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解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吴权走上前,将一个长长的匣子呈递到了谢芳华的面前。

  &&谢芳华看了吴权一眼,伸手接过长匣子,对秦铮道,“走吧!”

  &&“先打开看看!”秦铮伸手拿过长匣子,放在桌案上,丝毫不急着走,慢条斯理地打开了匣子。

  &&匣子打开的那一刻,两道灼眼的寒光从匣子里迸发出。

  &&吴权在内跟随他而来的好几个小太监齐齐受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眼睛也不由得眨了一下,才定神看去,里面躺着两柄装在剑销里的宝剑。虽然剑在销里,但已经迸发出清冽的寒芒。

  &&“这就是锁情剑吗?”秦铮看了一眼,懒洋洋地问。

  &&吴权颔首,“回铮二公子,这的确是锁情剑。您可以看剑销、剑柄和剑身,上面刻着字的,别的可以仿制,但是这字是决计仿制不来的。而且这两把宝剑是万年寒池下的玄铁打造,天下间也只有这一对,是决计差不了的。”

  &&秦铮伸手拔出宝剑,剑身极其轻薄,如冰雪,寒光点点。只看那薄薄的剑刃,便能看出它们锋利无比。他拿着剑转了一圈,果然见剑柄上刻着字,一柄上写着“锁”,一柄上写着“情”。他忽然一笑,点头,“嗯,还真是,皇叔没拿乱七八糟的糊弄我!”

  &&吴权闻言“哎呦”了一声,“铮二公子,皇上金口玉言,一言九鼎,既然答应给您,如何会拿假的糊弄您?”

  &&秦铮哼了一声,“皇叔已经不是昔日的皇叔,拿假的糊弄我有什么稀奇!”

  &&吴权一噎。

  &&“行了,你走吧!”秦铮挥手赶他。

  &&吴权点点头,带着几个小太监回去复旨了。

  &&“这把锁字剑是我的,这把情字剑是你的了。”秦铮将剑放入销内,“啪”地合上匣子,站起身,“走吧!”

  &&谢芳华虽然本来对锁情剑没什么兴趣,但如今见到,发现的确是世间难得的两把好剑。皇上和皇后今日能拿出来,正如秦铮所说,实属不易。若不是今日他们在皇宫如此害秦铮,想必断然不会给他。她点点头,拿起匣子,向外走去。

  &&刚走了两步,秦铮忽然踉跄了一下,扶住了柱子。

  &&谢芳华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气得骂了一句,“活该!”

  &&秦铮无奈地对她一笑,“发作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谢芳华抽出腰间的匕首,顷刻间在自己手腕上划了一下,然后快速地放到了他唇边。

  &&秦铮撇开头,“我真不想喝你的血!我又不是那株莲花兰。”

  &&“你难道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谢芳华沉着脸看着他。

  &&秦铮目光幽幽地看着她。

  &&谢芳华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低叱道,“其余的你想也别想,我告诉你,赶紧忍住,云继哥哥已经去请外公了,我们只要回到忠勇侯府,外公应该有办法救你。”

  &&秦铮叹了口气,张口含住了她的手腕。

  &&谢芳华撇开脸,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感觉到浓浓的热度,灼得她手腕似乎要烧起来。

  &&过了片刻,秦铮压下了欲火,掏出娟帕,擦了擦嘴角,然后用娟帕顺势包住了她手腕的伤口,咕哝道,“我讨厌死你这血了!”

  &&谢芳华看着他又气又笑,“若没有我这血,你早就没命了!还不赶紧走!”

  &&秦铮点点头。

  &&二人快步出了水榭。

  &&早先一番大肆搜查,整个皇宫都被惊动,如今响午一过,皇宫的所有地方都平静了下来。

  &&二人一路顺畅地出了皇宫。

  &&宫门外,侍画、侍墨焦急地等在那里,见二人出来,立即惊喜地迎上前。

  &&谢芳华看了二人一眼,当先跳上了马车,见秦铮站在车前,似乎连上车的力气也没有,伸手一把将他拽上了车,然后对二人吩咐,“赶紧回府!”

  &&“是!”侍画、侍墨连忙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立即快速地离开了皇宫。

  &&车内,帘幕落下,秦铮伸手一把将谢芳华抱在了怀里。

  &&谢芳华看着他,“秦铮,世间再好再对的解药,也抵不过心底的欲念。你现在就把你的欲念给我压下去!否则你看我经过了此事之后再理你!”

  &&秦铮本来想要低头吻下,闻言堪堪地停住,然后盯着她冷静的脸看了片刻,悠然一叹,“你这女人真心狠!”

