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很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月票是一个美丽且忧伤的话题,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最后十天啦,我们加加油吧~么么哒

  最近总是有亲怀疑我的人品,觉得我对秦铮不亲,你们没觉得自己是在冤枉我么~

  ------题外话------

  秦钰看着秦铮,见他一只胳膊一直僵着,眸光变幻了一番,忽然道,“芳华小姐呢?昨日可是芳华小姐请的那两个怜人,说是给谢氏米粮老夫人敬魂。两个怜人手里却有稀世品种的莲花兰,这可是奇事儿。”

  怜人的命,向来是不记载在律文里。更何况冲撞英亲王府公子,的确是该杀。

  皇帝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可是秦铮一口咬定被他杀了,他也无可奈何。

  “既然皇叔不信,那您就吩咐人去找吧!我杀了就是杀了。在这南秦京城,有胆子冲撞我的人还没出生。既然他们不长眼,我自然要杀了。”秦铮打了哈欠,往回走,“您慢走,不送!”

  “不错!”皇帝点头。

  永康侯看了一眼皇帝,见皇帝脸色阴沉,四皇子面色不愉,他试探地开口,“世间之事,千奇百态,也许真有联系也说不准,最好是拿到那二人彻查一番,以免错失。”

  监察御史和翰林大学生齐齐点了点头。

  “这也有些道理!”右相颔首。

  “你看,您也不相信吧?几位大人呢?你们是不是也觉得荒谬?”秦铮抓住了话柄,问向右相等人,“所以,两个怜人岂能和北齐皇子有联系?”

  “铮儿,不准胡言乱语!堂堂皇子,岂能不顾及身份去做怜人?”英亲王训斥秦铮。

  “各位大人,你们可见过北齐皇子?”秦铮看着几位朝中众臣,目光一一掠过右相、监察御史、翰林大学生、永康侯,最后定在英亲王身上,“父王,您觉得,若是让四皇子去当怜人,四皇子可去?您觉得让皇叔的哪位皇子去当怜人?哪个去?”

  皇帝一噎,“秦铮,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既然四皇子说像北齐皇子,你如何说杀就杀?”

  “听到了!皇叔,您的声音大得很,我的耳朵都震得嗡嗡的,如何能听不到?”秦铮摸了一下耳朵,“不过您若是来找我要那两个人,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您了。已经杀了,被扔去乱葬岗了,如今怕是早就喂进了狗肚子了,没在我手里。若是您不相信,那么只管找,你们若是找出来,再来质问我。”

  “秦铮,你没听到朕的话吗?”皇帝沉怒。

  秦钰住了口。

  “杀了就是杀了,有本事你就让他们再活回来。”秦铮看着他。

  秦钰目光微沉,“若是你没杀那两个人,被我找到,你该如何?”

  “你的人确定盯住我的人了?”秦铮对秦钰扬眉,“我的人昨日在城外当即就扔去乱葬岗了,还用得着再出城?两个怜人而已,还值得爷费心藏着掖着?别可笑了你。”

  “秦铮,这件事情有关南秦和北齐两国邦交,那两个人,赶紧给朕交出来。”皇帝微怒。

  秦钰摇头,“昨日,我的人一直跟着你,自从进了城后,你的人再未出城,如何扔去乱葬岗了?你休要糊弄人!”

  “扔到乱葬岗了!”秦铮道。

  “尸首呢?”秦钰问。

  “是啊,杀了!两个怜人冲撞我落下马,我胳膊都被擦伤了。有眼无珠的东西!不杀了留着他们做什么。”秦铮冷嗤。

  “你杀了?”皇帝声音忽然拔高。

  “交?”秦铮笑了一声,“被我杀了,昨日你亲眼见到的,我还怎么给你交出来?”

  秦钰眸光一沉,“这么说,你是不会将那两个人交出来了?”

