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决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看了一下月票榜,咱们似乎有点儿危险,零点倒计时,姐妹们,就靠你们了!

  这几天实在太忙,起早贪黑,需要挤出空来码字,总算坚持了更新。

  ------题外话------

  谢芳华慢慢地抬起头,眸光有一抹坚毅和决心地看着他。

  秦铮猛地转过身。

  谢芳华一把拽住他衣袖,豆蔻指甲紧了紧,低声道,“若是我告诉你些事情,嗯……就如你说的,我既然说了试着爱,就要对你坦诚……你还有没有心情给我做饭?”

  话落,他转身就走。

  “你进去吧!”秦铮松开她的手,见谢芳华看向他,他笑了笑,“你不会是想要我下厨吧!爷今天可没心情给你做饭。”

  轻歌点头,见谢芳华再没别的吩咐,他离开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刚要摆手,忽然想起一事儿,又道,“你去找找谢云继,爷爷说半日没见他了。秦钰既然对我点破他的身世,今日又因为计较李沐清之事,应该不会对他出手,皇上为了修建临汾桥,找谢氏盐仓要银两,面前自然也不会拿他如何,但是难保不出事。”

  轻歌垂首应声。

  谢芳华沉默片刻,“既然已经启程了,那就进京吧!”顿了顿,“你见到他,告诉他,李沐清的媚术已经解了,让他进京后,安置下来,不必来寻我了,休息吧!”

  轻歌摇摇头,“自从她出了南山坡,便寻不到她的落脚之处了。”

  “齐云雪呢?”谢芳华又问。

  “不知言宸哥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轻歌摇头,看了秦铮一眼,想说什么,又住了嘴。

  “那他为何急急赶路?是谁给他传的消息?”谢芳华问。

  轻歌摇摇头,他是亲眼目睹了齐云雪,也亲耳听到了她对谢芳华说的话,主子既然决定不告诉言宸哥哥,他自然也不会传信的。

  谢芳华一怔,“你给他传的信?”

  轻歌看向秦铮,见他转头看着谢芳华,夜色太深,他看不出这位铮二公子什么表情,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垂首恭谨地道,“言宸哥哥已经启程回京了,如今在路上,戌时之前,定然是能到了!”

  “你说就是了!”谢芳华道。

  有些东西,他适合知道吗?

  轻歌露出讶异之色,主子不让他回避了,那是要当着铮二公子的面回禀了?

  “不用避了,有什么事情?”谢芳华自然看得轻歌了,对他轻声吩咐。

  海棠苑门口,轻歌等在阴影处,见谢芳华是和秦铮一道回来,他们的状态看起来太过低沉,他想了想,没开口,避了下去。

  足足走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二人才回到海棠苑。

  一路上,谢芳华只听到他和秦铮两个人的脚步声。

  夜晚的忠勇侯府,各处灯光明亮。假山、石雕、水榭、亭台、回廊、白玉桥、竹林、花景,因为人少,景色现出与白日里不一样的柔美,但也正因为人少,却是太安静了。

  谢芳华也跟着他沉默地走着。

  一路上,他再未发一言。

  秦铮对英亲王府很熟悉,避开了芝兰苑,走了另一条饶过芝兰苑的比较远的路。

  谢芳华僵硬地抬着脚步,跟着他的步子向前走。

  秦铮见她一动不动,眉目间的失望加深,看了她片刻,慢慢地转过身子,对她寻常地道,“我送你回去!爷爷说得对,你还没有吃饭,要好好地养身子。”话落,伸手拉住她的手,拽着她离开。

  若是他失望太多……

  她到底想不想试着爱他?

  她到底想不想嫁入英亲王府,嫁给他?

  她想和秦铮成为那道跨不过去的砍吗?

  她虽然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但是知道若是失望一次两次再三失望之后,鸿沟便会铸成,便会成为一道跨不过去的砍。

  她谢芳华,也不是!

  秦铮当然也不是!

  人都不是石头做的!

