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毁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愿岁月静好,我们都平平安安。群么么!

  希望以后少一些这等重大事故,少一些伤亡,我们可敬的消防战士少一些牺牲,我们少一些伤痛。

  爆炸地区在塘沽港口,是我上大学的城市,距离我的大学母校几条街。曾经我在那里待了很多年。开发区的每一条大街,我那时候几乎每个礼拜都坐公车走几遭。乍然听闻到时候,好半天都是回忆和如今照片上看到的满目疮痍。

  感谢昨日很多亲们通过各种方式发来的关心和问候!我一切安好!

  ------题外话------

  那人垂首,立即去了。

  “来人,去快马加鞭给大公子去传信,就说依梦去了。问他如何处理?是与听音一样火葬,还是等他回来再安置?”英亲王妃想了想,召唤来一个人,吩咐。

  二人一起快步走了出去。

  吴权也惊异,若说铮二公子身边的听音死得蹊跷,没想到这大公子身边的依梦也跟着去了。难道这突然猝死真是魂魄不干?民间怕因恶鬼,火葬是有道理的?他点点头。

  喜顺连忙点头,折返到吴权身边,对他道,“走吧,公公,今日府里连番出了这么两桩事儿,就不留您了。我送您出府,顺便去请孙太医。”

  “你快去请孙太医,同时着人照看着,我送完听音这最后一程,就去看她。”英亲王妃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吩咐道。

  “王妃,这可怎么办?”喜顺觉得今日到底是什么日子,竟然两位公子身边的人都去了。

  英亲王妃蹙眉,“怎么会这样?早先她来的时候,我看着她不太好,气色极差,我要请孙太医给她把脉,她却推拒了。如今这竟然……”

  本来喜顺就没走多远,英亲王妃、谢芳华、秦铮等人都听得清楚,齐齐一怔。

  “哎呦,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是这样……这……”喜顺立马转了回去慌张地禀告英亲王妃。

  那婢女摇摇头,“姑娘身体一直不好,前两日大公子回来了一趟,然后转日又离开了,姑娘就病了,早先从落梅居看了听音姑娘回去后,整个人就恍恍惚惚,就在刚刚,奴婢发现,她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儿?你快说来!”喜顺脸色也白了。

  那婢女立即哭着道,“奴婢是说,依梦姑娘也断了气了。”

  “啊?”喜顺彻底惊了,“你说什么?”

  那人是个婢女,闻言顿时哭了,“大总管,依梦姑娘她……她也去了……”

  喜顺连忙上前拉住那人,“依梦姑娘怎么不好了?你别一惊一乍的,如今正送听音姑娘离开,小心惊了离开的魂魄。”

  吴权点点头。

  喜顺一惊,立即给吴权解释,“依梦是大公子的婢妾。”

  吴权脚步一顿,看向喜顺。

  吴权和喜顺刚走出不远,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而来,一边跑,一边惊恐地道,“王妃,不好了,依梦姑娘也出事儿了!”

  喜顺连忙应声。

  英亲王妃摆摆手,“喜顺,你送吴公公出府。”

  吴权闻言只能道,“那老奴回宫复旨了。”

  英亲王妃拿开帕子,对吴权道,“按照铮儿说的做吧!我强行让她把人化了,以免以后魂魄缠他,他已经不快了。皇上若是爱惜他这个亲侄子,就不要再让他不快了。他已经够难受的了。”

  他看了片刻,小声道,“王妃,皇上也是好意。”

  吴权看着秦铮的样子,脸色极其差,丝毫看不出半丝伪装,他一时也疑惑了,看向站在他旁边的谢芳华,谢芳华只盯着面前的火堆,一脸的孱弱忧怜,忧悯伤情。他看向英亲王妃,英亲王妃拿着帕子抹泪,哭得甚是伤心。

  “滚吧!”秦铮对他摆摆手。

  吴权一噎,“这不是皇上为了给听音姑娘一个安葬在王府目的的。”

  “这圣旨不是给她的吗?她死了,但也要看看不是?我不烧她怎么看?”秦铮一脸怒容,“你回去告诉皇叔,哪怕是听音死了,但是我还有华儿,让他少看我的笑话!她活着都不要妾的位置,死了还要什么?有这一道破圣旨,不如给我们早点儿下大婚的圣旨。”

  “哎呦……”吴权哀呼一声,向上前营救,但是圣旨遇到了火,顿时被烧着了,他只能干跺脚,“二公子,您怎么烧了圣旨啊!”

