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私话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忠勇侯、崔允、秦铮、谢芳华四人用过午膳后,谢墨含也回了府。樂文小說|

  他进了荣福堂后,谢芳华见了,立即提着裙摆迎了出去。

  秦铮有些吃味,“什么时候她能这般迎我?”

  “等变成你媳妇儿,你让她入心了,一刻也离不开你的时候,迎几步算什么?她能比这更甚地侍候你。”忠勇侯哼了一声。

  秦铮“唔”了一声,叹息,“路漫漫其修远兮!”

  崔允微笑,“大半年前,我在漠北见到她时,这孩子清冷得跟什么似的,你是没见着,似乎是连笑和哭都不会了。如今能这副样子,对你有说有笑,你就知足吧!女儿家,天生下来都有一副柔肠,只要你用足了心,不愁她化成绕指柔。”

  秦铮深以为然地点头。

  谢芳华迎到院中,对谢墨含关切地道,“响午都过了,哥哥怎么才回来?你用过午膳了吗?”

  谢墨含心下一暖,到底是妹妹,念着他的身体,他微笑,“吃过了,在谢氏盐仓吃的。”

  谢芳华立即问,“谢氏盐仓的叔叔对于云继哥哥失踪一事儿怎么说!”

  “叔叔说现在对外只能说云继染了病了吧!然后派人去暗中彻查,却是真被带去了北齐,那么得立即给北齐王和姑姑修书一封,让他们去救,毕竟是他们的亲生。”谢墨含低声道。

  “秦铮也说让云继哥哥染病,这倒是想到一处了。”谢芳华心下一松,“我们刚刚商量的时候,爷爷也说等你回来修书一封知会北齐王和姑姑,也好做安排。”

  谢墨含点头。

  兄妹二人一起进了屋。

  谢墨含给忠勇侯、崔允见了礼后,便将他与谢氏盐仓当家家主商议的决定说了一遍。

  忠勇侯听罢后点头,“随着云继日渐长大成人,你叔父那边也是做好了随时被捅破他身世的准备,如今虽然和我们预想的差了很多,是北齐先皇的小公主将人带走的,但是只要是去了北齐,总比在南秦捅出来要好得多。”

  “正是这个理。”崔允也点头。

  此时就此说罢,谢墨含立即提笔修书给北齐王。

  谢芳华见谢墨含写好了书信,封了蜡,要喊人传出去,她立即拦住,“哥哥,这封信你交给我吧!言宸这两日要回北齐,我让他带出京城去,寻个妥当之处再用飞鹰传信,如今秦钰回了京,皇室隐卫都聚在了京都四周,万一落在皇室隐卫的手里,就麻烦了。”

  “也好!”谢墨含将信递给谢芳华,“这等多事之秋,还是要小心为上。”

  谢芳华收起信,又询问崔允,“外公呢?”

  “早上醒来,便又去给含儿配药了!”崔允道。

  “既然您回来了,就多陪陪外公,过些日子,外公该走了。”谢芳华道。

  “我晓得!”崔允叹了口气。

  “舅舅真想要辞官?”谢芳华又问。

  崔允点点头,“我在漠北边境待久了,早已经不适应了京城内朝政的勾心斗角,如今你哥哥和你都大了。都有了本事和主意,我就算留在朝中,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也许还会添乱。不如归乡。”

  “博陵崔氏这么多年自从外公离开,您去漠北后,渐渐衰落了。”谢芳华道,“而您又一直未娶妻,回去博陵崔氏,孤孤单单一人,就算不做官,也留在京城吧!我和哥哥孝敬您,再给您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

  “小丫头胡诌!”崔允顿时笑骂,“舅舅若是想娶妻,早就娶了,也不会等到今日。”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谢芳华道,“外公就您一个儿子,那些年,我们还小,自然管不到您,如今可不能再不管您了。我和哥哥就算再孝敬您,也不如您身边有个女人知冷知热。”话落,她对谢墨含道,“我看就这样定了,回头我就请王妃帮着选选,哥哥,您看呢!”

