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主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几句话,令谢云继的气色霎时好了起来。【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谢芳华在一旁听着,暗自啧啧,从来不知道秦铮竟然也会宽慰人。

  &&“那我如今该怎么办?”谢云继似乎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身世弄得没了主张,问向秦铮。

  &&“还怎么办?继续做你谢氏米粮的公子恐怕已经不行了。皇叔若是得到消息,定然要拿你试问。也因此会牵连谢氏米粮,牵连忠勇侯府,尽而牵连整个谢氏。”秦铮慢慢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当年谢凤可是代替大长公主嫁去北齐的,若不是当年,今日也许你就是大长公主的儿子,就是皇室的外甥了。”

  &&“谁要做那个女人的儿子!”谢云继撇开头。

  &&秦铮呵地一笑,“我也觉得我大姑姑不咋样,不如谢凤之处众多。”顿了顿,“目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离开谢氏米粮,你回北齐,做你的皇子。一个是拦下玉贵妃的儿子,秘密处置了。你还做你的谢云继。”

  &&谢云继脸色昏暗,沉默片刻,幽幽道,“我虽然不是生于南秦,但是自小张于南秦。我虽然不是生于谢氏,但是长于谢氏。若是让我放弃谢云继的身份,半年之前,我也许会毫不犹豫。可是如今,我做不到。”

  &&秦铮挑了挑眉,“那就只能第二个选择了!”

  &&谢芳华此时开口,“云继哥哥,姑姑的病被人救好了,她想必十分想念你。你就算不回北齐去做皇子,是否也该回去看看她?”

  &&谢云继抿唇,没说话。

  &&“既然病被人救好了,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半刻。目前是先解决了轻水楼那两个人才是。”秦铮向忠勇侯府墙外望了一眼,“若我猜得不错,他们该是已经察觉我们查知了他们的身份,应该不会再继续在南秦京城久留了。顶多明后日,便会离开。”

  &&“他们来南秦京城,是为了查探我,如今查到了,不知道是打算如何对我。”谢云继道。

  &&“这个也有两种,一种,是杀了你。免除后患,使得他能顺利登上王位。毕竟如今北齐两相抗衡的两大势力除了皇后就是玉贵妃了。尤其玉贵妃还有玉家。皇后的儿子若是死了。那么他便没有对手了。第二种,是他们回去后,将这个消息公布天下,那么南秦上下皆会震惊。皇叔正愁找不到谢氏的把柄。怎么会放过这个别人送上门的机会?”

  &&谢云继面色微变,“他在南秦京城的地盘,要杀我难如登天。那么一定会选择第二种了。”

  &&秦铮点点头,“有可能!至少你在忠勇侯府,他们便动不了你。”

  &&“若是让他们回到南秦,一旦我身世公布出去,那么皇上便会对谢氏盐仓发难!”谢云继摇摇头,“他们养我一场,定然不能将他们推向刀锋。所以说,一定不能让他们回去。”

  &&“他们能轻而易举,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南秦京城。这南秦各地定然有他们的暗桩。”谢芳华沉思,“我在想,就算他们回了北齐,公布出了消息,北齐也不是只有玉家一手遮天。北齐王当真如传言一般爱重姑姑的话,如今姑姑被救好了,还是北齐皇后。玉贵妃和玉家想施为,是不是也要受到掣肘?另外,当今皇上就算要对谢氏盐仓发难,却难得不顾及姑姑?当年,她可是代替大长公主嫁去北齐的,皇室从这一点上,也欠了姑姑一个情。忠勇侯府是你的外公家,庇护你,又又何不对?皇上就算抓住机会刀锋指向谢氏盐仓和忠勇侯府,他的理由是不是也立不稳脚?不能一下子置忠勇侯府于死地。”

  &&“说得虽然也有道理!但何不免除后患?”秦铮道。

  &&“这件事情爷爷和哥哥怎么说?”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看向谢云继。

  &&谢云继摇摇头,“我突然知道自己身世,一时接受不了,跑来了你这里,还未曾听他们的想法。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温声道,“今日天色已经晚了,这样,明日一早,我们去找爷爷。听听爷爷怎么说。”

