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华丽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氏米粮虽然是商贾,但是因为是谢氏分支,又暗中被皇上收拢,所以,朝中有眼目的朝臣还是来了不少人吊唁送行。》し门口挤满了车马,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忠勇侯府的马车刚停在门口,便有等候接待的人迎上前。

  谢墨含和谢芳华一起下了马车,由人领着向里面走去。

  谢氏米粮老夫人的棺木灵柩停在前院,吊唁的人陆续上前。谢氏米粮的家主守在棺木前,有人吊唁,他一一还礼。他身后站了几名年轻男子,也跟着他一起还礼。

  谢云澜站在几名年轻男子中间,他穿了一身黑衣,没有披麻戴孝,但面色目色有着深深的怆痛,与其他披麻戴孝的兄弟们比起来,甚是独然。

  他排行第三,已经**出谢氏米粮,即便他不披麻戴孝,也无人敢言语挑剔半字。

  见谢墨含和谢芳华来了,一群人向二人看过来。

  谢氏米粮家主愣了一下,立即迎上前,拱了拱手,“世子,芳华小姐,你二人来了,老夫人定会走得欢喜。”

  谢墨含拱拱手,“叔父,我和妹妹来送老夫人一程,老夫人一生劳碌辛苦,如今是菩萨召唤去享福了。”

  谢芳华微微对谢氏米粮家主见了一礼,“哥哥说得正是!”

  谢氏米粮家主虽然沉痛,闻言似乎大感宽慰,点点头,请二人上前。

  谢墨含先上前吊唁。

  他吊唁完之后,谢芳华慢慢走上前。

  本来在一旁递香草的小童刚要递给她,谢云澜忽然走上前,对那小童道,“给我吧!”

  那小童愣了一下,立即二话不说地递给谢云澜。

  谢云澜接过,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上前吊唁。

  虽然简单的一接一递,可是让周遭的人面色都不约而同地变了几变。

  今日吊唁的人,来的多,更甚至朝中三品大员也有。可是谢云澜都不曾上前为谁递上香草。而谢墨含上前时他也没有,偏偏谢芳华上前,他却是递了。

  这是让谢氏米粮的所有人知道,他的态度,代表谢芳华在他心里的位置不同一般。

  也就是说,这位芳华小姐,谁若是得罪了她,那么,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谢氏米粮这位云澜公子,从众公子中脱颖而出,在谢氏米粮中的地位极其尊荣。不止谢氏米粮内的人,就是外面的人,也知道,谢氏米粮如今之所以支撑立世,当家做主的,不是如今的家主,而是这位公子。

  很多人也都想起,老夫人长辞的那日,特意派人喊来了这位芳华小姐,似乎是交待了临终之言。至于临终之言到底是什么,连谢氏米粮的家主都被挡在门外,除了云澜公子,连夫人都不知道了。

  一时间很多人又对谢芳华多了一番思量。

  谢芳华并没有理会周遭人的神色,多吊唁了片刻,才缓缓地退出来,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我就不送老夫人出府门了。”

  谢云澜点点头,“你和世子回去吧!”话落,他对风梨道,“你送世子和芳华!”

  风梨立即上前,恭敬地送谢墨含和谢芳华。

  二人既然吊唁完,便不再多待,由风梨送着,一起向外走去。

  走得远了,谢芳华还能感觉到许多道视线凝在她后背。

  出了府门,二人正巧碰到了前来吊唁的谢氏六房明夫人夫妇。

  谢墨含和谢芳华齐齐喊了一声,“六叔父,六婶母!”

  谢氏六房的六老爷点点头,没说什么,明夫人则上前,拉住谢芳华的手,感慨地道,“自从这院子里的老夫人去了,我娘心里一直不好受,我在府中侍候着,没去看老侯爷,他老人家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吧?”

  谢芳华点点头,“爷爷当日来了,没赶上和老夫人说一句话,听说老夫人已经去了,他折回去了。心里的确是难受得紧。”

  明夫人叹了口气,“伊姐儿也要跟来,可她毕竟年纪小,这里来来去去外人多,我便没让她来。她多日没见你了,可是想得很。若是知道在这里我碰到你了,定会怪我没带上她。”

  “过几日我闲下来,无事儿的话,给伊妹妹下帖子,请她去忠勇侯府吃茶。”谢芳华道。

  “那她估计要美坏了。”明夫人拉着她的手,向一边走去,声音也低了些,“长房如今还被御林军围困着,我听说府内乱作一团,府中的嚼用也不让出去采买,甚是严苛。前几日我勉强托人送进去了些。法佛寺的事情如今因为郾城的刺杀和临汾桥之事,看起来皇上是暂时搁置了。难道里面的人一直这么围着?”

