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情字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攒到月票的,没绑定手机的,赶紧绑定吧啊,别让月票浪费。这个月的最后一个礼拜了,亲爱的们,我们加油啊~

  ------题外话------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情之一字,她似乎懂了些。

  谢芳华无力地歪倒在秦铮的怀里,听着车外人潮声声,马蹄车辆声声,她心跳如鼓,快得几乎要跳出胸口。

  他对她已经上了瘾。

  某些东西,未曾品尝,还不知其甘甜,如今一经品尝,却如罂粟,像是毒药一般上了瘾。

  秦铮察觉了她刚刚的小心思,见她乖巧地偎在他怀里,心神荡漾,不能自己,将她揉进怀里,更深地吻她。

  谢芳华本来想避开,闻言却任他吻住。

  秦铮哼了一声,低头吻她,“还不是看你一张脸那日写着心疼你的云继哥哥,今日一张脸又写着心疼舅舅,我看不过去,不会的东西也只能会了。”

  谢芳华闻言顿时笑了,伸手捶了他一下,“谁说我最会宽慰人?你那日宽慰了云继哥哥,今日又来宽慰我,话语说得如此中听,我看你才是最会宽慰人的那个。”

  “若是在京城,外公离家出走,你父母故去,你和子归兄年幼。他一人支撑博陵崔氏,还要照拂你们。恐怕是早已经白了华发,这还是最好的后果。这么些年,谢氏根基底蕴大,皇叔动不了谢氏,但却能动和谢氏相关的。博陵崔氏没准早已经难以支撑。”秦铮摸摸谢芳华的头,“我前些日子去郾城见到舅舅时,虽然他重伤在身,却是年轻得很,比我父王、右相、永康侯这一帮朝臣还要年轻,一根白发都不见。漠北边境军营虽然风沙疾苦,但是远离朝野纷争。这么多年,也不是坏事儿,你那么多心思耿耿于怀做什么?你之砒霜,彼之蜜糖。”

  谢芳华听了心里不是滋味,都是为了她和哥哥,舅舅才在漠北吃了多年的风沙。

  当年,博陵崔氏的公子本能在朝中有一席之地,可是却自请戍边,博陵崔氏退出京城,这是当年的一件大事儿,曾轰动一时。

  谢芳华坐在车中,靠在秦铮的怀里,认真地听着外面人的谈论,大多数人还是念着武卫将军戍边近二十年的功绩的,都在回想着当年武卫将军离京时俊逸的风采。

  街上今日人潮比往日多,一排排聚在一起,甚是热闹,都在谈论武卫将军回京之事。

  一行人向城门口而去。

  秦钰看了马车一眼,也随着英亲王上了马。

  英亲王没说什么,翻身上了马。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他拽着她上了车,紧接着,落下了帘幕。

  谢芳华是女儿家,英亲王特意吩咐人给她备了一辆车,马车刚备好,秦铮便先钻了进去,然后伸出手拉谢芳华。

  一顿饭安静地吃罢,除了英亲王妃留在府中外,几人一起出了英亲王府。

  谢芳华则是想着舅舅既然回京了,皇上会如何安置他?罢免了漠北的军权,会在早朝中给他按什么职位?

  秦铮因为秦钰在眼前,他懒得开口。

  席间,英亲王、英亲王妃、秦钰三人偶尔有交谈外,秦铮和谢芳华一直没说话。

  英亲王点头,招呼众人用膳。

  秦钰颔首,“大伯宽心,武卫将军既然回京了,我自然是要好好谢谢他的。”

  “恩,你自然是该去!听说在漠北军营,武卫将军对你极其照顾。这次他带伤回京,也是因了你,为你挡了灾,你要好好谢过他。”英亲王道。

  “武卫将军因为我而受了毒伤,我稍后也去迎迎。”秦钰道。

  英亲王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既然华丫头想舅舅了,稍后就一起去吧!”