  &&“我若是心狠,就该让你死在皇宫!”谢芳华从他怀里退出来。

  &&秦铮闻言忽然笑了,眸中涌上来的火光慢慢地退去,“是啊,你若是心狠,就该不管我才是。热门”顿了顿,他看着她,“是我错了,不该说你心狠。应该说你已经喜欢上我了才是。”

  &&谢芳华心思一动,眸光颤了颤。

  &&喜欢?

  &&她喜欢秦铮吗?

  &&她撇开脸,沉静地道,“今日,即便不是你,若是换做我哥哥,云澜哥哥,云继哥哥。哪怕是……”她捏了捏手指,“哪怕是李沐清,也许我也会去救的。”

  &&“谢芳华!”秦铮顿时恼怒。

  &&谢芳华扬了扬眉,“我没说错!”

  &&秦铮看着她,死死地盯着,过了片刻,忽然被气笑了,“你就口是心非吧!总有一日我会让你……”

  &&“你还是祈祷外公有办法救了你的命再说以后吧!”谢芳华打住他的话。

  &&秦铮闻言住了口。

  &&谢芳华不再看他,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她难以想象若是她没有与别人不同的血,今日情形会如何?她会问自己,若是没有血能控制锁情引,她会不会已身救秦铮……

  &&会不会……

  &&什么是喜欢?

  &&什么又是爱?

  &&李如碧问她的那句话言犹在耳!

  &&秦铮看着谢芳华,有阳光从帘幕细微缝隙下透进来,将她的脸照得忽明忽暗。他没有告诉她,他以为自己今日怕是必死无疑了。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出现在了皇宫。

  &&那一刻,她不知道,他有多么想要了她!即便没有锁情引!他的**也达到了极致!

  &&可是她说得对!他要娶她,但绝对不是让忠勇侯府让谢氏唯一的尊比公主的小姐背上白日宣淫的名声。

  &&她的血竟然除了能救回濒死的兰花,还能抵抗锁情引的情毒。

  &&她的血……

  &&据师父说,曾经魅族王室的血脉,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救苍生之一切生灵……

  &&两盏茶后,马车回到了忠勇侯府。

  &&马车刚一停稳,侍画、侍墨立即跳下了车,对里面喊,“小姐,回府了!”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向秦铮,见他眉心已经聚拢了一线红丝,她面色一变,伸手拽住秦铮,拉着他跳下了马车。

  &&“世子!”侍画、侍墨刚要叩门,门却从里面打开,谢墨含正站在门内,二人立即见礼。

  &&“哥哥!”谢芳华看到谢墨含,喊了一声。

  &&谢墨含点点头,看了一眼秦铮,皱了皱眉,对谢芳华道,“外公已经来了,正等在你的海棠苑!赶紧回去吧!”

  &&谢芳华颔首,拽着秦铮立即向海棠苑走去。

  &&在几人进入后,忠勇侯府的大门紧紧地关闭。

  &&不多时,三人来到海棠苑。秦铮已经不清醒了,谢云继等在门口,看到秦铮的模样,啧啧了一声,“难得见到他被欺负成这个样子!”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外公呢?”

  &&“在里面做药浴呢!”谢云继从谢芳华手里接过秦铮,对她道,“你不方便进去,等在这里吧!”

  &&谢芳华抿了抿唇,“外公可说了能解锁情引?”

  &&谢云继眨眨眼睛,“他只说可以一试,不能保证!”

  &&谢芳华皱眉。

  &&谢墨含上前一步,拍拍谢芳华肩膀,对她温声道,“妹妹,你就等在外面吧!若是……”他顿了顿,看了秦铮一眼,“若是外公没办法,我再……喊你!”

  &&谢芳华撇开脸,点点头。

  &&谢云继带着秦铮走了进去,谢墨含跟了进去。

  &&随着三人进去,内室的门紧紧地关上了。

  &&谢芳华站在门口,看着紧紧关闭的门,片刻后,慢慢地回身,坐在了台阶上。

  &&侍画、侍墨走上前,低声道,“小姐,虽然如今是三月,天气转暖,但是地上的寒气还未褪去。奴婢二人去给您搬一把椅子吧!”

  &&谢芳华摇摇头。

  &&二人对看一眼,“那拿一个垫子吧!”

  &&谢芳华再次摇摇头。

  &&二人看着她,阳光打在门口,打在她的身上,几乎将她笼罩,可是她整个人却没有暖意。她们虽然跟随小姐时间不长,但是以往她都是冷静的沉静的,她们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似乎是在紧张,还有着她们看不见的慌乱。

  &&二人不再打扰她,陪着她一起坐在了门口。

  &&响午已过,整个忠勇侯府很多人都在午睡,海棠苑更是静静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里面没有丝毫动静。

  &&谢芳华的唇抿了又松,松了又抿紧。

  &&半个时辰后,房门忽然打开,谢芳华猛地回头,腾地站起身,只见谢墨含一脸疲惫地出现在门口,他身后并没有别人。看到她,摇摇头,“外公也解不了。”

