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通灵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云澜哥哥的手中竟然有雪莲?

  &&是了,云澜哥哥因为焚心之毒折磨了多年,赵柯出身神医谷,便寻天下好药为他解毒,能有雪莲的确不稀奇。

  &&雪莲产自天山,以冰雪为根,破冰雪而长成开花,抵抗锁情热毒,自然是正解。

  &&这一刻,谢芳华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只静静地躺着。

  &&秦铮伸手推了推她,沙哑地催促,“你赶紧起来,去拿进来!”

  &&谢芳华偏头看向他,声音也是极其暗哑,“你……确定?”

  &&“自然确定!”秦铮伸手拍拍她的头,指尖勾起她一丝长发缠绕,“虽然用谢云澜的东西我千万般不愿意,但是比起你的委屈,又比得了什么?大不了,我欠了他一个大人情,来日好好还他。”

  &&谢芳华不说话。

  &&“只要他不是要你,我就不怕欠了他的人情。”秦铮松开手,再次催促,“快去!”

  &&谢芳华耳边忽然想起谢氏米粮老夫人临终之言,她垂下眼睫,慢慢地坐起身,幸好这里是她的房间,早先的衣服都被秦铮给扯破了,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裙快速地穿在身上,然后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谢墨含一脸惨白焦急,见她出来,立即拽住她,“妹妹,你们……”

  &&“没有!”谢芳华摇头。

  &&谢墨含大舒了一口气,“没有就好。”顿了顿,他道,“我已经让侍书去找风梨取了,没想到云澜竟然有雪莲。幸好来得及。”

  &&谢芳华身子靠在门框上,不说话。

  &&崔荆坐在院中的椅子上,对谢芳华招手,“丫头,你过来。”

  &&谢芳华看了外公一眼,缓步走了过去。

  &&崔荆伸手拉过她的手腕,看了一眼,然后又对着她掩在衣服下的脖颈看了一眼,沉默片刻,缓缓道,“你果然是和你娘血液一样。”

  &&谢芳华看着他,依然没说话。

  &&“丫头,你的血可解天下百千毒,但独独奈何不了两样毒。一样是魅族的毒盅,一样是情毒。”崔荆叹了口气,“魅族因血而生,血尽而亡。小丫头,你的血可不是无穷无尽的。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了,伤了你的心元,无论如何补都补不回来。你可知道?”

  &&“为什么奈何不了情毒?”谢芳华低低问。

  &&“情乃人之根本。世间任何催情之药,首先摧毁的是心神。心神一毁,情随心动。你的血脉也是因情而生。自然不得解。”崔荆道。

  &&“可是外公,我不觉得我还有情这种东西。”谢芳华道,“我的血难道不是无情之血?”

  &&崔荆闻言顿时笑了,“傻丫头!你的血怎么是无情之血?”

  &&谢芳华蹙眉。

  &&“看不透,猜不透,悟不透的东西,就不要去看,去猜,去悟了。”崔荆拍拍她,“你只需要跟随自己的心走就是了!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问问自己的心,只要当时觉得是对的,哪怕做了也不后悔,那么就去做。”

  &&谢芳华点点头,看向天空,即便今日没有云澜哥哥的雪莲,她用自己救秦铮。那么,比起让他死,她也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后悔。

  &&“世子,是雪莲!取来了。”侍书抱着一个锦盒匆匆跑来。

  &&谢墨含伸手接过锦盒,打开看了一眼,立即惊喜地喊谢芳华,“妹妹,是雪莲!”

  &&谢芳华走过去,对着锦盒看了一眼,不但是雪莲,还是一株千年的雪莲。她点点头,伸手接过锦盒,拿着进了房间。

  &&“千年雪莲可是难得!小丫头,用一半应该就可以解了他的毒了!因为他身体里曾经似乎服用过千年雪莲,再加上你的血,有了抗性,否则哪里能坚持这么久?已经距离他中毒两个时辰了。”崔荆立即道。

  &&谢芳华点点头,关上了房门。

  &&秦铮躺在床上,保持着谢芳华离开的姿势,一动不动,看着棚顶的眼睛已经尽是火红色。

  &&谢芳华来到他近前,从锦盒拿出一株天山雪莲,掰了半株,扳过他的头,手心催动功力,顿时一阵凉风扑面,将雪莲放在他唇边,“张嘴!”