  &&谢云继点了点头。

  &&“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好好睡一觉。”秦铮拍拍谢云继肩膀。

  &&谢芳华想笑,却真的没有笑的心情,点点头,离开了海棠苑,向芝兰苑走去。身影转过廊柱一觉淹没。

  &&秦铮伸手搂住谢芳华的腰,有些郁郁地道,“你对他可真好,从来没跟温言软语过。”

  &&谢芳华捶了他一下,“你也弄个身世出来,也是忠勇侯府的外甥,是我爷爷的外孙子,是我和哥哥的表兄弟,我也安慰你。如何?”

  &&秦铮咳了一声,“不如让他去做英亲王的儿子,我来做他吧!那样我入赘给你家,想来你也没意见。”

  &&“我是没意见。你娘该有意见了!”谢芳华闻言忍不住好笑,推开她,向内院走去。

  &&秦铮“唔”了一声,“我娘有时候实在讨人厌。”

  &&“有你这样背后嫌弃娘的儿子吗?”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

  &&“我当面也嫌弃她。”秦铮道。

  &&谢芳华翻了翻眼皮,觉得英亲王妃若是在这里,估计会一巴掌扇过来打他回娘胎重造。

  &&二人一起进了房间。

  &&谢芳华要掌灯,秦铮拦住她,拉着她径直上床,“还掌灯做什么?睡觉!”

  &&话说完,便甩了外衣,同时随手也将谢芳华丝带挑开,转眼甩了她的外衣。谢芳华还没回过神来,人已经随着他躺在了床上。

  &&动作只利落,不差于出剑。

  &&谢芳华躺下来之后无语了片刻,见他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她也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秦铮便睡了去,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谢芳华一时没有睡意,但因为秦铮抱着她,她也不敢动,怕将刚睡着的他吵醒。只能闭着眼睛想着事情。

  &&不多久,她也睡了。

  &&第二日一早,二人几乎一同醒了。对看了片刻,秦铮坐起身,俯身在谢芳华眉心落下一吻,然后披衣下了床。

  &&谢芳华心跳了一下,脸不由得红了,见他已经利落地起身,自己也跟着起了。

  &&二人洗漱作罢,收拾妥当,外面侍画低声道,“小姐,清早的时候,侍书来过了,说您和铮二公子睡醒了,就去荣福堂老侯爷处用膳。”

  &&谢芳华应了一声,和秦铮一起出了海棠苑。

  &&今日早上的天色有些阴沉,不是极好,像是有雨的天气,但是一时也下不了。

  &&二人一路无话,到了荣福堂。

  &&荣福堂内,忠勇侯、谢墨含、谢云继、以及崔荆四人都在。饭菜已经摆放好在桌上,似乎就等着秦铮和谢芳华了。

  &&二人进来给两位老者请了安,坐了下来。

  &&六个人席间除了闲话几句,再未谈别事,一顿饭吃得甚是安静。

  &&饭后,几个人喝着茶,忠勇侯才缓缓开口,“当年,凤儿才去北齐之时,甚是艰难,玉太后、玉贵妃、玉家处处打压她,想要置她于死地。幸好北齐皇上爱护,她也有些能耐,才躲过了一劫又一劫。第二年时,她被玉太后迫害,中了毒,太医诊治时,才发现怀孕了。太医建议保大弃小,她却觉得,也许这就是她此生唯一的孩子了。舍不得,死活不准。北齐皇上也只能由了她。当年,北齐皇上才执政没多久,势力不能和玉太后抗衡,尤其玉太后又是他生母。所以,这个孩子若是在北齐王宫,断然是长不大的。形势不利于他们。凤儿悄悄派了近身之人回南秦向我求助。女儿远嫁北齐,也许这一辈子都再回不来了,回来个外孙子总是好的。但是不能回忠勇侯府,皇上对忠勇侯府盯得太紧。于是,我私下找到了谢氏盐仓。”

