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热情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月底倒计时了,亲爱的们,想要情节更滚滚那个滚滚么?给票啊!月底就是见证动力的时候啊~么么么么

  ------题外话------

  谢芳华一时有些无语,秦铮什么时候如此热情好客了?

  那女子一怔。,

  秦铮忽然嘴角蔓开,极其愉悦地笑了,转过头,看着那女子,笑意有一种怎么也收拢不住的张扬,“姑娘来南秦,何必隐藏着!你若是让我早就知晓你是言宸的未婚妻,我定然清扫府门,请姑娘入府款待,奉为上宾。”

  谢芳华点点头。

  “言宸的未婚妻?”秦铮抓住了重点,不理那女子的问话,看着谢芳华。

  那女子摇摇头,“失望到没有,只是我所想象中的忠勇侯府小姐……至少来见我,不会带一个男人手牵手的来。”话落,她问,“这位是传言中横行南秦京城无人敢惹的英亲王府铮二公子?”

  “是吗?”谢芳华笑看着她,“如今见面,让姑娘失望了!”

  “我故意不让他说的!”那女子坐着没起身,看着谢芳华,又扫了一眼秦铮,说道,“你与我想象中的大不相同!”

  谢芳华微笑,走上前,停住脚步,对那女子笑道,“言宸并没有传信说是你来了京城,若知道是你,怎么能让你在这南山破吹山风?”

  从谢芳华口中说出言宸有未婚妻的时候,他原本还觉得不太可信,因为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言宸哥哥有未婚妻,但是知道谢芳华口中从不虚言,所以很是好奇,什么女子会是言宸哥哥的未婚妻,她会什么样?比之主子如何?可是当见到这个女子,从她口中说出来这件事儿,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一时间惊得回不过神来。

  轻歌睁大眼睛,惊骇地看着谢芳华,半响才点了点头。

  “言宸的未婚妻?”谢芳华看着他的模样,低声问。

  他似乎极其震惊,好半响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轻歌似乎被她一挥手之后解放了,一个高从地上蹦了起来,转眼便跳到了谢芳华身边,白着一张脸,指着那女子,对谢芳华道,“主子,她……她竟然是……”

  那女子多看了秦铮片刻,见他眸光不为所动,她移开眼睛,放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忽然笑了一下,对躺在地上的轻歌一挥手,声音极其柔婉好听,“怪不得你缠着我不让我离开,原来是请了你的主子来。”

  秦铮见她看过来,对她扬了扬眉。

  那女子见她移开眼睛,目光看向她身边的秦铮。

  谢芳华也打量她,这样的女子……她心中忽然有一种想法冒出来,被她轻轻压下。她拽着秦铮,走了过去。

  看到谢芳华,她坐着没动,而是用一种很久就认识了终于见到她了的眼神打量她。

  她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清澈如泉水,幽幽静静,如宝石,似乎有一种吸力。

  高门深院里长大的女子端庄温婉,被闺中礼仪束缚,眼里永远看到的是金雀楼阁,烟火情事。而她就那样闲闲散散地坐在那里,犹如天边的云霞,红衣似火,周身散发着一种高于山峦的飘然。

  一眼所见,这女子长得自然是极美的,可是南秦京城从来就不缺少美女。若是拿李如碧和金燕郡主的容貌相较的话,她与之不相上下。但周身的气息却与自小在高门府邸宅门深院里长大的二人大为不同。

  似乎察觉到有人来,那女子慢慢地转过了头。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向那女子走去。

  “不过你嘱咐我,我还是很高兴的。”秦铮握紧她的手。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嗤笑一声,“你还怕我中了她的媚术?”话落,他摇摇头,“你放心,哪怕她媚术极其厉害,登峰造极,但是恐怕也奈何不了我。因为我一心爱着你,别的女人即便看着,也看不到眼里去。况且,我已经与她的气息打过交道,她一次没奈何我,便不会有第二次了。”

  谢芳华对他低声道,“稍后,你不要看她的眼睛。”

  “女人?”秦铮扬了扬眉。

  因为多年来,言宸用人,身边从不用女子。所以,即便李沐清中了媚术,据传言练媚术者,虽然男女皆宜,但是论悟性,女子为最。她也没去想这个人是女子。

  谢芳华没想到言宸派的这个人原来是个女子!