  &&谢芳华面色一变。

  &&“妹妹,锁情引实在太厉害!外公说,若是没有千年雪莲、千年灵芝、千年人参,那么只有一种办法能解了。”谢墨含不忍心地看着她,“他如今不清醒了,是给他找个婢女,还是你……”

  &&谢芳华身子细微地颤了颤。

  &&“否则若是不解,只能一死。时间不太多了。”谢墨含看着她。

  &&谢芳华身子靠在门框上,脸色有些白。

  &&“给他安排一个婢女吧!”谢墨含看了谢芳华片刻,拍拍她脑袋,低声道,“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怎么能做解药?况且,你们虽然有婚约,三年还太长。万一……”他顿了顿,“岂不是害了你!”

  &&谢芳华不说话,脸色昏暗。

  &&“去府中选一个身家清白的婢女来!”谢墨含对侍画、侍墨吩咐。

  &&侍画、侍墨看向谢芳华,见她低着头不说话,二人点点头,向外走去。

  &&二人即将走到门口,谢芳华忽然道,“回来!”

  &&二人立即停住了脚步。

  &&“妹妹?”谢墨含看着谢芳华蹙眉。

  &&谢芳华手放在门框上,指甲将门框抠出了印痕,她声音有些沙哑,“哥哥,你知道今日我去皇宫,在靠近冷宫的一排假山后,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吗?”

  &&谢墨含看着她。

  &&谢芳华看向天空,几朵云在空中飘浮,阳光穿透云层,依旧挡不住地照耀在她身上,她锦缎发出淡淡华贵的光,她轻声道,“他本来有外公给他的一颗千年灵芝丸,可是他给了李如碧。因为他自小和李沐清的兄弟之义,也因为法佛寺后山,李沐清及时赶到救了他一命。所以,他将解药救了她妹妹,保全了右相府的清贵门楣。可是李如碧爱慕秦铮,死活不离开皇宫,要给他当解药。秦铮不同意,李如碧要给他去找个宫女,他也不同意。秦铮要杀了她。”

  &&谢墨含脸色有些变了。

  &&“他说,若是以女人为药,若不是我,他宁愿死!”谢芳华沉沉地吐出一句话,然后慢慢地收回视线,“这样的秦铮,哥哥,即便我不介意给他寻个婢女解毒,可是……我还能够无动于衷他的心意吗?还能枉顾他的意愿用他的话说来脏污了他吗?”

  &&谢墨含薄唇紧紧抿起,“可是你怎么能……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忠勇侯府的小姐……”

  &&谢芳华忽然笑了,有些清凉,“哥哥,身份乃背负在我们肩上的枷锁,听着好听罢了!我们并不比别人高贵。一旦忠勇侯府倒了,我们卑贱如尘埃,也许连尘埃也不如。”

  &&“那你……你要救他?”谢墨含脸色绷紧。

  &&谢芳华闭了闭眼,“若我的夫君注定就是秦铮,那么……就是他了!”话落,她抬步迈进门槛。

  &&谢墨含手伸到一半,到底是没拦着。

  &&谢芳华走了进去,内室里,一片狼藉。

  &&秦铮躺在浴桶里,闭着眼睛,浴桶内的水不停地翻滚着,正如他身体里浓浓的浪潮。

  &&崔荆和谢云继一前一后在他前胸后背处,两双手紧紧贴着他的胸前,手心有浓浓白烟传递着。显然这二人是在耗损功力为她抗毒。

  &&但是秦铮眉心的红线却丝毫不退去,不但不退去,反而更红了。

  &&明显二人如此相助,效果微乎其微。

  &&“外公,云继哥哥,你们住手吧!”谢芳华站在桶边,看了一眼,平静地道。

  &&二人已经耗费许多功力,也感觉到根本不抵效用,这个锁情引的毒实在是太烈了,见谢芳华来到,齐齐都猜测到了她的想法,一起变了脸。

  &&“你们住手,我来救他!”谢芳华又说了一遍。

  &&崔荆慢慢地罢了手。

  &&谢云继同时也撤回手,啧啧道,“这个锁情引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春毒,实在是霸道。”

  &&“丫头,你想好了?”崔荆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

  &&谢云继挠挠脑袋,看了谢芳华一眼,又看了秦铮一眼,忽然忿忿道,“他是不是故意中毒?这样就得逞了?也未免太便宜他了!”

  &&“就算是故意的,拿命相抵,也是足够了!你们出去吧!”谢芳华摆摆手。

  &&崔荆点点头,拽了谢云继一把,二人走了出去。

  &&房门关上,秦铮忽然睁开了眼睛。

  &&谢芳华看着他,一双眸子已经没有了清明,她伸出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华儿?”秦铮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谢芳华“嗯”了一声。

  &&秦铮忽然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她,似乎要将她拽进浴桶里,但是到了一半,忽然顿住手,艰难地对她道,“再给我点儿你的血吧!”

