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爱你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月底倒计时最后三天,三天,三天,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快交出来,交出来,交出来~么么哒(* ̄3)(e ̄*)

  ------题外话------

  三人偏过头,都看向崔荆。

  二人话音刚落,崔荆忽然站起来,一抚掌,说道,“我想到了,除了下媚术之人,媚术也许还有一种解法!”

  谢云澜笑笑,“我身体不好,疲乏困顿时,用这些来打发时间罢了。”

  “如今一个两个都出来了!还是未婚夫妻!也是有意思!”秦铮笑了一声,看着谢云澜,“云澜兄知道的真多!原来不止对南秦的很多事情知晓,对北齐很多事情也了如指掌。”

  “原来是北齐的小国舅,据我所知,他自小和北齐皇室里的一位公主订了婚约。那位公主是北齐先皇最小的一个女儿。”谢云澜道,“北齐先皇去世之前,甚是喜爱她。为表示对玉家厚重,将她与玉家嫡系一脉的小公子定了婚约,也就是玉贵妃的亲弟弟,因了玉贵妃,人人称其为小国舅。先皇死的当日,玉太后要拉了她的母亲殉葬,原因是她母亲得先皇宠爱,理应九泉下去侍候。在殉葬当日,她们母女二人却齐齐失踪了,玉太后派人大肆查找,都查无踪迹,自此音讯全无。后来,新皇登基,北齐皇室里边再没有人提起这位公主了。后来北齐小国舅被人治好病带走,自此也是音讯全无,北齐多年来,也没人提起那位小国舅了。”

  谢芳华慢慢地点了点头,若不是因为回北齐救她姑姑,言宸也不会暴露了身份!

  谢云澜看向谢芳华。

  “一个人叫玉言宸,一个人叫齐言轻。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秦铮冷哼一声,“一个是北齐的小国舅,一个是北齐的二皇子。”

  “言宸……”谢云澜品味这个名字,半响问,“他和言轻是什么关系?”

  谢芳华抿唇,与谢云澜简单地说了原因。

  “你们二人不是去了南山坡,找到那个人了吗?她不给解?”谢云澜看着谢芳华,“她与李沐清有何仇怨?”

  谢芳华闻言顿时泄了气。

  谢云澜也道,“我知晓的和外公知晓的一样。除了施术者,无解。”

  谢芳华又看向谢云澜。

  崔荆摇摇头,“据古籍记载,除了施术者,无解。”崔荆道。

  “那你可知道,中了媚术之人,除了下媚术者能解外,可还有什么办法能解?”谢芳华又问。

  “媚术?”崔荆点点头,“知道!”

  谢芳华看了二人一眼,怕他们一言不合再打起来耽搁事情,便截住二人的话,对崔荆问,“外公,你可知道媚术?”

  秦铮轻哼了一声,“她就是我,你少将我撇开。”

  谢云澜淡淡地笑了笑,“我是为了芳华,你谢就不必了。”

  “云澜兄虽然身在庐中,却安知天下!这京中有点儿风吹草动,看来也瞒不住你。”秦铮点点头,“不错,是为了李沐清。”话落,又道,“上次千年雪莲的事情还要多谢你。”

  谢云澜则直接猜测道,“是为了李沐清?”

  听到二人的脚步声,崔荆和谢云澜齐齐抬起头看来,当看到谢芳华和秦铮,崔荆笑道,“你们两个孩子,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还急匆匆的?出了什么事情?”

  到了芝兰苑后,只见崔荆和谢云澜在院中下棋。

  二人直奔芝兰苑。

  二人回到忠勇侯府,对府中仆从询问了一下,知道谢墨含陪着舅舅进宫后,参加了皇上设的宫宴,如今还没回来,而谢云澜和崔荆在谢墨含的芝兰苑叙话。

  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日头已经落下,天要黑了,她与秦铮一起继续向忠勇侯府走去。

  秦铮没反对。

  月落看了她一眼,向英亲王府而去。

  “你去告诉你家主子,让他将李沐清送到忠勇侯府来。”谢芳华对月落道。

  月落不说话。

  “没找到!”秦铮沉着脸,“你家主子手下能人异士不是多吗?他真一点儿办法没有?那个初迟呢?不抵用?”

  半途被月落拦住,对二人见礼,“铮二公子,芳华小姐,右相府的李公子又发作了,我家主子说,若是再耽搁下去,他撑不到戌时,一身功力怕是就废了。他派我来询问,是否找到能解他媚术的人了?”

