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火截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月票这种东西越来越难攒了,哎……么么插。…頂點小說,

  ------题外话------

  谢云澜也看向西南方向,同样眯了眯眼睛。

  谢芳华也听到了西南方传来的动静,转头看去,当看到一队人马疾驰而来,当前一人锦衣夺目,姿容潋滟,她眯了眯眼睛。

  “在下很是荣幸受到两位如此大费周章的诚心邀请,可是……”言轻话语一顿,看向西南方,微笑道,“恐怕我们虽然要留下来做客,但是不见得要跟两位走。”

  “为了留住贵客,祖母想来不会怪罪!”谢云澜道。

  “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刚去,云澜公子便动刀剑,是不是不适合?”言轻看向谢云澜。

  谢芳华摇摇头,“不太确定!但可以一试!我败了呢,我身边不是还有一位?但若是你败了,那不如白费力气。”

  “芳华小姐确定是我对手?”言轻挑眉。

  “公子是要动手,还是随我回去做客?”谢芳华看着他。

  “的确不早了!”言轻也道。

  谢芳华拿着瓶子把玩,不答他的话,淡淡道,“天色不早了!”

  “芳华小姐过奖了!在下这一趟南秦之行,对于忠勇侯府的小姐才是深感意外。是该说这些年芳华小姐隐藏的好,还是该说世人眼拙?包括南秦的皇上。”言轻道。

  谢芳华含笑,“北齐的皇子可比玉家的一个小辈强多了,怪不得敢来南秦京城,真是艺高人胆大。不仅武功高绝,且精通毒术。”

  言轻细细一听,顿时避开了风向,“软筋散?”

  “这位公子武功高绝,且不惧毒,但是我不知道惧不惧这个。”谢芳华从怀中拿出一个瓶子,扬了扬手。

  言轻笑了一下,“若我说,凭你二人,不见得真能拦得住我,芳华小姐可信?”

  “自然是信的,否则如今你不会站着了。”谢芳华心下也讶异,没想到她下的毒竟然使得言轻能抗拒,除非是他身上佩戴了什么解毒之物,或者,他本身不惧毒。

  “若是我说,我没中毒,芳华小姐可信?”言轻看着谢芳华。

  “也许!”谢芳华点头,“可是事情就这么凑巧。”

  “若不是芳华小姐闯入了轻水楼,我想我们的身份也不会暴露。”言轻道。

  “两位的身份虽然遮掩得隐秘,但因为自视甚高,哪怕住在秦楼楚馆,也改不了用北齐之物的自小习惯。尤其是那般奢华之物,实在不适合暗中潜入南秦京城的两位用来隐藏身份。”谢芳华道。

  “在下很好奇,芳华小姐是何时识破我二人的身份的?”言轻看着谢芳华,不答他的话。

  “是啊,在这一片山坳,方圆一里之内,我都下了毒。”谢芳华点头,回应云水的话,然后看向言轻,“这位公子,你觉得是否可以考虑留下来做客之事?”

  “你……你下了毒?”云水倒在地上之后,困难地吐出一句话,昏了过去。

  言轻脸色一沉,并没有上前。

  谢芳华坐着并没有动,坐在她身边的谢云澜也没有动,当云水的剑到谢芳华眉心三寸之时,他面色一变,手中的剑抓不住,“桄榔”一声掉在了地上,他身子踉跄了一下,也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云水的剑径直向谢芳华眉心刺去。

  言轻皱眉,慢慢地松开了手。

  云水冷嘲一声,对言轻道,“你别拦着我!”

  “是吗?”谢芳华看着他,“那你尽管出手,看看我拦不拦得住你们。”

  “你果然已经识破我们的身份!”云水额头青筋跳了跳,“我就算没本事,你今日也拦不住我们。”

  “是啊,就凭我们。”谢芳华点头,看着云水道,“玉家果然一代不如一代了,没本事不说,还总是跳着想动手。”

  “就凭你们要拦住我们?”云水手中的剑发出低吟声,体现主人想出手的冲动。

  “这么说,两位是拒绝了?”谢芳华挑眉。

  “你做梦!”云水怒斥了一句。

  “我想多留客人待些日子而已,你若是说软禁,我到也不反对这个词。”谢芳华看着二人,“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你还知道抱歉?”云水怒道,“多住些日子是什么意思?软禁我二人?”