  秦铮一把夺过,拿着圣旨看了一眼,忽然甩手扔进了火堆了,冷笑道,“皇叔这算是什么圣旨?是来笑话我的吗?”

  “杂家这就给您读!”吴权连忙取出圣旨展开。

  秦铮冷然地看向吴权,“什么好事儿?”

  “回二公子,是吴公公说,这圣旨是好事儿,也许你喜欢。”喜顺连忙道。

  秦铮回头瞅了他一眼,看向喜顺,沉着脸质问,“不是让你按照我的话做吗?怎么回事儿?”

  吴公公刚一到,立即哎呦了一声,“王妃、铮二公子,您们这是……这是将人给化了?”

  过了大约两盏茶后,喜顺带着吴公公匆匆地来到了后园子。

  火势越来越大,尸体已经烧得焦了,被火势干茶卷在里面,再看不见模样。

  谢芳华猜测这旨意赶在这时候传了来,定然是与秦铮和听音有关。

  喜顺知道这位爷如今心情极差,见王妃默许,连忙应是,迎了出去。

  英亲王妃闻言没说话,默许了秦铮的意思。

  秦铮脸色清寒,对府中的大管家喜顺怒道,“去看看!只要是关于我的,关于听音的,任何旨意,都给我推回去!”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

  英亲王妃一怔。

  “皇上有旨!”这时,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高喊。

  不多久,便火光冲天。

  干柴遇到烈火,再加之干柴上早就浇了油,不过须臾,那具尸体便随着干柴着了起来。

  有人立即从四面点着了火。

  秦铮将尸首放好后,忽然背过身子,不看火架,怒道,“点火!”

  四周观看的仆从们这时才恍然,原来这么急着火葬是这个原因,原来也是看了时辰的。顿时都觉得英亲王妃说得对,铮二公子这件事情做得对。

  秦铮沉痛地点点头,面色无论如何不舍,最后还是将人放在了火架上。

  “舍不得也得舍得!她这个突然猝死的心病,若是不化了,万一魂魄不散,以后化鬼魂缠你,那还了得!”英亲王妃厉喝,“赶紧把她给我放上去,再不放就错过时辰了。”

  “娘,我舍不得。”秦铮低声道。

  “铮儿,人死如灯灭,这姑娘她就是来坑你的,你将她化了,就当做一场梦吧!”英亲王妃上前拍拍儿子。

  秦铮站在搭建好的木柴边上,久久看着,不动作。

  不多时,一行人便来到了后园子。

  一行人刚离开落梅居,府中的仆从们便得了信,人人都惊异于铮二公子这么快就要火葬了听音,竟然不看时辰,不问吉凶。但见他脸色沉痛,人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出声。

  除了侍画外,其余跟随谢芳华来的婢女也都跟了去。

  英亲王妃强忍住笑,伸手拉住谢芳华的手,二人一起忧心忡忡地跟在了他身后。

  秦铮一噎,片刻后,咬了咬牙,将放在地上的死尸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这是非常时期,你在孙太医面前如何表现的?出了这个落梅居,去了后园子,府中仆从和暗中的人不知道多少会围看。你确定不抱着?”谢芳华挑眉。

  秦铮顿时嫌恶,“你让爷抱一个死男人?”