  二人进了城,直奔忠勇侯府。

  谢芳华想起几日前外公说要见云澜哥哥,她却一直没给云澜哥哥传信,如今他去忠勇侯府,不知道外公会和他说些什么。

  秦铮偏头对谢芳华道,“你除了找他,还要找外公,这回正好一起找了。”

  青岩退了下去。

  秦铮点点头,摆摆手。

  没多久,青岩便得回了消息,“公子,谢云澜从宫中出来后,去了忠勇侯府,如今在忠勇侯府。”

  秦铮拉着谢芳华向城里走去。

  “是!”青岩退了下去。

  “去查查谢云澜在哪里?速速告诉我。”秦铮吩咐。

  “公子!”青岩应声而出。

  秦铮拉着她离开了谢云澜府门前,在无人处,清喊,“青岩!”

  谢芳华看向秦铮。

  那人立即道,“公子从早上被皇上招进宫后,再没回来。”

  谢芳华道明来意。

  叩了门之后,有守门人立即探出头来,见到谢芳华,连忙见礼。

  不多时,二人出了南山坡,来到了谢云澜府邸门前。

  谢芳华失笑,拉着他往谢云澜府邸走去。

  秦铮叹了口气,伸手弹了谢芳华额头一下,似乎有些不满,又有些郁郁,“你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谢芳华瞥了他眼。

  秦铮闻言嘟囔道,“被你这样一说,我却更希望中了媚术的人是我了。”顿了顿,他道,“因为,我也想知道结果。”

  “我不该是他们之间的隔阂,言宸和我多年的情义,不该如此被试验。”谢芳华道,“免得伤人伤己。”

  秦铮不解地看着她。

  谢芳华向临汾镇看了一眼,忽然笑了,转头看向秦铮,对他道,“有很多人就喜欢抓住别人的弱点,一而再,再而三。总要试探出个结果,否则不罢休。可是真若是做了,最后的结果一旦不尽如人意,便悔不当初。”

  “你明明可以和她交换。”秦铮道,“为何不答应她?”

  “你和李沐清从小相识,交情不错。你虽然嘴上从来不承认,但是也不想他有事是不是?”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尽力救他吧!”

  秦铮面色顿时绷紧。

  谢芳华指指自己的手腕。

  “若是外公也没有办法呢!”秦铮又问。

  “那就再回忠勇侯府去问问外公!”谢芳华道。

  “若是没有办法呢!”秦铮问。

  “去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救李沐清!”谢芳华道。

  “做什么?”秦铮询问。

  过了片刻,谢芳华从秦铮怀里出来,对他道,“我们去云澜哥哥的府邸走一趟吧!”

  轻歌早就躲去了一旁,坐在一边草地上,齐云雪和谢芳华、秦铮说的那一番话,他也听得清楚。见齐云雪走了之后,秦铮和谢芳华拥抱在一起,他仰头看天,惆怅地叹了口气。

  南山坡有放风筝的人看过来,都认出是谢芳华和秦铮,露出艳羡的眼神。

  男子清俊,女子柔美,成为了这南山坡最美的一道风景。

  二人一番交谈后,不再说话,偎依地抱在一起。

  秦铮重重地点头,“好!”

  谢芳华摇摇头,“不后悔!”

  秦铮低头看着她,眸光端凝,“谢芳华,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话说出来,就算到死,我也不放手。你别后悔!”

  “那从今往后,我试着爱你,我不会的,不懂的,你可以教我,哪怕我做错了事情,你对我失望透顶,也一定不要放手,不要放弃,任何时候。”谢芳华轻声道。

  秦铮“嗯”了一声,“对于我,喜欢是不够。”

  “知道了!”谢芳华点点头,“你也说了,喜欢不是爱,只有喜欢不够。”

  “你听到了吗?”秦铮低头看着她,“你说话!”

  谢芳华继续沉默。

  秦铮冷哼一声,将她抱紧,“你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以前的我管不了,以后都不再允许。知道吗?”

  谢芳华依旧不说话。

  “可是你也知道他有未婚妻是不是?”秦铮又问。

  谢芳华不答话。

  秦铮伸手将她抱住,虽然她刚刚笑了,可是从她的气息里,还是感觉到了无以言说的叹息和伤惋,他低声道,“你喜欢言宸,是不是?”

  谢芳华抱住他的腰,将头埋进他的心口,不说话。

  秦铮本来有些火气,可是在谢芳华柔软的身子靠近他怀里时,他的火气顿时没了。瞪了她一眼,“你就是吃定我拿你没办法了,所以,你才这么气我是不是?”