  英亲王妃嗔了英亲王一眼,“就你规矩多!”话落,她道,“你拦着我可以,但就不要拦着华丫头了。谢世子得到消息,定然也会去城门的。”

  “朝中几位武将昔日和武卫将军交好,还有右相,估计都会去城门迎接。这么多人,你毕竟不方便,就不必去了。反正他如今回来了,你想见他,有的是时间。”英亲王道。

  “我也有多年未见允哥哥了,不知道什么样子了。”英亲王妃吩咐人摆好饭菜,“快吃吧,饭后我也跟着你们一起去城门接人。”

  “稍后见了就知道了。”秦铮道。

  谢芳华也觉得自己急了些,点点头,“舅舅前些日子中毒受伤,如今不知道好了没有?”

  秦铮伸手拉了她一把,将她重新拽坐下,面对她,语气温柔平和了不知多少,“你急什么?不是说下午吗?如今刚午时,你不是饿了吗?用过午膳去也不晚。”

  谢芳华腾地站了起来。

  英亲王点点头,“是今日下去,早上得到的消息。”

  谢芳华闻言立即放下杯盏,欢喜地道,“舅舅今日下午回京?”

  “铮儿!”英亲王有些听不过去了,这等话当着他的面说出来,若是往日,他早就训斥秦铮了。可是如今他也知晓以往对他拘束太过,才更使得他逆了性子,故意与他对着干。如今他也改观了许多。见秦铮对他看过来,似乎等着他训斥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转移话题,“下午,武卫将军的队伍进京,皇上命我出去迎迎。你若是没事儿,也随我去吧!”

  秦钰眯了眯眼睛,没说话。

  谢芳华已经坐在桌前,闻言脸又红了红,低头喝茶,用袖子遮住脸。

  秦铮忽然笑了,“昨日华儿陪着我睡,我自然睡得熟,睡过头了。”话落,他扬眉,“你也想睡过头的话,也容易,赶紧找个未婚妻也就是了。”

  “更何况,你不是比我更清闲?睡到这般时候才起,可不是你以前的作风。”秦钰又道。

  秦铮嗤了一声。

  “我奔波多日,回京便遭遇刺杀暗杀,如今回来躲几日清闲,也不为过吧!”秦钰反问。

  秦铮冷哼一声,凉凉地道,“我还以为你该去找那两个怜人!或者,快马加鞭再折回临汾镇,毕竟那里的事情还没彻查出来。你如今这是做什么?跑英亲王府来躲清闲了?”

  秦钰侧身躲过,笑道,“你去皇宫,我都不问你做什么,我来英亲王府,你却来质问。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你来做什么?”秦铮随后进了正厅,对秦钰打出一掌。

  正厅内,英亲王和秦钰早已经停止了说笑,英亲王面色平和,谢芳华进来对他见礼,他微笑着摆了摆手。秦钰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双眸子却幽如深潭,谢芳华红着脸被英亲王妃拉进来时,他便盯着她多看了两眼。

  英亲王妃伸手拉过谢芳华,和蔼地笑道,“别理他。”话落拉着她进了正厅。

  谢芳华忍不住笑了,瞪了他一眼。

  秦铮闻言伸出手,对谢芳华道,“你绑上我的手吧,我就不动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英亲王笑骂秦铮,“动手动脚,你当华丫头是你?她脸皮薄,你规矩些。”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秦铮,他的脸皮有多厚?她刚刚怕他心里难受,宽慰他,谁知道他转眼就好了,好得可真快,如今反过来欺负她。

  “你看,她打我。”秦铮趁机告状。

  谢芳华打开他的手。

  “娘,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明明是她欺负我!”秦铮伸手去拉谢芳华。

  英亲王妃站在门口对二人笑道,“你们两个孩子,既然来了,不进来,在外面这是闹什么?”顿了顿,她嗔了秦铮一眼,“臭小子,你又欺负华丫头!”