  “妹妹说得是!我看好!”谢墨含笑着点头。

  崔允瞪了谢墨含一眼,“你怎么也跟着掺和?你该娶妻了才是正事!”

  “崔允啊,我觉得是你外甥和外甥女的一番心意,你也就别推脱了,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漠北,天远地远,关山遥远,我也没说你什么,可是如今你既然回来了,这婚事儿虽然晚了多年,但该娶还是要娶。”忠勇侯道。

  崔允无奈,“老侯爷,我早已经说了,终身不娶了。您怎么也跟着他们起哄!”

  “华丫头说得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忠勇侯感慨,“当年含儿和华丫头他们的娘可是一直惦记着你的婚事儿,只是可惜,她去的早,若是晚去些时候,你也定然娶妻了。”

  崔允见忠勇侯提起了崔玉婉,他一时没了声,面色哀伤。

  “那就这么说定了,走,你现在就跟我回府,让我娘给舅舅选媳妇儿去。”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

  谢芳华好笑,说做就做,他怎么比谁都积极?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秦铮拽出了门。

  出了荣福堂,她才回头瞅了一眼,拍掉秦铮的手,对他道,“你自己回去跟王妃说一声吧!待王妃有个大体的名单后,我再过去跟着一起看,如今我就算去一趟,也不过是传句话的事儿。再说一定要给舅舅选个好的,也不急一时一刻。”

  “我还不是想跟你多待一会儿,你倒好,就知道赶我。”秦铮闻言有些不满。

  谢芳华笑着瞅着他,“整日里腻在一起,王妃该看不过去了,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话落,又偏开头对他道,“你不是想要早点儿娶我吗?难道整日和我待在一起,就能娶了?只能败坏我的名声罢了。”

  秦铮闻言一喜,立即板正谢芳华的肩膀,看着她,“你……当真愿意我早娶你?”

  谢芳华不看他的眼睛,脸有些微红,顾左右而言他地道,“你总要让王妃将我舅舅的婚事儿办妥当……否则,谁早嫁你?”

  “行,舅舅的婚事儿包在我身上。”秦铮顿时乐了,在她脸颊落下一吻,“我这就回府让我娘给你去办这件事儿。”话落,他转身脚步轻快地独自向外走去。

  谢芳华站在原地红着脸看着他离开。

  谢墨含从荣福堂走出来,便看到这一幕,讶然而笑,早先他对秦铮的脾气秉性破有些不放心,如今见二人感情日渐好,他才渐渐地放心了。也许就得秦铮这样的脾性,才能融化妹妹的心。

  谢芳华转回头,见谢墨含微笑地看着她,迎着阳光,哥哥温润如玉,她脸更红了,羞恼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回头办妥了舅舅的婚事儿,我就给你选亲。”

  谢墨含失笑,“小丫头害羞也别拿我做油头,娶妻我倒不怕,只是怕秦铮等不及我先娶,自己想早点儿抱得美人归。”

  谢芳华脸如火烧,跺了一下脚,磨牙道,“哥哥你等着,我一定给你娶个厉害的嫂子管着你。”话落,她转身向自己的海棠苑走去。

  谢墨含看着她又羞又恼地离开,忍不住笑出了声。

  “臭小子,刚出来便看见你欺负妹妹。”崔允从荣福堂走出来,正看到这一幕,好笑道。

  “妹妹能有如今这样子,大半都是秦铮的功劳。”谢墨含笑着道。

  崔允轻叹了口气,“这也是缘分,四皇子去漠北之后,文治武功都是出类拔萃的,我当时还想,只是可惜了是皇室的孩子,否则若是华丫头能嫁他,也是极好。后来不想他有意打探华丫头,似乎极其感兴趣,我想了又想,觉得若是两人能缔结姻缘,于忠勇侯府也许不是坏事儿。毕竟他话里话外,不甚赞同皇上对付谢氏,看得比皇上高远,动谢氏也算是动了国之根基。没想到事情刚冒个头,京里便传出消息,铮二公子灵雀台逼婚,皇上被迫下旨赐婚了。”

