了一步。

  &&“我说了不行!”谢芳华又后退了一步,退到了柱子上。

  &&“你不给我,信不信我回去告诉爷爷!”秦铮似乎有些恼了,又追了一步。

  &&“秦铮,你脸红不脸红!这种事儿你也要告诉爷爷?”谢芳华身子靠在柱子上,退无可退,也有些闹了。

  &&“这种事儿怎么就不能告诉爷爷了?我不觉得脸红,毕竟我们都有婚约了!”

  &&“婚约是婚约,我只要没嫁给你一日,你就不能……”

  &&皇帝听着二人的对话,这么多人走近,二人似乎没发觉,依旧在争执,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忽然大喝,“你们在做什么?”

  &&因为他突然大喝,谢芳华似乎吓了一跳,猛地转过头来,当看到浩浩汤汤一群人,她脸色变了变。

  &&秦铮闻声则是慢慢地转过头,看了一群人一眼,并没有离开紧挨着将谢芳华逼到贴近柱子的身子,而是一手撑着谢芳华头顶的柱子,一手放在谢芳华的腰上,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看着当前恼怒的皇帝询问,“皇叔!这么多人这么大的阵仗来这里,这是要干什么?”

  &&“朕问你!青天白日之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皇帝严厉地看着二人。

  &&“我们?”秦铮忽然笑了一声,“皇叔看我们像是在做什么?”话落,他越过皇帝,看向他身后半步的皇后,“皇婶您看我们像是在做什么?”然后,他又越过皇后,看向林太妃等人,“太妃和两位娘娘看我们像是在做什么?”

  &&“这里是皇宫!秦铮,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儿样子!竟然要强迫忠勇侯府的小姐!传出去惹不惹人笑话!”皇帝沉下脸。

  &&秦铮闻言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被他几乎圈固在怀里的谢芳华,“我强迫你?”

  &&谢芳华脸色有些红,闻言忿了他一口,“你退开!”

  &&“你没听到吗?皇叔说我在强迫你!”秦铮弹了弹她额头,“让你给我你不给我!如今闹笑话了吧?”

  &&“你还说!”谢芳华瞪了他一眼。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朕?朕问你们在做什么?”皇帝看着二人无视他,顿时怒了。

  &&“皇叔,您难道真是年纪大了!屁大点儿事儿就值得您大动肝火?”秦铮慢慢地放开圈固着的谢芳华,瞅了皇帝身后半步的皇后一眼,不屑地撇撇嘴,“华儿,我看你白操心了,你看,皇婶明明好模好样的。哪里用得着你抱一只猫来给她解闷?你自己这副身子骨,风一吹就倒,大病刚初愈,还不好好在府中歇着,辛辛苦苦折腾到皇宫来操这份没用的心做什么?”

  &&秦铮突然让开,谢芳华被解放,红着脸从廊柱后出来给皇帝、皇后、太妃、沈妃、柳妃见礼。

  &&这时,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怀里抱着一只猫。

  &&皇帝的眸光审视地看了谢芳华一眼,没说话。

  &&皇后脸色也变幻了一番,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端庄具有母仪风范,缓缓开口,声音平和且纳闷,“芳华小姐!你怎么进宫了?你这是……”

  &&谢芳华红着脸无奈地一笑,“两日前见到您卧病在床,因担心四皇子愁思难解,我今日早上想起这只猫十分乖巧温顺且好玩,便抱进宫来给您解闷。”

  &&皇后“哦?”了一声,“你是何时进宫的?怎么未曾让人去凤鸾宫传个话?”

  &&谢芳华闻言回头瞪了秦铮一眼,语气有些气闷,责怪地道,“都是他,我刚进宫,便在这里碰到他了。他听说要把他送给我的猫送来给您,他非拦着我不让我去,让我将猫给他。争执了半个时辰了。”

  &&“原来你们刚刚是在为一直猫争执?”柳妃忽然开口道。

  &&谢芳华点点头。

  &&“原来铮二公子说让你给他,是……这只猫?”沈妃也插进话来。

  &&谢芳华再次点点头。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皇上,皇后姐姐,恐怕你们二人都想偏了!误会了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了。”柳妃捂着嘴笑了起来,“这二人明明是要争夺一只猫嘛!”