  谢芳华见屋内的门帘从里面挑开,有个人影走出来,她脸一红,用力地推开了他。

  “不放!”秦铮故意低头在她脸颊吻了一下。

  谢芳华伸手打他,“快放手,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秦铮哼了一声,伸手抱住她躲避的身子,笑道,“是么?不过我以后日日看着你,你有什么本事,尽管都施展出来。让爷看看到底有多少。”

  “你不知道的我的本事还多着呢。”谢芳华向后躲了一下,笑着道。

  秦铮顿时被气笑了,伸手点谢芳华额头,“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宽慰人的本事?”

  谢芳华心思一动,想着秦铮自小便是受英亲王严厉惯了吧?谁不想得父亲喜欢开怀?秦浩在英亲王面前定是极尽能事地讨喜,而秦铮才不屑去做。她抿了抿唇,凑近他,悄声道,“秦浩是庶子,讨你父亲欢心才能分去他的注目。你是嫡子,生来什么东西都有,用不着讨谁欢心,更何况亲生父亲?这个不比也罢。”

  秦铮偏转头,看到她微微含笑的眼,沉静温柔,他的气恼顿时褪去,冷哼一声,“我也饿着呢,气什么?他一年逗他笑几次?以前,秦浩天天逗他欢喜大笑。”

  谢芳华明显地感觉到秦铮要恼了,被他握住的手挠了挠他的手心,凑近他耳边,低声道,“闻着里面的饭菜香着呢,我已经饿了,你可不准发火,否则我只能饿肚子了。”

  秦铮身上有些寒气。

  透过珠帘,只见二人坐得不远,气氛愉悦,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二人是父子呢。

  谢芳华知道在秦铮面前,英亲王一直是个严父,对他甚是严苛,至少她以听音之名在英亲王府住的那些日子里,从来不曾见过英亲王和秦铮父子和睦。更别提这般能闲聊逗趣让英亲王开怀大笑了。根本就没有过。

  秦铮本来微沉的脸顿时黑了。

  紧接着,又传来秦钰含笑的说话声,英亲王又是一阵大笑。

  秦铮脚步一顿。

  秦铮和谢芳华来到正厅,刚到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爽朗的笑声,是出自英亲王。

  王妃有命令,府中从此不准再提听音的名字。

  几人这般悄声交谈了片刻,见喜顺走过来,都连忙散开了。

  那人恍然,“你说得对,我说怎么觉得哪里像呢,原来是衣服。”

  “你说的像,大约是衣服。芳华小姐身穿绫罗绸缎,可是听音姑娘虽然是婢女,二公子也让人给她做了最好的衣服。不是千金小姐,却比千金小姐还金贵。”一人道。

  “不是样貌,是感觉有些像,说不出来。”一人道。

  “像吗?哪里像了?”一人顿时纳闷,“一个貌美如天仙,一个只是清秀可人而已。”

  二人走过,有仆从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你们有没有觉得,芳华小姐和听音姑娘很是相像?”

  秦铮习惯了府中人的目光,不以为意,伸手拉住谢芳华的手,微沉着脸走向正厅。

  谢芳华察觉到众人的目光,知道王府中除了宫里的眼线,还有各府邸的眼线,于是渐渐放慢步子。

  一路上,无数人因为秦铮跟着,不敢明目张胆,但都悄悄打量二人。

  二人刚从落梅居出来,便入了府中仆从的眼。

  忠勇侯府的忠勇侯和谢墨含都喜欢清静,再加之无女眷,所以,仆从也少,偌大的府邸,除了忠勇侯身边侍候的福神,谢墨含身边侍候的侍书,谢芳华海棠苑里面八大婢女外,只剩下打扫院子和修剪花草的仆从,以及车夫马夫外,无一个闲杂人。可英亲王府大不一样,各房各院,仆从甚多,无论是小斯,还是婢女,还是管家婆子,处处都可见到人。

  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到底是不同。

  谢芳华和秦铮出了落梅居后,一前一后走着。

  林七“哎呦”了一声,只能点头。这玉灼的身份是表公子,他也不敢惹。

  玉灼翻了个白眼,伸手拿石头砸林七,“我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你是王府的老油条了。下次你提醒我啊。若是我再因为不懂而挨打,我就打你。”