  谢芳华拿掉他的手,上前一步,将身子靠近他怀里,轻笑道,“我说的是事实。”

  秦铮顿时恼怒,“谢芳华,你这是什么话!”

  “你是秦铮,我的未婚夫。”谢芳华慢慢地道,“你若是因我而死,你娘爱子如命,定然不饶了我,恐怕会押着我给你守寡。我还不想守寡。”

  “为什么?”秦铮见她不像说笑。

  谢芳华笑了一下,“真会!”

  “真会?”秦铮似乎要看进她眸底。

  “会!”谢芳华吐出一个字。

  “看来我高兴得太早了,言宸在你心里的分量比我想象的要重很多。”秦铮盯着她,手紧紧攥住她胳膊,“回答我!”

  谢芳华看着他。

  “其实,我也想知道,若是我中了媚术,你可会把言宸叫来。”秦铮忽然板正谢芳华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道。

  只一句话,她连出手拦的力气都没了。

  比她想象中的要厉害!

  这就是言宸的未婚妻!

  谢芳华看着那片林子,眸色昏暗。

  齐云雪听到后,脚步顿了一下,便下了山坡,不多时,进入了林子里,不见了身影。

  谢芳华看着她的背影一步步走远,她沉默了片刻,才道,“云雪公主,再会!”

  “我倒不是为了言宸,我只是想来南秦看看你罢了。”齐云雪话落,对谢芳华道,“既然你选择不会传信给他,那么我口中之话也言出必行。李沐清我自然不会去救。”话落,她转身向坡下走去,“芳华小姐,再会!”

  谢芳华面上的沉色闻言忽然退去。

  齐云雪径自道,“他跑死了几匹马,我就跑死了几匹马。”

  谢芳华知道她口中说的是言宸,不答话。

  齐云雪忽然转过身子,看向临汾镇,“你可知道我是如何随他一起来的南秦?”

  “不管我知道不知道,你若是能奈何得了他,便能得到我的答案。”谢芳华看着她,话音一转,“不过容我提醒公主一句,人和人,本就不同,如何能比?你拿我和言宸,拿李沐清和言宸,拿秦铮和言宸,甚至拿你自己和言宸,非要比出个高下来。这如何可能?”

  不过她只怔了片刻,便笑道,“你是否知道我的媚术对他而言不管用?才如此说!”

  这一瞬间的气势,与刚才初见她的浅笑盈然大相径庭。

  齐云雪一怔,似乎没想到谢芳华这个看起来柔弱沉静的女子转眼间风云色变疾言厉色。

  谢芳华忽然沉下脸,转过身,看着齐云雪,“公主是在情花谷里待得久了?还是因为修习媚术只攻媚之术而丢失了本之心?难道不知道世间之事从来就没有如果?若是公主想要看透我,知晓我的答案,那么,秦铮他就在这里,你只管对他用媚术。若是他躺在这里,中了你的媚术,我定然会告诉你答案!”

  齐云雪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甚是好看,如一朵红艳的曼陀罗盛开,须臾,她笑罢,转头看了秦铮一眼,又道,“若是今日躺在床上被我下了媚术昏迷不醒的人是铮二公子呢?你可还会说不会?”

  “既然公主不告知我你出于什么目的,我又凭什么告知你我是出于什么原因?”谢芳华反驳。

  齐云雪眯了一下眼睛,“是不忍心?”顿了顿,她站起身,走近谢芳华,“我很想知道,芳华小姐是出于什么而不忍心?”

  她摇摇头,“不会!”

  谢芳华转过头,看向临汾镇方向,临汾镇距离京城不过百里,她若是现在飞信传书过去,戌时之前,言宸一定能赶来救李沐清。可是哪怕不怕折腾言宸,毕竟他对她做得太多,也不差这一点儿,可是,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交换和威胁。

  “你不用管我是什么目的!只说你会不会?”齐云雪道。

  谢芳华轻轻吸了一口气,看着齐云雪,“公主拿这个做交换,是什么目的呢?”

  “芳华小姐很为难?那个李沐清对你来说,看起来很重要了?”齐云雪盯着谢芳华。

  从去年腊月到如今,他恐怕一日未曾好好休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

  这些年,他从无名山下来,建立天机阁,耗费多少心血精力?

  但若是叫的话,她谢芳华是什么人?丝毫不顾及言宸辛苦奔波?