  谢芳华点点头,漫不经心地道,“我请二位多在南秦住些日子,毕竟前日秦铮和我出手,伤了二位的手下,甚是抱歉。”

  “就算没有交情,也当该让你如此费心拦截的人被拦个明白是不是?”言轻看着她。

  “关于莲花兰之事,我不觉得我和二位有交情。”谢芳华道。

  言轻出手拦住云水,看着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有什么目的,但说无妨,若是在下二人能帮助,念在莲花兰的交情,也不会推脱了。”

  谢芳华坐着没动。

  “那就试试!”云水忽然出剑。

  “恰恰因为我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我才觉得,你杀不了我。”谢芳华也笑了笑。

  云水冷笑,“别以为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我们便不敢杀了你!”

  “你手中的剑怕是同意的!”谢芳华看着云水。

  言轻还没说话,云水突然抽出剑,怒道,“跟她废话做什么?我们要离开,还有谁能拦得住我们?谁若是拦我们,要问问手中的剑同意不同意!”

  “除了好奇还有什么,不如这位公子猜猜。”谢芳华看着他。

  “芳华小姐,我不太明白,你如此大费周章,从京城追来这里,又纵火烧山,只是因为好奇?”言轻缓缓开口,“我看不尽然吧!”

  谢芳华承认不讳,“今日夜晚的天太黑了,这火着起来便亮堂了。”

  “前方的大火是你放的?”云水顿时竖起眉头。

  “两位是什么身份?我也很好奇!”谢芳华语调淡淡,“深夜出城,混在两位郡主的队伍里,实在让人想一探究竟。更何况我是个好奇之人,明知道有隐情,自然会忍不住想问个清楚明白。”

  “你是猜出我们的身份了?所以故意等在这里?”云水脾性急,顿时质问。

  云水后背挎了个包袱,药香味就是从他的包袱里传出。

  “我竟不知道翠红楼还允许楼内的人外出,两位这是哪里去啊?”谢芳华看着二人。

  那二人脚步一顿,面色微变,云水顿时握紧了手中的剑,言轻比云水镇定,打量了二人一眼,二人并未易容乔装。他扬眉,“芳华小姐?云澜公子?”

  谢芳华和谢云澜一个人倚在一块石头上,坐着没动。

  那二人刚一来到,谢芳华和谢云澜看见了他们,他们也看见了他们。

  因这一处山坳,除了新长出来的草,没有树木可做遮挡,所以,二人无藏身之地。

  他们所料不差,一个时辰后,那二人出现了二人的视线中。

  谢芳华和谢云澜觉得那二人既然来南秦,这一路的每一处地形应该是了如指掌的,大火能挡住金燕和秦怜那两个女人以及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府兵,但也挡不住那二人。

  除了官道,这一处是必经之地。

  谢云澜和谢芳华守在了唯一一处能绕过火源的的山坳,等着那二人从这里路过。

  队伍停住脚步,在原地等候。众人并没有发现少了两个人。

  半个小时后,队伍撤到了枫叶林外,距离那片山林远了,只看到那一片天空被烧成了红色,其余的不得见了。

  大约过了一盏茶,在队伍的尾方,两个人悄悄地脱离了队伍。

  队伍继续撤退。

  那统领点头,连忙派了两个人回京送信。

  金燕看着那一片山林火红一片,也有些害怕,“嗯,你说得有道理,万一蔓延开来,可不是一尺一地遭殃。”话落,她对那统领吩咐了一句。

  “这里的火势万一大了怎么办?还是派人去给京城里传个话吧!”秦怜在车内,回头看着火红的山林,“若是火势蔓延,不能控制,祸害千里,可就麻烦了。”

  随着命令下达后,队伍调转车头马头,齐齐往后撤。

  于是,他下了命令,队伍撤退五里。

  那统领一听,松了一口气,两位郡主不回京城也可以,只要退到安全的地方就行。

  金燕闻言看向前方,前方已经被照得火光冲天,她也有些怯意,知道若是强行赶路,没准真被那火给吞了,没了命,还见什么秦钰。她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这样吧!咱们不回京城!但是必须得退到安全的地方。这里距离着火的地方太近了,万一火势蔓延过来,不安全。这是火,火遇到干草干柴风,就会肆虐,可不会管我们是什么身份,一样往我们身上扑。”秦怜道。

  “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不回去!”金燕道。

  秦怜这么片刻脑子清醒了些,转头对金燕道,“刚刚我的想法也欠妥当,如今三更半夜,我们的人不宜派出去。况且他说得对,这附近哪里去找水源灭火?”

