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身世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血腥味很快就从小楼弥散到翠红楼前。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红姑得到消息,立马赶来了小楼。当看到小楼门前横陈的尸体,骇了一跳,看向云水和言轻,“这……两位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儿?”

  &&言轻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云水恨恨地道,“秦铮和谢芳华杀的!”

  &&红姑面色一变,“他们来了小楼?”她竟然没得到半点儿消息!

  &&“来送莲花兰!”言轻回转身,摆摆手,“红姑,这些人你悄无声息地厚葬了吧!明日晚上便安排我们离开。”

  &&“公子明日就要离开?”红姑又惊了一下,“您不是说要多住些日子,好找……”

  &&“找到了!”言轻道。

  &&红姑更是哑然,“这么快就找到了?那他……”

  &&“红姑,你问的太多了!”言轻截住红姑的话,吩咐道,“你行事隐秘些,明日晚上,送我们出城。”

  &&“是!”红姑连忙垂下头。

  &&言轻上了小楼。

  &&云水站在原地,一脸恼恨,“秦铮和谢芳华,我算是记住他们了!等着,这一笔账,定然要还回来!”

  &&“水公子,他们杀了这么多人,我们真这样悄无声息地埋了?”红姑心疼地看着地上的人,这些都是她调派过来保护两位公子的护卫,武功都不低,可是怎么竟然让人一剑毙命?而且还是在她的地盘,如此的悄无声息?

  &&“不悄无声息埋了怎样?难道要报官?”云水没好气地道,“我和言轻的身份那样便暴露了。”

  &&红姑立即心神一醒,“两位公子的身份决计不能暴露!”

  &&“厚葬了吧!”云水摆摆手,也上了小楼。

  &&红姑站在原地默然心疼了片刻,喊来几个近身之人,将那些人都抬了下去。

  &&云水上了小楼,见言轻又在看那盆莲花兰,他没好气地道,“你还盯着它看什么?再看它也不开花!要想想我们怎样杀了他离开!若是明日晚上走,时间这么短,他又在忠勇侯府,我们怎么能冲进忠勇侯府去杀他。”

  &&“杀他?”言轻抬头,“我要杀他做什么?”

  &&云水一怔,“你难道不杀他?”

  &&言轻摇摇头,“找到他就行了!”

  &&云水皱眉,“你可别忘了他的身份!若是他回了北齐,你还有地方站吗?如今皇后身体被救好了。皇上又爱重皇后。如今北齐可是还没立太子。你还不是太子。”

  &&言轻眯了眯眼睛,“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杀他。谢氏替北齐养了个儿子,隐瞒了这么多年。正好南秦皇上想要除去谢氏。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云水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谢氏是南秦的半壁江山,我要毁了这半壁江山,那么,南秦因为谢氏,国运一经受损。我北齐兵强马壮,越加富硕。一统天下,是不是指日可待?”言轻捏了一下莲花兰鲜活的枝叶,声音不高不低,却有一种势在天下的气度。

  &&云水看着他,呼吸窒了窒,半响才道,“你有如此胸怀和眼界,若北齐不是你为王,那么将是北齐的损失。”

  &&言轻闻言垂下眼睫,“可惜,父皇不喜我,我没能托生在皇后的肚子里。”

  &&云水闻言恼道,“我就不明白了!皇后乃是南秦的血脉,就算她有儿子,又如何?还不是有一半是南秦的血脉?皇上即便爱重皇后,可也不能污了我们北齐的血统啊。”

  &&眼前闻言失笑,“什么是北齐的血统?”他摇摇头,“三百年前,南秦北齐是一家。后来前朝崩裂,双王争霸。最后才一南一北分漠北而治国。血统之说?立不住脚。”

  &&云水一噎,“可是我们玉家辛苦辅助皇室,姑姑出身玉家,多么高贵。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岂能是一个远嫁北齐的谢凤可比的?”