  &&“瞧瞧今日这事儿!要多有意思就多有意思!先是皇上要去冷宫找宜贵嫔,然后是恰巧碰到了皇后姐姐大肆彻查距离冷宫最近的那一排假山后的龌龊脏事儿,然后是牵扯了铮二公子和右相府的李小姐,查去了太妃的宫里,惊扰了太妃,如今这又匆匆地赶来了这里。原来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为了争夺一只猫在闹矛盾。”沈妃也捂着嘴笑了起来,“折腾了一响午,饭都没吃!原来真是无稽之谈,笑死了!”

  &&皇帝闻言脸色更难看了!

  &&皇后也有些下不来台!

  &&“哎,这还是两个孩子!”林太妃叹了口气,笑了笑,对皇后道,“皇后啊!这后宫的风气啊,是该整顿,但是也不能矫枉过正。以后啊,像是这等捕风捉影的事情,还是别做了。我这把老骨头可折腾不起。”

  &&皇后脸色微涨,“是,臣妾以后定小心谨慎!这件事情也是臣妾过于紧张了!”

  &&“皇后姐姐是因为四皇子吧?看来四皇子一日不回来,你这心啊,一日提着。整日里恍恍惚惚,你是我们姐妹们的支柱,可不能倒了。否则这后宫里人心惶惶,如何能终日?”柳妃明劝暗讽地道。

  &&“就是!皇后姐姐要保重身体!趁着四皇子还没回来,你可要好好养着!这等奴才们嚼舌头根子的事儿,您还是少搀和!今日响午,这个折腾!满皇宫都惊动了!明明没事儿,却瞎折腾出一番事儿来,传出去多可笑。”沈妃的话就直接了些。

  &&皇后脸色彻底地挂不住了,但此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百口莫辩。

  &&这里面的人,心里都跟明镜一般,事情断然不是如此简单!但是眼见为实,她们看到的事实就是如此简单。枉费大动干戈一番,落人口实。

  &&她如何还能争辩出个所以然来?

  &&如何会明着追问李如碧为何会在服用了锁情引竟然无事儿人一般地在林太妃宫里描花样?

  &&如何会明着追问秦铮明明也中了锁情引,竟然无事儿人一般地和谢芳华在这里争夺一只猫?

  &&她的疑问太多,但这些背后里的肮脏手段是断然不能拿到明面上来的,面对柳妃和沈妃抓住把柄嘲讽,她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毫无疑问,她今日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是啊,折腾了一响午,朕也倦了!既然没什么事儿,这就是最好的事儿!难道谁希望有事儿不成?”皇帝缓缓开口,声音威严,“今日之事,传朕命令!任何人不准传出去半个字!若是朕听到有人在外面传扬,查清楚是谁,乱棍打死!”

  &&宫女太监侍卫们闻言,齐齐地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

  &&在皇宫里生活的人都知道,这种不见血的手段多的是,明里一套,背里一套。保命的方法就是守口如瓶。哪怕皇上不下命令吩咐,他们也没人敢乱传。

  &&“回宫!”皇帝吩咐回宫。

  &&吴权刚要喊起驾回宫,秦铮忽然开口,“等等!皇叔,您就这样走了?侄儿这里可还是一头雾水呢!”

  &&皇帝脚步一顿,看了秦铮一眼,沉声道,“你还未及冠,上书房不上了,校场也不去了!整日里贪玩贪耍,到底想做什么?朕命令你,明日就去上书房上课。校场也要去!”

  &&秦铮扬眉,“我娘说了,我可以不去!”

