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突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金燕的声音虽低,但还是被秦怜听了个清楚。

  秦怜立即探头看去,当看到远远一队人马而来,当前一人正是秦钰后,她顿时欢喜,“是秦钰哥哥。”话落,她同时看到了骑马在秦钰身后半步的谢芳华,她顿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道,“芳华姐姐?她……她怎么和秦钰哥哥在一起?”

  金燕自从看到了秦钰,眼睛便焦在了他身上移不开,听到秦怜怪叫的话,她才勉强移开视线,当看到果真是谢芳华,她脸色刷地变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她怎么会和表哥在一起?”

  秦怜嘴巴张开又合上,如此片刻,才奇怪地道,“她不是一直和我哥哥在一起吗?”

  金燕攥着帕子揪紧,也不明白谢芳华为何三更半夜地跟秦钰走在一起,从那日在茶楼一番交谈看来,她明明在意秦铮,否则那日也不会冲进皇宫去救他了。可是今日这又作何解释?她又看向谢云澜、言轻、初迟、云水四人,他们明显和骑兵不一样。她冷静了些,又问,“那几个人是谁?”

  秦怜忽然睁大眼睛,“轻水楼的公子?”

  “什么轻水楼?”金燕纳闷,“你认识他们?”

  “轻水楼就是翠红楼新开的门面。”秦怜盯着二人,细细辨认,发现真是,更是疑惑,“他们怎么聚在了一起?”

  “翠红楼?青楼?”金燕虽然不知道轻水楼,但是知晓京城鼎鼎大名的翠红楼,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是清倌?表哥怎么不顾身份和他们在一起?”

  秦怜嘎嘎嘴,不喜金燕这个语气,她还不顾身份逛清倌楼了呢!清倌怎么了?也是人。可是她自然不能说出这件丢人的事儿。只没好气地道,“等他们来到近前,我们问问不就行了。”

  金燕住了口,重新看向秦钰,见他一马当先,丰仪尊贵。渐渐走近,多日的思念让她的心如潮水般的翻滚。本来以为大火封山,明日早上到不了临汾镇,见不到他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突然地出现在了这里。虽然意外地多了谢芳华,但她心下还是压制不住地欢喜。

  秦怜看着金燕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跳下了马车,提着裙摆迎了上去。

  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府兵自然识得秦钰,纷纷讶异之余则是实打实地松了一口气。如今四皇子出现就好了,他们不必再提心吊胆地担心两位郡主出事儿了。

  “秦钰哥哥!”秦怜欢快地喊了一声。

  秦钰来到近前,见秦怜跑来,他勒住马缰绳,翻身下马,对她露出温润和煦的笑意,“怜儿!”

  秦怜“哇”地一声,“秦钰哥哥,真的是你啊!”然后,又跑了两步,冲进了他的怀里。

  秦钰身子被他撞得踉跄了一下,才伸手抱住她,失笑道,“都多大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莽撞?我以为我走了这大半年,你该端庄了些才是。”

  秦怜死死地抱住他,嘟起嘴角,“你还说?你一走就大半年,如今这一路回来杀机重重,我都担心死了。”

  秦钰“唔”了一声,“这不是回来了吗?好啦,多少人都看着呢!你若是哭鼻子,小心让人笑话你。”

  秦怜哼了一声,声音有些哽咽,“谁爱笑话谁笑话,我见了哥哥,难道不能欢喜得哭了?”

  “你这张嘴,从来就能说出些道理来。”秦钰微笑,拍拍她后背。

  秦怜抱着他捏了捏他后背的肉,抱怨道,“瘦了这么多……”

  秦钰无奈,“本来在漠北军跟随军队一起操练时长胖了,只是这一路回来,急着赶路,才又掉了分量。”

  “你如今回来了,让皇婶天天盯着御厨给你补回来。”秦怜放开他,退出他怀抱。

  秦钰点点头,温和问,“母后还好吗?”

