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宸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个月还剩下最后几天了,亲爱的们,月票!月票!月票!有月票的亲,快交出来!否则不能激情滚滚地码字啦~

  ------题外话------

  “普天之下,除了魅族的王族咒术能够做到之外,也就只有媚术了吧?”秦钰放下茶盏,“芳华小姐,这是不是说明,原来这个人是你身边的人?”

  谢芳华闻言不语,秦钰新建的府邸,应该内外不下数百人看守吧?能让所有人都睡半个时辰,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可以说,这天底下,少之又少。

  “你听到我这样说却不觉得奇怪,这么说确实是你的人了。”秦钰转身走到桌前坐下,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声音平和,“今日我府邸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所有人,不明原因地睡了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醒来,其余地方别无异样,但是七星不见了。”

  谢芳华挑眉。

  秦钰却缓缓道,“今日午时,七星被人救走了,可是你的人?”

  谢芳华问了该问的,便不再说话,也不理会探究他的神情。

  秦钰摇摇头,“暂时还没查出来!”话落,看着她,眸光幽深,似有别样意味,“不过我想快了。”

  “那你可查出是什么人了?”谢芳华又问。

  “不是!”秦钰摇头。

  谢芳华不答他的话,对他询问,“可是你身边的人?”

  “我说错了?”秦钰也看着她。

  谢芳华看向秦钰,皱了皱眉。

  “你个死孩子!”英亲王妃骂了一句,出了暖阁。

  秦钰顿时笑了,“大伯母,您不放心什么?我还能将您定下的儿媳妇儿如何不成?您放心,她和秦铮一日未解除婚约,我自然是不会对她动手的。”

  英亲王妃看了秦钰一眼,有些犹豫。

  谢芳华道,“您去吧!我懂些医术,在秦铮没回来之前,我看着李沐清,免得出事。”顿了顿,她又道,“秦怜脚崴了有孙太医诊治一定会无碍的,我稍后再去看她。”

  “这个死孩子!她怎么淘气要跳宫墙?那多高啊!”英亲王妃闻言立即往外走,到门槛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对谢芳华道,“华丫头,你若是再这里无事儿,不如和我……”

  “她跳宫墙来着。”秦钰道,“有些严重,已经肿了,恐怕多日不能走动了。”

  “怎么就把脚崴了?严重吗?”英亲王妃立即站起身。

  “怜儿随我回府了,她的脚崴了,我请了孙太医过府,将她送去了她的院子,您去看看她吧!”秦钰又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

  秦钰道,“李沐清是暗中奉了父皇的密旨接我回京,可是却出了这等事情,我不放心,没参加宫宴。”

  英亲王妃问出了疑惑。

  不多时,秦钰进了暖阁,挑开珠帘,见英亲王妃在,他温和见礼,“大伯母!”

  谢芳华不说话,猜测着秦钰是否查出什么了。

  “钰小子不是进宫了吗?宫中皇上给武卫将军设宴,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纳闷。

  只见秦钰走进了暖阁。

  谢芳华也向外看去。

  她话音未落,院外又有人进了暖阁,她打住话,向外看去。

  英亲王妃又多看了李沐清两眼,点点头,松了一口气,“不是臭小子就好,我以为是他出了事情。我将卢雪莹扔在了南苑,便急匆匆跑了来……”

  谢芳华摇摇头,“他是中了一种难治的毒,不是普通的病。孙太医恐怕治不好。”

  “请孙太医?还用得着他去请?派个人去请不就行了?”英亲王妃道。

  “出去找大夫了!”谢芳华道。

  “他看起来病得不轻!”英亲王妃点点头,又问,“臭小子呢?”

  谢芳华犹豫了一下,对她道,“回京的时候,正巧被我和秦铮碰到了,右相府距离的远,不好诊治,便将他先安置在了这里。”

  “右相府的李小子?他怎么了?”英亲王妃说着,走了进来,当看到秦铮不在,李沐清躺在炕上,样子十分不好,她打量他问,“他这是病了?染了寒?怎么没送回右相府?却在咱们这里?”

  “不是他,是李沐清。”谢芳华道。

  她走到门口,挑开帘幕,英亲王妃也来到门口,见到她就问,“华丫头,臭小子没事儿吧?”

  谢芳华点点头,迎了出去。

  “我端着药来的时候,恰巧碰到了王妃,王妃问,我就说是表哥让端来暖阁的。她估计以为表哥出事儿了,不放心,过来看了。”玉灼低声道。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见英亲王妃由春兰扶着进了院子,她蹙了蹙眉。

  这时,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伴随着英亲王妃的说话声。

  谢芳华站在一旁看着,见李沐清喝下药后,不多时,身子渐渐放松开,还是有了效用,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玉灼点点头,将一碗药给李沐清灌了下去。

  谢芳华对他道,“喂他喝下。”

  玉灼端着药走了进来,看着李沐清,啧啧道,“这右相府的李公子是多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如今竟然给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端进来!”谢芳华从窗前转过身。

  他刚离开不多久,玉灼端了一碗汤药来到了暖阁,他趴在门口向里面探出头,“芳华姐姐,表哥让熬的药来了。”

  轻歌点点头,出了暖阁。

  谢芳华对他摆摆手,“小心一些,如今秦钰和秦铮的人都在查下媚术之人。若是言宸的人,就让他避开他们。”

  “是!”轻歌点头。

  “你去查查,是不是那个人对李沐清下了媚术。若是的话,知会我,让他给李沐清解了媚术。曾经李沐清帮了我几次,我不能见死不救。”谢芳华道。

  轻歌摇摇头,“不是。是言宸哥哥自己指派的人。”

  谢芳华回头看了一眼,对轻歌道,“你说言宸派的人进京救出了七星,那个人是咱们天机阁的人吗?”