  &&“你娘是慈母多败儿!”皇帝板下脸。

  &&“那您跟我娘说去!我娘若是同意!我去上上也无不可!”秦铮扬眉,“可是今日之事,我不能糊里糊涂地被这么多人惊吓了吧?皇叔,您总要表示表示。”

  &&“你会受到惊吓?胡扯!”皇帝挖了一眼秦铮。

  &&“我虽然没受到惊吓,但是我的未婚妻可受到惊吓了。她明明是好意进宫,如今这么大的阵仗。她以后还敢来皇宫?”秦铮冷哼一声,“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看着样子,是牵扯到了我们。不过我也不想追究了。左右不过是无聊之事儿而已。”话落,他话音一转,“但是,皇叔是否该补偿一下?”

  &&皇帝闻言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低垂着眉眼,整个人沉静温婉,他沉声开口,“忠勇侯府什么都不缺,她要什么补偿?”

  &&“忠勇侯府什么都不缺吗?”秦铮摇摇头,“老侯爷不是缺个孙女婿吗?不如皇叔就下圣旨,让我们提前完婚得了!”

  &&“这件事情不可能!”皇帝当即拒绝,“库里有一匹沉香锻,朕送给华丫头吧!”

  &&“沉香锻虽然稀奇,也不过是一匹布而已。”秦铮摇头,“若不然这样,从法佛寺失火,到临汾桥被炸毁,我觉得要背地里害华儿的人太多,皇叔不如将兵器库里的锁情剑送给她吧!”

  &&“锁情剑是利器!且是两把!”皇帝寒下了眸光,“她一个人如何用两把剑?”

  &&“正好我们一人一把!也算是您给我们圣旨赐婚的信物,自从圣旨赐婚,您可是连信物也没给。”秦铮看向皇帝,懒洋洋地道,“皇叔,两把剑而已,在兵器库都蒙了尘,您不会舍不得吧!”

  &&皇帝直直地看着秦铮。

  &&秦铮似笑非笑地看着皇帝,同时眸光扫了一眼皇后,意味颇深。

  &&所有人都感觉到流动在二人之间的气流,昏暗且低沉。

  &&“算了!也没多少惊吓!”谢芳华拽了拽秦铮的袖子,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悄声道,“我依你就是了。皇后娘娘好模好样的,这只猫我不送了!我们出宫吧!”

  &&秦铮点点头,“既然皇叔连两把剑都舍不得……”

  &&“吴权!你亲自去兵器库,将那两把剑取来,送给芳华小姐!”皇帝此时开口吩咐。

  &&皇后忽然睁大了眼睛,“皇上……”

  &&皇帝摆摆手,看了皇后一眼,“今日折腾了一响午,也是因你治理后宫不严之过!那个小太监打杀了吧!你自罚自己闭门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后宫之事全权交给柳妃和沈妃暂代!”话落,他转身离开。

  &&皇后脸色霎时一白,但此事已经是最轻的处罚,她跪在地上,“臣妾多谢皇上!”

  &&柳妃和沈妃顿时得意地露出了笑意。

  &&半个月里全权暂代,也就是说,不用事事禀告皇后了?她们半个月的时间完全可以将后宫换半重天!

  &&林太妃揉揉额头,“铮哥儿!芳华小姐!如今午时已过,你们是去本宫寝宫用膳还是……”

  &&“出宫!”秦铮道。

  &&“多谢太妃相请,但是今日我进宫时没同爷爷说明,免得他老人家急,改日我再进宫叨扰您。”谢芳华对林太妃道谢。今日若不是林太妃,事情也不会如此轻易。

  &&林太妃点点头,对身旁左右道,“走吧,柳妃、沈妃,你们不是要去我宫里用膳吗?这便跟我回宫吧!”顿了顿,对李如碧道,“李小姐,你受惊了!随我回宫吃过午膳描完花样子再回府吧!”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和秦铮一眼,见那二人都没有看她,她垂下头,“多谢太妃!”

