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正巧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言宸所在的院落后,嘴角一直高高起翘着。

  较之秦铮的好心情,谢芳华的心情有些低落。

  秦铮很快便察觉了,知道这低落十有*来自言宸,言宸刚落脚便打算回北齐,她肯定是不舍的。但也不点破她,对她轻快地道,“今日天色不错,咱们去南山坡放风筝吧!”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为什么?难道你今日有别的事情不成?”秦铮看着她,佯装不解。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刚从谢氏米粮府邸吊唁出来,这样去南山坡,被有心人看到我出去,对同族长者不敬,传出去不好。哪怕没什么事情,也不能去放风筝。”

  秦铮“唔”了一声,“你说得有理,倒是我欠考量了。”话落,他思索了一下,“要不然去茶楼听曲吧!”

  谢芳华同样没有多大兴趣,恹恹地道,“我想回府!”

  “昨日没睡好?”秦铮瞅着她,心下有些揪紧,她对言宸就这么在意?

  谢芳华见他脸上的明快褪去了些,也觉得自己过于揪扯怕是让他也没好心情了。立即隐了情绪,摇摇头,柔声道,“睡好了,昨日舅舅进京,皇上摆设宫宴,他吃得那么晚才回来,我还没与他说上话,我想回去看看他昨日可睡得好?与他说会儿话。”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谢芳华闻言顿时笑了,嗔了秦铮一眼。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因言宸所在的院落偏僻,距离忠勇侯府的路有些远,所以,二人步行也没急着赶路,走得不快,两盏茶后才来到了主街。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车夫认出了秦铮和谢芳华,扭头对车里说了一句,车帘幕缓缓从里面挑开了,金燕露出脸,吩咐了一句,“停车!”

  秦铮跟没看到似的,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谢芳华念着金燕那日对她在茶楼提醒,她才能及时进宫救了秦铮的交情,所以,拉着秦铮停住了脚步。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秦铮没答话。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玉宝楼听说新出了一批胭脂水粉和首饰,我要去看看。”金燕不觉得秦铮不理她难堪,反正秦铮从小到大就惯于不理会人,她也习惯了,只笑着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点点头,玉宝楼她知道,是南秦京城有名的珠宝脂粉楼,皇宫里的娘娘们也都爱玉宝楼里的胭脂水粉。这还是前世她知道的,这一世她早已经无心这些。

  “铮表哥,你和芳华妹妹若是无事儿,不如一起去逛玉宝楼吧!”金燕打量谢芳华素净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枚朱钗,别无她物,她诚心地建议道,“芳华妹妹今日的穿着打扮实在太素雅了。”

  秦铮这句话到听到了心里,偏头瞅谢芳华。

  谢芳华微笑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去吊唁,只能这么素净。”

  金燕恍然,“即便如此,你往日穿戴虽然华丽,但也没刻意打扮,不如去挑些喜欢的,好好打扮一番,你若是刻意打扮啊,这南秦京城里,谁也美不过你去。”话落,她眼眸扫了秦铮一眼,用娟帕捂着嘴笑,“今日铮表哥却是穿着华丽,你们这样站在一起,实在是让人看得分明有趣。”

  秦铮闻言蹙了蹙眉,“那就一起去吧!”

  谢芳华讶然,瞅了秦铮一眼,若是往日,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如今这是转性了?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搭话。

  金燕本来以为无论她怎么说,秦铮也会不为所动,更甚至嗤之以鼻的,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她讶异之下,觉得秦铮真是对谢芳华上心,见谢芳华不语,她笑着邀请,“没几步路了,既然铮表哥都同意了,芳华妹妹,你还犹豫什么?一起去吧!你眼光好,也可以帮我参谋参谋,我今日可是打算多选些样子呢。”

  话说到这份上,谢芳华自然不可能推辞,她笑着点头,“这些年我一直在府中闷着,眼光怎么会好?不过倒是能开开眼界才是真的。”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谢芳华闻言失笑,想着金燕可真会说话,这样的话说出来,她不觉得如何,可是瞟了一眼秦铮,果然见他翘起嘴角,似乎甚至中听,她一时无语。

  秦铮就是听不得别人说她好,若是他听了,耳根子就软得跟什么似的了。哪怕那个说漂亮话的人这时对他提出什么要求,他估计也一准就应了。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三人一起向玉宝楼走去。

  这是一条正街,玉宝楼就在几十步远的地方。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玉宝楼。

  玉宝楼的伙计不识得从来没登门的谢芳华,但可是识得秦铮和金燕,见秦铮牵着谢芳华的手,也顿时就猜出了谢芳华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地将三人热情地请了进去。