  “前些日子听说临汾桥之事,她忧心之下染了寒症,如今好些了。”秦怜嘿嘿一笑,“你回来了,她心情一好,病就好了。”

  “鬼丫头!”秦钰敲了秦怜脑门一下。

  “哎呀,你怎么又敲我?这个毛病你也是总不改。这回我终于确定是你回来了。”秦怜捂住额头,好奇地道,“不过你怎么三更半夜地出现在了这里?”话落,她不等他答话,歪头看向谢芳华,“喂,芳华姐姐,是你吧?你怎么没和我哥哥在一起,却和钰哥哥在一起?”

  谢芳华看了秦怜一眼,说道,“我和云澜哥哥给谢氏米粮老夫人敬魂,巧合碰到了四皇子,便一同回京了。”

  秦怜恍然,“原来是敬魂。”她好奇打量她身边几人,目光在谢云澜和初迟身上转,“哪位是云澜公子?”

  “怜郡主,在下谢云澜。”谢云澜在谢芳华身边,对秦怜拱了拱手。

  秦怜仔细地打量他一眼,惊艳道,“原来你就是谢氏米粮的公子,传说傅粉何郎,美颜仪容,尊比王孙,雅如侯爵。就是你啊!”

  谢云澜失笑,“竟然有这样的传言吗?在下倒不晓得。在下是谢氏米粮的谢云澜没错。”

  秦怜见他笑容温和雅致,使人舒适至极,她立即道,“你比那个谢氏盐仓的谢云继好多了。既然芳华姐姐喊你云澜哥哥,我以后也喊你云澜哥哥吧。”

  谢云澜眸光微动,笑着摇头,“在下草民,当不得郡主这个称呼。”

  “这话怎么说呢?我哥哥和芳华姐姐有婚约,芳华姐姐是我未来的嫂子,她的兄长不也是我的兄长吗?”秦怜对他板下脸,“难道你看不上我?不愿意我称呼你一声哥哥?”

  谢云澜一时哑然。

  “怜儿!不许胡闹,他们一日未大婚,还是做不得数的,你不要为难云澜公子。”秦钰拉过秦怜,对谢云澜歉然道,“云澜兄勿怪,这丫头被母后和我宠坏了。”

  秦怜嘟嘟嘴,“不行,他不同意我也要喊云澜哥哥。”

  “既然你要喊,那以后,连云继哥哥也一并喊了吧。否则,一个也不准喊。”谢芳华看到秦怜就头疼,自己有哥哥不要,偏偏抢人家的。

  “才不要!”秦怜顿时摇头,“不喊就不喊。”

  秦钰失笑,摸摸她的头。

  秦怜打开秦钰的手,伸手一指,“秦钰哥哥,他们……怎么跟你在一起?”

  秦钰见他指的是言轻和云水,他道,“你识得他们?”

  秦怜点头。

  “他们是谁?”秦钰奇怪地看了秦怜一眼。

  秦怜咳嗽了一声,显然那日她和谢芳华逛翠红楼轻水楼之事被隐瞒下了,连秦钰也不知道。她呐呐道,“他们……嗯……”她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也看着她,并没说话。

  “哎呀,他们是不是跟着你一起的?”秦怜忽然灵光一闪,对谢芳华问。

  谢芳华知道她不好在秦钰和这些人面前说出那日之事,毕竟传扬出去,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若是让她说出来,她跟着一起逛清倌楼也不怎么光彩。她点点头,“他们手中有莲花兰,我请两位公子跟我一起陪云澜哥哥敬魂魄。莲花兰是稀世名品,只有他们有。”

  秦怜恍然,“我就说秦钰哥哥怎么识得他们呢。”话落,她为了免于秦钰探究,立即拽着他转移话题,对远处马车一指,“秦钰哥哥,你看,那是谁?”