  “昨天黑灯瞎火的,你怎么知道自己眼睛没问题,看得清楚?我看就不像。”秦铮道。

  “虽然听起来令人觉得不可能是北齐皇子,但是如此相像,也得问问缘由。”秦钰道。

  “谁与你开玩笑了?北齐皇子何等身份?如何会成为怜人出现在南秦京城?秦钰,你去了漠北一趟,莫不是被漠北的风沙吹坏了脑子?不动大脑想想了?”秦铮哼了一声,“我是看你不顺眼,但是这与国事何干?”

  秦钰皱眉,“昨日那两个人被我发现跟北齐的皇子长得一模一样。我欲将他们带到父皇身边。可是你不给我。我刚从漠北回到京城,哪里能养什么怜人?这件事情是大事儿,你与我不对付,但不能拿国事开玩笑。”

  “自然不是!”秦铮点头,冷声道,“那两个人不过是两个怜人而已,何时成了四皇子的人了?”话落,他冷笑,“难道四皇子偷偷摸摸养了怜人?”

  “难道不是?”皇上问。

  秦铮看向在一众大臣后方的秦钰,冷嗤了一声,“我从他手中抢的人?这从何说起?”

  “朕哪里有闲心赏梅!是来问问你,昨日里,你从四皇子手中抢得的那两个人在哪里?”皇帝开门见山道明来意。

  “皇叔,你带着这么一大堆人,大清早地跑来我这落梅居,是要赏梅吗?”秦铮抱着膀子倚在门口的门墙上,挑眉询问。

  皇帝看到秦铮,板下脸,训斥道,“你衣衫不整地出来,像什么样子!”

  秦铮一看这阵仗,顿时呵地一声笑了,“好大的阵仗啊!”

  除了皇上、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外,还有右相、监察御史、翰林大学士、永康侯等朝中几位大臣,以及四皇子秦钰在内的几位皇子。

  这时,皇上一行人已经来到了落梅居门口。

  秦铮迈出门槛,踏着院中四下飘扬的落梅,走到门口。

  她重新躺下,听着外面的动静。

  谢芳华失笑,皇上顶多算得上中年已过而已,还算不得糟老头子。他可真是……

  秦铮探下身子,在她脸颊落在一吻,“这是你压麻的,自然你揉,不过现在没时间了,打发了那个糟老头子,回来你再给我揉吧!”话落,他用一只手披上衣服,走了出去。

  “我给你揉揉?”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下了床,僵着胳膊皱眉,“我胳膊麻了。”

  谢芳华点点头,乱葬岗里时常聚集一群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只要有尸首扔去那里,几乎转眼就被撕扯地吃没。这是查无对症。

  “扔乱葬岗喂狗了。”秦铮一边起身,一边道。

  谢芳华勾唇,“嗯,你就是个小魔王,这等事情,自然要杀了。无非是轻水楼的两个怜人而已,你杀了也应该。他也不能治罪于你。可是,尸首呢?”

  秦铮冷笑,“那两个人冲撞我,致我落马,我已经杀了。”

  “应该是昨日秦钰进京,那二人的身份恐怕是禀告给他了。”谢芳华看向窗外,再过片刻,人就进落梅居了。

  秦铮只能坐起身,对她道,“你不必理会他,继续睡,我起来看看他来干什么?”

  谢芳华伸手推他,“我的颜面关乎忠勇侯府的颜面,起吧!”

  秦铮叹了口气,“你真是好面子!”

  谢芳华无言片刻,才道,“似乎来了很多人,我们这样,未婚同床,传扬出去,不太好。”

  秦铮没好气地道,“那就更不用理他了,你我有求他的,就是这一件事儿,若是这一件事儿他不允,还对他奉承理会什么?”