  谢芳华没说话,这些日子回京,事情接连不断,她自然无心理会长房如何。

  “大嫂做下了那事情害你,实在是令人心寒,就我这个弟妹而言,她死不足惜,如今听说大伯和大嫂都病了,茵姐儿等府中几位公子小姐都日日不得好眠。”明夫人叹了口气,“只是可怜了云溪那孩子。”

  “云溪哥哥在府中如何?”谢芳华想起谢云溪,不由问。

  “御林军看守得严苛,别说里面的人出来,就是府中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还不知道他如何。”明夫人摇摇头,“我前两日见到族长,族长和我提了提这件事儿,想去找老侯爷和世子讨个主意,长房的人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关着。但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去了,他知道老侯爷心里定然难受,也没敢去拿这个事情烦他。”

  谢芳华聪明,从这一番话里,自然是听明白了,原来是族长借明夫人之口传信给她,再借她之口传信给爷爷和哥哥。她点点头,“六婶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回府后和爷爷、哥哥秉承,听听他们的意思。”

  “族长主要是甚是喜欢云溪那孩子,恐怕他就这么折在里面。”明夫人低声道,“云溪那孩子是个人才,长房难得出来这么一个根骨清正的,若是这样折损,是我们谢氏的损失。哪怕惩戒了长房那些人,也要保下他,把他摘出来。”

  “我也很喜欢云溪哥哥!爷爷和哥哥对他也甚是喜欢。”谢芳华颔首,“六婶放心吧!您回去给族长递个话,爷爷和哥哥没忘了谢氏长房,哪怕皇上忘了,但长房是我们谢氏一脉,爷爷和哥哥总会有个打算的。”

  “这我就放心了!”明夫人松了一口气,似乎是完成了一件任务。

  二人就此事说罢,便在谢氏米粮门外辞别,谢氏六老爷和她进了谢氏米粮府邸。谢墨含和谢芳华上了马车。

  马车内,谢芳华将明夫人的话与谢墨含陈述了一遍。

  “这件事情我前几日和爷爷商议过,打算再让御林军围困长房些日子,再做打算。还有十日就是英亲王的寿辰了,裕谦王带着两位公子进京给英亲王贺寿,也正巧彻查那珠子的事儿,看看那两位公子手中是否有。届时再拿长房出来试问做文章,将法佛寺的事情彻查一遍。”谢墨含道。

  谢芳华颔首,“裕谦王如今走到哪儿了?”

  “据说到了郾城了,进京多不过五日。”谢墨含道。

  谢芳华点头,“临汾桥之事儿大,本来皇上想要给英亲王大办寿辰,怕是要简办了。”

  “英亲王已经说了,一切从简。”谢墨含道,“出了临汾桥这样的大事儿,一下子就拿出多少银两?无论短了哪里,也不会短了军兵嚼用。军费不能动!所以,这才是皇上不敢动国库的原因。另外,今年有人算出会大涝,恐怕不止一个临汾桥怕水患。这一年用到银子的地方怕是多的是了。”

  谢芳华笑笑,“有皇帝焦头烂额的时候,他越是焦头烂额越好,看他还会不会一个劲地盯着我们谢家。”

  谢墨含叹了口气,“若是拿百姓的家园性命换我们安然无恙,实在不忍。”

  “国之危难,艰难生计的时候。皇室才会想起我们谢家的好处和功劳,也会想起我们能起到的作用。”谢芳华不以为然,“天下百姓过得好,还是过得苦,我不管,我也管不着,也轮不到我管。我只管我们家好就是好了。既然是他皇上做江山,享受天下百姓君臣之礼和膜拜。皇室、宗室享受尊荣和礼遇,这是他们家的江山,那么自然就应该他们负责南秦百姓。”

  谢墨含摸摸谢芳华的头,笑道,“妹妹说得也有些道理。”

  谢芳华理所当然地承了哥哥的夸奖。

  马车走出一段距离,距离得谢氏米粮府邸远了些,谢墨含问,“你要去哪里见言宸?我先送你过去,我再去谢氏盐仓。”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对他道,“哥哥,就在这里停车吧!我下车自己过去。”

  “那怎么行?”谢墨含摇头。

  “怎么就不行了?忠勇侯府的马车在街上一晃就晃眼得很,我自己还能隐蔽些人。”谢芳华说着,便跳下了车,对谢墨含摆摆手。

  谢墨含只能摇头,叮嘱她小心,吩咐车夫向谢氏盐仓而去。

  谢芳华知晓言宸来京会落脚在哪里,目测一下方位,便抬步走去。

  可是她刚走了两步,秦铮忽然从转角处走出来,迎面拦住了她。

  谢芳华一怔,看着秦铮,讶异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不是要去见言宸?我跟你去!”秦铮对她道。

  谢芳华闻言打量他,见他今日似乎刻意地装扮了一番,穿了一件极其华丽的卿竹织锦缎面云纹锦袍,腰间简单地挂了一块流动水纹极其剔透的极等玉佩,脚下蹬的是象牙色的玉纹朝阳靴,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如芝兰玉树,贵气清潋,滟滟瑰华。

  她颦眉,这副样子他竟然也敢上街!

  怎么就没有人围着她扔手帕荷包?

  她的想法刚升起,顿时对面绣楼上便有手绢扔了下来,绣花的手绢飘飘荡荡向下落。

  谢芳华一怔,抬眼看去,只见有两名女子含羞带怯地看着秦铮,似乎根本就没看见他面前的她,显然那手绢是那两名女子扔下的。

  眼看那娟帕要落在秦铮的身上,他根本就没躲。

  谢芳华有些恼,挥手打开了那娟帕,一把拉住他,向前走去。

  秦铮勾起嘴角,笑容蔓开。

  转过了街道,来到了一处背静之处,见无人经过,谢芳华停住脚步,瞪着秦铮,“你要跟我去见言宸?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见言宸?”