  过了片刻,炕上李沐清又传来难受的呻吟。

  轻歌本是跳脱顽皮的性子,此时难得地安静了下来,见谢芳华不再言语,他也不再说话。

  谢芳华点点头。

  轻歌立即垂下头,再没有不满和不甘,诚心诚意地道歉,“主子,对不起,以后我不再拿你和言宸哥哥说笑了。”

  谢芳华笑了笑,声音有些难以言说的昏暗,“轻歌,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

  轻歌又是一惊。

  谢芳华继续道,“你可还知道在他知道我和秦铮圣旨赐婚后,他对我说若是秦铮是真心娶我,倒也是一桩好姻缘?”

  轻歌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看向窗外,手扶着窗子,沉默了片刻,才低声道,“轻歌,你只知道天机阁上下都觉得我们般配,但是你可知道言宸他有未婚妻?”

  轻歌顿时息声,收起了嬉笑。

  谢芳华闻言撇开头,薄怒地清喝,“轻歌!”

  轻歌嘻嘻一笑,“主子,言宸哥哥为你从来就是赴汤蹈火,可是你呢,竟然和铮二公子订了婚。我们天机阁上下,人人都还是觉得你和言宸哥哥最般配的。”

  谢芳华顿时心疼,“就算再急,也是身体打紧啊!”

  “言宸哥哥收到你的传信,知道事情紧急,日夜兼程,据说跑死了好几匹马。昨日又折腾了一夜后,今日在临汾镇休息呢。否则若是不这么累的话,他现在就已经进京了。”轻歌道。

  “言宸怎么这么快?”谢芳华一怔,“按时间算,他不该这么快才是。”

  轻歌点点头,“被救出了。”话落,他道,“我来找你,就是来告诉你两件事儿的。一件事儿是言宸哥哥昨日到了临汾镇,趁四皇子急匆匆离开临汾镇进京拦截北齐皇子时,他出手暗中夺下了李猛那个孩子,知会李猛同意后,将那孩子连夜送去咱们天机阁了。第二件事儿就是他派人跟随四皇子进了京,趁机救出了七星。你知道四皇子虽然答应将七星给你,却为何一直不给吗?因为,他早就将七星暗中派人送回了京,一直关在他如今正修建的皇子府内。”

  “七星被救出了吗?”谢芳华立即问。

  轻歌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李沐清,又看向谢芳华,凑近她,低声道,“昨日四皇子离开平阳城,言宸哥哥派了人暗中救出了七星。”

  “是什么?”谢芳华看着他。

  “昨日夜间跟随四皇子之后来了京城?”轻歌蹙眉,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一惊,“不会是……”

  谢芳华点头,“你回来得正好,现在就立即去查查,昨日夜间有什么人跟随秦钰之后来了京城,而我们没发现?”

  轻歌看了一眼窗外,“如今已经未时三刻了。还剩下三个时辰了。”

  谢芳华摇头,“还在找那个人。昨日他是戌时中的媚术,十二个时辰若是不解的话,性命不保。到今夜戌时之前,必须解了媚术。”

  “谁对他下的媚术?”轻歌问。

  谢芳华点头,“古籍上是这样记载的。”

  轻歌听罢后顿时唏嘘,“世间竟然有这等厉害的武功?方圆五里之内能锁人心魂?”

  谢芳华将媚术简单地与他说了一遍。

  “媚术?”轻歌不解,“这是什么东西?”

  “他中了媚术。”谢芳华道。

  他进屋后,刚要喜滋滋地对谢芳华说什么,一眼便看到了躺在炕上全身已经成痉挛状态的李沐清,一惊,“这是右相府的李公子?他……怎么了?”

  轻歌从房顶上跳了下来,“嗖”地进了屋。

  谢芳华想着轻歌是为了舅舅去的郾城,如今舅舅回来了,他自然也回来了。她立即道,“这里没人,你进来。”

  “是我,主子!”轻歌应声。

  谢芳华一怔,对外问,“轻歌?”

  在窗前站了片刻后,外面忽然有人轻轻地喊了一声,“主子!”

  她不忍再看李沐清,转身走去了窗前。

  她的血应该是能缓解他的难受,但是秦铮既然不同意,她答应了秦铮,李沐清还没有性命之忧时,她自然不会背着他给他血喝。

  谢芳华见李沐清难受得厉害,痉挛得似乎能听到他筋骨的响声,她眉头皱紧,她也不曾接触过媚术,想着这样下去会不会伤了他的筋骨?