  &&“正是因为玉家辛苦铺助皇室,哪怕在皇室不需要的时候,也外戚依然坐大,处处掣肘皇权。父皇才厌了玉家,不喜玉家女儿生的我。”言轻叹息了一声,“相比南秦的王氏,却早早退出朝纲,止步于泰安伯。才能南秦皇上敬重王家。”

  &&云水一时没了声,默然半响,才道,“那谢氏呢?如今的玉氏和谢氏岂不是相当?”

  &&“相当?”言轻摇摇头,“三年前,忠勇侯便退出了朝纲,忠勇侯府世子一直体弱多病,深居简出。忠勇侯府束缚着谢氏子孙,不越雷池一步。可是玉家,你可看到玉家束缚自己了?”

  &&云水哼了一声,不服气地道,“束缚又如何?不束缚有如何?还不是一样碍皇上的眼?”

  &&“那是因为谢氏子孙有才华者太多了!着了君王忌讳,束缚还一样坐大,岂不是让人心惊忧心?”言轻慢慢道,“玉家没有那么多能人才者,满族挑不出几个有才华的。可是偏偏,野心不小。这是否认不了的事儿。”

  &&云水坐下身,也是皱眉,“不知道爷爷怎么想的!身为玉家的族主,不是应该束缚子孙吗?这也的确不怪皇上不喜玉家。”

  &&“原也不怪玉家!是皇祖母太贪心了!如今才导致愈加骑虎难下。外公也是无奈,他来了,力不从心了。”言轻揉揉额头,“我们出来一趟够久了!明日晚上一定要离开。”

  &&云水点点头。

  &&二人有闲谈了几句别话,熄了小楼的灯。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翠红楼外面的围墙,并没有立即回府,而是选择了一处能望得见小楼的茶楼,在二楼喝茶。

  &&夜晚的南秦京城,除了秦楼楚馆,勾栏巷陌,茶楼的新词曲调也是一处风景。

  &&二人坐在茶楼里,一边听着姑娘唱曲,一边注意着小楼的动静。

  &&半个时辰后,小楼的灯火熄了。

  &&谢芳华端着杯盏,晃荡着杯中水,一边画圈圈,一边道,“看来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了。”

  &&秦铮讥笑,“一个是北齐的皇子,一个是玉家的小辈。这般堂而皇之地来南秦京城的地盘撒野,如此嚣张,给了他们几个胆子?”

  &&“他们来南秦京城,一定有目的。”谢芳华看着隐在夜色中的小楼道。

  &&“自然是有目的!”秦铮也看着那处小楼,“北齐皇室里的秘辛,据说,你姑姑月前,一脚要踏入鬼门关之际,对北齐皇说想见她的孩子。被玉家安插在皇宫里的密探里听到了。”

  &&谢芳华一怔,奇怪地道,“我姑姑有孩子?她不是不能生养吗?”

  &&秦铮笑道,“我得到这个消息时,特意让青岩去查了。不得不说,得回来的结果,让我也挺意外的。”

  &&“你前一段派了青岩出去,就是为了查这件事儿?”谢芳华看着他,怪不得那一段时间他身边不见了青岩,她以为是派去郾城了,原来不是。她蹙眉,“什么结果?”

  &&“你姑姑的确有一个孩子,在她刚嫁入北齐的第二年。但是,从怀孕到生产,几乎没往外透露丝毫消息。那孩子被隐秘地瞒下了。人人以为,北齐皇后不能生养。”秦铮道。

  &&谢芳华腾地站了起来,“竟然是真的?你确定?”

  &&秦铮看着她道,“正因为我怕手下人不得力,传回假消息,所以,我派了青岩去。从他手里拿回来的消息,一般不会失误。”

  &&谢芳华知道青岩是秦铮近身亲卫,千挑万选的。能让秦铮信得过,自然是真的了。她愣了一会儿,“我竟然从来没听说过。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秦铮摇摇头,“没查到!”