  寻着记号,谢芳华很快就找到了轻歌的所在地。只见他躺在草坡上,一个身穿一身红衣的女子坐在他不远处的一面大石上。除了他们二人,周围再无别人。

  秦铮和谢芳华没用多久便出了城,来到了南山破。

  比之京城内街道上往来的人不遑多让,每到春日里,南山破便是一处盛景。

  南山破也就是谢云澜府邸前面的那一处山坡,自从三月之后,每日里南山破都有人在放风筝,男女老少,甚是热闹。

  二人没走王府的大门,直接从高墙上翻了出去。

  谢芳华点点头。

  “管他呢!总有人要照看着李沐清,不是吗?”秦铮扬眉。

  “那秦钰……”谢芳华看向暖阁内。

  “我跟你一块儿去!”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对他道,“他在南山破,说就想要李沐清死,我现在就要去一趟。”

  “怎么了?你在和谁说话?有消息了?”秦铮看着谢芳华。

  轻歌似乎还想说什么,听到谢芳华要去的话,微弱地应了一声。

  “你缠住他,我现在就过去!”谢芳华道。

  “在南山破。”轻歌道。

  “他如今在哪里?”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

  “是!”轻歌气息有些弱,“不过,主子,我传达了你的意思,但是那人不救李沐清,说就想要他死。”

  “查出来了?是不是他?”谢芳华问。

  “郊外!”轻歌道。

  谢芳华推开秦铮,向四周看了一眼,没见到轻歌的身影,立即用传音之术对他问,“你在哪里?”

  谢芳华看着他,还要说什么,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歌的细微声音,是用传音之术传来。

  秦铮点点头,“也许!”

  “你们是前世的仇家?”谢芳华笑道。

  “从小到大,我们互相看不顺眼,只要是对方喜欢的,都会去抢。抢习惯了。”秦铮抱紧谢芳华,“他去漠北,要了三十万军权,我只要你,留在了京中等你。所以,你要记住,他不是喜欢你,而是看不得我好,他回来后,见我与你极好,就想抢罢了。”

  谢芳华不解,“我不太明白,除了在他被贬去漠北后,我当时对他不了解,想要利用他,派了人前往漠北,却被他钳制住后,再就到平阳城才与他碰面。秦钰他是为何?”

  秦铮蓦地笑了,伸手将她圈住,抱在怀里,“爷这么久对你费尽心思,用心极苦,总算没有白费力气地捂热你的心了。任他花言巧语,威胁利诱,也不管用。”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一怔,“你真这样说?”

  谢芳华笑了一下,“我告诉他了,我说我也想知道会如何,让他大白于天下吧!”

  秦铮眯起眼睛,冷笑,“他知道了这些又如何?有本事就大白于天下!一个女子就毁了皇室隐卫近三百年来引以为傲的半壁支柱无名山,他不怕皇室没脸吗?”

  谢芳华点头,“他知晓我去无名山之事,也知晓我毁了无名山之事,更是知晓了云继哥哥是北齐王和姑姑的孩子之事。说这些事情若是大白于天下,试问忠勇侯府会如何?我会如何?谢氏会如何?”

  “趁我不在,他若是不做些什么,就不是秦钰了。”秦铮冷哼一声,“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用理会,若是他敢对你做什么,爷自会对付他!”

  谢芳华偏头看着他。

  “如今若是救李沐清,看来就只能等你的人递来消息了!”秦铮拉着谢芳华坐下,懒洋洋地道,“刚刚秦钰威胁你了?”

  谢芳华想起秦钰的话,看着秦铮,没说话。

  秦铮点点头,笑了一下,“他进京后,我一定要好好地会会他了!能让我未婚妻如此信任,我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谢芳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道,“如今在临汾镇,李猛的那个孩子,他昨日夜趁秦钰离开临汾镇之际,夺到了手中。如今在临汾镇休息,待休息好了之后,便会进京。”

  “你所说的言宸,如今他在哪里?”秦铮又问。

  谢芳华点点头,“我已经让人去查了,若是他的人,我会让他解开李沐清的媚术。”

  “言宸?”秦铮挑眉。

  谢芳华摇摇头,“这个人我确实不知道,不算是我的人,他算是言宸的人。”

  “街上!”秦铮看着她,“这个人是不是你的人?还是与你有关的人?否则为何连你也不知道?”

  谢芳华皱眉,“你在哪里与他打的交道?”

  “昨日夜间,跟随秦钰之后来到南秦京城的,除了这个人,再无别人了。在这京中,除了这个人有如此本事,也再无别人了。”秦铮看着谢芳华,“这个人的隐藏本事极好,我彻查之下,没有发现他的藏身之地,不过倒是与他的气息打了交道,险些也中了他的媚术。”

  谢芳华不说话。

  “而救他的那个人,如此本事,倒和李沐清中的媚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

  过了片刻,秦铮对她道,“今日秦钰新建立的府中所有人不明所以地昏迷了半个时辰,有人从他府中救出了一个人。那被救出的那个人,据说是早先被秦钰在漠北控制的你的人?”

  谢芳华也看着她。

  秦铮拉着她走到外面的水榭凉亭里,他停住脚步,看着她。

  谢芳华知道他有话要说,秦钰能查出来的东西,秦铮未必查不出来。

  “你跟我来!”秦铮没进屋,伸手拉住她,拽着她走了出去。

  “一会儿!”谢芳华道。

  秦铮见到她,透过窗子向里面看了一眼,对她问,“秦钰来了多久了?”

