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大度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言宸穿着一件素青色的长衫,通体上下无多余点缀,面容并没有如往日一般用面具面巾之物遮掩,迎着晨起的阳光缓步向竹林走来。

  阳光打在他的身上,青色如黛,玉颜如兰,沉稳修长,贵气内敛。

  秦铮的眸光忽然正了正,笑意顿收。

  有一种人,哪怕他穿的是粗布麻衫,也掩盖不住他的姿态风骨。

  哪怕秦铮这位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刻意地打扮过,比他通体华丽贵气尊荣胜过了一筹,可是,此时的秦铮看着他,心头也生不起半丝将他比下去了的愉快。

  玉家的这位小国舅,可比前些日子见到的那个毛毛躁躁的玉家小辈云水强出千里。

  原来玉家也不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人!

  谢芳华见言宸果真来了,他眉心还有着一丝倦怠,但很好地掩饰了去,她立即站起身,迎着他走了两步,对他蹙眉,“不是说你刚歇下?我又没有别的急事儿!你大可以多休息一会儿!我没有让老伯喊醒你,也是这个意思,你怎么急着赶来了?”

  言宸笑了一下,哪怕笑容也是分外内敛,声音是惯有的温凉,“我听说你带着铮二公子来了,对于你,我可以怠慢,但是铮二公子是贵客,我怠慢便不好了。”

  话落,他目光落在秦铮的身上。

  秦铮见他看来,对他挑了挑眉,坐着并没有起身,而是慢条斯理地道,“我是死皮赖脸跟着华儿来的,没想到竟然打扰了兄台你休息。实在抱歉。”

  “铮二公子客气了!不是什么人她都会带到我这里的。”言宸说着,看了谢芳华一眼,示意她进凉亭。

  谢芳华想着人既然被吵醒了,多说也无意,点点头,随着他一起进了凉亭。

  言宸对秦铮拱了拱手,坐在了秦铮的对面。

  谢芳华还是挨着秦铮,坐在了秦铮的身边。

  那老伯立即给言宸斟了一杯茶,不打扰三人说话,退了下去。

  “你可是为了齐云雪而来?”言宸喝了一口茶,开口问谢芳华。

  秦铮听他称呼自己的未婚妻有名有姓,眸光微深。

  谢芳华点点头,“谢氏盐仓的云继哥哥失踪了,我怀疑是与她有关。这南秦京城内外,能悄无声息入城,还能悄无声息不惊动人就带走了他的人,屈指可数。可是你也知道,彻查之下,哪怕皇上、秦钰、左右相在内,都无人有动静,那么除了她,我再想不出是谁了。”

  言宸点点头,“我猜想之下,也觉得是她带走了谢云继。”

  “既然是你的未婚妻,宸兄还用猜想?”秦铮此时搭进话来,也是别有深意地提醒齐云雪和他的身份。

  言宸握着杯盏的手微微一僵,不过也就是瞬息,他面色不改地淡声道,“我们只是自小有婚约在身,多年来,并不曾有交往。”

  “昨日华儿见那云雪公主,我也是随着她一起去了的。”秦铮没错过言宸刚刚一瞬间的异常,“据她所说,她是与你一起从北齐到了临汾镇的?从临汾镇才先你一步进京的!”

  言宸点点头。

  “既然你们一起来的南秦,一路相伴,她有什么想法,宸兄难道不知?”秦铮看着他。

  言宸面色微凉,摇摇头,“她只说随我来一趟南秦,想要见识见识南秦风土民情,我们自幼分开,多年未曾来往,情分不多,所以,话语也不多。我无论是依她相随而来南秦,还是不依她相随,都是一个结果,她的性情一旦做了什么决定,我就是不同意,她也会做。”

  言下之意,就是她跟来的,他也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秦铮眯起眼睛,“据说北齐这位先皇的小公主在北齐先皇大限之日和其母一起失踪了,是什么时候回了北齐皇宫的?”

  “去年腊月!”言宸道,“她母妃是昔日先皇去北荒狩猎遇到的一个民间女子,心喜之下带回了北齐皇宫,生下了她。当初我姑姑颇有微词,但是也挡不住先皇喜欢。先皇不准任何人问询她母妃的出身,自此皇宫便无人敢问。后来她和她母妃在先皇大限,太后逼迫她母妃殉葬时一起离开了皇宫,查无踪迹后,姑姑便作罢了这件事情。去年腊月,她突然回了皇宫。总归是北齐当今皇上的妹妹,顺理成章,她还是北齐皇室的公主。”

  他口中的姑姑,便是北齐的玉太后了!