  &&谢芳华抿唇,思索片刻,“若我姑姑真有孩子,当年她在北齐,一个远嫁的孤女,若是没有北齐王照拂,别说生孩子,就是命也许都保不住。这么说,是北齐王保了她的孩子了?”

  &&“自然!”秦铮点点头,“北齐是玉家的势力范围,北齐太后,北齐贵妃,都是出身在玉家。她刚去北齐的第二年,也无非是才站稳脚而已。若没有北齐王允许相助,岂能悄无声息地保下孩子?”

  &&谢芳华又凝眉沉思,片刻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变了。

  &&“怎么了?”秦铮看着她,“你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儿!”

  &&谢芳华转过身,背对着秦铮,沉默了片刻,才低声道,“昨日你进宫,我和云继哥哥去了云澜哥哥的府邸。在南山坡放风筝时,碰到了轻水楼的两人。当时,其中一人,看云继哥哥的目光有杀机。”

  &&“你竟然背着我去放风筝?”秦铮脸色顿时难看。

  &&“你听重点好不好?”谢芳华有些无奈,回头瞪了他一眼。

  &&“我听到的这个就是重点!”秦铮看着她,“我让你陪我放风筝,你不去,和别人放风筝,你倒是愿意得很!”

  &&“本来是去看云澜哥哥,云继哥哥非要去放风筝。我也想云澜哥哥出去走走,不能因为老夫人去世,总是闷着。便一起去了。”谢芳华解释,见秦铮还是脸色难看,她道,“不就是放风筝吗?我明日补偿给你就是了。”

  &&“这是你说的!明日一早,吃过饭,咱们就去放风筝!”秦铮趁机道。

  &&“行!”谢芳华点头答应。

  &&秦铮这才面色好转,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不过你能对我说这件事情,证明你已经信任我一些了。我心里也还是高兴的。”话落,他挑眉,“你的意思是,难道谢云继是你姑姑的儿子?”

  &&谢芳华被他抱得紧,不太舒服地动了动身子,他不松手,她只能任他抱着,点点头,“我是有这个猜测。”

  &&“谢云继不是谢氏盐仓当今掌舵人的儿子,自小被训练的孤儿,这倒是吻合。”秦铮道。

  &&“这件事情你知道?”谢芳华偏头向后看他。

  &&“当然!爷在南秦京城混,若是摸不清同时一起在南秦京城混的人的底细,还怎么混个风生水起?”秦铮扬了扬脖子,高傲地道,“谢氏米粮的继承人也是个人物,又不是小虾小蟹。我怎么能不查他?”

  &&“若云继哥哥是姑姑的儿子,那么也就好解释了。当年定然有谢氏盐仓的人前去了北齐,帮助姑姑将他带了回来。这么多年,云继哥哥一直想要找亲生父母,找遍南秦也查不出他的出身。”谢芳华道,“这件事情,我要去问爷爷。”

  &&“若他是你姑姑的儿子,那么,便不能轻易地放了那两个人离开南秦进城。”秦铮面容微深,“皇叔正愁找不到谢氏的把柄。”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放开她,牵住她的手,“走吧!我们回去!”

  &&谢芳华想这件事情若是事实的话,她该如何赶在皇上闻到风声前处理了。

  &&二人一起出了茶楼。

  &&夜已深,路上少有的三三两两行人和车辆,二人顺畅地回到了忠勇侯府。

  &&还未进海棠苑,便见一个身影等在那里。

  &&正是谢云继。

  &&谢芳华乍然看到他一怔,在夜色的暗影里,明明三月已经春暖,他却有一种孤独萧条的感觉。她开口喊了一声,“云继哥哥!”

  &&谢云继本来仰头看天,闻言收回视线,看向谢芳华和秦铮。

  &&他的脸色在夜色下看不太清。

  &&谢芳华甩开秦铮的手,快走两步,到了他面前,细细地打量他。她一直没有仔细地注意过他的样貌,这一仔细打量,发现眉目处还真有几分像她的姑姑。

  &&“是不是在看我到底像不像你姑姑?”谢云继开口,声音沙哑。

  &&“你……”谢芳华看着他,“你知道了什么?”