  “那日您回京之日,秦钰也与我说了一番话,从他话语中,听起来是打定了注意,不想放弃。”谢墨含揉揉眉心,“我所求不多,只要妹妹好,其余的,我都不在乎,哪怕赔进去忠勇侯府。”

  崔允闻言拍拍谢墨含肩膀,“你们父母之留下你们兄妹二人,理当互敬互爱,相互扶持。”

  “外公这些日子为了给我配药,极其辛苦,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公吧!”谢墨含道。

  崔允点点头。

  二人一起去寻崔荆。

  谢芳华回了海棠苑,侍画、侍墨、侍蓝、侍晩四人正等在门口。

  四人见她回来,齐齐上前,一起埋怨道,“小姐,有您这样的主子吗?奴婢四人跟着您出去,转眼您就将我们四人扔了,我们找了一圈找不到人,只能回府来等了。”

  谢芳华揉揉额头,有些歉意地道,“下次我注意些!”

  四人也没真想谢芳华给她们道歉,闻言都连忙后退了几步,受宠若惊地道,“您下次去哪里,若是不需要我们跟着,您知会一声就行了,省得奴婢们跟您出去,半路找不到您急。”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她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从哥哥车上下来,便忘了四人跟着了。

  进了屋,有些疲惫的躺在软榻上,午后的太阳娇暖,使得她昏昏欲睡。

  院子中伺候的人不敢打扰,给她悄悄关上了房门,做什么都轻手轻脚的。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侍书进了海棠苑,对谢芳华禀告,“小姐,八皇子带着宫里的一位嬷嬷来了咱们府,说奉了林太妃之命,前来给您送谢礼。”

  谢芳华困意浓浓地道,“什么谢礼?”

  “说是感谢您在平阳城救了八皇子!”侍书听出谢芳华困倦的声音,不由放轻了些。

  谢芳华脑子不清醒,懒得理会,对侍书道,“哥哥不是在府中吗?你去禀了哥哥,既然是八皇子前来,我一个闺中女子,不方便见外男,就让哥哥去应付他吧!反正哥哥也知道那日秦铮中了催情引,林太妃有相助之情。他知道怎么应对。”

  “是!”侍书退了出去。

  谢芳华又继续昏昏睡去。

  大约过了两盏茶,侍书又重新回到芝兰苑,低声道,“小姐,林太妃跟前的那嬷嬷说林太妃交待了几句私话给您,世子听不方便,说要见见您。您若是不想动,我将她请来您这里?”

  谢芳华神智醒了些,闻言点点头,“嗯,你将她带来吧!”

  侍书闻言立即又出了海棠苑。

  谢芳华又躺了片刻,约莫人要来了,才懒洋洋地坐起身,坐在桌前等着。

  不多时,侍书领着林太妃跟前的一位老嬷嬷来到门口,侍画立即接应着请进了屋。

  那嬷嬷踏进门槛便对谢芳华见礼。

  谢芳华微笑地看着她,起身对她虚扶了一把,“嬷嬷不必客气,你来这里,就如老太妃亲临。”

  “奴婢怎么能跟老太妃比?芳华小姐才是客气了!”那嬷嬷顿时笑了。

  谢芳华请她落座。

  她摇摇头,“奴婢知道如今是午睡的时候,您这眉眼还有睡意呢,想必是奴婢吵醒您了。奴婢传达太妃几句话就走,不坐了。”

  “也不差喝一盏茶的功夫!”谢芳华笑着给她斟了一杯茶,“你坐下来,慢慢说。”

  那嬷嬷见谢芳华眼眸诚挚,道了句“那奴婢就不客气了。”,话落,她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四下。