  因玉宝楼面向的是非富即贵的南秦京城各大府邸后宅的女眷贵圈,所以,不像是寻常脂粉店铺那般有闲杂人。里面有几个朝中大臣府邸的家眷,见三人来了,身份高些的上前搭了两句话,身份低些的连忙避开了。

  玉宝楼内的人自然对金燕熟悉,所以,对她并没有特别表情,但是对于秦铮和谢芳华,可以说得上是惊异惊喜了。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掌柜的连连道好,一边指挥伙计往出拿东西,一边笑呵呵地道,“二公子,您今日怎么有空和芳华小姐一起过来了?您和芳华小姐一来,咱们这小店真是蓬荜生辉。”

  秦铮心情好,懒洋洋地笑道,“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我们便来看看。”

  掌柜的立即对金燕感激地笑,连忙道,“咱们这店铺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一直承蒙宫里的娘娘们和各府的夫人们厚爱。您和芳华小姐、金燕郡主看中什么,随便挑选,我都算您们七成。”

  金燕闻言顿时欢喜,“铮表哥,芳华妹妹,我今日可是跟着你们沾光了,我往常来,掌柜的还是看我娘的面子,才给我折个八成。你们二人一来就七成,可真是大面子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拉了你们来。”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玉宝楼的首饰的确是没得挑,哪怕谢芳华出身忠勇侯府,有着几百上千年的世家底蕴,虽然这一辈子无心女儿家的事物打扮,但是上一辈可是日日跟着这些东西打交道,记忆深得抹也抹不去,哪怕忠勇侯府收藏了不少好首饰珠宝,但如今看着玉宝楼,还是令人眼前一亮。

  各种钗环首饰,每一件都精心雕刻,做工精细,材质上乘,甚是华美。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雅,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金燕闻言仔细一看,顿时唏嘘,“可不是吗?我一下子被这个金色晃了眼睛,到没看到它旁边的这个翡翠更好些。”话落,她看着谢芳华,“芳华妹妹你可喜欢这个?”

  言下之意,若是你喜欢,你就要。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那掌柜的连忙接过,连连点头,“芳华小姐真是好眼光!”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金燕又看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伸手指着远处的一支朱钗道,“那个我觉得漂亮,芳华妹妹,你看呢?”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雅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实在难得一见!

  “嗯,漂亮!”谢芳华点头。

  “我看最适合你呢,铮表哥,你说是不是?芳华妹妹身上有如兰似雪的华贵,若是太张扬的簪环,反而夺了她本身的气质,就是这样的事物佩戴上,才相得益彰刚刚好地与她搭配。”金燕诚心地对秦铮道。

  秦铮微微颔首,对那掌柜的道,“将那只簪子拿过来看看。”

  “哎呦,三位真是识货的人,这是这簪钗里面最好的,巧手师傅为了一对钗,打了半年之久。这是今日早上刚刚拿过来的,本来我想收着不卖的,还没来得及往起收呢。”掌柜的立即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钗拿了出来。

  脱离了众钗,就如明珠被拂去了尘土,啥时宝气生辉。

  “好簪!”秦铮赞了一声。

  “真是好漂亮啊!”金燕也忍不住赞叹。

  谢芳华却揪住了掌柜的刚刚那一句话,对他问,“你刚刚说是一对钗?这么说还有另外一支了?”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那掌柜的闻言点点头,去了后屋,不多时,他出来,手里拿了一个精致的匣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支男士式样的簪子,他道,“据巧手师傅说,是发现了一块好玉,他为了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材料,想来想去,便选了做一对簪钗。”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好喽!”掌柜本来不舍得,闻言自然不说二话了,连忙小心地将那对簪子包了起来。

  金燕知道秦铮这是给他自己和谢芳华的,有些羡慕,“这对簪子不止芳华妹妹戴着适合,铮表哥戴着也适合,真是让人眼红。”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谢芳华难得见到秦铮大方,不由好笑。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自然是真的!”秦铮瞥了她一眼。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谢芳华失笑,“那这回你可要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金燕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秦铮当没听见。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看过了朱钗之物,掌柜的便拿出了玉佩、项链、手环、扳指、绢花头饰等物。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掌柜的又拿出文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你送我,我就要。”秦铮对她道。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对掌柜的道,“将这方砚台包起来吧!”

  掌柜的立即点头,笑呵呵地给包了起来。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谢芳华暗想只能说她今天正巧运气好,碰上秦铮心情好,若是心情不好,一个笑模样她都见不到,想打秋风也难。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

  秦铮看了一眼,对他道,“稍后有人会来给你送银子!”

  掌柜的连连笑着点头。

  三人带着东西,出了玉宝楼。

  在门口,正巧碰到了秦钰和秦怜、李沐清和李如碧四人。

  ------题外话------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九章正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