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震慑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因刚入夜不久,夜晚的街道上还走动着不少人流。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忠勇侯府后,便径直向翠红楼而去。

  &&谢芳华抱着莲花兰走在前面,秦铮悠闲散漫地跟在她身后,越走越慢。

  &&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快点儿走?”

  &&“急什么?”秦铮瞟了她一眼,“这样入夜出来散步可是难得!”

  &&谢芳华无言地转回身。

  &&上一世,她恨不得跳出高墙大院,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这南秦京城的模样。鲜少的次数出府里,总是想在街道上转,不想回府。这一世,她前往无名山,暗无天日里待了八年,回京后一心护住忠勇侯府,也无心赏街上的景色。

  &&南秦京城这一座经历了上千年的繁华古城,自然有它的历史文化底蕴。多少代王朝在这里兴起和统治以及没落,多少帝王将相在这里千古留名。

  &&一代又一代,它至今似乎也没露出沧桑的气息。

  &&“在想什么?”秦铮追上了一步,偏头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白了他一眼,她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敏感,她稍微有些心思的时候,便会被他立即地察觉。

  &&秦铮见她不答话,眼里的意思却让他看得明白,他伸手接过她手中抱着的莲花兰,用一只手托住,然后一只手去拉谢芳华的手,声音伴随着夜风有些春暖之意,“因为我爱你,所以,便会时刻地注意你,因为注意你,便会清楚地感觉到你心思何时变化,更因为如此,我就想知道,你心思的变化是因为什么,我想立马了解了它,才会准确地知道,怎样对你更好。”

  &&谢芳华脚步猛地顿住,看向秦铮。

  &&秦铮对她眨眨眼睛,“我说的是真话!”

  &&谢芳华盯着他看了片刻,少年长身玉立,洒意出众,隽秀绝伦,她慢慢地偏过头,一时间思潮波动。“感动了?”秦铮凑近她,眉目是轻轻的笑意。

  &&谢芳华伸手推了他一把,哼道,“你又没做什么轰天震地的事儿,我这便就感动,岂不是太没价值了?”

  &&秦铮笑了一声,“好,等我做了什么轰天震地的事儿的时候,再留给你感动。”

  &&谢芳华忍不住露出笑意。

  &&二人边说着话,边向前走,偶尔你一言我一语,虽然走得慢,但不知不觉,也走到了翠红楼。

  &&翠红楼门前,入夜后,便是灯火通明,人来客往之时。

  &&谢芳华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衣衫罗裙未换,这里来回进出的都是京中的人物,难保没有识得她的,就算不识得他,可都识得秦铮。

  &&她拉着秦铮走向后面。

  &&秦铮没什么意见,显然他也不想谢芳华在京中垢人话柄。

  &&二人不多时便来到了那日秦铮骑马而过的院墙下。

  &&那处小楼的灯火亮着,自然是有人的。

  &&二人轻而易举地翻墙而入。

  &&进了院子,二人走到上小楼的台阶下时,两旁昏暗处突然涌出了十数人,齐齐用刀剑指住二人,怒喝,“什么人!”

  &&秦铮挑了挑眉,“是护卫,不是龟奴,呵,轻水楼里面的人好大的排场!”

  &&谢芳华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这数十人,淡声道,“来送莲花兰!”

  &&其中一人闻言,立即看向小楼上。

  &&这是,小楼上的帘幕拉开,窗子打开,一个身影站在窗前,向下望了一眼,对那十数人摆摆手,“铮二公子?芳华小姐?请!”

  &&十数人同时退了去。

  &&秦铮仰头看了一眼,抬步上了小楼。

  &&谢芳华跟着秦铮身后,想着已经三日了,哥哥不知查出什么没有。

  &&二人上了楼,来到门口,门被从里面打开,云水走了出来,第一眼先看向秦铮手里的莲花兰,顿时惊异地道,“你们当真救活了莲花兰?”