  “我这里半句风丝都传不出去,嬷嬷有什么话尽管说。”谢芳华道。

  那嬷嬷闻言放心了,但还是压低声音道,“老太妃听闻八皇子回宫后与她说您通晓医术,比太医院的孙太医还要厉害,便想求您一件事儿。”

  “有什么人要我给医治吗?”谢芳华问。

  那嬷嬷摇摇头,“不是,只是想让您帮着看一些药渣子,看看是否能辨别出服药的人得的什么病。”话落,她低声道,“只是芳华小姐一定要保证这件事儿不能透露丝毫。您是聪明人,也许看过之后,您就能猜出什么来了。可是,太妃在宫中,太医院的孙太医不敢去求,别的医者,也不敢寻,毕竟耳目众多,自从上次帮了您,太妃已经被皇上和皇后注意了。以后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而且这事儿又事关重大,甚至是重若性命。太妃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找您!”

  谢芳华闻弦音而知雅意,知道这件事情一定太重大,所以,林太妃才不敢找孙太医和太医院,她是宫里的老太妃,不敢惊动太医院,怕走漏消息的话,那么也就是和宫里的人有关了?

  她应该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的她,就跟她那日在宫中实在没办法了,求助林太妃,不惜利用了秦倾威胁她,才让她帮的忙。

  她一番心思微转,便想了些事情,面色却不露分好,点点头,郑重地道,“林太妃有帮我之情,那日在宫中,多亏了她,我才救出了秦铮。虽然说我和秦铮还未大婚,但是毕竟有了婚约,若是他出了丑,或者是出了事儿,对我自然不利。我还没谢太妃呢。嬷嬷尽管放心,太妃让您来找我,想必也是信得过我。”

  “正是这个道理!那日太妃帮了您和二公子,您又在平阳城救了我们八皇子。这一来一往,也是关系亲厚了。”那嬷嬷说着,伸手摸向怀中,不多时,拿出一个布包来,递给谢芳华,谨慎地道,“您快看看,不知道这样的药渣子,还能看出什么来吗?”

  谢芳华接过布包,慢慢地打开,只见里面是混合了泥土草灰的末,与其说是要渣,不如说是泥土、草灰、粉末的三者合一,黑乎乎一团。

  “怎么样……能辨别吗?”那嬷嬷紧张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伸手捏起粉末,拿手捻了捻,又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时没说话。

  那嬷嬷看着她,眼睛不错眼珠地盯着,不敢再说话打扰她。虽然林太妃让她来找谢芳华,也是没办法之中的决定,但是林太妃和她都觉得,这样的药渣,就算是太医院的孙太医都不见得查出来,芳华小姐医术从来没听说过有多高绝,不过是多年来在府中看了很多药书据说治自己的病罢了。也只能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而来。

  谢芳华又闻又捻,又将药粉放在阳光下,仔细地看了半响,最后,拿了火石,点燃了香炉,匀出些药粉来倒进了香炉里,香炉刺啦啦地响了一阵,有隐隐约约难闻的烟呛味冒出来。

  那嬷嬷的心一直提着。

  过了大约一盏茶时间,香炉里不再冒出烟呛味时,谢芳华盖上了香炉,对那嬷嬷点点头,“我大体能知道这药渣里有几位药,也大体能猜出这些药搭在一起,是治什么病的。”

  那嬷嬷一喜,“您快说!”

  谢芳华脸色变幻了一番,压住心底的惊异和不敢置信,对她低声道,“痨癔之症。”

  “什么?”那嬷嬷腾地站了起来,骇然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沉默地点头。

  “这……这怎么会……”那嬷嬷似乎吓得六神无主,“这不是不治之症吗?他……他还年轻,怎么会得了这个……”话音未落,她猛地惊醒,住了口。

  谢芳华想起前世,怪不得谢氏一夕之间树倒屋塌,被雷厉风行地根除殆尽,她一直不太明白,如今终于明白了!

  原来是得了痨癔之症!

  ------题外话------

  都猜到了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二章私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