  秦铮见他和盘托出,言语之下看不出虚话,一时也不好再咄咄逼人了,点点头。

  谢芳华想着去年腊月正是她姑姑病重的消息传出之日,她无法脱身,让言宸代替她去了北齐。她看着言宸,对他问,“那时候,是我姑姑病重之时,据传言已经药石无医。”

  言宸点点头,见秦铮不再说话,他对谢芳华语气温润了些,“是当今皇上一直知道她和其母的落脚之处和来历,也许是曾经先皇对当今皇上说过她母妃的来历,也许是当今皇上自己查出来的。总之,你姑姑病重无医者能医,当今皇上沉痛之下,想起了她和她母妃,便派人去请了她回宫诊治你姑姑。”

  谢芳华一怔。原来她突然回到北齐皇宫有这个因由在,是北齐当今皇上请回去的!

  “若不是她先一步回了北齐皇宫,我就算日夜兼程,赶回北齐,恐怕也晚了。”言宸对她道,“她稳住了你姑姑的病情,我赶到之后,才有了出手医治的机会。”

  谢芳华只知道是言宸救了她姑姑,却不知道齐云雪出手这茬,她一时无言。

  “她母妃是什么来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也讶异竟然有这样一件事儿。

  “出身在情花谷!”言宸道。

  秦铮了然,这就可以解释齐云雪为何会媚术了!看来是情花谷自小修习学有所成!

  “你写信的时候,怎么没有说她还帮助救了我姑姑?”谢芳华看着言宸,若是他在信中提了这件事儿,她怎么也会对齐云雪表明谢意的,哪怕她不想出手救李沐清,她也不会对她昨日冷下脸说那样一番话。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言宸道,“当初我回北齐,并不知道。”顿了顿,他解释,“你晓得,媚术不是什么正统武术武功,传扬出去,北齐公主通媚术,于北齐皇室有损。当今皇上大约是基于这个考量,所以,并没有外传她医治过你姑姑之事。”

  谢芳华恍然,“这样也是有道理!”话落,他歉意地看着言宸,斟酌着道,“我见到她时,她说了些话,对我来说,不太中听,我……驳了回去,实在抱歉。”

  秦铮忽然失笑,“我们虽然自小有婚约,但是她是她,我是我,你就算对她说了什么,以着你的性情,应该也是她实在过分了些,你才驳了回去,你不用对我道歉。”

  “你就不问问她都说了些什么吗?我在一旁,可是听得清楚。”秦铮见言宸这样说,心里有些不舒服地道。

  “轻歌对我叙述了一二,我也能猜想得到。”言宸不以为意,寡淡地道,“我到没想到她会因我而对付右相府的李公子。”

  “她因为李沐清查你,便出手对付李沐清,可见对你一番情义。”秦铮颇具意味地执起谢芳华的手,笑着道,“有些情分,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就如我对华儿,她前去无名山之前,我就念着她,她一去八年,回来之后,我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拴在自己身边了。如今每日对着她,我的心里别提多欢快了,那云雪公主此番一行看来,她对你怕是与我对华儿一般,情深似海,宸兄莫要辜负了美人恩才是。”

  谢芳华听罢想扶额,秦铮这是……什么破比喻?

  弹指间杀人于无形,说的就是他吧!

  她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语气如此真挚,她也不想在言宸面前让他失了颜面,只能任他胡言乱语,面上憋的不由红了。

  言宸微愕,也没想到秦铮会说出这一番话来,他看着二人,目光在秦铮含笑的面上,谢芳华羞恼的脸上,二人执起的手上,眸光动了动,闪过一丝情绪,不过隐藏得极深,须臾,他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我与她,若是真有缘分,自然会成连理,若是没缘分,有婚约也是不成。”顿了顿,他也还之对秦铮颇具意味的道,“铮二公子既然对她情深似海,就莫要辜负了她才是。”

  “那是自然!”秦铮眉梢扬了扬,暗想言宸能被谢芳华提起来惆怅不已,果然厉害,面色露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让出的坚定情绪,表明心迹。

  “那就好!”言宸看向谢芳华,对她道,“你且放心,谢云继是你姑姑的儿子,若是她带走了他,定然不会害他性命。我稍事休息后,便折返回北齐去找她,她应该带着他回北齐了。”

  “你刚进京,这就要离开?”谢芳华皱眉。

  “我见你在京中很好,有铮二公子从旁协助庇护,我在与不在,想来都无大碍。”言宸道,“你早派了争云、夺日跟在谢云继身边,可还是被她悄无声息带走了。哪怕再派谁去追她,恐怕都拦不住她问出个目的和究竟。只有我去了。”

  “你只管去寻她,大可以放心,华儿既然是我未婚妻,也是我一直想要求娶的女子,我定然不会让她有什么事儿的。”秦铮当即表态,他可不希望言宸一直待在京里,最好他去追他的未婚妻,期间二人哪怕没感情最好也要纠缠出感情来,他才不会惦记着他的女人了。

  言宸点点头。

  谢芳华有些不舍,但也知道齐云雪如此厉害,天机阁武功不错的争云、夺日都没有了消息,再派别人去也不抵用,恐怕只有他亲自去拦了。

  “这片紫竹林后面是什么景色?”秦铮忽然问。

  “是一片碧水莲的青湖。”言宸道。

  “碧水莲?”秦铮扬眉,忽然放开谢芳华的手,站起身,“我还没有看过碧水莲,不知宸兄可介意我去观赏一番?”