  &&“你让世子查轻水楼那两个人,世子查出来了。”谢云继面色似乎有些受伤和难受,“今日在云澜府邸的南山坡,我便也觉得那人看我的目光不对劲,没想到……”他顿了顿,“因为查出了他们的身份,同时也发现他们在暗中彻查我。世子猜测他们来京中一定是与我有关。所以,一查之下,知道得更多了。我不久前去问了老侯爷,老侯爷……承认了。”

  &&谢芳华心下一震,虽然她猜测**不离十谢云继是她姑姑的儿子,但是没经过确认,她也不敢十分认定。如今她爷爷承认了,那么也就是说,他真的是姑姑的儿子了。

  &&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也实在没想到他是她姑姑的儿子!

  &&谢氏盐仓一直和忠勇侯府关系密切,爷爷相信谢氏盐仓,原来,也有这样一层隐情。

  &&天衣无缝地隐瞒了近二十年。

  &&“我虽然一直想要找亲生父母,可是后来我忽然发现,谢氏挺好,我也不是那么想要找到他们了。可是,在我不想找的时候,却告诉我,我是北齐王和王后的儿子。”谢云继忽然嘲弄地笑起来,“上天向来是这样惯于和人来玩笑的吗?”

  &&“云继哥哥!”谢芳华看着他的样子,知道这个真相,不是开心,反而是难过,也能体会这么多年他是如何煎熬地过来的。她不忍他如此,伸手,想安慰他。

  &&秦铮一把打掉她的手,上前一步,拍拍谢云继肩膀,不以为意地道,“真相无论是什么,出身决定不了,但是命运可以自己决定。你即便是北齐王和王后的儿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你。”

  &&谢云继看向秦铮,“我还是我?”

  &&“自然!”秦铮笑了一声,“难道背负了一个身世,你便不是你了?”话落,他扬眉,“我认识的谢云继,可不是伤春悲秋之人。你父母是北齐王和王后,岂不是比青楼娼妓里的人好多了?”

  &&谢云继愕然,虽然恼怒地瞪着秦铮,“岂能拿我娘和青楼娼妓比?”

  &&秦铮耸耸肩,“谢云继,你是谢凤的儿子,你该骄傲才是。北齐即便有玉家把持半壁江山,但是北齐皇后这么多年也得子民爱戴。当年,她因为得罪了玉太后。玉太后意图废后。可是北齐朝臣半数之多为她联名上书。玉家权势再大,也没能掩盖住她的本事。不是什么人都能让朝臣联名上书请求不废后的。玉太后当年因此事都气病了,也正因此事,固定了她在北齐王宫的中宫地位。”

  &&谢云继抿了抿唇。

  &&“还想不开?”秦铮瞅着他,“你若是还想不开,我再说一件事情。据我数日前所查的消息。在她嫁去北齐的第二年,正是和玉太后、玉贵妃发现北齐王十分爱重她,一心要置她于死地时。本来她中了那二人联手下的毒,太医检查时,发现她已经怀孕三月。本来当时情形,太医的保守救治是保大弃小。可是她据说死活不同意,要大小一同治。后来直到生产,毒虽然去除净了。可是自此落下了病根隐患,伤了宫心,再不能有孕。你若是她生的,那个孩子就是你。”

  &&谢云继面色微微动容。

  &&“人人都知道谢凤是因为受玉太后和玉贵妃迫害而自此落下病根多年不好。可是只有少数一二人知道,她是因为要了一个孩子。”秦铮赞叹道,“若不是月前她性命垂危,说话时不小心被玉家的暗叹听到,这一桩天衣无缝的隐瞒你身世之事,恐怕是还不会揭露出来。”

  &&------题外话------

  &&看到评论区已经有不少人猜到云继身世了,你们简直太厉害了~

  &&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哦,亲爱的们,我们的月票,加油啊~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四章身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