  &&“皇后,你身体不好,也赶紧回宫休息吧!”林太妃嘱咐了皇后一句,转身离开。

  &&柳妃、沈妃、李如碧,以及宫女嬷嬷、太监们跟随林太妃身后,浩浩汤汤离开。

  &&皇后目送着这些人离开,半响后直起身,慢慢地转过头,看向秦铮和谢芳华。

  &&秦铮待一群人走后,一屁股坐在木椅上,将腿担在了桌案上,瞅着皇后,没形没样地笑道,“皇婶,锁情剑据说是你想给秦钰和他未来的四皇子妃留着做信物的?可是不好意思,今日我实在是受到了惊吓,作为补偿,我想皇婶也和皇叔一样,不会舍不得的,是不是?”

  &&这话虽然说得隐晦,但是这里没有别人,谢芳华明白,皇后自然也明白!

  &&皇后忽然笑了,一如既往端庄贤淑,“今日的确是让你受到了惊吓,这是皇婶的不是。自小看着你和钰儿一起长大,虽然这两把剑我一直想让皇上给钰儿留着。但皇婶还不会舍不得给你。给你也是一样。”

  &&“那我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秦铮扬唇,即便他不说心安理得这四个字,但是面上也显现着心安理得四个字。

  &&皇后看向谢芳华,见她沉静地站在那里,三月春风吹来,碧湖水榭倒影着她纤细娇柔的身影,如画一般清丽。她很难想象,她今日是如何进宫救了秦铮,但是也不得不感慨,这个女子可惜她是忠勇侯府的女儿!

  &&皇室与忠勇侯府不两立,哪怕她有着如此尊华,皇上连秦铮都不想他娶她,更何况他的儿子秦钰?

  &&谢芳华也看着皇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个母亲不为了儿子?皇后所做的也是为了儿子而已。秦铮懂,所以,他要了锁情剑作为补偿,这件事情就揭过去了。她也懂,所以,到也没必要对皇后厌恶。

  &&后宫里若是没有手段,又有哪个人能生存?

  &&更何况是皇后之位!

  &&“芳华小姐,这猫铮哥儿不想你给我,我也不太喜欢猫。你就带回去吧!以后多进宫来陪我叙叙话。”皇后对谢芳华笑得温和。

  &&谢芳华笑着点头,“我身子如今好了,以后免不得要多进宫打扰您的。”

  &&“那是最好!既然你们急着出宫,本宫也就不多留你们了!”皇后话落,笑着对身旁左右道,“回宫!”

  &&身旁左右立即有人上前搀扶她,一行人离开了水榭。

  &&不多时,水榭内只剩下了谢芳华和秦铮。

  &&谢芳华见无人了,收回视线,立即到了秦铮身边,低声道,“还坐着干什么?你倒是悠闲,赶紧出宫!”

  &&“等着拿上剑!”秦铮道。

  &&“两把破剑而已。还要什么?不要命了?”谢芳华低叱一声。

  &&秦铮一把拽住她的手,他手的热度依然烫得吓人。他清明的眸光也涌上了丝血红,“锁情剑可不是两把破剑。是太祖时候收留在国库的。据说拿到这把锁情剑的两个人,染了彼此有情人的血,能心意相通,千里传音。”

  &&“无稽之谈!”谢芳华不相信。

  &&“你还别不信!也许是真的!今日我被她害了这一番,能得你辛苦进宫救我,再讨了两把剑补偿,哪怕没有传言的那般神奇,只这个名字,我也觉得值了。”秦铮低声道,“若不是他们今日觉得害我害得狠,才不会这样轻易给出这两把剑堵我们的口呢!一定要拿上!”

  &&谢芳华冷哼一声,“我的血支撑不了你多少时候!再耽搁下去控制不住了怎么办?”

  &&秦铮“唔”了一声,低喃道,“那就吃了你!”

  &&谢芳华红着脸低忿,“你做梦!”

  &&秦铮叹了口气,“连做梦的机会你也不给我。”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刚要再骂他,听到有脚步声走来,她立即住了口看去,只见吴权带着人抱了一柄剑匣子走来。

  &&------题外话------

  &&积攒到月票的亲爱的们,来点儿动力,么么哒~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九章给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