  &&“难道还假的不成?”秦铮扬了扬眉。

  &&云水仔细地看了片刻,然后抬头瞅了秦铮和谢芳华一眼,让开了门口,没说话。

  &&秦铮没想到他只看到莲花兰,惊异了一下,便不吱声了,比之那日张狂地拦住他的马,气势汹汹的模样,差得远了,他站着不动,冷笑一声,“如今还了你的莲花兰,可还要我的女人赔给你做兰花?”

  &&云水眉梢动了动,忽然也笑了,“当然,若它活得好好的话,自然不用赔了。”

  &&“三日前他也是心疼莲花兰,多有得罪。铮二公子大人大量!请!”言轻从里面走出来,接过了话。

  &&“爷向来小肚鸡肠,没有大人大量!”秦铮嗤了一声,走了进去。

  &&言轻微笑,看向谢芳华,“芳华小姐,你来得比三日的时间早了。”

  &&“了却一桩事,不是应该早一些?”谢芳华也抬步走了进去,“免得晚了一时半刻,我得做了这兰花。”

  &&云水哼了一声,“可要好好地检查检查,这盆兰花是真活着,没有丝毫作假才算。”

  &&“自然!你大可以随便检查!”谢芳华回了一句。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画堂。

  &&这间小楼还如那日谢芳华进来时一般,帷幔轻纱,华丽异常。

  &&秦铮将莲花兰放在了桌案上,扫了一眼四周道,“在北齐似乎才喜欢兽皮为地毡,也喜欢兽角穿风铃。”

  &&言轻脚步顿了一下,“铮二公子似乎对北齐很了解?”

  &&秦铮点头,“我从小就想去北齐看看!”

  &&言轻“哦?”了一声,看着他,“铮二公子对北齐如此好奇?”

  &&秦铮“嗯”了一声,“当年,北齐王请求联姻,本来联姻的人该是我大姑姑,可是我大姑姑不愿意去,忠勇侯府的小姐谢凤代替她去了。听说这些年,她在北齐待得并不好,年纪轻轻,便是病魔缠身?”

  &&言轻眯了一下眼睛,“我兄弟二人虽然来自北齐,但是这等皇室之事,哪里知晓?”

  &&“不知晓吗?”秦铮弹了弹桌面,“这在天下间都不是秘密,南秦人人皆知,难道在北齐的人不知?”

  &&“我兄弟二人虽然出身北齐,但是自幼离乡,落身青楼。做的是迎来送往的营生,不晓得北齐皇室和外面的传言,又有什么稀奇?”言轻笑了笑,“铮二公子对我兄弟二人似乎很是怀疑?”

  &&“你这迎来送往的营生似乎很是得赚!”秦铮指了指莲花兰,“稀世名品的莲花兰都能有,若是这样,人人都卖身青楼了。”

  &&云水忽然道,“若是铮二公子加入我们兄弟中,轻水楼自然欢迎之至。以铮二公子的品貌和身份,更是有好卖处。”

  &&秦铮眸光一扬,轻飘飘地反问,“是吗?”

  &&“自然是!”云水看着他。

  &&“比你们还好卖?”秦铮追问。

  &&云水眸光一沉。

  &&言轻咳嗽了一声,“铮二公子怎么能跟我们这等身份卑微之人相比?”话落,他看向莲花兰,转移了话题,“好鲜活!比在我这里养的时候要鲜活许多。”

  &&“一股药味!”云水嫌恶地道。

  &&“敢问芳华小姐,莲花兰娇贵,你是用什么办法给养活的?”言轻看向谢芳华。

  &&“一个草药方子!”谢芳华甩手给了言轻。

  &&言轻伸手接过,看了一眼,讶异地问,“芳华小姐懂得医术?”

  &&“大病多年,学了些。”谢芳华看着他,“若是两位公子觉得莲花兰没问题,我们就离开了。”

  &&言轻看了药方片刻,又看向莲花兰,莲花兰一股浓郁的药味,他抿唇不语。

  &&“如何没问题?我们好好的一盆兰花,如今拿回来,一股子药味。熏死了!”云水道。

  &&“你说要活的,可没说怕药味!”谢芳华看向云水,“如今哪怕有药味,但它也是活的。我言而有信了,难道你要言而无信?”