  当然,这冷意和凉意不是来自秦铮,而是来自他的失望,他都这般说了做了,她却不能对他开口,他的失望如此的明显,使得她心底一寸寸发寒发凉发冷。

  无名山顶的山风似乎也不敌这冷意和凉意。

  温暖如潮水般地褪去,谢芳华一下子感觉到了冷意。

  秦铮等了片刻,眉目笼罩上一丝失望,慢慢地,一寸一寸地放开了她。

  谢芳华对于魅族和她娘和谢云澜这些事情自己也没理清,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时不说话。

  “对我说吗?”秦铮抱着她,轻轻温柔地摸着她的后背,低声问。

  她心底某些东西轰塌,不得不承认,秦铮换了一种谋略,在情事儿上,她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的秦铮,她知道他今日被外公推开,又被她派人支开,被气狠了,可是哪怕是气,也没有甩脸子大怒地质问她,只是这样的将她圈固住,打碎她的设防,打破她笼罩的乌云,这般风流的,缱绻的,温柔的,却如火焰一般地要化开她的心。

  谢芳华脸一红。

  秦铮似乎笑了一下,眉目间有些愉悦,贴着她的额头,温柔地低声道,“我被气狠了,才没了轻重,下次轻些。”

  谢芳华点点头。

  “痛吗?秦铮指腹放轻了些。

  谢芳华“咝”了一声。

  “你可知道,试着爱,最基本的,就是坦诚?”秦铮放开捂着她眼睛的手,指腹从她眼睛滑下,轻轻地摸着她被他吻的唇,微微用力。

  谢芳华不吱声。

  “你今日白天对我说,说试着爱我,你不会的,不懂的,我可以教你,哪怕你做错了事情,我对你失望透顶,也让我一定不要放手,不要放弃,任何时候。”秦铮重复谢芳华的话,“我对你说,你这样的话说出来,就算到死,我也不放手。你别后悔!”

  谢芳华心下一颤。

  秦铮将她柔软的,纤细的,不盈一握的,娇嫩的身子抱住,紧紧地搂进他的怀里,“告诉我,外公找你,是怎么救李沐清的?”

  “嗯!”谢芳华似乎被抽干了所以的力气,低低地应了一声。

  “确定?”秦铮扬眉。

  “秦铮!”

  “嗯?”秦铮看着她。

  “秦铮!”

  秦铮等了她片刻,又问,“我是谁?”

  谢芳华一时不能开口说话。

  许久,秦铮放开她已经被他揉虐的红肿如水蜜桃的唇瓣,气息不稳地贴着她唇边,沙哑至极又低沉至极地开口,“我是谁?”

  谢芳华身子软软的,手再没有力气抓住他时,被秦铮紧紧地拖住。

  一溃千里!

  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秦铮,这样的疯狂灼热的吻,一下子打乱了她心中那些高如山峦的黑压压的云,似乎劈开了死死关闭的闸门,水倾泻流下。

  但谢芳华也强忍着,不敢发出声音。

  忠勇侯府本来就人少,老侯爷喜好清静,尤其是夜晚,院内院外没有闲杂人晃悠。

  谢芳华的手若不是仅仅地拽住他的衣襟,几乎从墙壁上滑落。

  她呼吸一旦稍微地紊乱,秦铮便疯狂起来。

  谢芳华似乎由深不见底的山谷里被人拉了一下,又似乎在黑夜里,有谁点了一盏灯,她被细微的光灼了一下。

  他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撬开她的贝齿,品尝她口中的味道。

  谢芳华抬眼看着他。

  秦铮低头吻了下来。

  谢芳华因为他突然,猝不及防之下,低低地呼了一声,身子紧贴在了墙壁上。

  到了荣福堂外的僻静处,秦铮转过身,将她按在了墙上。

  手掌厚实,温暖,有力,脚步虽然快,但是稳,一步一步地出了荣福堂。

  纱帘噼里啪啦地响起,转眼间,他便到了谢芳华的面前,一把拽起了她,向外面走去。

  他看了片刻,忽然转身走了回来。

  隔着纱帘和窗子,屋中昏黄的灯光下,那少女纤纤羸弱,周身透着浓浓的厚重的雾气。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向屋内。