  那统领知道在金燕这里行不通,看向秦怜。

  “什么使不得?我便不相信还有哪个眼睛瞎的不知道我们二人的身份想要谋害我们?那也要看看他们家有多少人够皇上舅舅砍头满门抄斩的!”金燕怒道,“别废话,按照我说的去做。”

  那统领一惊,“郡主,这可使不得。”

  “你不用说了,我好不容易出了京城,让我回城不可能。”金燕喝住他的话,命令道,“就按照刚刚怜妹妹说的话去做,留几个人在这里,其余人都去找水源救火。”

  那统领看向金燕,“郡主,您和怜郡主的安危才是……”

  “不行!决计不能回去!”金燕立即否决,断然道。

  “两位郡主,属下建议咱们回城吧!这火势难保不会因为风向一转,就会烧到北面来。您二人若是出事的话,咱们护送的这三百兄弟都得因为护主不利而死。”那统领请求。

  秦怜闻言皱眉,似乎想着办法。

  “这……”那统领摇头,“属下也只是知道有猎户人家,但是如今黑灯瞎火,也看不到人家居住在哪里。如何救?”

  “那你说怎么办?”秦怜看向那统领,“你也说了,这道路两旁也有猎户人家,万一伤及了人性命,可怎么了得?我们见死不救?”

  “不行,万一是有人作乱,几个人护不住您二人怎么办?况且这附近也没有水可以灭火。”那统领立即摇头。

  “如今趁着火势还没着起来,留几个人护着我们,其余人去救火。”秦怜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回去?”金燕急了,她好不容易出来,还没见到秦钰,说什么也不想回去的。

  那人摇摇头,“恐怕不能,虽然是道路旁的一面山林着了,但是火苗顺着风一刮,很快道路的另一面应该也会被点着,万一我们走过的时候,火苗都被风刮到我们的身上,我们就陷入火海包围了。根本走不出去。到时候不但兄弟们没办法护住两位郡主,恐怕自救都不行。”

  “若是不救火,咱们现在快马加鞭,能躲开这片火前行吗?”金燕有些焦急地问。

  那人看了一眼队伍,犹豫地道,“两位郡主安危打紧,若是咱们这些人都去救火,万一有什么不良之人谋害两位郡主,那岂不是有机可乘?况且这火也不确定是不是有人预谋放火。属下二人没看到什么人,只看到火势不小。”

  “现在咱们若是救火,火扑得灭吗?”秦怜立即道。

  这时,被那统领派出去的二人急匆匆赶回来禀告,“回大人,的确是山林着火了,因是黑夜,无人救火,这火势渐渐大了。”

  金燕和秦怜闻言对看一眼,都没说话。

  那统领闻言猜测道,“咱们走的是官道,官道两旁,有山林处,寻常都有一二户人家,以打猎为生。如今正是初春,但分有些火星,便能引得山林着火,再加之春风一吹,火势就蔓延了。”

  “谁知道!”秦怜看着那火势有些烦。

  “看样子就是着火了!”金燕奇怪道,“怎么三更半夜的着火?”

  大约过了两盏茶,前方的火势看着更大了。几乎照亮了那一片山林。

  那护卫统领又吩咐队伍停止前进,休整片刻,等待打探消息的人回来再做决定,同时他安排人警醒一些,四下观望,守护好马车内的两位郡主。

  那二人得令,齐齐脱离队伍,骑马向前方打探消息。

  那人立即应是,连忙挥手招来两个心腹之人吩咐了下去。

  “不要胡说!”金燕对走在车旁的护卫统领道,“你派两个人去前面打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大半夜的着火了?”

  外面的人立即哽了声,他们的确不确定是着火还是劫匪,万一是劫匪,心下都寒了寒。

  “是着火了吗?你们确定不是劫匪?”秦怜对外面问。

  前方远处有火光,一片亮堂。

  秦怜揉揉眼睛,也坐起身,看向外面。

  二人同时被外面的声音惊醒,金燕闻言立即挑开帘幕向外看去。

  金燕和秦怜自从停止了争论后,金燕想着天亮就能见到秦钰,心下激动,怎么也抑制不住欣喜,同时胡思乱想,不知道秦钰若是突然看到她前去,会如何想法。而秦怜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郡主,郡主,不好了,前方着火了!”有人立即对车内喊。

  众人都看去,果然见前方不远处有火苗窜起。

  这一声喊声极大,使得队伍中的人齐齐一惊。

  大约半个时辰后,金燕和秦怜的队伍中忽然有人喊,“快看,前方着火了!”