  &&云水一噎。

  &&言轻又看了莲花兰片刻,笑着问谢芳华,“这药方子可不可以当做养莲花兰的方法送给我?”

  &&“准你抄写下来!”秦铮截住谢芳华的话。

  &&言轻挑了挑眉,点点头,“好,铮二公子稍等片刻!”话落,他走到桌案前,提笔抄写药方。

  &&秦铮看着言轻的笔迹,眸光深邃。

  &&不多时,言轻抄写完药方,将元药方还给了秦铮,秦铮随手毁了,对谢芳华道,“我们走!”

  &&谢芳华点点头。

  &&言轻微笑相送,“铮二公子,芳华小姐,慢走!再会!”

  &&二人都不答话,一起出了小楼。

  &&“就让他们这样走了?”云水不甘心地看着二人离开。

  &&“别忘了这里是南秦京城!”言轻低声提醒他一句。

  &&“那也不用怕了他!”云水道。

  &&言轻摇摇头,坐在桌前,看着面前的莲花兰,微笑道,“她倒是真有办法救活这株花,莲花兰最是娇贵,可是到了她的手里,似乎不是这么回事儿。”

  &&“这药方有什么好处?值得你抄录下来?”云水不满。

  &&“这药方是个滋补的方子!甚是奇妙。”言轻道,“我在想,母后这么多年,被心魔折磨得心骨甚是有损,也许可以一试。”

  &&云水睁大眼睛,“你疯了?这是养花的方子!”

  &&“养花?”言轻摇摇头,“这花可不是用药养的,别被蒙骗了!这明明就是养人的方子。药味不过是掩盖事实罢了。”

  &&“怎么说?那它是用什么养活的?”云水立即凑近莲花兰,闻了又闻,“没有别的味道啊!只有药味。”

  &&“等着药味散去,也许就有别的味道了!”言轻道。

  &&云水皱眉,“你发现了什么?”

  &&言轻摇摇头,“没发现什么,只是直觉,不该如此简单。父皇说过,凡事不要看表象。”

  &&云水咬了咬牙,“那就等着它这该死的药味散去,我们到底要看看,她是用什么方法救活的。别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说!”言轻笑了笑。

  &&云水冷哼一声。

  &&二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忽然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

  &&云水立即皱眉,“怎么有血味?”话落,他立即看着这花,“是不是这花里传来的?”

  &&言轻细闻了一下,忽然站起身,“是小楼外!”

  &&云水也察觉不是莲花兰了,同样赶忙站起身。

  &&二人齐齐地来到窗前。

  &&只见,小楼的门口,横七竖八地躺了一排的人,每个人的胸口处都隐隐一道血痕。

  &&这些人正是护卫这座小楼的人,也是刚刚拦阻秦铮和谢芳华的人。

  &&二人面色齐齐一变,同时跳出了窗子,落在了小楼外。

  &&一眼看去,这些人皆是一剑毙命,没了呼吸。

  &&云水脸色顿时如寒霜,“一定是他们刚刚干的!”

  &&“你说对了,正是爷干的!”秦铮坐在远处的墙头上,闻言淡淡地应答了一句。

  &&云水立即看向他,目光中露出杀气,“你为何要杀他们?”

  &&“敢拦爷路的人,都得有些本事,没本事的人,都得死!”秦铮一脚搁在墙头上,一脚耷拉在墙头下,姿势分外悠闲,“他们没本事,只能死了。”

  &&谢芳华坐在秦铮对面,跟他一样的姿势,看了他一眼。

  &&云水忽然抽出腰间的剑,杀气毕现。

  &&言轻伸手拦住云水,看向秦铮和谢芳华,“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这是何意?你们来我这小楼,我兄弟二人以礼相待。你们却无声无息地杀了我们的人,是何道理?在南秦京城,天子脚下,难道王法就准许随意杀人吗?”

  &&秦铮笑了一声,“你可以去报官!”