  谢芳华看向窗外,秦铮站在荣福堂的门口,长身玉立,周身有一种淡淡的烟雾,不知道是夜晚雾气,还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雾气。

  “铮小子在外面等着你呢!”忠勇侯道。

  谢芳华坐着没动。

  “还不快走!磨蹭什么?”忠勇侯瞪着谢芳华。

  大约是自从见了齐云雪,她拿言宸做条件,大约是她和云澜哥哥的血合在一处,真的能解李沐清的媚术。这两件事儿加在一起,让她觉得心底忽然升起喘不过气的感觉来。

  爷爷说得对,她和秦铮没有一日不出点儿不愉快的事儿的。这样下去,他们能坚持三年吗?她忽然有些疲惫。

  谢芳华手捏了捏袖口,紧紧地攥住,看着秦铮不管她走了出去,心头有些难受。

  秦铮站起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无语。

  “多大我也是他的长辈,在我的眼里,也是孩子。”忠勇侯又挥手赶二人,“而你们俩在我眼里,就是俩娃子,看见你们俩就心烦,没有一日不出点儿不愉快的事儿的。都赶紧走!”

  谢芳华好笑,“爷爷,舅舅都多大了,怎么能说是孩子?”

  “和你下了三局棋,快到是快,可是你心不在焉,这棋下得还有什么滋味?”忠勇侯瞪了他一眼,胡子翘了翘,“等崔允来,我找他下,他那个孩子从来不会应付我。”

  “还没下完呢!”秦铮终于开口。

  “女儿家的身体重要!快去!”忠勇侯一推棋盘,赶秦铮,“你陪她去,今日天晚了,你就住在忠勇侯府吧!”

  谢芳华走到秦铮身边坐下,摇摇头,“我不饿,晚些时候再回去用。”

  “你回你的院子里用吧!这么没有给你准备!”忠勇侯对她摆摆手。

  谢芳华点点头。

  “都什么时辰了?自然用了!”忠勇侯道,“铮小子陪我吃的。”

  谢芳华看向秦铮,从她进来,和爷爷一问一答说了这半响话,他头也没抬,懒懒散散地看着棋盘,面色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她知道,以秦铮的聪明,自然是知道他是被她刻意地支开芝兰苑的,她抿了抿唇,“你们用膳了吗?”

  忠勇侯点点头,“还没吃饭吧?”

  谢芳华摇摇头,“回头我派人去找找。”

  “云继那小子呢?跑哪里去了?一个下午也没见到他。”忠勇侯问。

  “我让云澜哥哥代替哥哥招待四皇子和李公子,外公也在。”谢芳华道。

  “你哥哥和舅舅还在宫中,皇上留宴,这宴吃了半日里,还没回来。芝兰苑如今有谁在?”忠勇侯又问。

  “解了!”谢芳华道。

  谢芳华进了正屋,见二人果然在对弈,见她进来,忠勇侯抬头看了一眼,问道,“李家小子的毒解了?”

  荣福堂正屋的灯亮着,窗前坐了两个人影,正是秦铮和忠勇侯。

  她想着想着,便来到了荣福堂。

  若是父母活着,该是怎样一番景象?若是哥哥娶妻,忠勇侯府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谢芳华和她别过,一步步地向荣福堂走去。

  谢芳华自然不会与她争辩什么,又听她絮叨地说了半天,亲自去芝兰苑帮着张罗了。因为来府中的人是四皇子,自然不能慢待。

  福婶在忠勇侯府侍候多年,轻易不踏出府门,外面的世界她知之甚少,规矩多也是应当。

  前世府中有外男进出,从来不到内院,而且她只要听闻,一定会远远地避开。可是今生,什么男女大防,她早已经不知道丢去哪里了。高门大院的深宅府邸里规矩多,受世家底蕴的影响,到了外面却不是如此。南秦和北齐的民风日渐开放,只要是不出现什么不耻之事,便不会有那么多计较。就比卢雪莹,她追了秦铮多年,京城人们都当做一段风流韵事,可是因为秦铮发难,她才被迫和秦浩议婚,成了笑柄。