  &&几人静静听着。

  &&“谢氏盐仓当今的家主不能生子,况且当年凤儿和他兄妹情谊还不错,听说此事后,欣然应允了。于是我们合计了一个方案,由他亲自去了一趟北齐,待凤儿剩下孩子后,带了他回来。”忠勇侯看向谢云继,“他本来想将云继娇养,可是我却觉得,既然他的身份是北齐皇子,是凤儿的孩子,便容不得娇养。有朝一日北齐皇上和凤儿想接他回去,他娇养成性,什么也不会的话,如何是玉家和皇室一众子嗣的对手?所以,便安排了一番,将他当做了被选中的孤儿培养了。”

  &&谢云继看着忠勇侯,动了动嘴角,没出声。

  &&“这些年云继吃了不少的苦,他养父有很多次都看不下去了,想要放弃,是我一直要他狠下心来。后来他渐渐大了,有了些本事,竟然暗中彻查起身世来,他养父怕他闹大了,惊动皇上,只能百般阻挠。想要告诉他身世,但又怕他少年血性,一旦处置不好,这里面干系太大。所以,一直没想好怎么说,一转眼,他便这么大了。”忠勇侯伸手摸摸谢云继的头,感慨道,“据他前些日子说,这孩子突然撤回了所有查探的人,不查了,好像是放弃了,安心地待在谢氏盐仓了。他有些不安。我却是觉得他长大了,时机到了,可以告诉了。没成想,北齐却先传出了消息,还引来的玉贵妃的皇子和玉家的人。”

  &&“爷爷觉得如何处置那二人?”谢芳华此时开口。

  &&“处置?”忠勇侯摇摇头,“如何能处置?他们一个是北齐的皇子,一个是玉家的近枝小辈。只要南秦和北齐不想打仗,即便他们来了南秦京城,又能如何处置?皇上若知道,定然是待为贵宾。”

  &&“待为贵宾?”谢芳华眯起眼睛,“北齐和南秦虽然平安无事多年,但皇上也不是不想压过北齐的国力。”

  &&“比起压过北齐的国力,咱们谢家才是皇上的心头之患。”忠勇侯摇摇头,“丫头,你爷爷我是三朝老臣,一生的时间都是伴君身侧,对帝王之心,你们小孩子没我看的透。”

  &&谢芳华住了口,的确,论起朝政,论起帝王之心,她的确不如爷爷。

  &&秦铮挑了挑眉,“我们先杀了他们呢?看皇叔如何待为贵宾!”

  &&“臭小子!你是想要挑起战火?过得太安逸了?”忠勇侯骂了他一句,“这么多年,两国的百姓们好不容易安居乐业。一旦战火挑起,百万家园啊。”

  &&秦铮闻言住了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若是杀了他们,别说玉家不干,就是北齐皇上也不干。”忠勇侯府又训斥了秦铮一句。

  &&“难道放他们离开?若是他们回去,将云继哥哥身世公布开怎么办?皇上不会开战,可是却会拿我们谢家动手。”谢芳华道。

  &&“公开就公开,凤儿的儿子,我的外孙子,在外公家长大有什么不对?皇上从这一点上也别想拿捏我!”忠勇侯胡子翘了翘,“况且,云继本来就是北齐皇子的身份,他长大了,也该还他个身份了。”

  &&“若是公开的话,北齐皇上会不会想要云继哥哥回去?”谢芳华蹙眉。

  &&“这还要看云继自己的意思。想回去他就回去,不想回去,就在谢家待着。”忠勇侯摆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芳华还是觉得不妥当,但一时间也反驳不了忠勇侯,毕竟他说得也有道理。

  &&“爷爷三年不入朝局,忠勇侯府外面的朝局和朝政以及皇叔已经不是你想的样子了。”秦铮散漫地道,“依我的意思是,就算是不杀了他们,也要先扣押下,我们掌控了主动权,回头再说别的。否则,这样任由下去,一切都抓在别人手里,太过被动。”