  &&言轻脸色一沉。

  &&“好一个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仗势欺人!谁不知道皇上和英亲王是一家人?官府岂敢审问你?”云水手中握着剑柄,青筋直冒。

  &&“你错了!皇上和英亲王虽然兄弟情深,但是皇上是皇上,当朝天子,王爷是王爷,是天子的臣民。是一家人,但也不是一家人。君臣之别。”秦铮不咸不淡地道,“你们若是去报官,也许皇叔真会拿我试问,处置了我,也说不定。”

  &&云水死死地盯着他,一时没言语。

  &&秦铮悠闲地道,“念在爷杀了你们这么多人,便好心地告诉你们一件事儿。”话落,他看了谢芳华一眼,“皇叔一直不喜我和华儿的婚事儿,一直想拆散我们。若是知道我们一起逛青楼,而且还在这里发生了命案,总要拿来做文章拆散我们。所以,你们若是报官,我哦哪怕是皇叔的亲侄子,也逃不脱法网。毕竟,王子犯法,也和庶民同罪!”

  &&言轻目光动了动,却也没说话。

  &&“你们可以好好想想,我等着官府的传信!”秦铮话落,不再逗留,跳出了墙外。

  &&谢芳华看了二人一眼,也跟着跳出了墙外。

  &&云水见二人要走,提剑就要追,言轻又死死地拉住他,低声道,“不可!”

  &&“他就这样杀了我们这么多人?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或者说,难道你真听他的,去报官府?”云水急了,瞪着言轻。

  &&“不可能去报官府!但是,你也不能对他动手,就算动手,也动不过他。”言轻道。

  &&“我是打不过他,可是你呢?”云水气急了,“一盆莲花兰,竟然让他杀了我们的二十护卫。而且悄无声息的,多可笑!传出去,我们不还手,多惹笑话?”

  &&“我动手,就算伤了他,又能如何?你别忘了,如今这里是南秦京城的地盘。我们的身份若是暴露,谁也活不了。”言轻低叱。

  &&云水咬牙,“难道就这样算了?”

  &&“算了到不至于,可以记着!来日方长!”言轻道。

  &&云水气得将剑放入销里,看着地方横躺着的二十死尸,齐齐是胸口一剑而死,他不明白地道,“我就奇怪,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出剑杀人,且是二十人,我们竟然闻到血腥味才发觉,这简直是……”

  &&奇耻大辱!

  &&难以想象!

  &&“只能说明,一是我们没有料到,二是被莲花兰牵引了心神。三就是,他们的剑太快。”言轻看着这些人的胸前血痕,“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出手的手法,但是还略有不同,这定然是两个人一起出手。一人十个。极快的削铁如泥的宝剑,极快的武功和身手,才会如此神不知鬼不觉。使得人死了,我们才能发现。”

  &&“谢芳华武功的确是极高的,那日你也见了。”云水也略微地冷静了些,“若不是那日她救了我,我定然死在了秦铮剑下。所以,你说的三有可能。”

  &&“铮二公子怎么能是吃亏之人?那日是要求忠勇侯府小姐,他的未婚妻,赔做你的莲花兰。他虽然因谢芳华阻止没杀你,但是也是给你记着了。今日送上门来,便是找场子来了。”言轻道,“果然是南秦京城人人惧怕的秦铮!出手就是震慑人心!”

  &&“他等着!有朝一日,我定然要杀了他。”云水怒道。

  &&言轻沉默片刻,忽然道,“看来我们不能在南秦京城久留了!他应该是已经识破我们的身份了。所以,才敢杀这些人,让我们只能吃哑巴亏,连报官府也不敢。毕竟我们的身份不能暴露。”

  &&------题外话------

  &&认识的很多朋友都全家度假去了,我在可怜兮兮地码字,码字,码字,总也码不完的字。亲爱的们,月票冷床吗?安慰吗?抚摸吗?快来吧!

  &&另外,类别掌门人的投票今天到期吧?架空,京门风月。好些天都把它给忘了,亲爱的们,还有没投的吗,快去投吧!群么么!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三章震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