  可是,不叫的话,李沐清就没命了!她解不了媚术。

  谢芳华抿唇,言宸因为救她姑姑,赶去北齐,他一句话,他半途中费尽辛苦,掩护住了被永康侯府和皇帝双管齐下拦截的燕亭,到了北齐后,顶着玉贵妃的怒火之下,救回了她姑姑的性命,如今回来,因为临汾镇李猛之事,她为了牵制秦钰,他快马加鞭赶回来,几日夜不休息,累死了几匹马,到了临汾镇,从秦钰手中夺下了那个孩子,昨日夜间发生的事儿,今日他也不过才能休息而已。她怎么能狠心且忍心地再将他叫起来?

  “会不会呢?芳华小姐!”齐云雪看着她。

  谢芳华心下一紧,和着这么多年来,言宸这位未婚妻终于来算账了吗?

  秦铮听罢,脸忽然沉了。

  齐云雪慢慢地道,“据我所知,言宸能为了芳华小姐你万死不辞,哪怕关山再远,只要你一句话,他也会赴汤蹈火,为了你的事情奔波劳累,哪怕骑死几匹马,几日夜不睡觉,也在所不惜。”顿了顿,她继续道,“而我想知道,你会不会为了一个区区李沐清,就将好不容易停下来休息的他使唤起来,赶来给一个对他来说不相干的人救命!”

  谢芳华蹙眉。

  齐云雪想了一下,“李沐清的命也不是不可以饶过他。”话落,她看着谢芳华,“若是戌时之前,你能让言宸赶到京城,对我亲口说饶过他,我就饶过他,如何?”

  “那公主如何才能救李沐清?”秦铮看着她。

  齐云雪摇摇头,“我没想救他们!”

  “你想要拿李沐清的命换他们二人?”秦铮问。

  齐云雪忽然道,“我听说言轻和云水被铮二公子给扣押起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李沐清的父亲右相和我舅舅是至交好友,而他又帮助过我几次。况且他死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公主若是只这一个理由,就请网开一面。”

  “你想救他?”齐云雪看着谢芳华。

  她想了想,对齐云雪道,“李沐清的妹妹是庶女,自然配不上言宸,公主大可不必杀了他。”

  她话语说得清楚,谢芳华此时明白了,原来是因为李沐清暗中彻查言宸之事。她倒是给忘了,数日前,在平阳城,他的妹妹属意言宸,被她给推了。李沐清大概那时候就开始查言宸了。

  “他倒是没得罪我!”齐云雪摇头,看向谢芳华,“只是他似乎对我未婚夫甚是好奇,暗中派人查他,而数日以来,查出了不少东西。这些我倒不在意,毕竟他查出来的东西再多,也不事关于我。”顿了顿,她话音一转,“只是他想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我的未婚夫,只凭这一点,我就能要了他的命!”

  秦铮看着她,“为何?李沐清如何得罪了公主?”

  “我听说右相府的李沐清如今安置在英亲王府?”齐云雪笑看着秦铮,“铮二公子想要我去救李沐清的话,不可能。”

  “时辰不早了!公主请随我们过府吧!”秦铮当真是邀请她进府。

  若不是她知晓修习媚术的条件,也就不会如此讶异了,她没在皇宫长大?而是在情花谷长大?

  让她好奇的是,北齐皇室的公主,怎么会媚术?

  谢芳华也是有些意外,但也不算太意外。这么多年,能让言宸只说过一次便再也不提起的婚约,他未婚妻的身份岂能简单了?更甚至,他从来不曾有过悔婚的想法……

  “天下只有一个齐姓,除了北齐皇室出身的人,还有谁姓齐?”秦铮轻笑,“真是让人意外啊。”话落,他偏头看向谢芳华。

  齐云雪扬了扬眉,“铮二公子好聪明,只一个姓氏,便猜出来我的身份了。”

  “姓齐?”秦铮看着她,挑眉,“你是北齐皇室的公主?”

  这笑容太明亮,那女子也躲避了一下,似乎品味了一番秦铮的话,忽然也笑意蔓开,看着秦铮道,“铮二公子原来也与传言不符,竟然如此热情好客!”话落,她笑道,“我姓齐,唤云雪。”

  “姑娘贵姓?怎么称呼?”秦铮又笑着对女子询问。

  谢芳华一时不知道是摇头还是点头。

  “我说错了?”秦铮扭头看向谢芳华,不掩饰的笑意如正午时正烈的太阳,慌得人眼疼。

  谢芳华大抵能猜出几分秦铮的想法,伸手拧了他攥着她的手心一下。

  天下谁人不知道英亲王府铮二公子脾性古怪?不是热情好客之人?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二章爱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