  “昨日你的人找了一夜谢云继没找到,而他昨日进了京,你自然是去找他,看看是否谢云继被齐云雪带走了。”秦铮道,“我一猜就猜出来了。”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你可真会猜!”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秦铮微笑地看着她。

  谢芳华点点头,有些不满地道,“就算见言宸,你打扮得这么……华丽做什么?”

  秦铮扬眉,“让他看看你的未婚夫一点儿也不比他差,既然他有未婚妻,错失了你,那就永远错失好了,别再起什么心思了。”

  谢芳华无语,将心思打得这么直白,还理所当然地说出来,也就秦铮这种人能做到了吧!

  “走吧!他在哪里?”秦铮问。

  谢芳华有些犯难,秦铮跟着去,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现在到有些后悔昨日对于言宸的事情都坦诚地交待得太清楚了,让他更是抓住了他的在意之处,利用了个彻底。

  “你不愿意?”秦铮瞅着她。

  “走啊!”谢芳华摇摇头,有一个人这么不遗余力地将她拴在身边,她不愿意也过意不去。对于言宸,那些怅然的情绪过去就过去算了。

  秦铮见她不但没闹,反而同意了,薄唇勾勒出一弯月牙形的弧度,见这里无人走过,他低头在她脸颊落在了一吻。

  谢芳华脸一红,伸手推了他一把,羞赧道,“这里是大街上!”

  “我知道,否则就不止亲你这一下了。”秦铮大言不惭。

  谢芳华红着脸不再理他。

  秦铮自然不会得寸进尺,他身边这个人对他的态度,决定了他在言宸面前的腰板能挺多直。于是,他低声道歉,“一时没忍住,以后不会了。”

  谢芳华某些事情异常地清透,闻言便知道他心中所想,好气又好笑地挖了他一眼,虎着脸道,“再有下次,看我理你。”

  秦铮咳嗽了一声,他自然不敢保证,只不过是应付过眼前罢了。

  谢芳华也不再揪着他不放,带着他左拐右拐,穿过了好几条街道,来到了一处巷子。在一处背静的小院门前停住,伸手叩门。

  有一个老伯打开门看了一眼,立即一喜,“主子,您来了?”话落,他看向秦铮,疑惑地打量他,半响,不太确定地道,“这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

  在南秦京城里面的人,哪怕多少人没见过皇帝,但很少人不认识秦铮。

  “是他!”谢芳华道,“言宸呢?在休息?”

  那老伯压下疑惑,恭敬地低声道,“言宸公子昨夜赶路进京,后来轻歌公子寻到他处理事情,他一夜未睡,黎明时分才休息。”

  谢芳华点点头,想要撤出被秦铮拽着的手,但被他紧紧地握住,她只能作罢,让他牵着向内院走去。

  二人进了院子后,那老伯立即关紧了门。跟上谢芳华的脚步,对她低声道,“老奴这就去喊醒言宸公子!”

  “不用喊他了,后院有一处竹林,我带铮二公子去赏赏,让他休息吧!也不急。什么时候他醒来,你什么时候再去喊我们。”谢芳华道。

  那老伯闻言连忙点头,“您二人要去竹林观赏的话,我去给您二人沏一壶茶端去。”

  谢芳华点头,带着秦铮去后院的竹林。

  别看在外面看这是一间不起眼的小院,但里面乾坤去大着了。显然东西相邻的院落也早已经买下,从里面打通了门,几个院落并在一起,就是一处极大的院落,里面甚是宽敞。

  二人饶过前院,穿过几道回廊,来到了后院的竹林。

  一片紫竹林甚是茂盛,如一片紫色的云海,上午暖暖的阳光打下来,竹林的竹叶落下斑驳的林影,色彩更是明丽雅致。

  “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片紫竹林,到是一处好景。”秦铮打量紫竹林,挑了挑眉。

  “这是五年前言宸进京时寻的落脚之处,他亲手寻了紫竹中下的。天机阁里面的人来了京城,都说紫竹林漂亮。”谢芳华道,“我回来的时候,也没抽空过来,如今一看,果然漂亮。”

  “那里竟然还有一处用竹子搭的凉亭和藤椅。”秦铮笑道,“看起来他是个极其讲究之人。这是遗传了玉家,处处皆精致,行用皆讲究。”

  “我们去坐会吧!”谢芳华说着,向拿出竹亭走去。

  二人刚落座,那老伯便端了一壶茶水走来,他将茶水放下,对谢芳华低声道,“大约是听到了动静,言宸公子醒了,说这就过来。”

  他话音刚落,远处传来脚步声。

  秦铮和谢芳华一起看去,果然见言宸向竹林走来。

  ------题外话------

  今天有攒到月票的没?冲着秦铮这么刻意打扮,攒到的亲别等着热乎啦,投了吧啊~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七章华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