  &&秦铮忽然道,“我后悔了行不行?”

  &&“不行!”谢芳华摇头。

  &&秦铮似乎叹息了一声,慢慢地张开嘴,将雪莲吞了下去。

  &&谢芳华见他吃下雪莲,将锦盒放在一旁,她上了床,让他盘膝坐下,她也盘膝坐在他身后,双手放在他后背心,帮助他将雪莲尽快地融化一同抵抗锁情引。

  &&两盏茶后,秦铮眉心的红线已经没那么红了,她恢复了清明,对谢芳华道,“你住手,剩下的余毒我自己来吧!”

  &&谢芳华闻言慢慢地松开了手,身子软软地躺在了床上。

  &&秦铮回头看了一眼,见她除了额头有些汗水,疲惫至极外,并没有别事,便专心地运功。

  &&大约又过了两盏茶,秦铮缓缓地收功,躺在了谢芳华身边。

  &&谢芳华伸手给他把脉,锁情引的毒全部解了。她大舒了一口气,坐起身,走到衣柜里,拿出一套软袍,扔在了他身上,然后抓起锦盒,走出了房门。

  &&房门打开,谢墨含立即上前询问,“怎么样?可是解了?”

  &&谢芳华点点头,“解了!”

  &&谢墨含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解了!”

  &&“这里是剩下的半株雪莲。”谢芳华将锦盒递给谢墨含。

  &&谢墨含伸手接过,对她道,“这半株雪莲还给云澜吧!”

  &&此时,崔荆走过来,看着锦盒,对二人道,“我如今已经琢磨出了能祛除含儿病根的办法了。但就缺少一味雪莲。这半株我看就留下给含儿入药吧!”

  &&“不行!”谢墨含摇头,“外公,我身上的病根不是一日两日了,长年累月。这千年雪莲珍贵难求,如今已经用了云澜半株了。不能再用了。况且他身上也有病,不比我的身体好。他该是用得到。”

  &&崔荆闻言疑惑地问,“他的是什么病?”

  &&谢墨含摇摇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犹豫了一下,将锦盒从谢墨含的手中拿过来,交给了崔荆,“外公,既然这半株雪莲给哥哥就能治好他的病根,那么,这半株你便给哥哥用了入药吧!”顿了顿,她抿唇道,“至于云澜哥哥,一株千年雪莲都救不了,更何况半株?留给他用处也是不大。既然拿来了,就不必还回去了。”

  &&崔荆惊讶,“什么病连千年雪莲都救不了?”

  &&谢芳华左右看了一眼,见无人,她无声地道,“魅族的焚心之毒!”

  &&崔荆面色大变。

  &&谢墨含显然是知晓谢云澜身体的毒极其霸道,不同于寻常之毒,隐约知晓是咒毒,但也没想到是传说中的魅族焚心。他一时也没了言语。

  &&若是魅族的焚心,自然不是一株千年雪莲便能管用的!

  &&别说是千年雪莲,就算是千年人参,千年灵芝加在一起,也解不了魅族的焚心。

  &&咒,是入之灵魂之毒!

  &&焚心之咒更是魅族的王族绝咒。

  &&人未死,心已焚。焚心嗜血,嗜血焚心。

  &&“他中的竟然是魅族的王族绝咒……”崔荆面色大变后,捋着胡须,面色沉凝地看着谢芳华,“丫头,你虽然知晓魅族的焚心之咒,但是可曾知晓,不是什么人都能被下中焚心之咒的?”