  &&“对,就是这样!”谢芳华总算知道哪里不妥当了,闻言看了秦铮一眼,立即应和他。

  &&谢墨含点点头,“我觉得这样也好!不论是被皇上得到消息,将二人接进宫,以礼相待,还是放任他们二人离开,对我们谢氏都不是好事儿。的确太过被动。若是先一步拿住他们,我们也能掌控主动。有些事情,便好谈了。”

  &&一直没说话的崔荆此时也点点头,“嗯,我同意铮小子说的,老侯爷光明磊落一辈子,不屑做这等宵小之事儿,但是如今时局便是如此,皇子已经成年,皇上想要除掉谢氏的心等不及了。如今有搀和进来华丫头和英亲王府的婚事儿,法佛寺、郾城、临汾桥,他以及焦头烂额了。难保不发难!”

  &&“也罢!你们说了算吧!我老了!”忠勇侯摆摆手。

  &&“你从朝局退下来,一直待在忠勇侯府,不若出去走走!”崔荆道。

  &&“走?走哪儿去?”忠勇侯问。

  &&“天下转转看看,总比闷在忠勇侯府好!”崔荆道。

  &&“孙子、孙女都成年了,一个病怏怏,媳妇儿还没定定下。一个不省心,虽然订了婚约,但也要三年后。我出去转也不踏实。”忠勇侯摇头。

  &&“操心的命!”崔荆说了他一句。

  &&谢芳华忽然想起上一世,似乎某个时候,也有人让爷爷出去走走,爷爷也是因为哥哥和她拒绝了。爷爷前半生戎马一生,守卫疆土,后半生回归朝堂,勾心斗角。后来退出朝堂,又忧心谢氏和他们兄妹。这天下之大,他从来没走走转转,只献给了忠勇侯府。她心下一酸,忽然道,“爷爷,外公说得对!你是该出去走走了。外公不是寻到了救治哥哥的法子了吗?哥哥病好了,你就不必忧心了。至于我,您更不用担心。”

  &&忠勇侯皱眉,“臭丫头,你是觉得我老头子一日日待在你眼前碍眼了是不是?你才回来,就要赶我走?”

  &&谢芳华笑着瞪了他一眼,“又没有让你立即就走?”

  &&“外公若是离开,您跟着外公一起出去转转,也好!”谢墨含此时接口,“妹妹说得对,我们大了,不能总是拴着您?忠勇侯府以后有我们,您就少操些心吧!”

  &&“外公什么时候离开?”秦铮扭头问。

  &&“待把含儿的病治好,你舅舅从郾城回来,我见他一面,没什么事情的话,就离开。”崔荆道,“若是老侯爷跟我一起走,那更好,免得我一个人没伴。”

  &&“虽然我觉得外公在忠勇侯府,可以向着我,不让人欺负了我,不过呢,我也觉得,总待在忠勇侯府有什么意思?外面大千世界,出去走走才好。”秦铮道。

  &&忠勇侯闻言倒是也有了些心思,“如今云继的事情压在这里,回头他的事情过了,再说吧!反正你要走也要等些时候。”

  &&崔荆点点头,“含儿的病根难除,总要十天半个月。他服下药后,我还要给他拔毒。”

  &&“辛苦外公了!”谢芳华对崔荆道谢,若不是他回来,哥哥的病一直是她心头的事儿,得绞尽脑汁想办法给他祛除顽疾。

  &&“一家人,说什么谢?”崔荆摆摆手。

  &&谢芳华笑了笑,刚要再说话,外面侍书忽然道,“世子,宫里的吴公公来了,说皇上要召见云继公子!”

  &&谢芳华顿时收了笑意,皇上这时候要召见谢云继做什么?难道他已经得到消息了?

  &&------题外话------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重要的事情说四遍~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五章主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