  谢芳华一噎,过了片刻,才道,“他不可能会同意下旨的。”

  “来就来了,你不是也觉得三年大婚太晚吗?我们趁机让他下旨,今年就大婚吧。”秦铮道。

  “可是人已经来了,你听听。”谢芳华低声道。

  “不是告诉你别理他吗?”秦铮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谢芳华意识渐渐苏醒,猜测应该是皇上来落梅居了。她皱了皱眉,睁开眼睛,秦铮依然闭着眼睛睡着,一只手臂被她枕着,一直手臂环着她的腰。明明她不喜人如此捆绑,可是今日却睡得纯熟。她伸手去拿他的手,打算起身。

  又过了片刻,似乎又一群人向落梅居而来。

  不多时,前院传来动静,甚是热闹,似乎是来了不少人。

  谢芳华闻言又继续睡去。

  谢芳华动了动眼皮,秦铮将她抱紧,声音困倦浓浓,“甭理他!”

  声音一路传到内院各处。

  一个时辰后,府门口忽然传来动静,有人扬声高喊,“皇上驾到!”

  过了许久,天色微亮,他才睡去。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从他手里将她夺走。

  以前,他会逼着她喜欢,逼着她爱,可是如今,他渐渐地明白了,爱是要一点点地引导她渗透她,让她不知不觉对她情根深种。

  这一生,长得很,他们有很多时间,不是吗?

  秦铮却无困意,待谢芳华睡着后,他睁开眼睛,看着她。能够让她认真地想是否喜欢他,已经足够他欣喜。哪怕如今她还不懂爱,他会慢慢地循循善诱让她懂。

  这一夜,谢芳华的确是折腾得累了,不多时,便静静睡去。

  谢芳华点点头,任他抱在怀里。

  “睡吧!再不睡的话,我不知道自己又会做些什么,那样我们都不用睡了。”秦铮闭上眼睛。

  谢芳华失笑。

  秦铮手臂一松,勾起唇角,“有了你这句话,我就算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

  谢芳华过了半响,才轻吐了一口气回答他,“那你要紧紧地抓住我。”

  “嗯?”秦铮搂着她腰的手收紧。

  谢芳华闭上眼睛,不说话。

  “能做到吗?”秦铮眸光幽幽地看着她。

  谢芳华忽然想起谢氏米粮老夫人的临终之言,心头微微一沉,没说话。

  秦铮忽然勾唇,将她脑袋枕在他胳膊上,他的手臂环住她的纤腰,他的头微微一偏一低,就能恰巧地吻在她唇上,他轻轻流连片刻,对她道,“就是这一辈子,除了我,你谁都不要。”

  谢芳华也看着他,好半响,她才问,“怎样才算爱你?”

  “听到了吗?”秦铮看着她。

  谢芳华心跳一瞬间静止了一下。

  “谢芳华,我爱你,很爱,很爱。若是这一世,不能与你白首到老,那么,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入碧落九泉。”秦铮声音依旧很低,很温柔,“所以,你可以不如我一样爱你爱的深,但是,哪怕浅,也一定要爱。”

  她忽然想起,在皇宫那日,李如碧问她,你爱秦铮吗?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谢芳华心头一哽,“爱?”

  秦铮低声道,“我要的是你爱我。”

  谢芳华偏头看她。

  “但是只喜欢,还不够。”秦铮攥住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里。

  真的喜欢!

  她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她敢肯定,每一件事情,都是遵从了自己的本心。那么也就是说,她是真的喜欢秦铮的。

  身在山中,不知山高,身在林中,不知林大。

  谢芳华伸手摸向心口,那里怦怦地跳动,她哑然片刻,也不由笑了笑。

  “傻瓜!”秦铮弹了她额头一下,翻身躺在她身边,将她轻轻圈在怀里。

  谢芳华思绪在头顶轻轻飘了片刻,来回,才不确定地道,“所以说,我是喜欢你的?”

  “谢芳华,你说,这不是喜欢是什么?”秦铮低头吻着她,唇瓣轻轻品啄。

  谢芳华心下一动,顿时怔然。

  过了许久,秦铮低声道,“你只看到李如碧别无所求想为我献身,你怎么就没看到自己甘愿为我解毒?你只看到金燕为秦钰日思夜想,苦闷难解,你怎么就没看到你信我护我为你自己权衡利弊时也考虑了我?”