  &&谢芳华不解地看着崔荆,“外公的意思是……”

  &&“没有魅族王族血脉的人,即便有人对其下焚心,也是无效用。”崔荆缓缓道。

  &&谢芳华眸光骤然一紧。

  &&“回头让我见见这位云澜公子吧!”崔荆拿着锦盒,向海棠苑外走去。

  &&谢芳华看着崔荆走出了海棠苑,直到没了踪影,对谢墨含问,“哥哥,可给外公安排住处了?”

  &&谢墨含点头,“请外公住在我的芝兰苑了!”

  &&谢芳华点点头,低声道,“我的血脉,是继承了娘,云澜哥哥若是……他传自谁?”

  &&谢墨含摇摇头。

  &&谢芳华看向城外的方向,层叠房舍下,什么也看不见,她问,“风梨呢?”

  &&侍书站在门口,闻言立即回话,“他送来雪莲之后就赶回去了!”

  &&谢芳华不再说话。

  &&谢墨含看着她,低声问,“妹妹,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秦铮怎么被害成这样?他该不是一个轻易被人害了的人。”

  &&谢芳华平静地道,“今日皇上、皇后一起联手,在皇宫内布置了龙潭虎穴,招他进宫的同时,也将李如碧招进了宫。对二人不约而同地下了锁情引。皇宫毕竟是皇权的中心。秦铮一直太过自大,应该是根本没想到皇上、皇后对他使出如此的下作伎俩,才中招了。”

  &&谢墨含听罢后叹了口气,“若是这样的话,原也怪不得他!一直以来,他是英亲王府铮二公子,德慈太后,英亲王妃宠着,背后有王氏和崔氏,还有英亲王给的隐卫。无人敢奈何他。更何况皇宫里他自小就常去,也没有一回是在皇宫出事儿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皇帝和皇后才突然来了这么一次,让他险些被害死。”谢芳华有些恼怒,“堂堂帝后,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真是可笑!”

  &&“妹妹,帝王之术,向来是普及天下之术术。皇权的路上,鲜血白骨,几乎堆积成山。明面的,阴暗的。比之锁情引还要过甚的不知凡几。”谢墨含温声道,“你单只想想无名山,便觉得不可笑了!”

  &&谢芳华想起无名山的活僵尸和活死人,她沉默下来,的确,这样一比,小巫大巫之别了。

  &&“秦铮应该是不会就这么算了!总要找回场子来。”谢墨含道。

  &&谢芳华点点头,“他冒着身体里的毒不解,等在皇宫不走,等着皇上、皇后带着一群人找上门。他从皇上的手里生生地要了锁情剑。”

  &&“锁情剑?”谢墨含一怔,“就是南秦太祖皇帝曾经收在国库的锁情剑?”

  &&谢芳华点点头,“就是那两把!”

  &&谢墨含忽然笑了,“可真有他的!若是皇上给了这两把锁情剑,他中的这毒和这一番这折磨到了值了。能大体相抵了!”

  &&“给了!”谢芳华道,“皇上没怎么犹豫,送给我了!”

  &&“这也算是一桩交易,秦铮不再追究锁情引之毒,借机要了锁情剑。因这锁情引和锁情剑相同两个字,皇上也不能不给了。毕竟做了事情,心下有亏。若是让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知道……皇上和皇后如此对付他们的儿子,会如何?英亲王也许干,但是王妃可不会干!定然会搅得他皇宫不得安宁。”谢墨含笑着道,“帝后失德,卑劣手段一经传开,可是比两把锁情剑还严重的事情。”

  &&谢芳华笑了笑,“秦铮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非讨了个补偿才回来。”

  &&“那两柄剑在哪里?”谢墨含问。

  &&谢芳华看向侍画、侍墨。

  &&侍画、侍墨连忙道,“在车里!下车时奴婢也着急,没带回来,这就去取!”