  “抬着怎么行,你抱上。”谢芳华回头对秦铮道。

  “将人抬上,去后园子吧!”英亲王妃摆摆手。

  谢芳华将解药递给侍画,低声对她嘱咐了一句,侍画郑重地点点头。

  只见那具死尸身量与听音相差无几,经过飞雁巧妙易容换了衣衫之后,几乎假以乱真。

  大约半个时辰后,所有一切都打点妥当,飞雁将易容好的那人抬进了屋。

  侍画、侍墨、侍蓝、侍晚与谢芳华一起来的,闻言也跟着飞雁一起去了暗室。

  飞雁点点头。

  秦铮见他回来,立即吩咐,“将人带下去易容处理了。”

  一个时辰后,飞雁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英亲王府落梅居,手里提着一个黑袋子。

  虽然听音在外的名声极大,但到底是一个婢女,所以,除了是秦铮未婚妻的谢芳华,再无人前来探望。

  三人商定妥当后,英亲王妃便让人去后园子空地安排,搭建上火架和柴火。

  “也好,倒也免得夜长梦多!”英亲王妃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了二人的决定。

  “起疑又如何?皇叔还能一个劲地盯着我一个婢女的事儿?他如今有多少大事儿也盯着。”秦铮道,“就算他起疑,也拿捏不住把柄。”

  英亲王妃哑然,“这么急着处理宫里该起疑了!”

  秦铮将谢芳华的意思简略地说了一下。

  她进来之后,便询问秦铮,“你不让我准备,是又有了主意了?”

  二人就此商定,不多时,英亲王妃便进了落梅居。

  谢芳华哼了一声。

  秦铮回头瞅了一眼,“你带走正好,我也免得总是看着她了,不是你,爷看着她躺在那里也不舒服。”

  谢芳华打开他的手,“免得夜长梦多,稍后飞雁带回来人,便火葬吧!我趁机将品竹救活带走。”

  秦铮伸手去拉谢芳华的手,赞扬道,“还是你聪明!”

  “好喽!”玉灼应了一声,出了落梅居。

  “你去我娘那,告诉她,让她现在就过来,早先说的事情不用她准备了。”秦铮吩咐。

  “表哥!”玉灼在门口探出脑袋。

  “玉灼!”秦铮又喊。

  飞雁来到门口,秦铮对他低声嘱咐了一番,他应声,出了落梅居。

  “你进来!”秦铮道。

  “在!”飞雁出现在门口。

  “是啊!”秦铮一拍手,忽然对外面喊,“飞雁!”

  “不用费劲去找了。昨日夜里,那二十个人,总要埋葬个去处,拿了一具就是了。”谢芳华道,“反正他们也不敢声张,拿他们的人正合适,这京城内谁家有新故去的人,难免有风声,弄不好,便功亏一篑。这有现成的,为何不用?”

  “你的意思是……”秦铮看着他。

  谢芳华点头,“这个可行,既然是要火葬,男人女人有什么区别?”

  秦铮将主意与她简单说了一遍。

  谢芳华又挖了他一眼,低声问,“如何埋葬?还是……”

  “反正她也没有知觉!”秦铮不以为意。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低叱道,“你怎么让品竹躺在塌陷了的床上?”

  秦铮见她来到,挑了挑眉。

  迈进门槛,外室画堂内没人,她挑开门帘进了中屋,见秦铮歪在软榻上,屋中一片狼藉,床塌陷着,品竹假扮的听音无声无息地躺在塌陷的床上。

  谢芳华见他站在厨房门口,白青和紫夜扒着他身子够他手里的铁盆,她抬步向主屋走去。

  “您进去吧!二公子等着您了。”林七敲了一下铁盆,白青和紫夜攸地向他跑去,他低声道。

  谢芳华顿住手,转向声音来源,见是林七,对他点点头。

  她刚想伸手去摸,不远处忽然有人喊了一声,“芳华小姐!”

  谢芳华停住脚步,低下头,两个小东西还是多日前的模样,英亲王府落梅居的好伙食也没将它们喂大喂胖,只是皮毛更水滑了些。

  谢芳华刚踏入落梅居内院,不知道在哪里猫着的一白狐一紫貂“嗖”地跑了出来,贴在她脚边乱蹭。

  春兰折返了回了幽兰苑。

  谢芳华颔首。

  顺畅地来到落梅居,春兰止住脚步,“王妃在安排事情,您先去陪陪二公子,稍后王妃就过来。”

  府中气氛甚是沉闷,一路上走来,奴才婢女们都远远地避开了,无任何吵闹喧哗。

  谢芳华想着人人都是唱大戏的天才,比小凤祥有过之无不及,她点点头,随着春兰一起进了府内,向落梅居走去。

  春兰早已经等候在门口,见谢芳华来到,上前对她见礼,面色焦虑忧心,“芳华小姐,您来了!快去看看二公子吧!”