  二人很快便商量妥当,谢云澜挥手招来人,吩咐了下去,然后,便跟谢芳华起身,抄近路向前而去。

  谢芳华点头。

  “只要不伤到人,毁了山林也无碍。那就这样吧!着人看护好那两处人家,其余人把守在四处,争取不让火势蔓延到那一片山林之外。”谢云澜道。

  “前方五里处,有一片平坡,我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几遭,的确是有两家猎户人家,但是,那两处人家都住在山涧小溪处,被水源隔断与山林的衔接。哪怕火势控制不住,也应该伤不到人,只是那一片山林势必要毁了。”谢芳华道。

  “如今是初春,山林四处还有很多干草,万一火势控制不住,伤害到山林人家……”谢云澜看着谢芳华,“这个方法可行,但是,一定要着人控制住火势。”

  “所以,我们就趁他们脱离队伍离开之后截住他们,动手留下。”谢芳华道。

  谢云澜点点头,“他们既然偷偷出京,还是不想暴露偷潜入京城的行为和身份,所以,势必要在京城人赶到之前离开。”

  “一旦情况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那二人是否会瞅准机会立即脱离队伍?”谢芳华问。

  谢云澜想了一样,“那么就拦住了他们的队伍,而且,火势若是大的话,这里距离京城三十里地,京城会比临汾镇更快得到消息,大长公主府和英亲王府为了两位郡主的安危,都会很快就出动人马,宫里的皇上也许也会惊动。”

  “若是前方山林着火了,会怎样?”谢芳华看向前方道。

  谢云澜点头,“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谢芳华点点头,“云澜哥哥,你说得对,必须在她们到达临汾镇之前,我们动手拿下那二人。不能让他们落在秦钰的手里。”

  “恐怕混入这只队伍入了秦钰圈套的二人还没察觉,待到了临汾镇,他们就是秦钰手中的人了。”谢云澜道。

  “外人会说,是金燕喜欢秦钰,任性去了临汾镇。”谢芳华道,“反正,她喜欢秦钰的确已经不是秘密。”

  谢云澜闻言面色端凝,“你说得极有道理,这像是四皇子做的事情,哪怕他不喜大长公主府的金燕郡主,但是也会酌情利用金燕想见他的心里安排这个行程,而且,还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隐藏了他自己。”

  “秦钰应该也得到了那二人要离开京城的消息,所以,顺手推舟,安排了这只队伍,让那二人借助此次机会混入,然后,他在临汾镇接应。”谢芳华道。

  谢云澜也眯起眼睛,“你是说,这是秦钰暗中安排的?”

  谢芳华看着他道,“否则,金燕和秦怜两个女儿家连夜启程去临汾镇,虽然有护卫护送,但是不合常理。大长公主宝贝这个女儿,就算方圆百里的盗匪被秦浩夷平,她也不会放心。更何况还跟着个秦怜?皇后和英亲王妃宝贝的女儿。若是去临汾镇,定然不差今日这一夜,该让她们白天再走。可是,如今连夜行程,二三百人的护卫,若是遇到厉害的杀手,也不见得能保全二人。除非,是有不得不连夜启程的理由,还有暗中护送和接应的人。”

  “怎么说?”谢云澜心神一醒。

  谢芳华忽然灵光一闪,“也许秦钰已经得到了那二人在京城的消息了,也已经知道了那二人的身份了。”

  “若是照着这个速度,天亮之后,她们应该能到临汾镇。”谢云澜道,“我们必须在这之前出手,否则,再出手,定然会惊动秦钰,惹来麻烦。”

  心里的一堆疑惑暂且压下,谢芳华眯着眼睛看着前方。

  英亲王府两位公子身边的人在同一日死去,英亲王府已经乱作了一团,可是她去英亲王府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秦怜的身影,难道那时候秦怜不在府中?已经和金燕在一起了?

  那么秦怜跟金燕在一起又是怎么回事儿?

  是否说明,金燕身边一定有云水和言轻的人,鼓动了金燕?

  为何早不去晚不去偏偏今日夜里去?

  金燕和秦怜为何突然要前往临汾镇?

  没想到云水和言轻二人竟然混入了她们出城的队伍,不过谢芳华也奇怪,大长公主竟然允许金燕和秦怜夜间出城,还只两个女儿家。

  尤其还是要在不惊动秦怜和金燕的情形下。

  如今正是黑夜,秦怜和金燕的队伍有二三百人之众,有两个人夹在中间,也不好排查。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一章火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