  林七悄声道,“四皇子来了咱们府,打算住在这里,还让王妃下厨,二公子正不高兴呢!兰妈妈来请吃饭,芳华小姐有些抹不开面子。心里也不大愿意。所以,你开玩笑也不找个时候?”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玉灼小大人似地叹了口气。

  “不想你另一只腿也废了,就管住你的嘴。”秦铮见谢芳华脚步轻快,他脚步也不由得轻快了几分,跟出了落梅居。

  “表哥,这么泼辣的女人,你怎么消瘦得了?”玉灼咧着嘴叫苦。

  谢芳华不看他,脚步轻快地出了落梅居。

  玉灼躲避不及,哎呦了一声,被打在小腿上,立即抱着腿仰倒在地。

  谢芳华看了玉灼一眼,脚下踢了一颗石子,对着他打了过去。

  “芳华姐姐,昨夜睡得好不好?”玉灼见二人出来,目光扫了一圈,对谢芳华笑嘻嘻地道。

  阳光明媚,处处透着悠然和宁静。

  院中,春风吹来,落梅花瓣飘舞,白青和紫夜抱着花枝打秋千,林七和玉灼坐在树下玩石子。

  秦铮立即跟了出去。

  谢芳华脸一红,不再理他,转身出了房门。

  “又不是新媳妇儿敬茶,等一会儿有什么不好?”秦铮放开她,嘟囔了一句。

  “他还看你不顺眼呢。”谢芳华好笑,伸手推他,“快点儿,让王妃和王爷等着不好。”

  秦铮伸手抱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气闷地道,“就是看他不顺眼。”

  谢芳华穿戴好衣服,见秦铮还沉着脸坐在床头,她伸手拉他,笑着道,“你昨日抢了人,威风得很,今日他过来找你,你生气了,岂不是如了他的意?”

  “好喽!那奴婢就去回话了。您和二公子快些。”春兰嘱咐了一句,转身出了落梅居。

  “好,兰姨,你去回话吧!我们稍后就去!”谢芳华也不太愿意去,但是正如春兰所说,她又不是见不得人。王妃特意派春兰来请,必有用意。

  “二公子?”春兰没听到他答话,也不好做主张。

  秦铮脸板着,不答话,十分之不情愿。

  “奴婢去给王妃回话了?就说您二人刚起,稍后就去?”春兰试探地问。

  秦铮冷哼一声。

  “王妃特别嘱咐了,让您带芳华小姐去正厅用膳。一定要去!芳华小姐来咱们府中几次,还没在府中用过饭呢!”春兰话落,别有深意地悄悄道,“二公子,芳华小姐是您的未婚妻,又不是见不得人。去正厅怕什么?”

  “告诉他们,我们不去吃了。”秦铮摆摆手,刚睡醒神清气爽的好心情没了。

  春兰不好答话,闭口不言。

  秦铮闻言脸色更寒了,“早膳都没吃等到现在?”话落,他最毒地道,“他怎么没饿死?”

  “四皇子离京多日,说是想念王妃做的饭菜了,今日王妃亲自下厨,他早膳都没吃,一直等着呢。”春兰知道二人不对付,小心地道,“皇上走时发话了,说四皇子喜欢英亲王府的话,就住这里,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秦铮脸顿时沉了,“秦钰?他在这里做什么?”

  谢芳华一怔。

  “回芳华小姐,不止王爷在,四皇子也在。”春兰回道。

  “王爷也在府中吗?”谢芳华不怕英亲王妃,到有些怕英亲王,主要是接触得不多,总觉得这般未婚便与秦铮住在落梅居,且随着他一起去正厅用膳,若是英亲王在的话,她面上抹不开。

  秦铮和谢芳华刚刚睡醒,正躺在床上醒神,秦铮对外应了一声,便拉着谢芳华起身。

  响午时分,春兰前来落梅居请秦铮和谢芳华去正厅用午膳。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七章情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