  马车在忠勇侯府门口停下,谢芳华下了马车。

  京城的大街上,三五一群,三两一伙,都在谈论着听音之死。当忠勇侯府的马车穿街而过,很多人都停止了讨论。忠勇侯府的马车过去后,众人都猜测,里面坐着的人若是芳华小姐的话……

  春兰抿着嘴笑。

  “我也管不了了!”英亲王妃摆摆手。

  春兰悄声道,“王妃,您就甭操心了,咱们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感情好,这是好事儿。”

  在玉灼出门后不久,英亲王妃便得到了他去请谢芳华的消息,她顿时被气笑了,“这个小混账东西,一刻也离不开华丫头了。我这才把他弄回来,他转眼竟然让人也将华丫头请了来。”

  不多时,侍画备好车,谢芳华上了马车,随着玉灼一起前往英亲王府。

  玉灼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想着此时她去英亲王府妥当不妥当,想了片刻,觉得听音这个婢女被她做得不同寻常婢女。如今她突然猝死,她去看看应该也不会引起什么争论。她点点头,吩咐侍画去备车。

  玉灼立即点头,“表哥希望你去。”

  “他的意思?”谢芳华询问。

  “您看的可不是婢女,而是我表哥啊!”玉灼立即道。

  谢芳华抿唇,“一个婢女而已,劳动我去看?”

  玉灼咳嗽了一声,挠挠头,嘿嘿一笑,“芳华姐姐,表哥差点儿杀了孙太医,如今疯了一般地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你是她未婚妻,听闻了这种事情,是不是该去英亲王府瞧瞧他?”

  谢芳华嗤了一声,“玉灼,你胡说八道的本事比你的武功好多了。”

  “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玉灼道。

  谢芳华知道秦铮回来当夜,因快马加鞭,独自一人先行,飞雁带着玉灼第二日才到达,直接回了英亲王府。她挑眉,“他怎么了?”

  玉灼见到谢芳华后,仔细地打量了她几眼,然后哭丧着脸道,“芳华姐姐,你快去看看表哥吧!”

  忠勇侯府内,谢芳华听侍画禀告,有一个叫做玉灼的人来了府里,要见小姐,她点点头,让侍画将人请了进来。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又聚集去了忠勇侯府。

  纸里最包不住的就是火,听音因为铮二公子最近一直不在府中,在意芳华小姐多过她,失宠之下,郁郁不快,才得了心之病的传言,也跟着蔓延开来。

  一时间,可惜者有之,感叹者有之,还有人家想把女儿送人为婢以求攀上枝头者,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念头消散了些。

  但是孙太医离开英亲王府后,经他肯定,不敢相信也得相信,因为这就是事实。

  一时间听闻消息的人,都觉得不敢相信。

  火烧法佛寺,神灵庇佑,忠勇侯府小姐大好了。可是这才几日,听音便猝然而死了。

  但是听音一直没被人忘记。

  自从秦铮在除夕之日遇到了忠勇侯府小姐,一见中意,灵雀台逼婚,所有人的目光才转向了忠勇侯府。

  听音刚被秦铮收在身边那会儿,请琴棋书画四位有名望的师父教导琴棋书画,请宴府楼的大厨教导厨艺,请英亲王妃亲自教导针织女红,可谓是捧在手心里,爱护极重。

  一时间,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再度地聚到了英亲王府的落梅居。

  各大府邸都不约而同地听到了消息,就连皇宫也被消息席卷了。

  听音的名字在被秦铮收到身边时便传扬开了,如今她突然死去,一时间沸沸扬扬。

  英亲王府落梅居铮二公子婢女听音得了心之病突然死去的消息瞬间便传遍了南秦京城。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八章毁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