  她指的人,自然是金燕。

  虽然她不怎么喜欢金燕,但是此时,她也不介意帮帮她。

  秦钰自然是早就看到金燕了,此时顺着秦怜的手指,他面色含笑,“是金燕表妹,我如何能不识得?”话落,他对金燕招手。

  金燕在秦怜下了马车后,就已经下了马车,可是看到秦怜冲进了秦钰的怀抱又是撒娇又是说笑,亲密至极,而秦钰面容宠溺,她脚步顿时僵住了,手中的帕子揪在了一起。

  虽然明知道秦怜和秦钰从小一起长大,堂兄妹之情堪比兄妹之情,但是她仍旧忍不住嫉妒。

  嫉妒秦怜能随心所欲地在秦钰面前撒娇亲密,而她却不能如她一样地跑过去。

  虽然她也极想如她一样,想扑进他的怀里,一解相思之苦,可是,她却做不到。即便她做到了,但是秦钰也一定不会像对待秦怜一般地对待她。

  自小,除了秦怜外,他待所有人都一个模样。

  虽然他的性情温和,不同于秦铮表哥一般和谁也不亲近,言谈行止间总是温和有礼,但是却也隔着一层距离,骨子里一样的疏离淡薄。

  见秦钰对她招手,她深吸了一口气,迈着莲步款款走来。

  不多时,来到近前,她微微一福身,给秦钰见礼,“表哥!”

  秦钰笑容浅浅,温和尔雅,“表妹免礼。”

  “表哥怎么……你是要回京?”金燕站直身子,有一肚子疑问。

  秦钰微笑,“我是收到了姑姑提前派人送到临汾镇的书信,得知怜儿和你一起要去临汾镇,我恐防途中不顺,便来接你们。没想到果然不太顺利,前山林竟然着火了。”

  金燕讶异,“我娘竟然提前给你去书信了?”话落,她扭过身子,不快地道,“她不是答应我不给你提前送信的吗?果然她不可信。”

  秦钰看着她,温和道,“你们两个女儿家,实在胆子大,深夜启程,万一有什么不测,如何是好?姑姑是担心你们。”

  金燕一时无言,嘴上虽然埋怨她娘,但是心里因为能见到秦钰,还是高兴的,只是忍不住去揣测到底是因为秦怜他才担心来接,还是因为她所以来接。

  “如今大火封了路,是不能再前行了,回京吧!”秦钰道。

  “这大火既然封了路,表哥你们是怎么越过火过来的?”金燕这才看向谢芳华,语气中虽然有些情绪,但不仔细辨认不出,“芳华小姐,又见面了。”

  谢芳华点点头,语调温和,“金燕姐姐!”

  秦钰讶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自从相识,在他面前,谢芳华从来不曾对他和颜悦色,没想到她竟然对金燕说话温和,他慢了一下地开口,“我们是绕过山坳过来的,那边是山路,极其难走,马车不能行。”

  金燕点点头,“原来如此!”话落,她欢喜地道,“表哥,你也要与我们回京吗?”

  秦钰含笑点头,“自然,距离京城这点儿路了,不回去说不过去,我也好久不曾见父皇和母后了,甚是想念他们。”

  “那真好!”金燕不由笑了。

  “哎呀,天不早了,要回去赶紧回去吧!”秦怜有些不耐烦,“好不容易出门一趟,就这么泡汤了。这回回去,再不见得能让出来了。”

  “大伯母不知道你跑出来吧?”秦钰看着秦怜。

  “这回怕是已经知道了。”秦怜跺了一下脚,对秦钰道,“我要跟你一起骑马,不坐这破车了,慢死了,晃荡的我头疼。”

  “好!”秦钰点头,翻身上马,同时将秦怜拽在了他身前,又对金燕道,“表妹,上车吧!天色不早了。”

  金燕看着秦怜在马上打哈欠,脑袋枕在秦钰的勒着马缰绳的臂弯上,她压下情绪,看向前方,“前方的火会不会蔓延?我们不管了吗?”

  “不会蔓延,顶多烧一片山林,不出一个时辰就会熄灭,不用管了。”秦钰道。

  金燕点点头,但是她不想回到车上,那样帘幕遮掩下,她就不能看到秦钰了。她忽然对谢芳华道,“芳华妹妹,我也不想坐马车了,你载我一程可好?”