  &&谢芳华摇摇头,“不管用!这种情毒是因心底的**牵引,引出你的**,不同于别的毒。我的血只能抵抗一时半刻,根本就压不住锁情引的毒。若是能管用,在皇宫时你的毒也就解了。”

  &&秦铮颓废地放下手,声音低哑,“我知道你不愿意,我虽然口中说想要你,但也不想你就这样与我……”顿了顿,他声音愈发的低,“……委屈你……”

  &&谢芳华忽然笑了一声,“的确是委屈我!”

  &&秦铮伸手去捂脸,却盖住了谢芳华覆在他眼睛上的手,他乍一触到,便立即用力地抓住,“可是,你既然进来了我身边,我就不想放你走了。哪怕是委屈了你……怎么办?”

  &&谢芳华咬了咬唇瓣,顿时嗔怒,“还能怎么办?三年后你若是娶不了我,我就杀了你!”

  &&秦铮一把扯掉她的手,睁开了眼睛,一双火红的眸子盯住她,“当真?”

  &&谢芳华看着他,哪怕是他的眼睛里变了颜色,可是依然倒影着她的身影,她慢慢地点了点头。

  &&秦铮忽然一把将她拽进了浴桶,低头吻住了她。

  &&浴桶里面的水灼热得骇人。

  &&秦铮的身体同样灼热得骇人。

  &&谢芳华的绫罗衣裙很快被秦铮扯裂,她的身子在他怀里不知是被烫的还是紧张的微微颤抖。光滑如锦缎的冰肌玉骨很快便被覆上了一层吻痕。

  &&谢芳华几乎受不住如此烫人的灼热,在秦铮的吻离开她唇边急切地滑向她锁骨脖颈的瞬间,她发出低低的声音,“去……去床上……”

  &&秦铮没听见,一心索吻。

  &&“去床上……好不好……”谢芳华伸手抓住他的手,微微用力。

  &&秦铮手上传来些许疼痛,稍微地拉回了一丝神智,听进去了谢芳华的话,抱着他出了浴桶,跌撞着到了床前。

  &&轻纱帷幔因二人突然来到床前带起了一阵风,飘荡了起来。

  &&谢芳华转眼便被秦铮压在了床上。

  &&熟悉的气息,清瘦但不是真正的瘦的少年,即便中了锁情引,但依然清俊的脸。

  &&谢芳华平躺着看着秦铮,虽然她已经不懂了喜欢,丢掉了情爱,将皇帝的圣旨赐婚没太认真当做一回事儿,虽然三年太长,也许有无数变数。但是若是拿秦铮的命来换,她想也不想就会摇头。

  &&没有不甘愿!

  &&她是愿意的!

  &&她这样想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秦铮的唇在谢芳华的唇上辗转,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寂静中,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是侍书的。只听侍书急匆匆跑来,对谢墨含禀告,“世子,云澜公子的书童风梨来了。说奉了他家公子之命,来给世子送一件东西,也许会有用。”

  &&谢墨含一怔,“什么东西?”

  &&“似乎是雪莲!”侍书道。

  &&谢墨含一喜,“快,快让他进来!”

  &&侍书连忙跑了去,谢云继本来坐在窗下,闻言也来了精神,立即跟了去。

  &&“哎呀,有雪莲就好了!雪莲能解催情引。”崔荆也喜道。

  &&谢墨含闻言猛地回转身敲门,“妹妹!雪莲!云澜的手里竟然有雪莲!你……”

  &&谢芳华听得清楚,身子一僵,睁开了眼睛。

  &&秦铮的唇和手同时顿了顿,但不过一瞬,便更加疯狂地吻向她。

  &&谢墨含又在门外喊了两声,但到底是顾虑里面的情形,没冲进来。

  &&谢芳华听着外面谢墨含急切的喊声,感觉到身上人似乎要将她烧着了的热度,她又凝视了秦铮片刻,然后,慢慢地又闭上了眼睛,任他施为。

  &&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秦铮忽然住了手,身子一翻,躺在了谢芳华身边。

  &&谢芳华一怔。

  &&秦铮忽然埋在她颈肩咬下,血腥味顿时充斥在帷幔内。

  &&谢芳华疼得身子一颤,但并没有推开他。

  &&过了片刻,秦铮火红的眸光有了一丝清明,他松开口,泄了气地躺回床上,声音沙哑地道,“我真想要了你。但是,但凡有一丝机会,我就不能委屈了你。”话落,他闭上眼睛,喘息着道,“我得感谢……谢云澜……从来没有这么感谢他!”

  &&------题外话------

  &&用最好的方式,来爱最爱的人。

  &&亲爱的们,该甩甩月票了吧,咱们八条街都被甩出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章解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