  “云澜哥哥在呢!”谢芳华笑了笑。

  福婶心急之下说了一番话,说完也觉得自己多虑了,小姐出府这么多年,全是靠自己,老侯爷和世子都伸不上手,虽是女儿家,却比世间大多数男子都刚强。她叹了口气,有些心疼,“世子不在府中,老侯爷岁数大了轻易不招待小辈外客,云继公子早先还在来着,后来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本来您是闺阁小姐,这等招待外男的事情不该由您出面,若是夫人还在就好了,或者是世子娶亲,咱们府中也不会没有个能出来主持的女眷了。”

  谢芳华失笑,“福婶,这么多年,也从不曾滑到过!你将我当小孩子呢!侍画和侍墨被我留在芝兰苑招待客人了。”

  走到半路上,她碰到了匆匆走来的福婶,福神见到只她一人,顿时不满,“小姐,天黑了,您怎么连个罩灯也没提着?也没让个婢女跟着?万一滑到了怎么办?”

  谢芳华交待完事情,向荣福堂

  二人齐齐点头。

  谢芳华点点头,对二人吩咐,“哥哥不在,如今天色已晚,我留了四皇子和李公子晚膳,这院中除了侍书和打扫的小厮外,没有婢女。你们去厨房一趟,吩咐厨房做出饭菜端来,然后,你们二人就留在这里侍候吧!”

  “陪老侯爷在下棋!”侍画低声道。

  “秦铮呢?在爷爷处做什么?”谢芳华低声问。

  侍画、侍墨等在外面,见她出来,齐齐上前,“小姐!”

  见二人并没有推辞,谢芳华出了芝兰苑。

  秦钰和李沐清都看了谢云澜一眼,哪怕是谢氏米粮旁支,但也姓谢,谢墨含不在,谢云澜虽然来了忠勇侯府是客,但相较他们二人的外姓来说,也是半个主人,谢芳华的安排不为过。但她的语气却将情分有别了个亲疏远近。

  谢云澜颔首,“好!”

  “天色已晚了,我吩咐厨房做些菜端来这里,哥哥不在府内,我一个女子不便招待,云澜哥哥,就由你代替哥哥来招待四皇子和李公子留晚膳吧!”谢芳华看了一眼二人所下的棋盘,已经接近了尾声,不分伯仲。

  李沐清点点头。

  “被我爷爷喊去了!”谢芳华道。

  李沐清和二人寒暄了片刻,对谢芳华问,“秦铮兄呢!”

  谢云澜摇头,“我没帮上什么忙!沐清兄不必谢我。”

  秦钰松了口气地微笑道,“沐清兄无事就好。”

  秦铮不在,李沐清见到秦钰和谢云澜,走过来道谢。

  “是有华丫头的功劳,若不是她看出媚术,找到我,我也不能救你。”崔荆笑着开口,“但是还有铮小子、四皇子和云澜公子,他们也适当地帮了忙。”

  秦钰眸光动了动,谢云澜淡淡地瞥了李沐清一眼。

  谢云澜和秦钰还在院中下棋,二人见三人从屋中出来,目光都落在李沐清的身上,他好模好样,一点儿也看不出半个时辰之前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几乎不成人形的模样。

  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忠勇侯府各处已经点上了灯笼。

  他随着崔荆和谢芳华出了房门。

  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去探究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李沐清没有再问谁对他下的媚术,也没有说要找到那个对他下媚术之人,他心中清楚,谢芳华和言宸交情斐然,他一次查探已经触动了别人用媚术来杀他,他已经失了颜面,不能再二次出手一探究竟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四章决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