  谢芳华微笑,“自然好,金燕姐姐上来吧!”话落,她对她伸出手。

  金燕立即欢喜地走过去,将手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轻轻一拽,将她拽上了马,她比金燕身量微高,让她坐在了身前。

  待坐好,金燕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秦钰在不远处,离他很近。

  秦怜本来闭上了眼睛,忽然睁开,偏着头对金燕吐了吐舌头。

  金燕瞪了秦怜一眼,明知道她心中恼得要死,秦怜这小妮子却是故意气她,她和她上辈子一定有仇。

  秦钰又讶异了一下谢芳华如此好说话,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摆摆手,一行人启程回京。

  因有秦钰等人带队,回城的队伍明显快了很多。

  寅时整,队伍来到了京城。

  在距离谢云澜府邸分路口时,谢芳华勒住马缰绳,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你回府吧!我送他们就好。”她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云水和言轻。

  谢云澜微微抿唇,点头,“也好!”

  “云澜兄,再会!”秦钰拱了拱手。

  “四皇子再会!”谢云澜也拱了拱手,转路向自己府邸而去。

  一行人又继续前行。

  距离城门口还有一里地时,金燕忽然道,“咦?芳华妹妹,你看城门口,那个人是秦铮表哥吗?”

  谢芳华正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城门口,此时抬头看去,果然见城门口立着一队人马,丝毫不少于秦钰跟随的人,皆是清一色骑装,当前一人端坐在马上,不是秦铮是谁?

  显然,这副阵势,岿然不动,等了许久了。

  秦怜被惊醒,睁开睡眼,看清楚果然是秦铮后,忽然翻了个白眼,“我哥哥又闹什么?”话落,她对谢芳华道,“以后你出门带着他,走走处处让他跟着,免得他折腾。这一回又是特意等你的。三更半夜,立在城门口,如乌云瘟神一样,忒吓人。”

  “吓人吗?我倒不觉得吓人。秦铮表哥在意芳华妹妹,如此深情,让人羡慕。”金燕说着,美眸瞟了秦钰一眼,语气里的确是有羡慕,丝毫没掩饰。

  秦怜哼哼了一声,没再反驳。

  谢芳华嘴角扯了扯,忽然扬起手中的马鞭,对着云水和言轻的马屁股就是响亮的一鞭子。

  二人一骑的马突然被狠狠的打了一鞭,自然吃不住,忽然拨开蹄子冲出队伍,向前冲去。

  那两人一骑如离弦之箭一般,将官道上卷起一阵烟尘,马蹄踏踏声响盖过了一整队车马响声。

  言轻忽然明了了谢芳华的做法,本来想要勒紧的马缰绳慢慢地放松了,选择英亲王府的这个铮二公子虽然不讨喜,但是论身份来说,比四皇子秦钰好了那么一点儿。

  云水本也不傻,也明白了谢芳华的作为,但心下还是不满,他对秦铮的看法比谢芳华还恶劣。毕竟那日他是真的要杀了他。谁都不会对险些杀了自己的人有好看法,尤其那个人还极其嚣张地又杀了他们手下那么多人。

  但是此时的马已经收不住,更何况,言轻明显顺从了谢芳华的意思冲向秦铮的队伍,他虽然不满,但是也只能听言轻的。

  秦钰正看着城门口,料到秦铮会出现等候,但是没料到谢芳华为了护住那二人会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将那二人推进秦铮手里,他面色一沉,忽然抽出马前的箭筒,拉弓搭箭。

  谢芳华忽然抖动书中的鞭子卷住了秦钰的箭筒,秦钰偏头向她看来,她对他微笑,“四皇子,刀剑无眼,伤了人性命可不好。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你刚回到京城,恢复了身份,不想因此再被贬黜吧!”

  ------题外话------

  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啊亲爱的们,手里攒到月票的,别留着啦!画圈圈~

  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三章突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