  秦铮看了李沐清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点点头,“你小心一些。”

  秦铮脸色难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话落,她对谢芳华道,“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出去看看。”顿了顿,他不放心地嘱咐,“不准让他再碰你。”

  “若是有外公的灵芝丸和千年雪莲,也许管用些,不过也不见得。毕竟媚术和锁情引不同。锁情引是药,而这个是术。还是要找到那个人。”谢芳华道。

  飞雁拿着方子立即去了。

  秦铮将药方子扔了出去,“按照这个方子,立即煎一副药来。”

  飞雁应声出现在门口。

  秦铮对外喊了一声,“飞雁!”

  谢芳华走到桌前,很快便开好了一副药方。

  “那你先开吧!”秦铮摆摆手。

  谢芳华知道他也不会允许,想了一下,道,“我开个方子,先煎一副药,缓解他体内的灼热吧!但是只能帮他减轻痛苦,不能解开他的媚术。”

  “不行!我的锁情引都不能解,更何况媚术?”秦铮立即否决,“即便能用,我也不准。”他自然不能允许她用自己的血给李沐清。

  谢芳华抿唇,指了指自己的手腕。

  “你有办法吗?”秦铮看着李沐清的样子,转头对谢芳华问。

  李沐清自然是不答话,身子因为抵抗而不停地轻颤。

  秦铮冷声警告,“李沐清,你若是再动手动脚,看爷不将你扔下湖里喂鱼!”

  李沐清忽然摇了一下头,似乎想要挣脱,但无任何效用,片刻后,他慢慢地松开了手。

  “你中的是媚术,除了找到对你下媚术的人外,没有办法解除,你松手!”谢芳华又道。

  李沐清似乎挣扎了一下,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却极沉。

  秦铮脸色一下子沉如水,刚要再动手,谢芳华拦住他,低声道,“他现在意识不清,你别再动手了,我让他松开就是了。”话落,她对李沐清道,“李沐清,是我,你松手我才能想办法救你。”

  他的掌风劲力不小,可是李沐清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紧紧地攥住,将谢芳华的手腕转眼间就攥出了红痕。

  秦铮腾地站了起来,来到谢芳华旁边,挥手去打掉李沐清的手。

  她刚到身边,李沐清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谢芳华抿了一口,忽然听见李沐清在炕上痛苦地哼了一声,她扭头看过去,见他呼吸急促,身子似乎要呈现痉挛之势,她立即放下茶盏,走了过去。

  秦铮坐在桌前沏了一壶茶,倒了一杯,递给谢芳华。

  那二人将李沐清抬着放进了暖阁的炕上,见秦铮没别的吩咐,退了下去。

  不多时,来到了水榭。

  秦铮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左相府的卢小姐得到了消息,前来送依梦姑娘。”那人又道。

  谢芳华看向紫荆苑,她做听音时,与依梦接触那几次,对她的印象不好也不坏,本来以为她会待卢雪莹和秦浩大婚后妻妾争宠,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去了。

  秦铮嗤了一声。

  “派去知会大公子的人回来说,大公子请王妃随意地处置就是了。”那人道,“王妃想着依梦姑娘和听音姑娘……”他说到这,回头小心地看了秦铮一眼,见他没有不悦,低声道,“同一日去的,既然听音姑娘火葬了,依梦姑娘也一样安置了吧。”

  秦铮挑眉,“秦浩传回信了?他的意思?”

  “回二公子,王妃和刘侧妃在火葬依梦姑娘。”抬着李沐清的其中一人回话。

  “那边是怎么回事儿?”秦铮问了一句。

  秦铮和谢芳华跟在身后,刚进内院,便见紫荆苑那边火光冲天。

  那两个人立即抬了李沐清进府。

  下了马车,秦铮喊来两个人,吩咐道,“将他抬去水榭旁的暖阁!”

  不多时,二人回到了英亲王府。

  谢芳华不再说话。

  秦铮冷哼一声,“查查就知道了,南秦京城内还没有我和秦钰联手查不出来的人。”

  “若这个人不是秦钰身边的人,那么,也许就是北齐来的人。”谢芳华缓缓道,“北齐的二皇子和玉家的人都在京城,北齐那边来人,也不奇怪。”

  “北齐?”秦铮眯起眼睛。

  “据古籍记载,北齐以北的雪山之处,有一处山谷,名曰情花谷。”谢芳华道,“整个山谷,都是那类催情之物。”

  “天下有哪个地方种有那么多催情药物?”秦铮提起这个,便想起催情引,脸色不好。

  “是!”青岩应声而去。

  “你去查查,昨日除了秦钰进京外,京中还来了什么人?”秦铮吩咐。

  “公子!”青岩出现在秦铮马车后。

  秦铮也觉得秦钰刚刚的神情话语不像作假,他对身后清喊了一声,“青岩!”

  刚离开秦钰的视线,谢芳华低声对秦铮道,“也许我们判断错误,对李沐清下媚术的人不是秦钰身边的人。”

  秦铮和谢芳华离开皇宫,前往英亲王府。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一章宸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