  谢芳华走到门口,秦铮也正巧来到门口,他脸色不太好看,她挑着帘子,没说话。

  秦钰眸光微沉。

  这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她转头看去,见是秦铮回来了,她站起身,对秦钰道,“我也想知道会如何!四皇子不如就让它大白于天下吧!”话落,她不看秦钰的表情,迎了出去。

  谢芳华脸色一沉,她一直知道秦钰不是善茬,心机谋略极深,会查出并且知道一些事情,但是没想到,他知道的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

  “若是,有朝一日,忠勇侯府小姐出侯府前往无名山待了多年,下山之后,又毁了无名山的消息大白于天下。她与北齐小国舅,北齐皇子,玉家的人,都有牵扯,且牵扯甚深……”秦钰一字一句地道,“你说,再加上谢云继是北齐王和谢凤的儿子,被谢氏带回来隐秘地养了多年,这样的事情都公之于众的话,忠勇侯府会如何?你会如何?整个谢氏会如何?”

  谢芳华眼睛眯了眯。

  “尤其是五年前无名山发生了什么事儿,去年无名山又是怎么毁的。”秦钰盯着她,眸光幽静,“这么多东西,一旦抖出来,芳华小姐,你确定你能应付得来?”

  谢芳华扬眉。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是有人做了什么,就会有蛛丝马迹可查。”秦钰温和地道,“更何况,我从南秦京城去了漠北,又从漠北军营悄悄地去过北齐京城,如今转了一圈,我再回到南秦京城,有些东西,这么关山迢迢一路地走过来,想不知道都难。”

  谢芳华手心传来疼痛,她慢慢地抬起头,声音平静,“北齐皇室和玉家关系复杂,四皇子怎么就肯定北齐小国舅与我有关系?”

  “而北齐的皇后是你的姑姑谢凤,天下人谁都知道北齐皇后和北齐玉贵妃不两立,这么多年,玉贵妃恨不得谢凤死。可是呢,她的亲弟弟却出手救了谢凤,神医之术,使得她起死回生。实在让人意外。”秦钰又道,“虽然父皇瞒下了北齐你姑姑重病的消息,但是身为数百甚至上千年底蕴的谢氏,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而更不会不管她。”顿了顿,又道,“所以,我很想知道,外出八年的忠勇侯府小姐和北齐离家数年不归的小国舅是什么关系?使得他宁可亲姐姐气炸了心肺卧床病倒也要救回你的姑姑谢凤?”

  谢芳华手指轻轻捏了一下,中指和无名指掐入手心。

  “也没想探究什么,只是觉得,北齐的皇子和玉家的人来了南秦京城,如今又有北齐的人来,我们南秦京城何时如此吸引北齐了?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关联?”秦钰道,“数日前,北齐皇后本来得了重病不治,可是如今却被人治好了。据说治好北齐皇后的那个人是离开北齐京城数年未归的北齐小国舅,是玉贵妃的弟弟。你可知道?”

  谢芳华笑了一声,冷然地看着秦钰,“四皇子想从我口中探究什么?”

  “不如何,我只是好奇而已,想看看那个人。”秦钰敲敲桌面,笑道,“据传言,北齐以北的雪山之处,有一处山谷,名曰情花谷。整个山谷,都种有催情之物。是否说明,是北齐来的人?这个人若是你的人的话,你与北齐有着极深的瓜葛?”

  谢芳华蹙眉,“就算是我的人所为,你在这里,又能如何?你离开临汾镇后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算是冤枉你。”

  秦钰微笑,“我本来话语不多,可是在你面前,不由得话语便多了。”顿了顿,他摇摇头,“为了这件事儿,我推了父皇给武卫将军设的宫宴,如今你这是冤枉我了之后再赶我离开?是何道理?”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四皇子,你的话未免太多了。既然不是你的人,你可以走了。”

  “秦铮也去查了吧?你就这么放心地待在这里看着李沐清?你就不怕他伤了你的人?”秦钰又道。

  她想了片刻,想不透,便不再想。

  可是若他真的没做什么,也不至于惹得那人对他下媚术,否则与他在一起的秦倾为何会没事儿?而偏偏他有事儿?

  据秦倾所说,秦钰走后,李沐清一直与他在一起,没做什么。

  谢芳华转头看向炕上,李沐清服了她开的药方后安静下来,又陷入昏迷状态。他想着若是对他下媚术的人是言宸身边的那个人的话,李沐清到底做了什么?让那个人对他出手?

  秦钰笑了笑,“若是你身边的人,而你也不知道的话,是不是说明这件事儿愈发有意思了?尤其是为何对李沐清下了媚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没理由的事情。”

  谢芳华抿唇不语。

  秦钰扬眉,“怎么?你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身边的人所为?”

  谢芳华看着秦钰,一时没说话,在轻歌没回来传信之前,她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那个人。

  言宸派的人算是她身边的人吗?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二章热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