  他说的是我,不是我们,自然是排除谢芳华了。

  谢芳华一怔,看着秦铮,他这是……给她和言宸单独说话的机会?

  秦铮他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

  “自然不介意,铮二公子请!”言宸这时对秦铮刮目相看了,知道他要立即离开京城,折回北齐,他这是大度地让出空隙给他们单独说话。本来他一直还有些微地觉得铮二公子太过张狂霸道,抓住什么便死死地抓住,这种性子是不准许他看中的女人与别人有什么牵扯的。没想到,让他意外,他反而竟懂得这等谋略,宠络她的心。

  秦铮俯下身,对谢芳华耳语,“给你两盏茶时间!”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秦铮转身出了凉亭,穿过紫竹林,向那边的青湖走去。

  他离开后,言宸和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过了片刻,言宸道,“铮二公子说等了你八年,可是真的?”

  谢芳华点点头,声音微轻,“我昔日并不知道他等我,那时候,我对他的印象,仅仅是在忠勇侯府,我爷爷寿辰时,他和燕亭打架,把燕亭打伤了。我对纨绔子弟向来没什么好感,尤其他是太后的心尖子,英亲王府的嫡出二公子,只觉得他张狂霸道,不分场合行事。后来我回京后,你也知道,他用尽手段,我才晓得他等我八年。”

  言宸颔首,眸光微露怆然,“有这么一个人对你痴情等候,无论谁拿来说,都是福气。”

  谢芳华抿唇,手指不由得攥住衣袖边角,攥住了,才恍然地想起秦铮说的她的这个小动作,她慢慢地松开,低声道,“言宸,你这回回北齐,还会再来南秦吗?”

  言宸眸光微深,凝视着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谢芳华捧着杯盏,抬起头,与他对视。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几年前,在无名山阴暗的山洞里,谢芳华拿出了婚约的条件,言宸言明他有未婚妻,后来,婚约作罢,他们歃血起誓……

  那时候,一个一心想出无名山,一个一心想护忠勇侯府。

  谁也不曾想,多年之后,岁月长河,互通书信,来往多了之后,心境却不复如初了。

  “只要你用我一日,当初誓言会一直奏效,你还是天机阁的主子,我不会扔下天机阁撤手对你不顾。”言宸收回视线,沉声道,“如有必要来南秦,自然会来。”

  谢芳华微笑,“你是北齐的小国舅,理当没必要对我如此。这五年来,天机阁已经拴住了你,若是你想离开,我也不会不同意的。”

  言宸嘲讽地一笑,“什么北齐小国舅?不过是世人给我的称谓罢了。这要感谢我有个做了贵妃的姐姐。玉家与其说是我的家,不如说只是生我的地方罢了。天机阁是我一手创建,才是我所认为的家,你若是让我离开,我也未必就想离开。”

  谢芳华心下一暖,对于他为何离开玉家去了天机阁,她从来也不曾问过,如今倒也不想知道。关于他的那些什么被疯和尚带走的传言,以讹传讹,是真是假,这么久,真的也成了假的,假的也成了真的,早已经难辨了。但有一样她清楚,他对玉家没什么好感就是了。她诚心诚意地道,“天机阁自然是你的家,永远也是。”顿了顿,她又补充,“也是我的倚仗,有你在天机阁坐镇,我比什么都踏实。”

  言宸闻言终于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来。

  谢芳华也露出笑意。

  少小结盟,多年情义,就算错失姻缘,不能白首,但能做一生挚友,也是机缘深重。

  两盏茶后,秦铮准时地从青湖出来。

  谢芳华见他出来,便站起身,对言宸道,“既然云雪公主不会害云继哥哥,那你就不必急着赶路了,好好休息几日。”

  言宸点点头。

  “我回府了!有什么事情,让轻歌传信给我就是。”谢芳华又道。

  言宸颔首。

  秦铮似乎心情不错,夸奖了青湖两句,拉着谢芳华向外走去,“我们的寻到出去的门,宸兄不必送了!”

  言宸也没客气,目送着二人携手离开。

  二人走后,他立在凉亭许久没动。

  ------题外话------

  见识到我们铮哥儿的厉害了吧~

  月票~月票~亲爱的们,积攒到的就甩给我吧~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八章大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