  &&谢芳华点点头。

  &&二人刚要抬步,谢云继抱着一个长匣子从外面走进来,啧啧道,“不用去取了,我拿来了。可真是两把好剑!还别说,秦铮这毒中的的确是值得!”

  &&说着,他便走到了近前,来到院中石桌前,将长匣子放在了上面。

  &&谢墨含走到近前,打开长匣子,将两柄剑取出来,观摩了一番,赞叹道,“不愧是万年寒池里的玄铁打造的宝剑。只看这剑身如冰雪,剑刃锋利,定然是削铁如泥。”

  &&“不止削铁如泥,据说还能有通灵之作用。”谢云继伸出手,“据说这两柄剑互相引了情人的血,能千里传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话落,他对谢芳华摆手,“芳华妹妹,你过来,我们试试!”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

  &&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秦铮懒洋洋地出现在门口,对谢云继道,“你若是要试的话,信不信我将你的手给剁了!”

  &&谢云继的手立即缩了回去,转头看向门口,对秦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哼了一声,“秦铮,你说,你是不是故意中了锁情引的毒,就是想要没大婚先与芳华妹妹洞房?”

  &&秦铮扬眉,“若是我有那个心思,刚刚在千年雪莲来的时候,也不该放了她。”

  &&谢芳华不屑,“你是突然良心发现了!”

  &&秦铮嗤笑,“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谁也强求不了。良心是个什么东西!我从来就没有!”

  &&谢云继一噎,扭头看向谢芳华,“你快看看!他这副德行,我竟然还损耗了三成功力早先想救他。真该让他被自己身体里的火烧死。免得出来祸害人!”

  &&谢芳华没说话,看着秦铮。

  &&秦铮慢悠悠地抬步向桌前走来,待来到近前,伸手抓住了谢芳华的手,与他的手一起地放在了剑刃上。

  &&“喂,你们要干什么?”谢云继顿时睁大眼睛。

  &&秦铮不理他,将他和谢芳华的手按在了剑刃上。

  &&谢墨含突然道,“错了,不是中指,是食指,食指才连心!”

  &&秦铮立即换了食指,谢芳华还没感觉到疼,食指上就被锋利的坚韧划破了,她抬眼,秦铮的食指也同样被划破了。两人的血同时落在了剑刃上,瞬间就被剑给吸收了。

  &&“原来这两个东西也是个喝血的!”秦铮拉着谢芳华的手放在了另一柄剑上,两个人合在一起的鲜血又被另一柄剑吸收,他忽然笑了笑,“你们喝了我们的血,以后就得忠于我们。别说千里,哪怕是万里,也能心灵相通!永世不弃!”

  &&谢芳华看着两柄剑身,不知是不是听懂了秦铮的话,两柄剑身齐齐地发出了一声欢快地鸣吟,像是回答了秦铮。

  &&秦铮唇角的笑容扩大,面上也现出了愉悦之色。回转头对谢芳华道,“你听到了吗?它们答应了!”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经过一番折腾,体虚疲惫,却笑得开心愉悦,像是孩子,她也忍不住笑了,不想破坏气氛,点点头,“听到了!”

  &&谢云继这时忽然哀呼一声,“我的眼睛啊……哎呀,长针眼了!”

  &&“眼珠子挖出来,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秦铮嘴毒地道。

  &&谢云继闻言忿了一声,“果然是没良心!”

  &&谢墨含失笑,“如今天色不早了,都还没有用午膳。先用膳吧!”话落,他对秦铮道,“我觉得宫里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英亲王府不可能得不到消息。为了不让王妃担心,派人传个话回去如何?”

  &&秦铮点点头。

  &&谢墨含叫来侍书,吩咐了一句,侍书立即出了海棠苑。

  &&侍画、侍墨连忙去了厨房,不多时,端来饭菜,摆在了院中的桌子上。谢墨含和谢云继同样跟着忙和了一响午没用膳。四个人一起坐在了桌前。

  &&------题外话------

  &&最近脑细胞被用得有点儿过度~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一章通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