  整个英亲王府甚是安静,落梅居更是安静,落梅的幽香飘进屋中,沁人心脾。

  房中有些昏暗的微亮。

  夜在消无声息地过去,天边溢出了一线亮光,隐隐约约进了房中。

  谢芳华感觉这时候的他比她热得似乎厉害,就像是那日中了锁情引时一般,她只能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别乱动!”秦铮抓住她的手。

  谢芳华伸手推他。

  秦铮伸手盖住她的脸,埋在他肩头喘息,声音忽然极哑,“你再这样看着我,我真忍不住了。”

  谢芳华美眸嗔着他。

  秦铮放开她,看着她两腮熏红,眉目因情动而分外明艳,身下身子娇柔无骨,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对她低声道,“笨蛋!”

  不多时,谢芳华便承受不住,复又娇喘不已。

  谢芳华恼怒地躲开,却被他捧住脸,熟练地撬开贝齿,与她唇齿纠缠。

  她话音未落,秦铮低头复又吻住了她的唇。

  谢芳华想发怒,看他满眼是笑,黑夜中灼灼生辉,她的怒意压在心口,发作不出来,只有些恼地瞪着他,“我与你认真说,你却笑话我!秦铮,你看我再理……”

  秦铮“唔”了一声,伸手握住她的手,抬起头,眉眼里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嗤笑道,“我第一次见到笨蛋!原来就是你这个样子!”

  谢芳华伸手拧他。

  秦铮趴在她身上,纹丝不动。

  谢芳华心下有气,伸手推他。

  秦铮闻言笑得更厉害了。

  谢芳华第一次剖析自己的心,本就有些抹不开脸面,如今见秦铮闷笑她,心里有些着恼,“我在与你说正经事儿,你笑什么?”

  秦铮忽然埋在她肩头闷笑起来。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闻言,身子慢慢地放松下来,整个人俯在她身上,伸手勾住她发丝,轻轻纠缠,呵气在她耳边,“所以,你便有些不确定是不是喜欢我?”

  谢芳华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又低声道,“可是,你知道的,李如碧喜欢你,甘愿什么也不求地献身与你。金燕喜欢秦钰,日日忧思,苦闷难解,想方设法与他靠近。我……”她咬住唇瓣,“我没有这些情绪……”

  秦铮眸光瞬间凝定。

  谢芳华慢慢地睁开眼睛,入眼处,少年眸光缱绻清亮,温柔清幽,她抿了抿唇,一只手环住他腰身,秦铮身子一僵,她低声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你了。”

  大约是这种游移不定的感觉也传递给了秦铮,秦铮抬起头,撑着身子看着她,声音沙哑,“你在想什么?”

  但是,相比较李如碧、金燕几乎痴狂的感情,她又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喜欢。

  这一刻,她隐隐地觉得,可能,她是真的喜欢上秦铮了。

  谢芳华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心下有一股暖流,似乎由他传来,注入了她的心田,一滴一滴,慢慢地浸透。她心底发出轻轻地一声喟叹。

  那就是俯下身子,重新地将她吻住,带着动情的缠绵和无言的欢喜。

  秦铮见她点头,虽然屋中黑暗,但因二人已经在黑暗中待了许久,完全适应了黑暗,所以,他看得清清楚楚,这一瞬间,他心口有一股血液往上冲了冲,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无数话语,似乎哽在了喉里,让他只能做一件事儿,也只想做一件事儿。

  谢芳华睫毛颤了颤,在他的注视下,有些困难地点了点头。

  “回答我!”秦铮伸手去摸她的脸,轻轻且用力地将她的脸板正过来,看着她。

  谢芳华脸又烧了起来,不说话。

  秦铮拿起与她一起交握的手,声音有一种飘忽的不确定,“你是说,你也觉得三年大婚实在是晚吗?”

  谢芳华被他盯着,脸有些挂不住,偏开头,不说话。

  秦铮身子攸地凑了过来,死死地盯住谢芳华,“你……刚刚说什么?”

  四目相对,谢芳华立即闭上了眼睛。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五章很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